要说黑,还是吴老先生黑。

    自从他以那种神棍一般神秘叵测的样子说齐思若以后‘可能’会留下后遗症之后, 可把两个小妖怪吓坏了。

    本来施御炎还有点将信将疑, 可是他一想到人类的确是个很容易生病的的物种,也开始有点不自在了。

    老头子用妖力治愈齐思若的时候, 还不忘语重心长地说, “齐老师,治好是能治好, 可是疼痛无法减轻。我十秒内能治好你两个月才完全好的伤, 可是这两个月应该受的痛苦, 也会被压制在这一瞬间, 你要做好准备。”

    齐思若点了点头, “吴老师, 来吧, 我没问题的。”

    此刻他们已经转移到了室内, 齐思若没觉得什么,倒是两个小妖怪都齐齐地吸了口气, 好像很担心很内疚的样子。@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哎, 果然他们还是好孩子, 只是少年磨难所以才变成现在浑身刺猬的样子。齐思若本来想安慰他们一下,结果吴老先生已经开始动用妖力治愈。

    那短短的十秒钟,齐思若只觉得自己的肩膀被放在火炉上烤,急速恢复愈合的伤口也加大了痛觉, 连齐思若这样习惯受伤的人,都疼得没说出话来。

    不知道什么时候, 吴老师的手已经松开了,可是她完全没有感觉到已经结束,那种火辣辣的痛觉仍然焦灼着她的肩膀。

    “齐老师,已经好了。”吴老先生说,“只不过你可能还得疼上一会儿。”

    愈合的太快了,痛觉都没有跟上。

    齐思若本来想要回答,可是这种加快愈合的感觉太疼了,她不想让自己一开口就失礼,便只是咬紧牙关,点了点头。

    妖怪们实在是太厉害了。她迷迷糊糊地想,妖怪们的妖力就像是与科学对撞的魔力,令人惊奇,尤其是这个快速愈合的能力——

    齐思若还有点没缓过来,便因为旺盛的好奇心而忍不住看向自己的肩膀,果然除了衣服上有些血迹,皮肤上的伤口已经愈合了。

    “好了,应该没有什么大事了。”吴老先生松了口气,他说,“齐老师,在这里要保护好自己,毕竟妖怪们还小,手里没轻没重,容易误伤你。”

    “就是啊齐老师,你要保护好自己,小崽子们要打架就随他们。”蒋金也语重心长地说。

    “我真的没事,你们放心吧。”齐思若无奈地说。

    哎,她总觉得妖怪世界和人类世界是反过来的。

    人类世界保护弱小珍惜的动物,现在来到了妖怪世界,她莫名有了一种自己才是全院保护的‘濒危重点’人类的感觉。

    “没关系,这种小伤真的没事的。”齐思若不得不一而再再而三的向他们保证。

    想想大野兽随便舔一舔或者一巴掌就足够让人类受伤,这种无意中的抓伤其实真的只是皮肉伤,出了点血而已。

    可不管怎么说,除了吴先生之外的蒋金和两个小妖怪都一副‘她是在故作坚强’的想法来担忧地望着她,好像怕她下一秒就嘎嘣死掉。

    齐思若忍不住叹了口气。

    “齐老师……”蒋金还想说点什么,吴老先生就拽了拽他。没办法,蒋金只能不情愿地说,“……我们两个还有课,就先走了,你……”

    “有我们你放心!”莫浩南立刻说。

    “那好吧。”蒋金勉强点了点头,这才和吴老师离开。

    两个成年妖怪离开之后,狭小的休息室里顿时安静了许多。

    齐思若松了口气,她揉了揉自己的眉心,只觉得肩膀刚刚疼得连着她的左半边太阳穴一起疼,现在感觉好多了。

    她放下手,就看到两个小少年坐在一起,一眨不眨地盯着她看,乖巧安静得像是两个小学生。看着他们担心可怜又弱小的表情,齐思若忍不住笑了。

    “别担心,刚刚他们说的那些吓你们的,这么点伤老师没事的。”她温言安慰道,“以前我也受过伤,这点小伤不会有后遗症的。”

    小妖怪和小老虎都不知道是谁伤到了齐思若,因为那一瞬间实在是太快了,很难反应,更难以分清是谁不小心伤到了齐思若。所以他们都交杂着一种很内疚的心态注视着齐思若,只不过两个小妖怪性格不同,所以表现起来的样子也不同。

    莫浩南的担忧和自责就变成了发脾气。

    “都怪你!”他指责施御炎,“如果不是你非和我打得那么凶,老师怎么可能会受伤?”

    “如果不是你忽然冲出来和我打架,这件事情还会存在吗?”施御炎冷冷地说,“本来就是你引起来的,为什么又怪我?”

    “你!”

    莫浩南超生气,但是每一次和施御炎对上的时候仿佛没有理的那一个都是他。

    其实他也知道自己理亏的,可是看到老师那么温柔地对待施御炎,他的心里就好不开心,脑子一热就冲出去了。

    不知道为什么,莫浩南总是担心齐思若发现其他更好看更可爱的小妖怪,就不喜欢他了。他总是有这种过多过于无用的焦虑感。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齐思若知道小老虎有些过于缺爱和患得患失,她觉得其实很多小妖怪都需要靠谱的心理医生,只不过妖怪们好像没有这个概念。没办法,也只能靠她慢慢地治愈他们了。

    “这件事情不怪你们,我知道打架的时候很难收住力气的。所以我受伤,其实都是自己的原因。”齐思若温和地说,“我不该冲上去。”

    施御炎瞟了她一眼,轻哼道,“你还知道呢。”

    “但是你们有没有问题呢?”挑准两个小妖怪都在,并且都还算安静的时机,齐思若抓紧时间教育道,“你们还记得老师说什么了吗?不能随便打架,为什么不听老师话呢?”

    两个小少年互相看了眼对方,然后‘哼’地转过头。

    “以后不会打了。”施御炎干巴巴地说。他想了想,又补充道,“除非他先动手!”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这话应该我说才对吧?”莫浩南不满地嚷嚷道。

    齐思若有点无奈,看起来一山不仅不容二虎,而且连一狮一虎都容不下。

    齐思若从床上坐起来,两个小少年都同时转过头,露出一副怕她撑自己时使用的力量太大而碎掉的担忧神情,看着她坐了起来。

    “那你们知道打架是错的了吗?”齐思若循循善诱。

    小狮子和小老虎看起来都有点不忿,但是最终,他们还是蔫蔫地点了点头。

    “好吧,既然你们都认识到了错误,那就要有惩罚。”齐思若认真地说,“你们都不可以逃避哦。”

    看着她的样子,施御炎和莫浩南又忍不住想是什么惩罚,难道是体罚?可是人类的体罚对于小妖怪来说可是不痛不痒的。

    “好,你说吧。”

    两个小妖怪都答应的十分痛快。别说体罚了,哪怕被她打一顿他们都不在怕的,蒋金说得对,野兽小妖怪本来就皮糙肉厚,人类想打疼他们不容易。

    结果,几十秒之后,他们就后悔了。

    因为——齐思若的惩罚竟然是,强行让莫浩南和施御炎手牵手面对墙壁站十五分钟!

    “老,老师,可以不这样吗?”莫浩南刚刚没什么事,一听到惩罚是这个,小妖怪整张小脸都皱起来了,“你还是打我一顿吧。”

    “不行。”齐思若双手环胸,颇为喜气洋洋地说,“以后谁再私下打架都要手拉手十五分钟!”

    她当初看到这个规定的时候还是在另一个世界里的新闻里,当时便觉得这个办法惊为天人,现在终于有了可以实现的机会。

    两个小妖怪别别扭扭拒绝合作,却听到人类老师无可奈何地轻叹一口气。

    不知道为什么,他们现在极其不喜欢听到齐思若叹气的样子,没办法,两个小妖怪用杀人一般的目光互相瞪视对方,然后不情不愿地伸出了手,握在了一起。

    在那一瞬间,两个少年都同时一阵恶寒。

    “十,十五分钟啊!一分不能多!”莫浩南不忘提醒齐思若道。

    “切。”施御炎冷哼着。

    这十五分对于他们来说实在是太漫长了,漫长到两个少年估计使劲捏对方的手想捏疼对方、较劲之后又互相用交叉的大拇指互相搏击、再到互相挠痒痒、再到生无可恋地带站着发呆,他们整整经历了这些事情三个轮回,才终于听到了齐思若天籁般的声音。

    “十五分钟到了!”

    两个少年立刻火速分开对方,一个往手心里呸呸呸,一个干脆变成原型舔起自己的爪子。

    看起来,手握手对他们产生了极大的精神伤害,比说教管用得多。

    “欢迎下次继续打架。”齐思若笑眯眯地说,“我们按照月度累计,每个月里打第一次握手十五分钟,第二次握手三十分钟,以此类推,是不是很好呀?”

    此时此刻,莫浩南和施御炎都觉得齐思若温柔阳光的笑容像是恶魔。

    ——不不不,还是算了吧,他(他)可不想和这个家伙再有任何身体上的关联了!

    “老师,我们可以走了吧?”施御炎问。他的声音显得如此沧桑疲惫,就好像受过精神折磨一样。

    齐思若像是变魔术一样拿起了梳子。

    “你们想要梳毛毛吗?我新买的。”

    莫浩南和施御炎互相注视了彼此一眼,刚刚不想和对方有任何关联的发誓还在嘴边……

    嗯……

    真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