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最开始, 齐思若对这豹子四兄弟的印象是那种高冷少年的形象, 毕竟他们最成熟, 又总是坐在最后一排, 颇有一种不想和小屁孩们同流合污的感觉, 很像青春文学里的那种叛逆校霸人设。

    现在想来,这一定是豹子自带的贵气影响了她的判断

    就现在这个在她手里这个主动蹭她的家伙,哪有高冷了?简直比小崽子都要会撒娇好吗。

    齐思若的心情复杂,一方面她真的很想摸摸它, 另一方面她觉得这种风气不应该助长——这和小孩子做错事情了撒撒娇就过去了有什么区别呢?

    “魏萧墨, 你要知道你擅自做的事情, 很可能引起极大的后果。”齐思若低着头看着它, “你跟我跟我这样是没有用的, 回去之后,这件事要告诉莫承倾——我相信他会帮你解决。当然,如果他要是处罚你……”

    “我知道。”本来眯着眼睛要蹭着她手的黑豹睁开了细长的眼睛, 淡金色的眼眸看向齐思若。

    “我没有想让你原谅我,做错的事情我会自己承担。”黑豹的声音仍然淡然温柔, “只不过现在我很痛, 所以只是单纯寻求安慰而已。”

    ……这谁受得了啊!

    齐思若快被这个小崽子搞疯了,它怎么这么会说话, 这么会撒娇?你可是黑豹啊, 应该是走高冷那一类的啊!

    齐思若也对它没辙了。她轻轻地叹了口气, 伸手摸向黑豹如同山峦起伏的后背。

    不愧是以敏捷和速度著称的动物, 它的身材更加修长、紧实, 仿佛每一块肌肉都蕴含着力量。而它黑色的毛发,犹如缎子一样滑。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妖怪们都没有在真正的野外生存过,齐思若觉得她见过的这些妖怪们,包括蒋金的大狮子在内,摸起来的手感比过去那个世界正常的动物摸起来的感觉还要好,还要软。

    不过想想也是,妖怪们实际上活得和人类没有区别,过去动物的毛发是用来抵御伤害和气候的,而妖怪们却不用这样,它们甚至可以在城市里买各种美发用品。

    齐思若抚摸着黑豹的后背,不由得感叹豹子真是一个优雅的生物。当然……如果它的身上没有那么多伤痕就好了。

    黑豹将下巴枕在齐思若的腿上,就好像是一个大猫咪一样。

    只不过,它这个豹真的很口是心非。就像刚刚,它又想撒娇用尾巴缠她,又表面正直。现在它终于肯开口要摸摸,可是却又只趴着,不换姿势也不出声,就好像是一个假豹子。

    齐思若忍不住叹了口气,这个孩子可真让人心疼。

    她记得在四个豹子里,黑豹和金钱豹算是大哥哥类型带着两个弟弟的吧。可能它已经习惯这样默不作声承担一切了。

    黑豹安静平和地靠着齐思若的腿,眯着眼睛小憩。月光打在它黑色如缎子般的毛发上,显得有一种别样的美感。

    似乎对于它来说,只是抚摸抚摸后背,就已经足够了。

    可是……

    黑豹闭着眼睛,在它后背上轻轻摩挲的手,让它从从未如此放松过。就在这时,那只手忽然滑向了它的肚子。

    “齐,齐老师……”黑豹睁开眼睛,有点慌张地说。

    齐思若摸着它肚子上的毛毛,果然,不管是什么动物,腹部的毛都要比后背上的要更加柔软。

    她刚刚摸了几下,自己的手臂便被黑豹用前爪抱住了。

    她低下头,就对上了黑豹眨巴眨巴的淡金色眼眸。

    “齐老师……”黑豹用那淡然冷清的声线,很乖地小声叫道。

    齐思若的手离开了黑豹,她试探地问,“不可以摸肚子吗?”

    她确定之前莫承倾说的妖怪不能随便摸耳朵和尾巴,但是肚子似乎没有什么讲究,只要对方愿意就好了。

    黑豹很明显陷入纠结,摸肚子真的很舒服,就是感觉再这样下去它就要失态了。可是拒绝的话……感受到了摸肚肚的感觉,再摸后背似乎就没有那么容易满足了。

    在它纠结的时候,齐思若以为它是在无声抗拒,便想把手收回来。可她的手臂还被黑豹用前爪抱着。她一抽,它反而抱得更紧了,还用自己的侧脸去蹭她的手臂。

    ……这是哪里来的会撒娇的小妖精!简直比布偶猫还会撒娇!冷淡脸的撒娇算是怎么回事?

    齐思若恍然有一种自己被大猫咪抱着手臂的感觉。

    黑豹纠结了一阵子,似乎仍然难以定夺。它漂亮的淡金色眼眸看向了齐思若。

    “齐老师……”它又唤道。

    “我知道,不告诉其他人,对不对?”齐思若无奈地说。

    黑豹眨了眨眼睛,这才松开齐思若的手。它翻过来了一点,将黑色毛茸茸的肚子侧露给齐思若,用目光示意他继续。

    天啊,这是哪里来的小可爱!

    “你知道你很可爱吗?”齐思若一边摸向它的肚子,一边忍不住感慨道。

    仰着头的黑豹听到这话抬起头看向齐思若,一脸迷茫。

    “齐老师,我可是黑豹。”它说,“我怎么会可爱?”

    ……好吧,难道是她误会它了,其实黑豹一点都没有恶意撒娇卖萌,它是撒娇而不自知?

    齐思若感觉自己真的快被这些小妖怪们磨死了,她以前就喜欢动物,现在等于她爱的动物们纷纷都会撒娇说话,这他妈谁受得了啊。

    齐思若叹了口气,开始自己新一轮的撸毛spa大业。

    豹豹的肚肚好柔软,尤其是和它帅气冷傲的黑豹长相相比,这种反差实在是太萌了。

    齐思若揉着揉着,黑豹开始忍不住发出一种类似小猫的哼唧声。但是它意识到自己发出声音的时候立刻停下来了。

    齐思若极其不满它的傲娇和沉默,这种口是心非会很影响后续沟通。

    于是她伸出双手,将枕在自己腿上的黑豹向上拉过来。黑豹在滑动中震惊地睁开眼睛,它虽然没成年,但是也差不多有□□十斤,齐思若怎么会这么有力气,将它整个豹子拉扯过来?

    下一它他便没心情想别的了。因为黑豹意识到齐思若自己几乎被拉到了她的怀里,她的一只手还抱着它的后背。黑豹在齐思若的怀里一脸懵逼地看着她。

    她竟然像是抱猫咪一样抱它!

    齐思若对这个姿势很满意,她再一次伸手揉向它的肚子和下巴,黑豹有点窘迫地用爪子搭在自己的眼睛上,又被齐思若抓下来揉爪垫。

    它的垫垫那么硬,有什么好摸的嘛!

    年轻的黑豹窘迫得不行。

    “齐……齐老师……喵呜……”黑豹本来想说些什么,却从嗓间溢出了类似猫咪般的哼哼声,而且极其软黏黏!

    没脸做豹了!

    在羞愧之中,黑豹猛地翻身逃脱,轻巧地在齐思若的手臂下唰地跑走,果然灵敏极了,齐思若还没来得及反应,它就像是一个影子一样溜掉。

    哗啦。

    窗帘响动着。

    齐思若转过头,她看到落地窗边的窗帘微微飘动,中间鼓起了一个大包,只有一条毛茸茸的黑色尾巴从窗帘地下冒出来,在地面上S形的甩来甩去。

    齐思若爬起来,走向落地窗,她轻轻地掀起窗帘,就看到黑色的大猫半边身体都贴在窗户上,它的耳朵搭垂,淡金色的眼眸注视着齐思若。

    它有心事。

    齐思若也钻进窗帘里,在窗边坐下。

    黑豹看了她一会,又转回脸,额头抵在玻璃上。玻璃倒映着黑豹落寞的淡金色眼眸。

    “齐老师。”它又一次轻轻唤道。

    每一次,它呼唤她的话语感情都不一样。

    一阵无声的烟雾,萎靡不振的黑豹变成了黑发年轻人,他仍然保持着额头抵在玻璃上的姿势。

    齐思若看向他,她伸出手,轻轻地抚摸向他的后背。

    魏萧墨注视着高楼下的夜景,他轻轻地叹了口气。

    “齐老师,我知道没什么可说的,我触犯了孤儿院的法则,我也不该求情。”他说,“但是我的那三个兄弟……他们什么都不知道,而且他们才十五十六岁,能不能请你到时候劝劝莫承倾,赶走我就好了,不要赶走他们?”

    齐思若一愣,她并不清楚孤儿院在这方面的法条,难道一个小妖怪犯错,它的小团体也要一起被赶走吗?她不相信莫承倾是这样无情的人。

    齐思若的沉默让魏萧墨误会了。他以为她在表达自己的无能为力,年轻人欲言又止,他的目光显得又失落了一点。

    “我现在……还没有那么高的能力,照顾他们。”他轻轻地说,“齐老师,拜托你。”

    齐思若这才回过神来,她赶忙安慰年轻人。

    她伸手摸了摸他的头。

    “你放心,我也不会让你走的。”她说,“这件事情你不必想的这么悲观。”

    “可是……”

    齐思若叹了口气,“莫承倾这么多年来无偿投钱来支持孤儿院的运营,他对你们的感情是真的,萧墨,你该多信任一些他们。”

    魏萧墨陷入沉默。他似乎很难乐观看待这件事情。

    齐思若不喜欢看他这么消沉的样子,她觉得还是在赛场上那个淡然冷静的魏萧墨更帅气。她叹了口气,伸手拍了拍魏萧墨的肩膀。

    “不用担心,我会帮你的。”她说。

    魏萧墨一怔,他侧过头看向齐思若,却对上女人坚定认真的目光。

    ……真奇怪,明明是连他自己都已经悲观了的事情,不知道为什么由人类老师说出来,他就忽然也感到安心了呢。

    一个那么脆弱弱小的人类而已,为什么他会想要真心信任她呢?

    魏萧墨想不明白。可是在这个他受了重伤、又刚刚想明白自己被欺骗,现在又开始后悔和担心自己连累其他兄弟一起被逐出孤儿院的可能,他似乎比过去都外脆弱。

    以前他和金钱豹总是带着雪豹和猎豹,所以好像什么都要装得无所不能。现在他只有一个人,和老师在一起,就再也伪装不了坚强。

    他需要安慰。

    但是魏萧墨又有点觉得难为情,他想了想,又变回了黑豹,偌大的一个块头缩在墙角,低着头又用淡金色的眼眸悄悄看向齐思若。

    齐思若无可奈何地露出微笑,她张开手。

    “过来。”她轻轻唤道。

    黑豹这才缓缓地走过来,一头跌进了她的怀抱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