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思若看着一本正经躺倒在门口的猎豹,颇有一些哭笑不得。

    这四个豹子兄弟真是有意思, 两个大的无比傲娇, 口嫌体正直。可是两个弟弟却都又直白的如此可爱。

    猎豹看到齐思若不动,它催促似的用尾巴拍打齐思若的手臂, 一副‘为什么还不摸本殿下’的样子。

    齐思若无奈,她不得不提醒到, “在这里你不怕被别的小妖怪看到吗?”

    猎豹一歪头,大大的眼睛里闪现出小小的疑惑,它似乎这才反应过来,并且好像觉得齐思若说的非常有道理。

    它又开始扬起脖子喵呜的叫,像是在询问齐思若要怎么办。

    齐思若站起来,向后退了一步, 示意猎豹进屋, 一边想着她是不是应该专门弄个撸毛spa专用屋。虽然小妖怪们不掉毛, 但是总是进老师卧室也觉得有点怪怪的。

    只不过,小妖怪们似乎没有人类有那么多讲究,猎豹欣然接受齐思若的建议, 它在门口伸了个懒腰,然后溜溜哒哒地进了齐思若的房间, 很自来熟地跳上了她的床。

    猎豹在她的床上坐好,尾巴绕着自己的jio,眨着乌黑的眼睛看着她, 真的乖巧得像是一个大猫咪, 就是体型超标。

    齐思若在它的身边坐下, 伸手挠向猎豹的脖子和胸脯前的毛毛,猎豹抬起头,眯起眼睛,满意得不行。

    ——别看有的豹子威风凛凛的,实际上一个比一个体娇易推倒。

    齐思若之前想,黑豹已经够爱撒娇了的吧,没想到雪豹也爱撒娇。就连金钱豹都又傲娇又很好撸。

    每一个豹子都打破了她的想象力,没想到猎豹竟然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它的黏糊超出齐思若的想象。

    齐思若刚刚只是挠了挠它胸前的毛毛而已,猎豹保持的坐姿没几秒就轰然倒塌,再一眨眼它已经倒在了齐思若的身边,并且迅速地翻过了肚肚,将自己的头在她的腿边蹭来蹭去。

    ……这肚子也翻得太快了吧!几乎是一秒翻面!你的包袱和排面都不要了吗?!

    齐思若最近经历了太多的小傲娇,所以一时间被一点都不做作的清纯小猎豹的豪迈惊呆,就连手指都僵了僵。

    感觉到spa服务忽然停止,本来仰躺着闭着眼睛的的猎豹睁开了左边眼睛,另一边还眯着,像是给了齐思若一个些许迷惑的wink,然后它伸出舌头舔了舔爪子。

    紧接着,猎豹一仰头当枕在了齐思若的大腿上——齐思若发现豹子似乎都很喜欢这样做?

    齐思若伸手摸向它的头顶,这一摸不要紧,就好像启动了拖拉机,齐思若感觉到从手底深处传来了震动声,小猎豹开始咕噜咕噜起来。

    它看起来像是放大了好几倍的猫,实际上打起咕噜来也是好几倍,一时间整个房间里都充满着豹豹的呼噜声。

    就算它的几个兄弟再高兴,也没有像是小猎豹这样坦诚。

    齐思若哭笑不得,她觉得它太可爱了,只是摸了摸头顶而已就这么高兴和舒服,也太好满足了吧?

    她决定让小猎豹体验到真正物超所值的spa。

    由于小猎豹是仰头翻着肚子仰躺的,齐思若挠着它的下巴,然后慢慢向下摸向它的脖子,最后试探地摸它的肚肚——看起来小猎豹全部都接受良好。

    她揉着它的肚子,小猎豹乖巧如玩偶,只不过拖拉机开得很欢,肚肚一直在震啊震啊的,很给面子了。

    果然,没见过世面的小猎豹很快就被齐思若的撸毛手法所折服,当齐思若用手指一下一下轻捏着小猎豹的后脖颈的其中一处穴位的时候,小猎豹跟着她的手指呜嘤呜嘤地撒起娇来,舒服地翘起了jio.

    啊啊啊啊,这几个豹子也太磨人了吧,万万没想到高冷的年轻妖怪竟然比小的还会撒娇。

    就当小猎豹享受着神仙般舒服的spa按摩的同时,跨过走廊,齐思若房间的对面,楚亦正靠在椅子上看书。

    像是她这种级别的大妖,孤儿院的房间阻音法术简直就像是摆设,听着隔壁的撸毛声音,女人勾了勾嘴角。

    那个人类……挺有趣的。

    就是无法将她和九尾狐凑到一块儿,或者应该这样说,九尾狐那臭脾气根本无法想象得到他会和什么人产生亲密关系。

    楚亦对齐思若很好奇,她能够感觉到人类老师人很好,但是一个好人类是不足以这么快地得到这么多性敏感的小妖怪们的信任的。而且她也很好奇,陆初离和这个治愈类的人类能有什么瓜葛。

    就在她随意想事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楚亦拿起手机一看,嘴角的微笑顿时又深了些。

    那个九尾狐竟然主动给她打电话,为了什么事情,仿佛也不难猜测。

    电话一接通,楚亦率先开口调侃道,“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虽然几个大妖的关系都还行,但是陆初离性孤傲冷僻,平时也只有性比较宽和的莫承倾能和他关系好一点。像是楚亦这样的硬茬,从不惯陆初离,她一直坚信陆初离还没被打死不是因为法力高强,而是长了一张好脸,要是换个普通人,估计早就被仇人蒙脸暴打了。

    可惜陆初离实力高强,还长得美,恨他的人打不过他,被他美貌蒙蔽的人又很难生他的气。

    而楚亦就不一样了,她总是能和陆初离呛起来,近些年倒是不太打了。不然以前可是要上手的。

    如今陆初离能给她打电话,可真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陆初离轻哼一声,他冷漠地说,“我可是孤儿院挂名的教育专家,听说你要进孤儿院代课一段时间,我自然要了解情况。”

    信你个鬼,遭狐狸坏得很。

    “那教育专家有何指示?”楚亦扬眉道。

    陆初离欲言又止,话到嘴边又怕暴露自己的小心思。

    “好好上课,好好休息。”陆初离僵硬地说,“少做无用的事情。”

    楚亦哼笑,“我没有做无用的事情,我和你这个自卑狐狸不同,我可在这里交到了新朋友。”

    陆初离就知道自己似乎快要暴露,他当时留在齐思若身上的印记,是总放心不下一个娇嫩的人类在妖怪都市里生活,所以才留了个戳,紧急时能暂时恐吓敌人,而且也能让她以最快的速度被另外几个和他关系还行的大妖信任和帮助。

    谁能想到别人感受到这个印戳是在这种状况下呢?

    陆初离明知楚亦指的是谁,他磨了磨牙,柠檬劲儿上头。

    “那个人类是我……先发现的。”陆初离发现无法隐藏自己的小九九,干脆很横地说,“你离她远点。”

    “我离她很远,就住在她对面房间。”楚亦慢悠悠地说,“别说,齐老师是我这些年来见过的最令我舒服的人类,怪不得那么多小妖怪都喜欢她。”

    陆初离的凤眼一沉,觉得楚亦可恨的很,她明明就是故意的。

    “你不许在孤儿院里变回原型。”陆初离说,还想了一个很说得过去的理由,“妖威会吓到那些孩子们。”

    “现在没有,以后就说不定了。”楚亦啧啧道,“齐老师看起来真的很喜欢猫科动物,就不知道她喜不喜欢狐狸。”

    说一句还不够,楚亦还又补充道,“狐狸的话齐老师心地善良,也可能一视同仁。但是不知道她会不会喜欢那种脾气很臭的、很不招人喜欢的、连面都不敢露的狐狸,感觉听起来就怪小气的,就算能好看点能怎么样?这世界上好看的妖怪还性好的多了去了,我就认识好几个。”

    楚亦多么聪明,陆初离是打电话来警告的,而不是当面示威,很明显他还没在人类姑娘面前露面过。

    可是这狐狸能和害羞这个词沾上光?楚亦有点想象不到。不过就凭他那自视清高的性,肯定会很难落下脸来吧?

    楚亦其实想的只对了一半。错的那一部分是她高看了陆初离的自大和清高,要知道它在第一次在路边走得好好的忽然被人类抓住撸毛开始,什么清高自傲都烟消云散了。

    ——肚子都露过了,还扯什么包袱?!

    只不过,陆初离现在的确骑虎难下,他当初以萨摩耶的身份没脸没皮,如今又该怎么告诉齐思若她当初撸了两个月的萨摩耶是一个狐狸,而且还是雄性?

    陆初离被自己架在这里,他本来和楚亦打电话还算带着理智,可是一听到楚亦说他性差不招人喜欢,尽管这也不是她第一次说了,可是陆初离忽然觉得很刺耳——

    他哪里不招人喜欢了??

    “楚亦,你太过分了。”陆初离磨牙道。

    “我做什么了?我拦着你不让你来了吗?”楚亦摊开手,“你来啊,孤儿院的大门随时为你敞开。”

    陆初离怒挂电话。

    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越想越气。

    陆初离暴躁地翻出镜子,认真地打量自己的脸——这可能是他这些年来第一次认真的审视自己的美貌。

    他觉得自己很好看,配人类绰绰有余了吧?而且什么叫‘妖怪里长得好看的很多’,就算在好看的里面,他也是最好看的!

    这还不够,陆初离转身变成九尾狐,雪白的尾巴在半空中摇摆,九尾狐审视着自己的瓜子脸和细长的眉眼,怎么看怎么觉得自己比那些普通的狮子老虎都要好看。

    但还是很气,凭什么楚亦说他脾气臭没人喜欢?

    晚上,陆初离给莫承倾打去电话,莫承倾隔着手机都能够感受到九尾狐那边的暴躁。

    “你怎么了?”莫承倾问。

    “我脾气很不好吗?”陆初离开口就怒气冲冲地说道,“我很不招人喜欢吗?”

    莫承倾:……

    这让他怎么回答。

    陆初离的坏脾气美人称号可是在大妖界颇有知名度。要不是他长得好看,不然想要蒙头打他的人得绕星球一圈吧?

    莫承倾大概看出来了陆初离的口嫌体正直,九尾狐最近愈发患得患失,很明显是因为什么的。

    “你招不招人喜欢无所谓。”莫承倾努力转移话题,安慰道,“只要那个你需要的人觉得你招人喜欢就行。”

    手机的那一边,雪白的九尾狐趴在沙发上,它觉得莫承倾的话有道理,尾巴都忘记摇摆了。

    对哦,它管那么多有的没的做什么。

    “谢了,兄弟。”九尾狐怒气平息,它真诚地说,“我发现单身的人说话总是很有启发性。”

    莫承倾放下手机,陷入沉默。

    ……然而可怜的半夜还在加班的他,又做错了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