淅淅沥沥的小雨笼罩着墓园, 那些因为陆初离妖力压迫而变成原型的狐狸们, 此刻也都一个个恢复了人形, 以包围之势在不远处紧紧地盯着他。

    陆初离并不把他们放在眼里,他随意扫视一圈,然后淡然开口, “都给我出去。让我安静的祭拜我的父母。”

    狐狸们面面相觑, 没有动弹。

    陆初离虽然比他们这些普通妖怪的年纪都大,可是青春期也更长, 这里不乏有四五十岁的妖怪, 平时也一直把自己当做陆初离的长辈。他们这么多人围着一个人,让他们走他们就走, 岂不是太没有面子?

    陆初离便看向陆鹫, 冷冷地说,“你想在这里动手?”

    即使是陆鹫,也不敢在狐族、尤其是九尾狐一脉的族内重地中动手。再者说陆初离是九尾狐之后,但是没见过陆初离动手,陆鹫摸不准他的实力,有些忌惮。

    又想,就陆初离这个清高自傲的性,说让他们在外面等着,就一定不会自己偷偷跑掉, 有失颜面。

    这样综合考虑过后, 陆鹫抬起头, 他高声说, “去墓园外等!”

    狐狸们这才窸窸窣窣地动起来。陆鹫还算忌惮陆初离,他的那些下属随着他升官发财,这一年多的日子过得每极了,早就忘记天高地厚,此刻一个个瞪着眼睛不忿地看着陆初离,摆了好大的脸色才转身离开。

    陆初离懒得理他们。

    直到最后一个妖怪也离开墓园之后,陆初离这才再次迈开脚步。

    九尾狐和普通狐族的墓地是分开的。他和刚刚这些妖怪们所在的地方,就是普通狐族的墓地,一个个石碑整齐地在正路两侧排开。

    而九尾狐的墓地在墓园的更深处,陆初离走过一排排墓碑,最终墓地消失不见,道路两边变成了郁郁葱葱的树木花草,而一个宫殿正立在墓园的最深处。

    这个外貌看起来像是古代宫殿的建筑仅有两层高,可是看起来却有一种巍峨壮丽的感觉,古铜的风铃系挂在宫殿屋顶的边缘清脆的响动着。

    如果是人类来到这里,只会觉得这是一个很漂亮的古典建筑而已。可是妖怪却能够感觉得到,有一股纯粹充沛的力量围绕着整座宫殿。

    这里埋葬了太多的九尾大妖,就连建筑也在日积月累中被天地灵露和被埋葬的大妖滋养,最后变成了连陆鹫这等心思蠢蠢欲动之人都不敢轻举妄动的重地。

    陆初离将伞合上,放在殿前门柱旁,然后抬脚迈入了宫殿。

    一股亲切的、友善的力量在陆初离的身边盘旋飞舞,宫殿在欢迎他。

    宫殿正中央的牌位每一排并不多,从桌子的高度一直到天花板边缘,常年不灭的红色蜡烛摇曳火光,这一墙由毛笔书写名字的牌位,威严地地给进入者施加压力。

    陆初离看到了自己父母的名字,他沉默地点上香,然后看向父亲的牌位。

    明明目光哀恸,嘴上偏轻轻的埋怨。

    “……如果不管狐族,想必你还能多过几年清闲日子的。”陆初离轻声说,他既埋怨又像是受了委屈,“你给我找了多少麻烦?不是说好了,我想做什么都可以去做,你会护我周全的么?”

    香火烟云缭绕,蜡烛闪烁,整个殿内寂静无比,只有击打屋檐上的雨滴噼啪作响,宫殿本身的灵气在他的身旁翩翩飞舞,喜爱着他。

    “着什么急?”二十分钟后,临走时,陆初离自言自语地跟宫殿说,“再过几百年上千年,我迟早也会归家的。”

    灵气仍然在他身边转动,也不知道听没听懂。

    ……

    陆初离没有音讯的这半个小时里,狐族妖怪们着急地在外面乱转。最淡定的反而是陆鹫。

    他虽然混血只有六尾,但也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他的灵识能够覆盖整个陵园,确定陆初离的气息还在这其中。

    “大哥,怎么办啊?”这是,陆鹫的得力下属凑过来,他皱眉小声说,“这次就算是和陆初离闹掰了,如果不彻底解决这件事,以后就……”

    陆初离年纪还算年轻,神兽后裔基本都是活得越久越强大,如果他们现在不解决陆初离,那么真的是后患无穷啊。

    陆鹫沉默不语,一双眼眸阴霾地注视着陵园。

    他自诩自己不是一个心狠手辣之人,其实陆初离和他倒是真没有什么仇,可是谁让陆初离那么讨厌,那么目空一切?

    “那就趁这次解决!”陆鹫沉声道。他看向自己的手下,“让你准备的都准备好了吗?”

    属下对他打包票道,“您放心吧!都准备好了,只需要引他过去!”

    陆鹫点了点头。

    他心里为自己这个侄子叹息一声。本来他想像是无声无息中慢慢弄死他的,谁知道陆初离这人性自我至极,行踪难控。没办法,只好来硬的了。

    陆鹫并不怕陆初离祭拜后直接遁走,这种名门之后都极为讲信用,言出必行。更何况陆初离算是在他的父母和先人面前答应了他,更不可能毁约。

    果然,没过一会,陆鹫的灵识就感到那股属于陆初离的力量正在向着正门而来。

    天罗地网都已布下,他倒是要看看陆初离如何能逃脱。

    五分钟之后,一道雪白的身影出现在墓园正门口,正是陆初离。

    陆初离的脸上已经没有刚刚独自一人与父母牌位在一起时的脆弱,恢复了往日的冷漠。

    “你倒是讲信用。”陆鹫还不忘虚伪的夸奖道,“果然有其父必有其子。”

    “你到底想要如何?”陆初离看向陆鹫,沉声道,“你也算是我的叔叔,我不想为难你,我只要我父亲的玉佩,其他东西和整个狐族都可给你,只要你好好待人认真做事,以后你我互相照应也未尝不可。”

    “侄儿说得对。”陆鹫赔笑道,“可是我也真想要那玉佩,这样吧,我们好好比试一通如何?如果我赢了,以后你便尊我为族长和长辈,玉佩由我保存。如果你赢了,我也便放弃这个念头。”

    陆初离微微皱起眉毛,他这人最烦麻烦了。其实他并不想真的和陆鹫交手,即使陆鹫不是九尾,可他们也是一家人,如果九尾家族内讧的这件事传出去实在丢人,再说陆鹫也不可能打得过他。

    可他已经许给陆鹫除了玉佩之外的所有东西,陆鹫仍然不满足,那就没有办法了。

    “好吧。”陆初离说,“希望你遵守诺言。”

    “当然。”陆鹫赶忙说,“那我们换个地方吧,在先人面前动手也有些不尊敬。”

    陆初离自然同意,他随着陆鹫飞到森林另一侧的湖边空地上,其他狐族妖怪紧跟其后。

    “这里怎么样?够宽敞。”陆鹫在草地间停下,他转过头问向陆初离。

    陆初离也停下,他双手背后,用妖力扫了一遍草地和附近,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他这才微微颔首。

    “好吧。”

    陆鹫和陆初离面对面,向着彼此走了几步。

    其他狐狸妖怪围着空地的边缘,注视着他们两人。

    陆鹫右腿后撤,他看着陆初离笑笑,“那我们就开始吧。”

    陆初离嘴唇微抿,即使这片草地没有任何的不妥,可是他的预感总是隐隐约约的有一种怀疑。

    过去他父亲在时还好,父亲走后,他这个叔叔对他的厌恶几乎都快要绷不住,怎么今天笑得如此亲近热情?

    还有他的这些下属——有几个似乎神色凝重紧张。

    不待陆初离多想,陆鹫便冲了过来,手刀裹挟着妖力向着陆初离攻击。

    陆初离便与陆鹫缠斗在一起。在其他妖怪的眼里,两人的打斗快如残影,只感觉一道黑一道白两个颜色在半空中互相纠缠攻击。

    陆鹫却越进攻心里越凉。他其实并不了解陆初离的水平到什么地步,只是觉得这家伙年纪轻不一定大有所为。可是没想到,他从一点点试探到如今增加威力,陆初离竟然一直能做到与他平齐,完全不落下风。

    难道这小子深藏不露?!

    陆鹫心中不平衡越发加重。想当年他像陆初离这么大的时候,绝对没有陆初离的水平。想来想去,陆初离不就是靠着血统优势吗?

    这么一想,陆鹫内心深处压抑的黑暗和愤恨便喷涌而出,穷忍半天的杀意也终于露了出来。

    陆初离自然感到了陆鹫的变化。笑容可以伪装,对狐狸来说更是轻而易举。可是杀气——是绝对不可能隐藏的。

    陆初离眼中冷光闪过,一分钟秒之内,二人又连过几十招,陆鹫的杀意再也隐藏不下去,连眼神都染上了狠意。

    陆初离加重妖力,一掌拍开陆鹫,两妖拉开距离。

    “陆鹫叔叔,你这是何意?”陆初离冷言道。

    “我是何意?你还不懂么?”陆鹫站稳,他冷笑起来,露出了自己真正的本意,“来了这里,就别想走了!”

    陆鹫双手向上拖起,与此同时,陆初离只觉得脚下的草地犹如海浪一样地动山摇,一股巨大的力量从地深处升起,犹如无形的锁链一样瞬间捆住他的身体,并且向着地面拉去。

    土地在陆初离的双脚下龟裂,他的整个身体都受到了各处而来的挤压,不说手臂,甚至连妖力都极难调动?!

    陆初离能感受到透明的锁链上的气息极其暴戾黑暗,正是和正常途径修炼的妖怪相对峙的。他不敢相信地抬起头,看向陆鹫。

    “陆鹫,你是从哪里识得如此暴戾之力的?!”

    陆鹫并未回复,他十分专注,又指挥手下迅速行动,只见其他狐狸立刻从四周向着圈内涌来,在不同的位置站好,以这四十多个妖怪组成了一个巨大的法阵。

    陆初离眼眸中闪过困惑,但他立刻想起了自己之前看上的一本古书,里面有一册专讲各种邪祟的功法和阵法,莫非陆鹫要——

    “你们不要命了,竟然帮他组成妖骨阵法?!”陆初离看向那些狐狸,他厉声道。

    狐族妖怪们面上疑惑,可是不等他们想明白,便已经晚了。嘴里念念有词半天的陆鹫双手抬起,所有妖怪们的身体被如同被铁拳攥住,钉在原地。

    紧接着,黑色的烟雾从草皮底钻出,草地瞬间枯黄变黑。这些黑色的烟雾如同藤蔓一般盘绕上阵法中妖怪们的身体,很快便陆初离的四周传来了尖利的惨叫声。

    黑烟迅速地吃干净了妖怪们的血肉,十秒钟之后,整片世界陷入了极端的安静,再抬眼望去,整个阵法里原来活人站着的只剩下了森森白骨。

    陆初离闭上眼睛,睫毛微颤,不忍看那场面。

    他的确厌烦普通狐族,可这不代表他希望他们以这种方式死去。

    直到声音消散,陆初离轻轻地吸了口气,这才睁眼看向陆鹫。

    “……你犯下此等罪孽,难道不怕天谴么?”他轻声说。

    “只要有了青丘秘境,天谴算得了什么?我的好侄儿,你还是多关心关心你吧。”陆鹫冷笑起来,“这个阵法已经近两百年没有被人启用过了,你死在这里,也算是死得其所,很有意义。”

    他伸开双手,遍地的骨架飞上半空,打乱重组,变成了一个个尖锐的利刃,骨刃之上黑色力量旋绕,在陆初离的四周对准了他。

    陆初离仿佛没有感觉到这一切,他注视着陆鹫,冷声说,“你知道已经没有回头路了吧。”

    “我也不算是做坏事。”陆鹫轻轻笑了起来,“至少,我送你一家三口团聚了不是吗?”

    陆鹫双手掐诀,黑色的烟雾在他的身边涌动,撩起了男人的衣摆。

    “九尾狐又能怎样?神兽后裔又能如何?”陆鹫嘴角的笑容消失,眼眸逐渐变得狠毒,“就算我六尾血统不纯不如你们,可你们一家还不是都要死在我的手上?”

    陆初离一怔,瞳孔随即紧缩。

    “你说什——”

    话音未落,陆鹫已经握紧了拳头,随着他的动作,万箭齐发!无数白骨之刃脱弦而出,瞬间向着陆初离攻击而去。

    一时间,陆初离的身影竟然都被密集的攻击遮挡得严严实实,黑气四溢,骨刃的攻击甚至因为力量太大,整个地面都在轰隆作响的地面,就好像攻击陆初离的不是白骨,而是炮/弹。

    过了足足半分钟,攻击才停下。黑雾在陆初离原来站着的地面上盘旋着,犹如海面上的漩涡,而陆初离却连人带着气息都消失不见。

    陆鹫为了能斩草除根,不惜动用如此邪祟黑暗的阵法,就是彻底除掉陆初离。

    此刻他感受到陆初离的气息消失,只剩下黑暗盘旋,便知他已经在这攻击中粉身碎骨。正常妖怪和人类死后魂魄还能投胎,而死在这阵法里的妖怪,别说肉体,死后就连魂魄都会被拉入黑暗漩涡,被吞噬得一丁点都不剩,永世不得超生。

    一股快意在陆鹫的心中涌起,即使他的兄嫂从未因为他的血统而歧视他,可是陆鹫的内心已经早就充满了扭曲和黑暗。

    陆鹫仰天大笑,“九尾狐的血脉断了!彻底的断了!从此之后,我便是狐族唯一的神兽后裔了!哥哥啊,你安息吧,我把你的爱子也送来陪你作伴了!”他笑着说完,又停了停,自言自语道,“不对,连魂魄都散尽了,还怎么团圆?可惜、可惜。”

    陆鹫正沉浸在自己成功的喜悦当中,却忽然感觉脚底的土地再次传来震动,而震源竟然是那黑色的漩涡?

    他有点疑惑,难道这是黑暗力量在吞噬灵魂的反应?

    陆鹫上前两步刚想近距离查看,与此同时,一束白光挤破黑暗漩涡,射向天空。不到几秒钟,光束已经扩散几倍,犹如圆柱般闪绕着刺眼的光芒,让人睁不开眼睛。

    一股巨大的气流随着光柱从漩涡中喷涌而出,带着一股压迫力极强的力量向着四处迅速蔓延。

    陆鹫不得不向后退去,他不敢置信地瞪起眼睛。不,绝对不可能……他查找了那多资料,从来没有妖怪能够从这个阵法里活着出来……

    就在这时,一声怒啸划破天际,压迫的气流瞬间大肆喷涌,随着那声愤怒的呼啸,一个白色的身影从黑色的漩涡中飞出!

    陆鹫抬起头,瞬间腿一软,跌坐在地上。

    一个比参天大树还高、比小山峦还要庞大的白色巨狐正在他的正对面,它的前爪踏在草地上,后腿已经没入深林之中,大树竟然只到它的大腿处。白狐九条修长的尾巴在它的身后飘动,竟有遮天蔽日之感。

    然而让陆鹫害怕的并不是它的体型,而是它原本雪白的毛发此刻被血液沾染,再加上九尾狐那双可怕的血红眼眸,仿佛是从地狱深处爬出来索命报仇的恶鬼。

    浴血重生。

    在九尾狐那犹如野兽般可怕的血红眼眸的注视下,陆鹫干笑了起来。

    “侄,侄儿,我的好侄儿,我们之间一定有什么误会……”

    九尾狐仰头怒啸,仿佛天地都因此在晃动,树林哗哗作响,万鸟受惊地飞起,树叶犹如雨滴般在空中飞舞。

    大妖一般都常年压抑自己的力量,九尾狐在暴怒之下再也不再限制自己的妖力,它的力量顺着大地向着四方蔓延,就连不远处的城市都在震动。

    在大陆的不同方向,其他大妖和神兽之后都有所察觉,他们都抬起头看向同一个方向。

    与此同时,孤儿院里的楚亦和城市里的莫承倾都同时苍白了脸色。

    ——陆初离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