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别下”魏萧墨的话还没说完, 齐思若已经下车关了车门, 他忍不住叹了口气,起身追了下去。

    齐思若来到最前面, 只见梅竹等人正和拦路的妖怪对峙着。

    “怎么了”齐思若问道。

    路障后面那几个人双手环胸,一副不屑的样子。

    “不让进就是不让进,你们怎么这么多废话”打头的那个妖怪冷冷地说, “住在陌川的妖怪,身上都一股霉臭味, 离我们远点,别把霉运带过来”

    “你”

    梅竹是正儿八经的文化妖,第一次遇到这么不讲理的妖怪, 他本来就因为陆希单独留在孤儿院而心情低落, 安安全全地把孩子们送离是支撑他的唯一信念,如今被堵在城外, 梅竹眼睛都红了气红的。

    齐思若一摆手,挡在梅竹的前面,她看向他们,目光冷了下来。

    “什么人都不让进”她冷冷地说,“九尾狐的人,你也敢拦”

    说着,她揣在兜里的手将符咒捏碎。

    瞬间,陆初离的妖力准确地向着对面蔓延而去,霸道而锐利。

    几个拦路的妖怪猝不及防,被大妖封在符咒里的妖力震慑, 竟然控制不住地变回了原型,直到妖力散去之后才一个个变回人形,再看向齐思若等人的目光便不同了。

    “你您是哪位九尾狐大人”其中一个妖怪小心翼翼地问。

    在他们忽然变得胆战心惊的表情中,齐思若忽然有一种自己是仗着地主家身份胡作为非、欺压百姓的坏人一样。这个想法差点没让齐思若出戏。

    “枫叶之城,陆”齐思若强僵硬着脸说。

    两个妖怪互相注视一眼,其中一个小声嘀咕道,“九尾陆家这辈有女性成员吗”

    “家属。”齐思若僵硬地、干巴巴地又补上一句。她的耳尖都快红了

    这么一说,几个人都恍然大悟,与之相反的是齐思若身后的大人们,除了魏萧墨以外,其他人都很吃惊,不知道齐思若工作这么忙,是怎么忙里偷闲还搞了一个九尾狐当男朋友。

    “原来如此”几个卡关妖怪们变得十分热情,毕竟谁都不想得罪大妖。其中一个人客客气气地说,“但是除了妖力,您还有其他能够证明自己身份的东西吗一般大妖的亲属都有特殊身份卡”

    那特殊身份卡,一般是大妖订婚成婚之后才去特殊部门办的,齐思若哪有

    可是她记得陆初离总爱塞给她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都被齐思若收在了包包里。离开孤儿院时,齐思若什么都没拿,只拿了那个包。

    她心大,在加上两人在一起的时机太不巧合,一直事情缠身,齐思若也没好好看过他总往她身边塞什么东西。

    现在只能死马当活马医,齐思若在当众面前现翻包。各种符咒、还有银行卡、防身用的小玩意陆初离就像是个孩子,想起什么好东西就往她这里塞。

    翻着翻着,齐思若忽然摸到了一个温热的物体,她拿出来,竟然是一块玉佩玉佩上,九尾狐雕刻图腾栩栩如生,九条尾巴如龙似树枝般飞舞蔓延。

    这玉佩的身上附着涌动着灵气,一拿出来,灵气便四处飞舞,在半空中组成了九尾狐抽象的图腾。

    齐思若并没有感觉,可是在场的妖怪们都感受到了压制的压力,这是纯粹的神兽之力对普通的妖怪的压制。

    她手拿着玉佩,有点震惊这好像是陆初离之前所说,他叔叔一直寻找的九尾族长玉佩,能开启青丘之秘境的钥匙怎么会在她这里

    这边,拦路的妖怪互相注视彼此。很明显,神兽玉佩已经能够证明许多事情了,大妖亲属卡能办很多张,可是拿着神兽玉佩,至少证明这位九尾狐大人甚至心甘情愿将他们一族的秘境和最重要的东西都交给眼前的这个女人。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这就给您让路”这几个妖怪变得极快,立刻飞快地搬走路障。

    齐思若握着玉佩,还在恍惚之间,路已经被让开了。

    “老师,上车了。”魏萧墨低声唤她。

    齐思若这才缓过神,随着众人上了车。

    直到做到座位上时,她的手中还紧紧握着陆初离的玉佩

    他真傻。齐思若想,这种重要的东西,怎么能一声不吭就给她呢

    而且因为谈恋爱的时间不凑巧,他们虽然是对互相有好感,也的确在一起了,可是实际上根本没有几天作为情侣相处的日子,也没来得及加深了解。

    在这种情况下,他就把他九尾一脉传下来的玉佩给她了而且也不说一声,这么珍贵的东西,如果齐思若忘记拿走,岂不是要遗落孤儿院了

    但是他能够愿意给她,也一定是因为很喜欢她吧

    齐思若心中一时心中又复杂又甜蜜。

    终于,五辆车行驶入城市里。

    刚开始,因为还处于城郊地区,所以看起来一起风评浪静,只不过空中到处都飘着黑色的柳絮。

    可是随着车队越来越向着市里前进,越能感觉到空气中蔓延着暴躁的氛围,一路上,到处都能看到吵架的人,有些妖怪甚至当众动手,完全没有以往彬彬有礼的城市妖怪的样子。甚至一个饭店里,有的妖怪砸了桌子,在里面达成一团。

    妖怪发狂起来,比人类寻衅滋事严重多了。不少妖怪直接变回原形互相撕咬起来,孤儿院的车队前进一百米,都能看到五六个吵架打架的妖怪,可想而知现在整个城里有多少妖怪失去控制

    齐思若所在的车不知不觉中开在了最前面。这时,马路中央忽然窜出一个人来,吓得厨子赶紧踩刹车。

    车子紧急停下,齐思若看见一个中年男人挡在路中间,他的身体周围黑烟缭绕。

    “槐仁”魏萧墨一眼就认出来,他震惊地说,“这家伙怎么在这里”

    槐仁齐思若不认识这个人,但是记得他的名字。她从陆初离和莫承倾那里听过,这个人

    “小心,这个人的身上很可能有黑暗力量”齐思若蹙眉道。与此同时,她用通讯器呼叫通知其他几辆车。

    “那,那怎么办”厨子有点冒汗。

    魏萧墨沉声道,“我下去拖住他。”

    他刚要起身,却被齐思若一把按住了。她向着他摇了摇头。

    “老师,现在这五辆车中,也就只有我和魏泽能撑一段时间了”魏萧墨不解道,“我几个月之后就要毕业了,你没必要把我当成孩子。”

    “不行。”齐思若手心用力,将他摁回去。她抬眉道,“你在我身边哪怕一天,你也只是学生。不许做这种牺牲自己的事情”

    无奈,魏萧墨只能坐回去。

    齐思若看向厨子,又拿起通讯器,开口道,“所有车散开,分头行事,用不同的路线前往安全屋”

    “得嘞”厨子立刻操控方向盘,面包车一个急转弯,直接绕过槐仁向着前方冲去,然后拐入下一个街区。

    五辆车就这样迅速分头行事。

    槐仁缓缓地抬起头,只见他的瞳孔中似乎都黑烟弥漫。他僵硬地转过头,对准了其中一个方向,然后追了过去。

    齐思若所在的面包车在城区里转啊转啊,然后向着目标地址前往。

    还有三公里左右的时候,车内的通讯器响了起来。

    “三号车抵达目标地点。”是梅竹的声音,“这就带着孩子进安全屋”

    又过了几十秒,陈拋的声音响起,“二号也到了,我们看到梅竹他们了。”

    听到这个消息,齐思若松了口气。

    如果他们是一群大人,或许还没有这样提心吊胆。五辆车上大多数都是十三岁以下的孩子,实在是太担心他们出事了。现在听到有两车的孩子们都到了,瞬间心安不少。

    就在这时,开车的厨子一个惊呼“卧槽,那个家伙追过来了”

    齐思若向着后视镜一看果不其然,一个身上缠绕着烟雾的中年男人追了上来

    “这他妈是哪来的疯子”厨子骂骂咧咧地说,他加大了油门。可是诡异的是,不管他加到多快的速度,都甩不掉槐仁,他好像一直就在那么远的距离跟着。

    齐思若心中一沉,知道她之前的猜测是真的了按照那一日她的遭遇来说,可以推测出黑色力量诱惑猎物,以达成对方心愿为由,放其自由甚至上身。

    槐仁可能是为了逃脱莫承倾和楚亦的追捕,所以慌乱中同意和黑色力量融为一体。黑烟带他离开后,逐渐占领他身体的统治权,所以槐仁的神情才这么麻木。

    齐思若忍不住想,这黑色力量难不成所有碎片都共享消息,知道她是谁,不然为什么一直追他们呢

    她心下一沉,如果黑色力量是因为她而穷追不舍,那她在车上岂不是连累这些孩子们

    正在思考间,轰隆一声响,整个车都震了震,原来是槐仁追了上来,他伸手扯车门,却没有扯下来。

    魏萧墨坐不住了,他蹭地站了起来。与此同时,抓住车门的槐仁在外面扯了第二下,这回,车门被他扯出一条缝隙。

    小妖怪们都害怕的叫了起来,魏萧墨伸出手,妖力犹如尖刀一样顺着门缝刺向外面,槐仁猝不及防,竟然手一滑掉了下去,面包车瞬间将他撇在原地。

    “这样下去不行。”齐思若眉毛紧缩,她看向魏萧墨,“这里距离安全屋也就只有一公里那么远,你和莫浩南分队,带着他们离开”

    “那你想做什么”魏萧墨蹙眉道。

    齐思若刚要说话,就感觉整个车剧烈的晃了一下,然后向后仰去竟然是黑色力量附体的槐仁,他不仅追了上来,还将车整个举起,然后向着上方扔了出去

    小妖怪们尖叫着,幸好他们都系了安全带,所以没有出现更加严重的情况。与此同时,在腾空的这十几秒内,魏萧墨变回黑豹,它将所有妖力附着在汽车下方,减轻下摔的力度。

    在它的力量的保护下,面包车减轻了百分之六十的创伤,掉落在地上,并且侧滑了十多米。

    玻璃碎裂,有的小妖怪被划伤,又在惊吓之余痛哭起来,一时间车内都是此起彼伏的哭声。

    然而妖怪再小,也比人类禁折腾多了。所以魏萧墨看了一眼车内的小妖怪们,确定他们没有生命危险,便过来关心地查看齐思若。

    “齐老师,你怎么样”

    “我我还可以。”

    齐思若有点头晕,毕竟不是什么人都经历过随着汽车被抛向四五米的高空,又砸下来的感觉的。

    但是现在不是休整的时候,整个车都侧翻了,齐思若从自己的座位里爬出来,她叫来莫浩南,将手机塞给他。

    “你带着同伴们,按照这个地图的导航,赶紧跑”齐思若叮嘱道,“这里离安全屋也就一公里左右的距离,浩南,你能做好大哥的榜样,带好你的同伴吗”

    “我能”莫浩南接过手机,他笃定的说。但是他很快担忧的问,“老师,那你”

    “我断后,马上追上去。”齐思若安慰道。

    小妖怪真是生命力顽强,这样的车祸,他们竟然一个一个地在互相帮助中,解开了安全带,离开座位。魏萧墨在背对着槐仁的那一侧车底,用妖力切开了一个半米高的正方形破洞,在车体的掩护下,小妖怪们一个又一个从洞钻出车,向着外面跑去。

    这边,齐思若看向依旧不走的魏萧墨,她轻轻地叹了口气。

    “留在这儿”齐思若道。

    魏萧墨坚定的点了点头。

    齐思若勾了勾嘴角,她将玉佩放到衣服内兜里,然后打开窗户,随着魏萧墨从窗户爬了出来。

    出了车之后,一抬头,就看到不远处被黑烟缭绕的槐仁,那双眼眸甚是灰暗,看不到光彩。

    “槐仁,你还有意识吗”齐思若开口问道。

    槐仁毫无反应,他抬起头,向着两人冲了过来。

    魏萧墨挡在齐思若面前,幻化成黑豹,愤怒的咆哮一声,迎上了槐仁,一人一豹战在一起。

    槐仁以黑色的妖力攻击黑豹,黑豹的妖力却是浅颜色的,一深一白缠斗在一起。

    尽管魏萧墨年少有为,十七岁多就已经十分厉害,可是比上能和大妖实力相媲美的黑色之力,逐渐落于下风。

    几十秒之后,砰黑豹的身体被砸在了车体上,将其砸得凹进去一块,可想而知用了多大的力气。

    黑豹刚想翻身起来,哗啦黑色的烟雾如同锁链一般锁住了它的身体,任由它如何挣扎也无法挣脱枷锁。

    “萧墨”齐思若着急地说。

    她刚来到它的身边,一个更大的力气便将她拽了过来,齐思若一回头,便对上了槐仁麻木的目光,他伸出手,抓住了齐思若的脖子。

    “呜”齐思若痛哼一声。

    槐仁抓着她的脖颈,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你,到底,是,什么”槐仁的声音干涩僵硬地开口,“为什么,你”

    齐思若大概知道他要问什么,可能是想问当初她是如何击退它的关键是齐思若自己也不知道啊

    看起来,槐仁、或者说黑色之力也并没有非要得到答案,他的手指越来越紧,齐思若听到自己的脖子在嘎吱嘎吱响可是诡异的是,在一开始的疼痛之后,她竟然麻木了,毫无感觉了

    “老师”被束缚的黑豹一边挣扎,一边呼唤道,可是却毫无用处。

    槐仁的手指越收越紧,齐思若开始感到窒息就在她昏迷的前一秒,呼一个砖块忽然飞向槐仁,他一个侧身躲开了。

    “放开我们的老师”稚嫩的声音响起。

    齐思若的意识猛地回来,她面前扭过头,看向另一边刚刚离开的孩子们竟然回来了

    槐仁还未做反应,下一秒,又一个裹挟着小妖怪的妖力的砖块飞了过来,这似乎惹怒了槐仁,他松开齐思若,一步一步、阴沉着脸向着孩子们走去。

    刚刚还勇敢的小妖怪们,看到他走过来又开始害怕,他们像是小鸡仔一样蜷缩在一起,而莫浩南变成了小老虎,挡在了同伴们的面前,嗷呜嗷呜地冲着槐仁威胁地叫着。

    槐仁自然不会把这半大的幼崽当回事,他一挥手,小妖怪们的脖子处瞬间有无形的东西收紧,他们都因为窒息而憋红了脸,蹬着小腿。

    “放开他们该死啊”另一边,目睹此状的黑豹眼睛都红了,它愤怒地挣扎着,可是却无法动弹,发出了怒吼声。

    槐仁控制了小妖怪,转过身,便要解决齐思若。

    可是,在他转过身的那一刹那,本来就僵硬的身体忽然一顿在窒息的情况下,小老虎竟然一口咬在了他的大腿上

    槐仁的面部肌肉抖了抖,一直保持麻木样子的他,第一次露出了愤怒的神情。

    他一把薅起小老虎的后脖颈,不顾它的呲牙和抓挠,直接伸手捏住它的脖子,另一只手则是幻化出尖锐的手刀

    “住住手”趴在地上的齐思若咳嗽着,喃喃道。她看到槐仁即将刺向小老虎,拼尽全力,向着槐仁扑去,槐仁这次早有察觉,他猛地一转身

    在那一刻,整个世界陷入了静止当中。

    槐仁那无神采的棕色眼眸倒映着齐思若的样子,而在他的后面,被抓着提起来的小老虎睁大了眼睛。

    她的身后、小老虎的背后,学生们都睁大了眼睛

    齐思若低下头,她抓住槐仁的手腕,而他那黑色的妖力之刃穿过了她的胸口,鲜血犹如雨滴一般淋落在地面上槐仁想要甩开她,竟然第一下没有甩动,第二下,她才被甩向了地面。

    齐思若倒在地面上,她缓慢地呼吸着,心脏跳得很剧烈,胸口处一片冰凉。她甚至连一丝疼痛都感觉不到,只是感到耳鸣。

    她的胸膛起伏着,起伏着,心跳犹如鼓槌一般震动,就好像胸膛中有什么东西在挣扎着要离开。

    齐思若歪过脸,她看到小老虎在半空中挣扎着,而男人的妖力之刃即将划破它的喉咙。

    这一刻被无限地拉长、放缓。

    剧烈跳动的心脏忽然缓和起来,齐思若闭了闭眼睛。

    下一秒,无数的金色亮光从她的伤口涌出,扑向了槐仁,槐仁一被光芒沾染到,就仿佛被灼伤,他惨叫一声,丢下小老虎,用妖力去抵抗光芒却无济于事。

    无数光团飞向他,沾在他的身上,眨眼之间,男人已经被笼罩在光团之中。刚刚还接近无敌水平的男人此刻却徒劳地想要逃跑,没跑几步便倒在地上。

    几秒钟后,一股黑色的力量从槐仁的身上抽出,急速飞离,而光团立刻跟了上去。

    不知道在何时,整个城市的上空都飘荡着金色的小小的光团。街道上打架斗殴吵架的妖怪们身上的黑色柳絮纷纷飞走,他们都瘫倒在地面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然而,魏萧墨和莫浩南以及小妖怪们却没心情管那么多。束缚一消失,他们立刻跑到了齐思若身边,在她身边跪下。

    “老师,老师”有的小孩子已经哭泣起来,莫浩南强忍着哭意,他沙哑地说,“你答应过我不会离开。你,你骗我”

    齐思若失血过多,她的目光无神地注视着天空,黑色的瞳孔倒映着金光点点的天空。

    她张了张嘴,无声地说了一个名字。

    陆初离。

    她昏昏沉沉地想,陆初离一定不要有事,一定不要走火入魔,一定

    齐思若并不觉得痛苦,她只是越来越困,逐渐的失去了意识。

    几秒钟之后,魏萧墨感觉到齐思若的心跳已经停止,他呆滞的向后跌坐在地上。

    与此同时,城市里恢复正常的妖怪们发现烦人的黑色柳絮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飘荡在空气中的一个又一个小小的光团。

    整个城市、甚至陌川都被无数光团所笼罩,它们向着天空飞去。

    一只金色蝴蝶停留在齐思若的指尖上,过了一会,才展翅高飞。

    破茧成蝶。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写了一万字等于三更啊就是为了让大家爽快地看完最后的剧情:3」累瘫了

    下一章就回现实世界啦嘿嘿嘿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oror666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不在雾霾中 20瓶;呼叫黑豆 10瓶;莫问归处 2瓶;凍動咚咚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