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修真小说 > [综英美]氪星人的地球生活 > 第88章 GuardianDevilI
    “能让我打个电话吗?”坐在冰冷的侦讯室里,艾亚很无奈的问眼前的女警探。

    “你要做什么?”女警探米丝蒂.奈特是一个有着爆炸头黑发的黑人女性,还算十分和善、但眼中有一丝精明的光。

    “我要打电话去公司请个假。”艾亚如实回答。

    “斯塔克工业,是吧?”奈特警探将手机递给他。

    “是的。”艾亚接过手机,拨通了柜台:“喂?”

    “斯塔克工业,我能帮您吗?”柜台小姐潘妮的声音响起。

    “潘妮,我是艾伦。”艾亚说:“我今天请个假。”

    “你又又又又又怎么了?”隔着电话都能听出潘妮满满的吐槽感。

    “哈哈。”艾亚尴尬的笑了笑:“我被警方拘留了。被卷进一些麻烦事,你懂得。”

    “为什么我一点都不意外?”

    “这不是我愿意的啊。”艾亚无力的回答,瞥了一眼耐心等待的奈特警探:“我先挂断了,谢谢。”

    “行,我会帮你登记事假。”说完,潘妮先挂上了电话。

    “请好了?”奈特警探接过电话,将之放到暂时保管区:“好吧,首先是米兰达条约。你有权保持缄默,也有权请一名律师陪伴审讯。如果无法负担律师费用,我们将指派一名律师给你。”

    “…哦。”艾亚不知道自己该回答什么。

    “所以,你需要律师吗?”奈特警探指尖敲击着桌面,觉得这家伙有点呆呆的。

    “…呃。”

    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还要往前推一些才说的清。

    几日前,蜘蛛侠的老对头犀牛人又在街上游荡,他们的战斗恰好敲坏了艾亚那栋公寓底下的管路。安全起见,他们公寓的住户被暂时安置到同建设公司底下纽约各处的空房中。

    艾亚有点衰的,被安排到了地狱厨房地带。

    位于曼哈顿西侧的地狱厨房是纽约中黑帮问题比较严重的区域,治安相对不佳。原本艾亚觉得这没什么,抢劫啊、偷窃啊、乃至于黑帮火拼,基本上对他来说都不是太大的问题。更何况从地狱厨房到斯塔克工业,徒步就能到、省去了坐地铁的麻烦。

    悲剧就从这里开始。

    普通的日子,艾亚从地狱厨房的暂住点往工业大楼的方向走去。地狱厨房的街道没有皇后区那么整洁、行人也相对匆忙,沿着有些狭窄的人行道走,前面迎来个一看就是街头混混的年轻小伙子。

    艾亚没有想惹麻烦,看了他一眼就如常的往前走去。

    但总是会有那种无聊的人,不管别人怎么做似乎都不合他口味。那个小混混似乎不满意自己没有得到关注,在经过艾亚身边时故意用肩膀重重的撞在他身上。

    想来小混混的计画是他能把艾亚撞倒,让他跌个四脚朝天。

    但相反的,他自己却被反弹了出去,抱着肩膀躺在地上惨叫。

    “他!他撞我!”小混混凄厉的叫声立刻引来路人的围观,艾亚想走都不能走。

    “先生,你还好吗?”有热心的路人想过去扶起倒在地上的小混混,但一碰到他的肩膀他就痛得叫了起来。

    最大的问题是,艾亚生无可恋的发现小混混这个“重伤倒地”的状态还真不是装的,用X视线他能清楚看到他的锁骨裂开了一条缝。

    …撞人结果撞断了自己的骨头也真的是奇才。

    其实也不能完全怪他。氪星人的躯体不但拥有如同钢铁般的坚韧度,更蕴含着强大的能量。而碰上外来的撞击时,那股能量会产生强烈的反弹,可以到原本撞击力量的好几倍。

    众目睽睽之下,艾亚当然也不可能“肇事逃逸”,在小混混被救护车带走后,他就被压解到了警局、成了现在的局面。

    坦白说艾亚真不知道他该不该请律师。毕竟他的身分就是这么尴尬,说实话也不是、说谎话也不是。

    女警探倒是好心,迟迟没得到回答、判断了这家伙确实有点呆呆的之后,帮他做了决定:“没关系,恰好警局有不少合作的律师,而其中一位似乎对你的案子有些兴趣,你可以先跟他谈看看再做决定。”

    说完,她短暂离席、从外面带进来一个律师。来者穿着标准的西装、微笑着向他打招呼:“你好,我是马特.默多克,来自尼尔森与默多克律师事务所。”

    默多克的声音清朗好听、面容也十分英俊,但他深色的墨镜和手中的白手杖昭示着命运的捉弄──他是个盲人。

    “艾伦。艾伦.罗伯特。”艾亚很体贴的主动与他握手,并帮他拉开椅子。

    “谢谢。”马特没有立刻坐下,先将手杖收了起来:“罗伯特先生,你能接受我做为您的律师吗?”

    “我想可以。”艾亚没办法拒绝这个好心的男子。他敬佩这种不受限于生理缺陷、依然坚强生活的人类。

    “那好,让我们开始一些基本的询问?”奈特警探拿出一叠资料,请两人坐在桌子对面:“被告姓名,艾伦.罗伯特。你被控告蓄意伤害乔治.威尔,在曼哈顿西中城第九大道上用肩部撞及威尔先生,导致他的锁骨受伤、断裂。你是否有要辩驳的地方?请注意,你在此处的每一句话都有可能被当作证据,你同时也拥有保持缄默的权利。”

    “我了解。”艾亚点头:“我要说的只有一句,我没有攻击他,是他撞我的。”

    “…罗伯特先生,你有看过医检报告吗?”奈特警探拿出一些资料:“撞击力道要大到一定的程度才能造成这样的骨头断裂,撞击分析结果也是倾向不利于你的一方──必须要是人体较坚硬的部位,比如肩骨,才有可能产生这么集中的冲击力度。虽然没有CCTV拍摄到事发经过,但种种证据似乎都指向是你主动攻击他。”

    艾亚低头看了一下奈特警探摆出来的分析数据,明白为何她会怀疑是他主动攻击了这个街头小混混──乔治.威尔。正常情况下,除非是他蓄意攻击,否则很难用人体肩部最坚硬部分去撞到对方的锁骨位置。

    然而他根本不需要用到任何力气去攻击这个乔治.威尔。如果艾亚想做什么,一根手指头就能戳死他了好吗。偏偏又没有摄影机记录事情经过,无法证明他的清白。

    “…是他主动来撞我的,真的。”无奈之下艾亚只能重复这句话,像个傻子一样。

    已经认定艾伦.罗伯特是个傻子的奈特警探:奇怪,这家伙不是斯塔克工业的员工吗?还参加过那个什么会谈来着?原来竟是个呆子?

    “嗯,奈特警探,介意我跟我的客户私下谈几句吗?”马特用他温和的声线十分有礼的说道。

    “没问题。”女警探切掉了录音机,走出审讯室并带上房门。

    马特从桌子这一侧沿着桌沿到另一侧,在艾亚对面坐了下来:“罗伯特先生,请问你知道这个乔治.威尔是什么人吗?”

    “…街头小混混?”艾亚诚实的把他的第一印象说出来。

    “他是地狱厨房爱尔兰黑帮头领的独子。”马特的声音温润但坚定,严肃的警告自己的客户:“自从菲斯克倒台之后,地狱厨房势力最大的就属爱尔兰黑帮。你知道你现在在什么样的麻烦里了吗?”

    “…呃,大概?”

    和奈特警探一样,马特开始怀疑自己的客户是个傻子了:“警探们其实也知道小威尔先生名声狼藉、有不少前科。但法律就是法律,目前的证据对你都十分不利。如果要胜诉,你需要对我完全的诚实,可以吗?”

    艾亚觉得心很累,他其实一直没说谎,只是也没有说出最关键的部分。完全坦白的话,他还要不要好好过日子了?

    “首先,你说是他主动攻击你,这是否属实?”马特推了一下墨镜,严肃的问。

    “是,确实是他主动用肩部撞击我,但他却没有把握好力道与角度、反而伤到自己。”艾亚难得认真的回答。

    马特沉默了一下,不知为何微微皱眉头,有些迟疑的问:“…罗伯特先生,你还好吗?”

    “咦?”艾亚摸不着头脑,不懂这个问题从何而来:“我很好啊。”

    “嗯。”马特似乎有些心事,又问了几个问题却也没得到什么实用性的进展。再到后来奈特警探进来继续审讯过程,最后还是只得到了艾亚的一句:“他主动攻击我,而不是我去攻击他的。”

    看着两人带着“完了这家伙是个呆”的表情走出审讯室,艾亚绝望的把脸埋进手掌心里。

    ◎◎◎

    “马特,新客户如何?”与马特一同开办律师事务所、他的同事兼好友的福吉.尼尔森看到马特回来了,随口问了一声。

    “福吉,我还是不觉得我应该以律师事务所的名义承接这着案子。”马特将西装外套挂到衣架上,将白手杖折叠起来:“太危险了。”

    “兄弟,我们讨论过这个的。”福吉拍拍马特的肩膀:“先说我还是不赞同你那整件事。”他将两只手指放到头顶上,比成像恶魔角一样的手势:“但就算你是以个人名义去接案子,大家还是会联想到我们事务所不是吗?”

    “至少你们不用参合其中。”马特摇摇头。

    “不管怎样,我不会让你自己一个人去搞这麻烦事…”福吉的声音在他们的合伙人凯伦进来后即时止住了。

    “两位,早啊。”凯伦是最初律师事务所的第一个客户,马特为她证明了清白之后他们成为了朋友,最后凯伦加入了律师事务所的一员,帮忙处理杂事以及各式文书:“马特,新客户怎么样?”

    “还不好说,但罗伯特先生坚持他是清白的。”马特回答:“虽然证据有些不利于他的诉讼。”

    “Well,至少公辩律师不会被用水果付费。”凯伦笑着说,走去隔壁房间将窗户打开,窗户底下的矮柜上还放了不少香蕉和葡萄。

    尼尔森与默多克律师事务所一向以亲民著称,几乎大大小小的案子都愿意接,而且付费方式也十分弹性。这就导致他们充满感激但经济有困难的客户们常常用一些水果、食物或日常用品来取代现金付费,律师事务所也因此长期处于财政窘境。

    “对了,马特。”福吉见凯伦走出去,压低声音问:“你不是可以…你知道,分辨对方有没有说谎?这个艾伦.罗伯特也没有说谎你不是一听就知道了吗? ”

    “…这就是问题,我不知道。”马特虽是盲人,但其他四感却灵敏的不可思议,他甚至能听到其他人的心跳声、借此分辨对发下一步动作或有没有再说谎。然而这个方法在他的新客户面前却失效了:“他的心跳很奇怪,比正常人慢了很多、但又很稳定。他的心率低到正常人可能会进入休克的状态了,偏偏他又一点事都没有。别说分辨他有没有说谎,我反而比较担心他下一刻猝死在我面前。”

    “…Weird。”福吉结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