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穿越小说 > 夺妻[豪门] > 第65章【阿根廷·初遇】
    迈巴赫撞劳斯莱斯, 这事说小不小,说大也不大。

    对于大多数坐这类车的阶层,真要撞了, 动辄十万百万的修理费,也不过是小小的不愉快。

    两边交换个名片,握个手道歉, 就各上各车,各走各路了。

    到了顾琰生这儿更简单, 连交换名片都省了, 他不认识肇事者,两家的司机却是认识的。

    “这可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啊。”

    “顾少,真不好意思,最近老毛病犯了, 手一抖, 就撞上了。”

    李家的司机抢先认了错, 老张帮着打圆场,“二少, 车上坐着的是李老爷子的外孙。”

    顾琰生一愣,“李老爷子的外孙, 这么巧”

    老张解释道“听说刚下飞机就往这边赶了,所以开得快了些”

    “你就是顾琰生”

    一个年轻男人迎面走了过来,他穿着黑色的羊绒大衣, 剪裁硬朗, 衬得身材格外的修长挺拔。面孔英俊如工笔细绘, 凤眼微微上挑,透着一种莫名的傲慢与阴沉,以势压人。

    如果忽略这点,看上去倒是个贵气又沉稳的名门公子。

    他伸出了手,“我是裴赐臻。”

    顾琰生光知道他年轻,却不知道这样年轻,然而完全不敢小觑,上前握住了他的手,“幸会,常听家里说起你,年轻有为,能力出众。之前ht的并购案非常漂亮”

    老张知道自家二少不管生意,也不爱应酬,能说出这么多实属不易,足见裴家这位的影响力。然而他一通恭维的社交辞令说完,裴赐臻那边却只有四个字,“戒指不错。”

    声音有些凉。

    顾琰生顺着他的目光,看到了自己无名指上的婚戒。很普通的婚戒,铂金素圈,碎钻都没有。

    实在不引人注目。

    顾琰生只当是寒暄,“啊,是太太挑的,她眼光好。”

    裴赐臻的目光染上了一丝晦暗,他看向停在路边的劳斯莱斯,“刚才追尾,车里有人受伤吗”

    “我太太受了点惊吓,没什么大事。”

    顾琰生是个脾气很温和的人,并没有要计较的意思,他看了看表,“车子我看问题也不大,还是先去酒店吧,不然寿宴迟到,老爷子恐怕要不高兴了。”

    “你说的对。”

    裴赐臻回头看了一眼自家司机,“不过你的车我是不敢坐了,我坐顾少的车吧。”

    李家司机觉得自己冤死了,偏还不敢喊冤。

    顾琰生也没理由拒绝,只是他们走到车前,裴赐臻却先他一步,直接拉上了后车门把手。

    “我不习惯坐前排。”

    “不好意思,我太太在后排,已经睡着了。”

    “我不介意。”

    “”

    裴赐臻的理所当然让顾琰生无法招架,而且也迟了一步,对方拉开车门直接上了后排座。

    动作一气呵成,根本不容拒绝。

    顾琰生只好坐了副驾位置。

    董瓷依然睡得安安稳稳,头微微后仰,深色的卷发垂落下来,从弧度优美的下颌开始,往修长的脖颈蔓延而下,越过精致的锁骨,散落在了饱满丰润的胸前全无防备,慵懒又妩媚。

    这样的画面,任谁都无法挪开眼睛。

    裴赐臻的眼中却闪过一丝阴翳,握了握拳头,然后缓缓松开。

    车门的开关,给暖和的车内带来了寒气,董瓷迷迷糊糊的瑟缩了一下。

    裴赐臻皱起眉,正想脱下外套,然而刚解开扣子,顾琰生便转过了头,递了一条毛毯过去。

    “裴先生,我太太身子弱,麻烦帮她盖上。”

    裴赐臻顿了顿,手指微微有些僵硬,他面无表情的接过了毯子,转身盖在了董瓷的身上。

    盖得严严实实,几乎没有一丝肌肤露出来。

    或许是盖得太严实了,没一会儿,董瓷就被闷醒了,她打着哈欠掀开了毯子,“还没到吗”

    “没有。”

    听到这声冷淡的回复,董瓷一怔。

    她转过头,一眼便看到了声音的主人,两人的视线在车内温热的空气中交汇,短暂的停顿。

    裴赐臻的脸色比声音更冷淡,连眼神都没有波澜,“醒了”

    “嗯。”

    董瓷垂下眼揉额角,含糊的应了一声,脑子实在混乱,不明白怎么睡一觉,身边就换了男人。

    就和做梦似的。不知是春梦还是噩梦。

    顾琰生转过头,微笑地看着董瓷,“怎么不多睡会儿”

    “睡不着了。”

    董瓷摇了摇头,余光落在身侧,猛虎在卧榻上谁敢酣睡。

    “差点忘了介绍了。”

    顾琰生笑了,“这位就是李老爷子的外孙,裴赐臻先生。不过你应该会眼熟吧,裴先生现在经常出现在杂志上,连我这种不懂生意的医生都时不时见到。”

    董瓷何止眼熟,她哪里都熟。

    以前完全没将李家和裴赐臻联系起来,毕竟裴家这种顶级豪门,上世纪初就移居海外。即使外家有丝丝缕缕的特殊关系,有些家族的做得紧密,盘根错节,不为外人道。

    直到董瓷以家眷的身份参加了这场冠了家宴名头的李家寿宴,才知道兜了一圈,白马也是马。

    果然越往上走,圈子就越小了。不过这也太小了。

    董瓷深感自己运气不好。

    “裴先生,这是”

    顾琰生正要介绍自己太太,然而刚开头,裴赐臻就打断了他,“不用介绍,我知道她是谁。”

    董瓷的眼皮跳了一下。

    裴赐臻嘴角轻扯,不紧不慢地说“电影明星,董瓷小姐。”

    顾琰生并不意外他认出董瓷,事实上,要认不出董瓷才难。她是那种在哪都无法被忽视的人。

    更何况,她如今的知名度已不可同日而语。

    “原来裴先生也喜欢看电影啊。”

    “喜欢。”

    裴赐臻仿佛带了笑,眼底却没有笑意“像董小姐这样演技出众的演员,更是过目难忘。”

    董瓷捋了捋耳边的长发,明明该害怕,却忍不住想笑,“裴先生真是让人受宠若惊。”

    声音还是那么软。

    带着笑音就更软了,不像虚情假意的客套,倒像的情真意切的撒娇,余味不绝,让人上瘾。

    裴赐臻眸色转深,他松了松自己的领口,抿唇看向了车窗外。

    车内一时静默。

    顾琰生知道太太比自己还懒得交际,于是转了话头“裴先生这次回来,准备在国内待多久”

    裴赐臻道“事情顺利的话,就待个十天半个月,不顺的话,就待久一些。”

    顾琰生微讶,“这么要紧,看来不是件小事啊。”

    裴赐臻看了一眼旁边的人,淡淡地说“可大可小。”

    董瓷并没有插入两个男人不痛不痒的对话,而是低头看着手机上的讯息,指尖飞快的敲击。

    很专注,眉头舒展,显然心情不错。

    就是让看她的人有些刺眼。

    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好在突破这个限度之前,车子停了下来,今晚寿宴的目的地到了。

    董瓷第一个下车,只是没想到外头下起了雨,春雨贵如油,b市这地方更是难得下雨。

    这可真是赶上了。

    “你等等,外边下雨了,我们从另外一边”

    不等顾琰生说完,董瓷的人早已下车了,幸亏外头有门童接车,撑了一把长柄大伞。隔绝了雨水,却也遮挡了视线,她踩着一双恨天高,没走几步就栽了个趔趄。

    幸而一只有力的手将她拉了回去,撞进了个结实的怀抱。

    熟悉的广藿香扑面而来,包裹着鸢尾的优雅气息。

    这种木质香调介乎静穆与狂野之间,一下子勾动了董瓷的记忆,那种融为一体的原始纠缠。

    两人的心跳清晰可闻,再没有可供掩饰的距离。

    裴赐臻低头看着她的脸,傍晚的雨中,湿漉漉的灯光,精雕细琢的五官也被熏染得模模糊糊。

    依然好看得心悸,好看得怒火中烧。

    他微眯起眼睛,沉声道“你脚上有旧伤,不应该穿这么高的鞋。”

    董瓷叹了口气,“我也不想的。”

    愁肠百结,真情实感,若是不了解她的人,定以为她有不得已的苦衷,恨不能日夜慰藉。

    裴赐臻深邃的目光凝望进她的眼眸中“和他结婚也是你不想的吗”

    这话就有些咄咄逼人了,董瓷感到那只手已经扣住了她的腰身,隐隐收紧,透着危险的气氛。

    “裴大少”

    “哎呀呀,裴大少来了”

    解救了董瓷的是几个西装革履的宾客,他们迎面走来,身边有秘书撑着伞,个个气场十足。

    李老爷子的寿宴,往来都是政商名流。

    “李”上再叠加了“裴”,难怪众人都对裴赐臻趋之若鹜,纷纷涌到门口跟他寒暄。

    下着雨也浇不灭的热情,没话也要找话,从他本身,到他外公的寿宴,再到他身边的人。自然也有人看到了董瓷,她的脸极具辨识度,一眼就让人认出来,倒是不分男女老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