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科幻小说 > 独宠废少[末世] > 第19章 溺杀的白羽
    第19章

    殷城跟在白羽身后,看着对方兴致勃勃的在每一家卖食物的店都买了一大堆,让店里送到家里,眼里闪过笑意。

    刚刚还因为末世伤心呢,这会心情就恢复了。

    白羽的体力好了不少,这么来回的跑也没和之前一样累的喘气了,反而有时还拽着殷城让对方走快些。

    在一家据说是泽城最具特色的海鲜烧烤店,白羽刚刚要了十份让人送到家里,就听见身后传来那个熟悉的令人讨厌的声音,“呦,白家二少爷还在这逛街呢。”二少爷这三个字咬的很重,仿佛故意让人注意一样。

    “晋家栋!怎么又看见你了,你可真是阴魂不散!”白羽刚刚的好心情因为对方的出现坏了大半,眼神嫌弃的看向走过来的男人。

    “啧。”晋家栋这次身边又换了一个女人,打扮的十分青春活力,正眼带好奇的看向被晋家栋叫住的白羽。

    晋家栋没注意到自己身边的女人视线在谁身上,因为他也在仔细的观察白羽的脸色。

    晋家栋都不敢相信自己还有观察其他人的脸色的一天,不过想到自己朋友在京城给他传回来的消息,晋家栋心里有些幸灾乐祸。

    晋家栋之前以为白羽和自己情况一样,却明显比他受宠了不少,嘴上不承认,但晋家栋心里可是十分嫉妒白羽的。

    但是现在,晋家栋看向白羽的眼神带上了一点怜悯。

    “你还不知道吧,你那个大哥的真实身份已经在京城传开了,他根本不是你爸领养回来的,而是你爸亲生的大儿子,据说还是什么真爱生的,可比你宝贵多了。”晋家栋毫不掩饰自己的恶意,“我说你怎么这么废物家里还宠着你呢,原来你一直都是被养废的那个,反正吃吃喝喝被养着就行了,以后家里什么东西都是你大哥的。”

    “你胡说什么呢,大哥怎么可能是我爸的亲儿子!”白羽听了这些话脑中有些反应不过来,嘴上却立刻反驳,“晋家栋!你竟然敢说我爸和我大哥的瞎话,你、你今天完蛋了。”

    白羽视线快速在周围扫视了一下,伸手就把伸手收银台上的东西拿起来向晋家栋扔了过去,然后就愤怒的握紧拳头打算过去揍对方。

    殷城也站在旁边,见白羽上去揍人却没有阻止,而是靠近两人几步,保护白羽别被人打了。

    晋家栋躲开了白羽扔的东西,见白羽冲过来却丝毫不惧,把身旁的女人推开后也跃跃欲试的要和白羽打一场。

    他想揍对方很久了,现在明显是对方先动手,他就算打了白羽也不算自己的错。

    晋家栋想的很好,等白羽打了他第一下后就开始反击,这样就算是在警察那都算是正当防卫,然而他却漏算了白羽带着的保镖。

    白羽打了晋家栋第一下后,晋家栋刚想动手,就发现自己的手被人抓住了,完全动弹不得。

    “谁?!”就这一小会儿,晋家栋又挨了白羽好几拳加一脚,顿时愤怒的转头,然后就看见了那个一直跟在白羽身后的保镖冰冷的眼神,原本愤怒的气势都弱了几分,“你给本少爷松开!”

    谁又不是被娇宠着长大的呢,晋家栋是晋家真正的独子,唯一的继承人,晋家在什么事上都依着他,唯独在学习上严厉。

    但是晋家栋从小就什么都不爱学,于是被恨铁成钢的父母揍了一顿又一顿,好不容易被揍着上了大学,学了个金融专业,这时候却见到了同样是大家族独子的白羽。

    白羽却是真真正正被娇宠着长大的,甚至在对方不愿意学习的情况下,白父竟然找了一个养子养在家里,让对方以后给公司打工,好让白羽能拿着股份能玩一辈子。

    在京城打探到这些消息的晋家栋简直把十多年来一直吃竹笋炒肉的愤怒全都放在白羽身上了,一直和对方作对。

    直到昨天听说,白家大哥竟然不是养子,是白家的亲子,晋家栋这才觉得合理起来,甚至开始觉得白羽可怜,就这么被瞒了二十多年。

    殷城不可能听晋家栋的话,抓着对方手腕的手反而渐渐用力,完全不给对方挣脱的机会。

    更何况少爷这种身份,殷城唯一承认的就是白羽、白小少爷了,其他人在殷城眼里一直都是没有什么特权的。

    白羽打了几下后反应过来对方根本不还手,看了一下才注意到晋家栋竟然被殷城抓住了。白羽生气的又踹了对方一脚后这才停手,叫上殷城,话语中都带着愤怒,“城哥,我们走!”

    在一旁围观的人还没来得及报警这场混乱就这么结束了,顿时面面相觑。

    “白羽,我等着看你被赶出白家!”被打的这个也没有报警的打算,有些跳脚的捂着被揍的发疼的地方,气的不行,对着白羽的背影大声喊了一句,“你大哥可不是什么心思单纯的,你就等死吧!”

    白羽特别特别特别生气的快步向外走,低着头连人都不看,出门时撞了好几个人,还气势汹汹的先瞪了人家。

    殷城一步不落的跟在白羽后面,脑中想着刚刚晋家栋说的那些话……原来白羽这个性格是被人故意养出来的吗?

    白羽气呼呼的走了半个多小时,连路上的车都不看了,几次都险些被车撞上。

    殷城看着对方又一次险些被车撞上后,终于出声叫了对方一句,“白羽,慢点走。”然后伸手拽住了白羽的手臂。

    白羽被扯的侧过身子,殷城一看,对方眼圈都红了,顿时连语气都软了不少,“你担心的话打电话问问。”

    “城哥……”白羽红着眼睛看向殷城,声音里带着迷茫的哭腔,“我……我有点害怕,我觉得自己被骗了。”

    殷城没说话,伸手安慰的揉揉对方头顶。

    白羽也不需要殷城回话,红着眼睛小声的说,“我……我其实有时候也感觉不对的……”

    京城里只有一个孩子的不止白家,但是其他人家的孩子都是从小就被逼着学这学那,就算是宠爱也不和白羽这般,要什么都给,不想学什么都应。

    其实白羽的妈妈在世的时候也是一直逼着白羽学习的,但是白羽小时候很淘气,心思不在学习上,很久都学不会一样东西。

    白母气的不行,要打白羽,但是白毅、也就是白羽爸爸却笑着把白羽抱走,护着小小的白羽,说白羽只是贪玩了些,早晚会学会的。

    还说,白羽就算是一直不想学也没关系,白家赚的钱能让小白羽花一辈子了。

    白母无法,只能摇摇头暂时放过白羽,然后再花更多的心思教白羽学习。

    后来很多次小白羽被母亲关在院子里学习,不写完白母给他留的作业就不让出去的时候,白毅就会偷偷过来问白羽想不想出去玩。

    还小的白羽哪有什么自制力,迫不及待的就会点头,然后就被白父放出去偷偷玩去了。

    小时候白羽一直觉得是自己的爸爸更爱自己,甚至还是众多小朋友们羡慕的对象。

    后来白羽的妈妈因为生病去世了,就更没人管着白羽了。

    白羽喜欢什么想要学的时候白毅也会支持,但是每当白羽抱怨想要放弃的时候,白毅却一句都不劝,还安慰白羽说没兴趣就不学了,他可以再试试其他的。

    长久下来,白羽在学习上一塌糊涂,其他的技能也都是三分钟热度。

    家里的大哥是在白母亲去世后才带进家里的,和白羽不同,白旭从到白家就十分的优秀,白毅对白旭的要求也十分严格。

    小白羽有时候看见白旭完不成任务被罚的时候既恐惧又庆幸,觉得幸好被逼着学习的不是他。

    白毅告诉过白羽很多遍,白旭以后是要在公司工作的,但是股份都会在你手里,你怎么玩都可以,白羽也就这么被慢慢的洗脑了。

    在看见小时候的小伙伴们成长的越来越优秀时,白羽也疑惑过,自己是不是该努力,但是从小养成的性格不是那么好改变的,白羽没努力几天就再次放弃了。

    后来白旭和白毅对他都是同样的宠溺,白羽也就安心的每天玩玩乐乐,偶尔的疑惑也被自己大意的略过了。

    在刚刚听了晋家栋说的那些话,白羽虽然不想承认,但是心里其实已经有些相信了。

    “城哥……我最开始就被放弃了吗?”白羽伸手揪住殷城的衣服,仰着脸红着眼睛看向殷城,语气可怜兮兮的,漂亮的双眸里满是迷茫。

    按照白羽说的这些,殷城不想相信也不可能了。

    “我……我想问问,但是……我又不敢。”白羽越想之前的事情越相信晋家栋说的话了,努力的压抑着眼泪,最后两个字说的无助极了。

    “问吧。”殷城伸手拍拍白羽的后背,从衣兜里拿出纸巾递给白羽。

    白羽一只手攥着殷城的衣服,一只手拿着纸巾,咬着嘴唇努力的压抑着自己的哭意,然后拿出自己的手机,给白旭打了过去。

    “喂,羽羽,怎么了?”刚刚才结果白羽电话的白旭有些疑惑的问,声音和往常一样。

    “你……”白羽听见这个听了很多年的声音后又开始难受了,言语间带着被欺骗的怒意和委屈质问,“你是白毅的亲儿子吧!”

    “……羽羽。”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才回应。

    白羽一听对方的反应就知道这件事是真的了,怒火顿时窜上了胸口,白羽用手背擦擦眼泪,对着手机大喊,“你们一直骗我,骗了我这么多年,你和白毅都是混蛋,你这么大,是不是白毅早就出轨背叛我妈了。”

    白羽眼里又掉下来,声音的气势却不减,“白旭,你和你不知道哪来的小三野妈没一个好东西!”

    挂断电话,白羽就生气的把手机给扔出去了,在地上滚出很远。

    看着白羽一直无声的掉眼泪,殷城抬手给对方擦了擦,低声的安慰了一句,“别哭了。”

    白羽一脸的委屈,听见殷城的安慰后一下子就扎进了殷城怀里,把脸埋在殷城胸口上一抽一抽的流眼泪。

    殷城这次没把对方推出去,而是轻轻的用手拍着白羽的后背。

    “城、城哥……”白羽一边哭一边小声的叫着殷城,窝在殷城怀里不愿意出来。

    “嗯。”殷城脸上表情微柔和,沉声答应着,“我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