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与君携手,尘世如梦 > 第9章 并蒂花开么
    叶辉冷笑一声,说道:“你怎么会不知道,这不是你下的毒么。”墨卿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瓶子,从里面倒出一颗药给玄青服下。叶辉脸色一变,推开了墨卿,问道:“你给他吃的什么?”墨卿扶着一旁的桌沿站稳,笑着说道:“王爷不必担心,这药可以延长他五天的寿命,如果没有解药,五天后他依旧会死去。”叶辉强压着心头的怒火,说道:“把解药交出来。”墨卿摇了摇头:“王爷,我也没有解药。”顿了顿,又接着说道:“给我三天时间,我把解药做出来。”叶辉看着他,眼神冷冽:“好,本王给你三天时间。但如果这三天内你没有做出解药或者三日后你没有把解药做出来,那么你就给他陪葬。”墨卿点了点头:“我需要借用一下王府的药房。”“小林子,带他去药房。”叶辉朝一个奴才说道。“是,请跟我来。”那个叫小林子的奴才低眉行礼,然后带着墨卿离开了。你明明可以把事实说出来,却为何要瞒着?叶辉望着墨卿渐渐远去的背影,目光深邃。

    墨卿进入药房,看着药房内的人忙碌的身影,开口道:“你们先下去吧。”“是。”众人纷纷行礼,退出了药房。墨卿关上门,看着房间内的药材,轻笑一声,从里面找出自己需要的那部分,配置了起来。

    王府书房内

    “王爷,属下查到了关于暗阁阁主的事。”姜辞行礼道。叶辉稍稍平息了一下自己的怒气,开口道:“你说吧。”姜辞说道:“姓名不详,性别不详,出生年月不详,常年用剑,武功深厚,但喜欢用毒,曾因何氏血案而为人们所熟知。”说到此处,姜辞抬起头,看着叶辉,接着说道:“王爷,此人行踪不定,连暗阁内部的人都不知道他现在在何处。”叶辉点了点头,话题一转,问道:“你认为今日之事是何人所为?”姜辞一愣,低下头沉默着,不敢言语。叶辉看着他的样子,说道:“你但说无妨。”姜辞说道:“属下以为,下毒之事并不是墨公子做的。”叶辉点了点头,继续说道:“我已经问过小权子,那盒糕点他连碰都没碰又怎么可能下毒。”姜辞脸上充满了惊讶,看着叶辉说道:“王爷是认为玄公子自己下的毒?”叶辉又点了点头:“没错。”姜辞有些不明白,接着问道:“玄公子为何要把自己的命搭上来陷害墨公子?”叶辉摇了摇头:“或许以后才能知晓吧。”继而,两个人都陷入了沉默。

    墨卿在药房内出了配药就是休息,没有吃任何东西,整个人瘦了许多。

    三日后,墨卿如约把解药交给了叶辉。叶辉立刻让人把解药送到青云院给玄青服下。墨卿看着他的样子,甚觉好笑,但是并没有表现出来,而是转身回了住处。

    “玄青,你感觉怎么样?”叶辉扶起刚刚醒来的玄青,一脸担心的问道。玄青摇了摇头,开口道:“王爷,我没事。”或许是因为许久没有喝水的缘故,玄清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沙哑。也会嚷人到来一杯温水,让玄青慢慢喝下。玄青靠着也会的肩膀,身体有些无力。叶辉让人准备好口味清淡的饭菜,又嘱咐了玄青几句,然后离开了。

    玄青的身体渐渐恢复,叶辉却越来越忙了,常常在书房里一待就是一天,只是有时让人去询问一下玄青的情况,对墨卿的关心越来越少了。

    玄青醒来的第六天,叶辉因为有些事还要去询问墨卿,又因为这几天都没有看到他,所以去了墨卿的住处。

    “小权子,你家主子呢?”叶辉进了院子,并没有看见墨卿,继而向小权子问道。小权子慌忙回答道:“王爷,墨公子这几日都待在屋子里,不许任何人打扰。”小权子抬起头,看着叶辉,有些担心:“王爷,墨公子这几日都没有出来吃饭,并且房间里没有任何可以吃的东西啊。”叶辉的神色有些温怒,说道:“那你为何不向本王报告?”小权子低下头,声音有些颤抖:“王爷,奴才去找过您,可每次都被门口的侍卫拦了下来,说您不许任何人打扰。”叶辉一愣,才发觉最近几天是忙了些,的确忽略了墨卿的状况。叶辉叹了口气,说道:“你先下去吧。”小权子退到一边,不再说话。叶辉推开房间的门,门没有锁,叶辉稍稍松了口气。环顾四周,并没有看到墨卿,只好径直走进了寝室。床上的帷幔是放下去的。叶辉轻轻撩起帷幔,看到墨卿正躺在床上睡着,不仅用手摸了摸墨卿的脸颊。瘦了好多,叶辉有些心疼。墨卿缓缓睁开眼,看着叶辉,开口道:“王爷别闹,让我睡会儿。”然后翻了个身,背对着叶辉继续睡觉。叶辉坐在床边,轻轻的把人扶起拦在怀里,问道:“你可知你睡了多久?”墨卿睁开眼,抬起头看着叶辉,说道:“一天?”叶辉摇了摇头,笑了一下:“你睡了五天。”看着墨卿睡眼惺忪的样子,竟觉得有些可爱。墨卿听到他的回答,并没有任何表情的变化,而是在叶辉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闭上眼继续睡着。叶辉有些无奈,只好让一旁的小权子去准备些吃的,自己则看着怀里的墨卿,不敢有太大的动作。

    小权子端来一碗粥,交于叶辉。叶辉端着粥,轻声唤醒墨卿:“墨,起来吃点东西吧。”墨卿睁开眼,看着叶辉手里的那碗粥,又看了看叶辉,开口道:“王爷,我不饿。”叶辉看着他,说道:“乖,听话,你都五天没吃东西了。”墨卿有些无奈:“我不是玄青。”叶辉一怔,让旁边的奴才都下去,然后笑着问道:“你吃醋了?”墨卿别过头去,表示不想理他:“我没有。”叶辉看着他,脸上挂着笑:“你真的没有吃醋?”墨卿一脸无奈:“我不是小孩子。”叶辉愣了一下,又继续说道:“那先把粥喝了好不好?”墨卿叹了口气,接过墨卿手里的粥慢慢喝着。墨卿喝完后,随手把碗放在了床头的柜子上,看着叶辉,开口道:“王爷就没有什么要问我的么?”叶辉笑了一下:“的确。”墨卿点了点头,依旧靠在叶辉怀里。叶辉接着说道:“你怎么知道那毒和解药的?”墨卿回答到:“我曾中过此毒,又正好遇到了知道解药的人,所以得知了解药。”墨卿的神色没有任何变化,语气平淡的很容易相信。叶辉又接着说道:“你和玄青以前就认识吧。”墨卿慢慢闭上眼,开口道:“我和玄青的哥哥是故交。一次,玄青的哥哥得罪了官府上的人,他让我把他交出去,这样我们三个人至少会有两个人活着。我并没有这么做,而是用了金蝉脱壳之计。可玄青并不知道,他带着对我的恨意就消失了。”叶辉看到他又要睡,有些担心:“墨,你怎么了?”墨卿摇摇头,便不再说话。叶辉抱着他,心中思索着她刚才的话。忽然想起了什么,叫来太医给他把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