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穿越小说 > 大唐平阳传 > 第3章 第二章久别重逢
    “阿姊,咱们马上就要进洛阳城了!”

    晌午前后,正是洛阳定鼎门最热闹的时辰,等候进城的车马骆驼排出老远,各种声调的说笑吵嚷混作一团;就在这样的一片嘈杂中,少年人带笑的声音也就显得格外的清朗。

    不远处的商队里,几个年轻女子原本就不时往这边张望,听到这一声,更是互相咬着耳朵吃吃地笑了起来:

    “小郎君生得好看不说,声音也好听得紧呢!”

    她们的口中的这位小郎君看去也就十五六岁年纪,身材还带着少年人特有的单薄,一张面孔却当真生得俊秀,肤白如玉,长眉凤眼,骑着一匹雪白骏马,马鞍上还挂着一支小小的弹弓,站在风尘仆仆的人群当中,愈发有如明珠美玉一般。

    大约听到了女郎们的议论,他转头往这边瞧了一眼。几个商队女郎顿时忍不住对他抛起了媚眼——这般斯文秀致的少年,一逗便会脸红,最是有趣不过了!

    谁知少年吃这一逗,却不但没有面露窘迫,反而也冲着她们笑了起来,细长的眸子里光芒流转。女郎们纵然见惯风流阵仗,被这小小少年含笑一瞥,竟是不由自主地都呆了一下。几个人随即便爆发出了一阵更大的笑声。

    少年也不在意,依旧转头冲着身边那辆马车的车窗里兴致勃勃道:“阿姊,这洛阳的城楼真真是越看越气派,比咱们长安的强!”

    人群里一个老者应声答道:“可不是气派!这城楼上的梁柱,那都是从江南运过来的,最大的那几根,放在木板拖车上,光拉车就要用到两千号人,后头还得有几百人专门背着拖车的铁轮。几千里地,几千号人,就这么一步一步地拖到了洛阳,能不气派么!”

    这话一说,人群顿时议论纷纷,有人惊叹,有人追问,也有人暗暗皱眉。少年更是眼睛都亮了,仰头看了好几眼,转头就问车里:“阿姊你见过吗,这城楼上的那几根大柱子,要两千人才拖得动呢!”

    然而马车里却并没有传出回答的声音。那幅深紫色的车帘始终是静静地垂在那里,仿佛这外头的议论惊叹、巨柱雕梁,都丝毫打动不了车内的人。

    少年似乎早已习惯,就算车里人没有回应,也一路兴兴头头地说了下去。一直关注着他的商队女郎里,有人忍不住纳闷起来:“那车里是什么人,架子倒大!”

    旁边的领队 “嗤”地一声笑了:“敢情你们瞧了这许久,就瞧见了那小郎君的脸?也不瞧瞧人家马车的规制,车头的纹饰,还有后头的那一溜挂着红绸的毡车,那车里的,可是陇西李家的贵女,是要嫁到洛阳做新妇的!这样的金贵人儿,自然是一面不露,一声不出的,怎么端庄矜持都不为过,能和你们这帮浪驴一般?”

    几个浪驴面面相觑,转头再瞧着那套着两匹西域骏马的深色马车,顿时便有些肃然起敬了——她们虽不懂什么规制什么纹饰,但陇西李家总是知道的,原来车里是李家的小娘子,真不知该是如何金尊玉贵、端庄矜持的好模样儿……

    她们自然没有看见,此时的马车里,那位尊贵的李家娘子,的确是在一脸严肃、一语不发地……揪着自己的头发。

    马车外,三郎李玄霸已从洛阳城门说到了城里的家,“家里一定也比长安老宅气派!”听到这“家”字,她手上不自觉地用了用力,绕在指头上的长发顿时“崩”地一声又断了两根。

    一边的婢女脸都绿了:这么下去,到了成亲的时候,娘子该不会秃了吧?

    想到这可怕的后果,她忍不住开口劝道:“娘子,就算奴婢求您了,您可别再跟自个人为难!这眼见就要进洛阳了,那事您就算不提,又还能瞒多久?”

    是啊,自己还能瞒多久?三娘李凌云颓然放开了手里的发辫。

    车窗外,玄霸依然笑得兴高采烈。看着这样的笑脸,李凌云只觉得一阵憋闷:这几年里,三郎何曾笑得这么开心过?正因如何,这一路上她几次想说都说不出口。可洛阳城就在眼前,自己总不能让三郎这么高高兴兴地回到家里,然后才从别人嘴里知道知道吧?那样的话……

    李凌云长身而起,伸手拉开了车帘:“三郎,进来!”

    她这一露面,一出声,几位商队女郎立刻都看了过来:咦,这位娘子看去也不怎么富贵嘛!头发上身上,那什么珍珠玛瑙猫眼的,一样都没有!至于容貌,跟小郎君倒有六七分相似,白白净净的,但不知怎地,看去还不如小郎君可人……而且,说好的端庄矜持呢?说好的一面不露一声不出呢?她怎么就自个儿撩帘子叫人上车了?

    三郎玄霸却是听惯阿姊吩咐的,二话不说跳下马来。他正要抬腿登上马车,人群外突然有人大声叫道:“阿姊,三郎!”

    两人转头一看,就见人群外一位少年正站在马镫上朝这边用力挥手,眉飞色舞,笑容灿烂,正是二郎李世民。

    几个商队女郎顿时又“哗”地一声——世民也是十五六岁年纪,也是一般的细长眉目,虽然皮肤比玄霸要黑上不少,不如弟弟那般俊秀,但配着笑着露出的雪白牙齿,却显得英气勃勃,灿如朝阳,自是另一番的好看。

    就在众人的注目议论之中,世民已轻轻松松地骑马穿过人群,来到了马车边上。他先是笑嘻嘻地先向三娘行了一礼:“阿姊越发有气度了!”回头又给三郎肩上捶了一下:“回头咱们下马好好比比,看如今谁长得高些。”

    他们自打七八年前分开,这些年来极少见面,上一回还是三年之前,但大概到底是一母同胞,时常牵挂,这一见面一说话,顿时又让人觉得,这么些年,三人仿佛从未分开过。

    穿过定鼎门,就是洛阳的天街,宽阔笔直的道路两旁,是清水流渠和各色树木,论规制,跟长安城倒也差相仿佛,但路边的草木高低相间,两旁的坊墙涂朱饰碧,却又比长安更显富贵秀丽。

    世民在洛阳厮混已久,对天街的一草一木都熟悉得很,玄霸则正是好奇,什么都想了解一二,打算一番。两人一路上说了滔滔不绝:一个说起这路边种的樱桃石榴都已有年头,另一个便开始盘算什么时辰能来偷果子;一个说起两年前在天街尽头那场万人齐演的歌舞盛事,另一个便又想到了过些日子的上元节该如何玩闹……

    许是双生之故,两人不但都极爱说话,而且明明一个说得散漫,另一个接得跳脱,却是你一句我一句地默契无比,就连那两个背影瞧上去都仿佛越来越像了。

    李凌云在后头默然倾听,不知不觉间头发又在手里断了好几根。

    眼见着再过半里多地就是李家所在的积善坊了,她再也忍耐不住,扬声道:“等等!”

    世民玄霸同时回过头来,两张面孔原本就相似,此时又带着同样的笑容。凌云只觉得心头一闷,定了定神才道:“二郎,你先走一步,我有话跟三郎说。”

    玄霸愣了一下还没开口,世民却已笑了起来:“阿姊休想赶我走,我今日千难万难才让阿娘放我出来接人,就是想多和你们多说几句话,不然过上几日,阿姊嫁了人,三郎回了长安,家里就又只剩我一个!”

    凌云心里猛地一沉。

    玄霸脸上的笑容僵住了。他自然知道阿姊要嫁人——就是因为他,阿姊才耽误到如今;他还知道,二哥也要娶亲了——当初卜者说了,他和二哥要分开才能养大,现在二哥都成亲了,难道他们还不算长大?这次家里让他送阿姊来洛阳,日子又是在他的生日之后,过年之前,他就从来都没有想过,没想到过……

    “所以,这次阿耶阿娘叫我过来,不是要……要我回家,是因为你要娶亲,阿姊要嫁人,所以叫我过来看上一眼,然后就一个人回长安去?”

    世民心知不对,迟疑道:“阿娘阿耶怎么想的,我也不大清楚,良叔接你们的时候没说么?”

    凌云心里一声长叹,看着玄霸,轻轻点了点头:“良叔说了。”

    玄霸眼里的光彩彻底暗了下去。大约因为绷得太紧,他脸上的轮廓瞬间便深了几分,之前的那点稚气再也没剩下一丝一毫。

    只是看着凌云的时候,他的眼睛到底还是红了一圈,“阿姊,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凌云突然有些失神,眼前脸色苍白却一脸倔强的少年,跟她记忆里那个被抱走时哭得撕心裂肺的娃儿,那个要被再次送走只能默默流泪的小童,那个肆意笑闹却在看见别人奔向父母时呆呆出神的孩子,渐渐重合在了一起,而她犹豫了一路的念头也在这一刻,变成了不可动摇的决心。

    她微笑着轻声道:“因为阿姊已经想好了,三郎不回家,阿姊就不嫁人,阿姊答应过,绝不会再让你没有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