撵高长崎走, 其实不是因为莹莹对他有什么意见。手也分了,仇也报了,她对他没什么意见。

    他好也罢, 坏也罢,都跟她没什么关系。于她而言,他就是一个没什么交集的别班的学生。

    但高长崎好像不是这样想的。通过刚才周韬的话, 莹莹觉得,高长崎可能是来看她的, 那些话是说给她听的。

    因为他最近来的次数太多了, 多到让人没办法不多想。

    莹莹很希望是自己想多了。因为她从来没打算跟一个混混学生有什么交集。

    不管怎样,她的态度要表现出来,那就是她不欢迎他,甚至不想看见他, 如果他想吃回头草, 不好意思, 不给吃。

    说完那句话,她便扭身回去, 坐好了。摊开书,预习课本。

    乌黑发亮的马尾在空中甩出一道流畅的弧线, 看得高长崎心里憋屈。

    从前她不是这样的。她那时候粘人,粘人极了,捧着他, 哄着他, 供着他, 嘘寒问暖到他腻烦。

    然而分手后,她一反往日的态度,对他不假辞色,让他心里不是滋味儿。

    “x”他心里暗骂,觉得自己真是贱得慌,分了手又想人家的好。

    莹莹正在看书,就觉得凳子被人踢了一下。她没当回事,继续看书。

    没想到,那一下却不是意外,而是有人故意的

    “咚咚咚”

    随着凳子一下下被踢,莹莹脑仁突突地跳,扭过头,瞪向罪魁祸首。

    高长崎勾着唇,笑得吊儿郎当的,结实的上身趴在桌上“同学,我就坐这里了,你撵我啊”

    莹莹瞪大眼睛。

    “不是不让外人坐吗”他冲她抬着下巴,“你怎么不撵我啊”

    莹莹的脑仁突突地跳,骂道“不要脸”

    扭身回去了。

    她真是没想到,高长崎这么不要脸

    贱死了

    然而她坐回去了,他却不收手,一下下踢着她的凳子,踢得她根本没办法集中精神看书。

    同桌妹子也觉得烦,但是一声不敢吭,低头缩肩,跟只鹌鹑似的。

    莹莹抿了抿唇,“嚯”的站了起来,沉着脸看着高长崎“你跟我出来。”

    哟生气了

    高长崎一点都不害怕,还觉得兴奋。没事,她生气也没事,总比她不搭理他强多了。

    高长崎觉得自己发现了新世界的大门,站起来,双手抄着兜,懒懒散散地往外走。

    习惯性地靠在栏杆上,曲起一条大长腿,不自觉地耍帅“要跟我说什么”

    “你等一下。”莹莹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就走了回去。

    高长崎点点头“行。”

    就见她从后门走了出去,关上了门。

    “嗒。”插销上锁的声音。

    高长崎愣了一下,猛地站直了

    “我x”他迈开大长腿,两步走到门口,伸手推门。果然,推不开,里面锁上了

    他一脸惊愕,完全没想到,自己就这样被她溜出来了

    “xxxx”他骂了一串,敲门,“开门宋莹莹,你开门”

    莹莹不理他。

    高长崎又敲了几声,里面还是没有人开。他咬了咬牙,直想一脚踹开。

    但这不是他的班。就算是他的班,他也不能这么造次。

    他恨恨咬牙。恨不得咬的是宋莹莹的脸。

    良久,他气笑了“x的,这回饶了你。”扭头走了。

    教室里,莹莹听他走了,轻轻“哼”了一声。

    算他还要脸。

    周韬买创可贴回来,就见后门锁了,他骂了一声“谁锁的开门”

    挨着后门的男生看了宋莹莹一眼,见她没说什么,就把后门打开了。

    “怎么锁了”周韬道,又看向自己的座位,“哎,崎哥呢”

    一个男生道“走了。”

    怎么走的,他没说。看向宋莹莹的眼神,带了一点敬佩。

    厉害,这个女生厉害,连高长崎都敢溜。

    又想,人家是男女朋友,打情骂俏的,什么不敢呢

    至于传分手的,都是瞎了眼。高长崎因为他们说闲话,就把他们打了一顿,还一天三趟溜过来看宋莹莹,分个头啊

    “崎哥,你怎么走了”周韬拿着创可贴去找高长崎。

    高长崎接过创可贴,看也没看,胡乱塞进了口袋里。

    他压根不是去要创可贴的。就跟周韬说的一样,他们这些人,什么时候用过创可贴不缝针的伤,他们都不叫伤。

    周韬觑了他两眼,忽然脑中划过什么,一时间福至心灵,指着他道“啊,崎哥你不会还喜欢宋莹莹吧”

    高长崎抬腿给了他一脚“滚”

    周韬一扭腰躲了过去,贱兮兮地冲他挤眉弄眼“我知道了,难怪崎哥你总是跑我们班去,嘻嘻嘻。”

    高长崎没理他,关了后门,自己回到座位上趴下。

    旁边有沙沙的写字声,他睁开眼皮一看,是他软绵绵的小同桌,正在认认真真写题。

    他看了看她又白又细的小手,脑子里闪过宋莹莹的手。她的手修长、纤细又有力,扣住他的脸往墙上磕的时候,力气那么大

    他哀叹了一声,翻了个身,抱着头睡了。

    短短的一会儿,居然做了个梦,梦见她含笑盈盈地给他贴创可贴,动作温柔极了。

    梦里面,他心口热乎乎的。

    醒来后,发现那是个梦,心里凉哇哇的。

    “x”他狠狠捶了下自己的头。

    这一折腾,他就不困了,听到台上老师在讲课,就听了两句。

    基本上听不懂。

    他就用笔捣了捣自己的小同桌“同学,借个笔记。”

    池笑看他一眼,就把自己的笔记拿了出来。

    她知道这个大帅哥同桌是个学渣,就说道“我家里还有浅一点的笔记,你看着应该正好。”

    高长崎也没觉得被鄙视了,只道“谢了。”

    拿着她的笔记,翻看起来。

    耳朵还竖着,听着老师讲课。

    一连三天,周韬没见高长崎来找他,还觉得奇怪“崎哥转性儿了不喜欢宋莹莹了”

    “该不会是被我说中,害羞了吧”他哈哈大笑,“x害羞的崎哥,没眼看”

    他跑去找高长崎。

    就见高长崎吊儿郎当地坐着,手里拿着只笔,对着一本笔记在写写划划。

    周韬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崎哥,干嘛呢”

    “学习呢,你看不见”高长崎瞥他一眼,“没空理你,滚滚滚。”

    周韬的下巴都要掉下来,凑过去道“崎哥,你认真的”

    “滚”高长崎皱眉吼他。

    周韬立刻滚了。

    约莫过了一个星期,高长崎又来找周韬。

    “给我买水去。”他道。

    等周韬一走,就在他的座位上坐下来,自己抽出一本书看。

    看了几眼,就拿笔捅前面的女生“同学,可以给讲个题吗”

    前面的女生“”

    因为不想惹他发疯,所以他坐下来,莹莹就没撵他,当不知道他在这里。

    没想到,她不惹他,他却主动惹她

    挠了挠被戳的地方,她拧起眉头道“你们班就没人会吗跑我们班来问题”

    高长崎笑道“有啊他们会啊但是没人敢跟我讲。”

    这会儿不少人都扭头看他,他似笑非笑地挨个看过去,顿时大家都扭回去,不敢看他了。

    他才嘻嘻笑着对莹莹道“你看,他们连看我一眼都不敢,谁敢跟我讲题啊”

    莹莹也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没人敢给你讲题,你很骄傲啊”

    也许他想吃回头草,也许他只是不甘心,不管怎么样,莹莹是不打算理他的。

    冷下脸道“我不想看见你。也不想跟你说话。你别再惹我。”

    扭头回去,自己看书了。

    高长崎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等到他明白她说了什么,脸色很是难看。

    教室里寂静极了,好像人人都听见了,他觉得自己的脸都丢干净了。

    “x”他心里暗骂,瞪着前面那个圆溜溜的后脑勺,恨不得扣住狠狠晃一顿

    给她脸了这么给他没面儿

    弄死她信不信

    心里发了阵狠,他冷着脸站起来,将凳子弄出很大的动静,才大步走了。

    周韬买水回来,没看见他,也不以为意。

    甚至没去给他送水,自己拧开瓶盖喝了。

    莹莹以为这次怼过高长崎之后,他应该消停了。然后她发现,自己实在是太天真。

    “你要不要脸”又一次被他拿笔帽捅后背,转过身,看着他嬉皮笑脸的样子,莹莹无奈又生气,“我不给你讲你要我说多少遍”

    他几乎每天跑来,把周韬支开后,就坐在他的位子上,翻开书,问她题。

    后来,周韬都不用他支使,看到他就说“崎哥我上个厕所有事等我回来说哈”

    然后一溜烟儿跑了,把位置让给高长崎。

    “别小气嘛。”高长崎嬉皮笑脸地道。

    他长得帅,五官精致极了,嬉皮笑脸的时候也不显得讨厌,反而看起来痞帅痞帅的“国家都讲先富带后富,你们这些好学生就带带我们差生嘛”

    他不要脸,莹莹拿他没办法,只冷着脸道“让你们班的好学生带你。”

    她扭过头不理他。

    他拽她的辫子“就一个你给我讲一道题行不行他们真的不敢跟我讲。你不能让我天天问老师吧大部分不懂的我都自己看,就这个实在不懂,你给我讲讲呗”

    莹莹被他缠得没法,只得道“那就讲一个,讲完你就走”

    “好的亲。”他嘻嘻笑着,摊开书,划了内容给她,“这里不懂。”

    莹莹一开始以为他装模作样,没想到他是真的想学,而且基础还可以,问了一个地方,他还会牵出一串有关联的地方问她“是不是这样”

    “嗯。”莹莹点头,顺口把他忽视的地方给他讲了。

    一不留神就讲多了。

    听到上课铃响起来时,莹莹才发现自己讲多了,再看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此刻趴在高长崎背上的周韬,她沉下脸,扭头坐回去。

    高长崎大声道“谢谢啊,同学”

    乘着铃声,大步跑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