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网游小说 > [我英]乙女向RPG主角的我 > 第57章 猫狗(x)大战
    稍微有些昏暗的天色,但却仍然,那天边还尚且未曾染上确切的红色。

    水滴的滴落声在安静的室内显得格外嘈杂,荼毘看着镜子里青年的相貌,指尖触碰着脸露出了些许夸张扭曲的笑容。浴巾被他搭在头上,眼神落在了明显偏大的男式家居鞋上面,然后踏着传了上去。

    除了自己以外再无他人活动的室内安静的有些意外的怀念与多余的郁郁——并不觉得自己真的在怀念什么,那个小姑娘的大小姐不在…看时间的话,多半是已经去了雄英…学校上学了吧。

    黑发的青年揭下了被磁铁黏在冰箱上面的纸条。

    是有些和作业本上不同的花俏字体。

    【晚上去买东西哦。有什么想要的吗?——森众唯】

    在略显昏暗的室内犹如幽火一般的绿色双眼轻轻略过纸面上的文字,打开了冰箱门,把里面的一盒牛奶拿出来,又在打开了橱柜门后,轻微的停顿了一下将其中一个玻璃杯挑了出来,倒入、喝掉。

    ……谁都没有出现。

    ——从昨天晚上到现在,一个能够被称呼为家长的成年人都没有出现在他的面前。

    属于男人突兀的脚步声回荡在走廊上,居家鞋也一步步的踏遍整个房间。

    应该只是普通的大家庭的生活的舒适房屋,但是莫名的空旷的有些可怕——大概是对于独身一人的大小姐来说是这样的吧。荼毘挑眉看了看被白色防尘布所遮掩起来的主卧室,闪耀的阳光透过明亮的玻璃窗尽职尽责的播撒入投射在地板上,他的脚步停在了房间外。

    再大概向前走两步,就能够到那小姑娘的卧室里了,昨天的时候帮忙放作业的时候有看到。

    啊,这就说明了为什么了呢。

    明明只是一时兴起的配合着这个年龄的小姑娘的。

    ‘喵’的这么叫一声,难道你就会养我吗?

    黑发的青年那时忍耐着因为过分而已经早就不知道从哪里渗入骨髓的疼痛,在近乎死亡的边缘上,被少女触碰而融化为在幻觉的钝痛之中,这么轻轻蹭着这年纪傲慢残忍过分少女的手地‘喵呜’了一声。

    ……他这样‘冰’的体质,对于常人来说过于冰冷的身体,被碰着的感觉…荼毘单手捂住了自己的脸,有些喘息着回想起了被抓住手却无法挣脱的时候的样子——对于他来说,大概第一次被问起‘可以一直养你’的时候,就知道那是残忍的善意。

    ——这个年龄的孩子……源自半桶水的自负、无自觉的冷酷、多变的宛如暴风雨一般的善。

    【——有点更想,堕为‘敌人’了呢。】

    这一句话可不是戏言啊,英雄预备役的‘小主人’。

    幽色如磷火般的眸色仿佛燃烧着一般,带着笑意,带着期待。

    咔的一声,荼毘合上了主卧室的门。

    …这个家没有家长,也就难怪小姑娘能够这么无所畏惧的说着想要‘养’他了。

    不过说起来,他的小主人昨天晚上的时候好像提到了什么人的名字。略带调侃的在心里重复了一边昨天少女一脸无奈的说着【背着家长养宠物】的话语。

    有点印象的名字。

    青年看着还勉强有点生活气息的小角落,插在花瓶里面的花朵已经枯萎,几片干枯的花瓣落在了桌茶上。

    ……大概是贺卡和签名……

    黑色头发的青年眼神阴晴不定的盯了一会儿签名。

    勉勉强强翻出了有些想吐的回忆。在电光火石之间,在陈旧泛黄的记忆里面翻出了个面容模糊的黑色身影。——没什么印象,想起来应该也只是普通的一面之缘,大概只是被那个混蛋念叨的多了,连同身边的角色都也一起给灌输着记住了而已。

    荼毘看了眼摆在走廊上装饰用的相框,伸出手。

    ——面朝下扣下。

    ……英雄的孩子啊。

    随手将浴巾搭回了浴室里。

    看着身上昨天就在他视线下面,直接被少女演示了一遍‘调整尺寸’方法的得到的新衬衫——原本廉价的T恤衫早在那种重伤下本来就已经是不能再穿了,更何况他当时的紧急情况下为了止血根本是连同自己的皮肤和衬衫都一起烧了。

    不知道究竟要干些什么,在房间上下左右兜兜转转的全部都转了一圈,荼毘的脚步突兀的——停在了昨天他因为重伤而躺坐下的地方。

    ……风。

    皮肤上感受到的气流流动感。

    瞬间仿佛如同冷水从头上被泼了下来一般,在刹那间,手就已经朝着另外一个方向举起。

    异常的,无数次曾经感受过的恶意,压榨着神经的感觉。

    带起的是根本属于恶斗带来的本能。

    点点青炎在手指之上燃烧了起来,在昏暗的室内,照耀着宛如磷火般艳丽的双眼。

    ————完、全,没有掩饰自己的目标啊。

    荼毘的双眼掩在艳丽的火焰之后,黑色的头发被热浪吹起。

    “啊,糟糕,室内作战的话,是我这边的不利来着呢。”笑了一声,黑发下那双眼睛却丝毫并没有透露出什么要解开个性的想法,“这样的话别说被责怪了……——被赶出去我都没法反驳来着呢。”

    “可恶……义烂那个无能的混蛋,根本没有提到会有这种事情啊!”

    身形过分消瘦的青年,然而那种来者不善的气息却根本没有遮掩,猩红色的双眼死死盯着这边——那种简直可以说是教科书一般属于敌人的扭曲恶意,根本就如浪潮一般扑面而来。

    “……说好的夜眼那个家伙根本不可能过来的。还有森众唯那个小鬼更不可能在这个时间下课。啊啊啊——今天的情况是什么啊,做什么事情都根本不顺利。”

    “…——还有。”

    原本完全算不上是高声的喃喃,在这种室内反而变得极其容易听到。

    荼毘看了一眼大门。

    昨天他好不容易才控制自己在那种情况下都只被他给熔掉了锁芯被小姑娘修好的门,此刻在他的视线之中…——残骸…?——大概应该只剩下了灰尘。

    难怪他根本没有听见房门的异动。

    “你是哪里来的小鬼不成吗,作为敌人也真是丢人现眼的啊。”

    丝毫不受死柄木弔言语影响的,他这么嘲笑的说着。

    打偏了吗……——不,应该是被避开了。

    荼毘的视线瞄了一下对方脚下被烧焦了的木质地板,和不可避免被灼黑了的天花板,更甚者已经不堪入目的玄关玻璃窗。

    “还有,你这家伙又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会在森众唯……啊,换个称呼,众唯的家里?”

    停止了毫无意义的喃喃与充斥着恶意的抱怨与碎碎念。

    掩盖在那个恶趣味到了极致的人手造型的面具下,荼毘看到了那个毫无疑问是敌人的家伙,猩红色的双眼冷静残酷的正盯着自己,仿佛就如同考虑着是要从哪里开始把皮给剥下来一样。

    “要吐了,你……也是‘敌人’吧。”在手遮掩下的笑容扭曲着,“——刚才就是这样的‘准备杀死我’吧。”

    因为根本就没有准备让黑雾出手打扰他玩耍的原因,传送门根本就不在他身边。

    ……那种英雄后备役根本就是温室里面的花朵,更何况才不过是开学不到三天的一年生。这种的‘英雄’…——随便抓着弱点就能够让他们恨得牙痒痒也无法下手。只要得到了……得到了那个女孩子的话……

    抑制住了思维一时的空白。

    死柄木弔直接冲了上去。

    “虽然应该已经勉强有遏制了,但是你的‘火’温度很高吧,直接是……——。”

    ——这家伙刚才是准备直接把他给烧成灰吧,那种高温。

    个性的发作范围…在室内的情况下,近身战更容易占上风。死柄木弔看了眼反而因为个性的强度反而束手束脚的荼毘,带着扭曲的笑容躲过了迎面而来的火焰。

    那青年正一脸恹恹,但眼睛却仿佛如同幽冥磷火——浸入了杀意与认真的意味。荼毘嗤笑了一声,抬起了另一只手,正对客厅的窗户。

    “废话完了,你就给我作为柴薪燃烧殆尽吧。”

    称不上是什么缠斗。

    而是这家伙的个性太恶心了——那双手明显跟自己的小姑娘一样有问题,多半是同类型的个性发动条件,虽然看使用方法强度肯定比不上她但是……——荼毘也没有托大到直接用身体去接他的攻击。

    还有……

    众唯、

    众唯、

    众唯的……吵死了。

    荼毘捂了一下自己的腹部,视线中又出现了被灼伤的皮肤。

    无所谓。

    黑发青年毫不犹豫地继续对着眼前的人释放了个性。

    这种根本就是妄想症加病娇的小子自己的那个所谓的‘小主人’究竟是从哪里找到的啊。——不,明显就是不知道在哪里碰到了着小姑娘就一头热的直接撞上来了。

    那猩红的眼睛就简直如同个恶犬一样盯着就往上面咬。

    虽然他是把战场给拖到了外面了,但是这样下去,他可没有被那群职业英雄给逮捕的想法。

    “小主人啊,你在外面究竟惹到了什么人啊……?”

    黑发的青年抬着头,转过了视线,用着那向来带着慵懒意味的声音有些喘息地说道。

    “我可是猫咪哦?别把我当成看门犬来用啊。”

    他看到自己那个身为雄英学生的小姑娘,把书包直接甩在了地上。森绿的眼睛只是盯了一眼对方的消瘦青年,就将视线转移向了自己。

    “手。”

    荼毘没有把手递给少女。

    “笨蛋吗你……?”

    他听见了森众唯这样简直可以说是无奈无语的叹息。

    然后——。

    荼毘看见了不过眼睛一睁一眨间就被水泥给裹起来的青年被瞬间放倒,接着被少女一脚踩在了头上彻底晕了过去。

    “手。”

    森众唯再一次的向荼毘伸出了手。

    “我的这个‘个性’…在我看来没有必要保密的。”

    黑发的青年没把手递上去。

    而是选择了直接低头抱了上去,他蹭了蹭少女的脸侧。

    “————就当拜托了,小主人啊,小心点我们这些‘敌人’吧。”

    “你…想要自愈的个性吗?”

    就在荼毘一如既往地看着手臂上的皮肤一点点恢复的时候,他听见了耳边传来了少女冷静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