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网游小说 > 再皮一下就亲你 > 第93章番外3
    沈都清放弃保送机会的消息, 在七中引起一番热议。

    这样的机会对普通同学来说求而不得,但对于冲击省状元的种子选手,保送反而太可惜。

    上至校长、副校长, 下至年级主任、班主任,都对今年的省状元寄予厚望。薛平跟沈都清详谈过两次,主任跟他提这事儿时, 他就直接替沈都清拒绝了。

    不同于其他同学大惊小怪的吃瓜心情,高扬波对此非常之淡定。

    “嗐, 这有什么, 她闭着眼睛都能考上,不需要。”

    转头就暗搓搓问沈都清“嘿嘿嘿,那个,保送的机会你不要, 可以让给我吗”

    高扬波现在已经毛遂自荐从江二爷门下改投沈都清门下, 本来还怕江峙心里会不舒坦, 舍不得他,没想到江峙听完他掏心掏肺的内心剖白, 只回应了两个字“滚吧。”

    高扬波气呼呼地就滚了。

    现在他是沈都清的大护法自封的。

    他把刚买的冰镇矿物质水恭恭敬敬推到沈都清面前这是江峙钟爱的牌子,沈都清也喜欢, 最后一瓶,合格的大护法当然知道应该给谁

    高扬波冲沈都清挤眉弄眼,疯狂暗示。

    彼时大家正在食堂顶楼吃大餐, 月考成功窜进前100的江峙请客。

    本来只有蒋柏舟、熊威他们几个, 来的路上高扬波逢人就喜气洋洋炫耀一遍, 于是到达餐厅时,人愣是从个位数变成了双位数。

    人多,沈都清拿着菜单挥斥方遒一口气勾了一整页,把菜单递给服务员,才笑着看高扬波“没想到你这个小学渣,还有一个清华梦。”

    “那倒没有,”高扬波很真诚,“我就是想体会一下被保送的感觉。”

    “因为保送不用考试。”蒋柏舟贴心地为大家解释他的话外音。

    被拆穿的高扬波不以为耻,得意地叉腰“没错”然后亲热地搂住蒋柏舟的肩膀,“果然你最懂我。”

    “先不讨论保送名额不能让就算能让,请问是谁给你的自信,觉得第一个会轮到你”

    蒋柏舟的话太有道理,大家都不约而同看向沈都清旁边。

    江峙单手搭在椅背上,勾着沈都清一绺头发,懒洋洋地在手指上绕。

    对大家投来的目光视而不见。

    这淡定,这自信,立刻让众人醍醐灌顶

    如果真要让,沈都清会让给谁,还用问吗

    “他不用,”高扬波说,“他不自己考个清华北大,对得起沈都清的教导吗”

    沈都清笑起来,点头道“他不需要,他自己考就可以考上。”

    说完笑盈盈看向江峙。

    江峙乜她一眼。

    “他要是没考上呢”有人不禁问。

    鬼见愁上清华年度最匪夷所思事件,没有之一。

    “没考上啊”沈都清瞅着江峙,食指轻轻点了点下巴,“那我就被清华的小哥哥骗走了喔,我这个人最单纯好骗了,外面的小哥哥都好危险呢。”

    这话太恶心了,她的大护法都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江峙瞪沈都清一眼“你试试看。”

    沈都清歪头耸肩,一副“你这枝红杏随时会出墙你自己看着办”的态度。

    江峙瞪得更凶了。

    一看他们又“眉来眼去”了,高扬波立刻主持大局把话题拉回去。

    “除了他,我肯定是第一人选啊。”他理直气壮且趾高气扬,“有人能排在我前面”

    “我。”蒋柏舟扶了扶眼镜。“你这种垃圾,就不要去拉低清华的水准了。”

    高扬波一瞪眼“狗日的想篡位啊你老老实实去后面排队在这个团队里我排第二,谁敢跟我争嗯谁有资格和我争”

    他随手指了个人,“你有吗”没等人家说话自己斩钉截铁回答,“你没有”

    被指的人“”

    大护法叉着腰气势汹汹地巩固了一下自己的地位,完事后看了一圈“还有谁有疑问”

    鼓着腮帮子啃玉米的熊威举起了手。

    高扬波对他是没脾气的“小威威你怎么回事,你也想上清华啊”

    熊威认真地点点下巴“嗯”

    “行吧,让给你了。”高扬波爽快道。

    保送名额就这样经过“内部”决定,光荣地落在了熊威头上。一帮人煞有介事的样子,仿佛真的能上清华似的。

    熊威很高兴,吃饭的时候眼睛都亮晶晶。

    要上清华啦,好开心鸭

    江峙的成绩在沈都清的辅导下稳步提升,最初曾有过的一点点关于作弊的传言,早已在一次次的考试中不攻自破。

    三模之后进入自主复习模式,学校已经不再施加压力,想回家的可以回家,自行调整状态。

    高考前最后一天,所有人都休息之后,沈都清轻手轻脚溜出门,被她约出来的江峙倚在路口的树干上等她。

    沈都清小跑过去,被月光拉长的影子在地上跃动,跑到跟前,听到江峙凉凉的语气道“三更半夜约我出来是想被日吗”

    自从求欢被沈都清彻彻底底地拒绝,言明“高考之前没可能”,江峙已经很久没提起过“日”的问题。

    沈都清揪住他的头发晃了一下“明天要考试了宝贝儿,把你脑子里的黄色废料控干净。”

    江峙从鼻腔里哼了一声“我现在只想日你。”

    “”

    沈都清忍了忍“禁言十分钟,你不许说话,不然我可能要忍不住揍你了。”

    说完,拉着他的手腕向前走,跟深夜地下交易似的,小心又警惕观察者着四周。

    夏夜凉风,稀疏星辰,月亮照出两人鬼鬼祟祟的影子。

    沈都清领着江峙爬上阁楼天台。

    沈家的阁楼设计得很漂亮,防腐木遮阴凉棚和藤制沙发,周围种满了花草。

    沈都清蹑手蹑脚爬上去,感应灯亮起,昏黄朦胧的光线倾泻下来。她带着江峙穿过花园,一直走到露台边缘,席地而坐,腿从栏杆下方的空隙吊在空中。

    今晚的夜色谈不上美,月亮残缺不圆,寥寥几颗星星散布夜幕。

    风很舒服,清爽地吹起她的发梢。

    “告诉你一个秘密,我的理想是当检察官。”

    沈都清趴在栏杆上,垫着下巴说“我小的时候跟我爸出去玩,见过一个检察官,她下班直接穿制服过来的你见过检察制服吗”

    江峙枕着双手躺在旁边,被蚊子骚扰地有点烦。

    “见过。”

    江一行毕业就进了二分院,有学院第一的专业素质和背后江家的支持,工作几年就可以调到最高检,前途无量。

    虽然后来不知什么原因他只待了半年就离开二分院,自己开了律所,他穿检察制服的样子江峙还是见过的。

    就那种藏蓝色的西装,红色领带,胸口别着检徽。

    “丑死了。”江峙抠了抠腿上的第数不清多少个蚊子包。

    “对吧。你怎么这么招蚊子”沈都清拿驱蚊水给他又喷了第数不清多少遍,“但是她穿起来特别帅,特别有气质,她走过来的时候我都看呆了,太帅了她还摸了我的头”

    那是沈都清第一个崇拜的偶像,英姿飒爽四个字,从此在她心里有了具现化的形象。

    她很少提起,因为后来得知那个检察官阿姨曾经喜欢过沈岩。

    小小年纪的她肯定是要站在林念君这边的,怎么可以崇拜妈妈的情敌呢

    但想成为一个检察官的愿望,在心里埋下了种子。

    那位检察官阿姨如今已经是省检的检察长,时不时就能在新闻上见到。十多年的岁月在她身上留下了痕迹,变得更稳重也更肃然,但那股飒劲儿未曾褪色半分。

    沈都清正在怀念童年偶像的英姿,听到旁边一声非常不爽的“哼。”

    她扭头看江峙。

    “你这个冷笑,是什么意思”

    “一个检察官也值得你惦记。”江峙声调冷冷的,身上默默散发柠檬气息。

    沈都清看了他两眼,恍然明白过来,他又吃醋了。

    她回忆了一下自己刚才的描述,确实没有能明确偶像性别的字眼。

    她忍住笑,故意道“我惦记怎么了上个月我还偶遇ta了呢,比以前更帅了。”

    说着她露出一个非常遗憾的表情,“要不是年龄相差太多,ta比我大二十几岁,我都想和ta”

    江峙猛地一下坐起来,瞪着她。

    沈都清被惊得话音一顿。

    江峙阴恻恻的眼神在深夜里有点吓人。

    那样子,仿佛只要沈都清敢说出一个他不喜欢的字,就会当场弄死她。

    “沈都清,你找死呢”他咬着后牙。

    “怎么了”沈都清非常无辜且困惑地问,“我不可以拥有偶像吗”

    “偶个蛋,”江峙冷怒道,“你再给我提他一个字试试。”

    沈都清一副委屈巴巴的样子“你不听我把那句话说完吗”

    “你说。”江峙冷笑一声,“你敢说我就弄死你。”

    沈都清看着他比夜幕还黑的脸,胆大包天地真的继续往下说“我都想和她”

    她一开口,江峙果真气急败坏地用双手一前一后地掐住她的脖子。

    沈都清没忍住笑出声,扒着他的手背飞快说完后半句

    “拜个把子做姐妹了”

    “”

    “”

    江峙掐着她停在那儿,沉默了几秒。

    “女的”他的黑脸来无影去无踪。

    “对呀,”沈都清做出一副被掐得很紧的样子,挤着嗓子说,“怎么了嘛二狗哥哥,你干嘛这么用力掐我啊”

    “”

    江峙松开手,面无表情地在她脖子上揉了两下。

    非常冷酷镇定,一点都没有吃错醋的尴尬。

    “你为什么掐我,嗯”沈都清逮着他追问,“怎么不说话”

    江峙不理她,躺回去闭上眼睛。

    沈都清捏住他脸颊,往两边扯,“你是不是以为我的偶像是男人,吃飞醋呢说掐了我还不给个理由吗”

    江峙有点不耐烦,其实是恼羞成怒,把她的手打掉,凶狠地说“掐你就掐你,还用理由吗。”

    他要是好好承认吃醋,沈都清开心了就放他一马了。看他这副错了还不认的臭样儿,直接往他胸口蹬了一脚。

    江峙大概是心虚,被她蹬了一脚也没说什么,只是略带嫌弃地把她刚在地上踩过的脏蹄子从身上拿开。

    沈都清报复完就跟他和解了。

    躺下来,枕着胳膊问他“你呢你小时候有没有什么崇拜的人,长大以后想成为他”

    “没有。”江峙想都没想地回答,一抬手抓住从他眼前飞过的一只蚊子,捏死。

    他的字典没有偶像这个词,毕竟他最吊。

    崇拜别人不可能。

    “猜到了,你这条目中无人的狗。”沈都清说,“那你有没有幻想过关于未来的场景”

    这次江峙没有直接否认。

    沈都清接着问“你在做什么”

    江峙沉默了一会儿,吐出一个字“飞。”

    沈都清转头“长翅膀的那种还是坐飞机的那种”

    江峙用看白痴的目光乜了她一眼“飞机。”

    他说的太过简略而模糊,但沈都清一下就理解了

    “飞行员啊。”

    已故的江伯父伯母都是空军,且是在任务中因公殉职,虽然江峙平时从不提这些,没有父母好像也无所谓,但他会向往天空或者敬畏天空,太正常了。

    江峙没说话。

    没反驳就是说对了。

    沈都清本来就是想从他嘴里撬出点信息,现在已经撬到了。

    挺好的,江峙并不是他嘴上说的那样毫无梦想,未来无所谓。

    沈都清拿脚碰碰他的腿“飞行员很性感哦。”

    江峙把她乱动的腿拨开,漫不经心又轻狂地说“我现在就很性感。”

    “确实性感,”沈都清指了指趴在他胳膊上排着队的三只蚊子,“看把蚊子小姐勾引的,为你痴为你狂,为你哐哐吸血浆。”

    江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