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修真小说 > [综英美]妄想攻略 > 第20章 章节十九
    离开了码头,詹姆斯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回到自己的家中。

    他翻出了房间内所有的证件和照片,把能用的证件装进了公务包里,将剩下那些没什么用处的照片和证件烧了个干净。

    随后,詹姆斯非常利落快速的抹去了这里的生活痕迹,换上了一身价格不菲的定制的西装,面对着镜子,詹姆斯还用发蜡把刘海向后梳去,露出了干净清爽的额头。

    他很擅长改变自身的气质,墨绿的眼睛微微一眯,一种疏离与倦意就在他的眉宇间舒展了开来,瞬间就与之前小混混的气质大相径庭了。

    文质彬彬的样子配上那双饿狼一样的绿眸,甚至有些衣冠禽兽的味道。

    只要换一身衣服再换种面容神态,几乎没有人能将他和先前那个戴着兔子面具、刺头一样活力满满的青少年联系起来。

    詹姆斯这么做的原因很简单:

    虽然黑帮老大法尔科尼已经被蝙蝠侠丢进了警局,但他的黑帮团伙依旧能在剩余那些混混的口中摸索到这里。

    哪怕戴着面具换了衣服,詹姆斯也是第一个远离了人群的人,他们总会找到他的。

    这里已经不安全了,他需要找到新的落脚点。

    但詹姆斯没忍心扔掉那把崭新漂亮的黑色长柄伞,估摸着这把伞并没有被使用过几次,就将伞带在了身上。

    离开了住宅,他走出了这片黑暗阴郁的社区,在相对繁华的街区招了辆出租车,坐车前往了韦恩集团旗下的酒店。

    辅助系统用虚假的社会安全号码为他预订了酒店内舒适的总统套房,詹姆斯没有什么多余的精力在哥谭找空房租住,对他来说还是直接住在酒店更方便些。

    ——毕竟他的账户存款足够他住几十辈子的总统套房了。

    当詹姆斯到达酒店的时候,几乎已经是第二天清晨了,他没有怎么犹豫就把行李交给了正在热切等待他的侍者。

    殷勤的侍者为他办理好了入住手续,并不觉得顾客一次性订下了一整年的总统套房有什么不妥,只是把詹姆斯当做了闲来无事来哥谭挥霍资产的有钱人家少爷。

    在詹姆斯选择了送餐服务并支付了一笔不菲的小费后,侍者还殷切地为詹姆斯提前送来了早餐。

    边咀嚼着燕麦面包,詹姆斯边听着对方介绍起了几天后将由布鲁斯·韦恩举办的晚宴。

    这场晚宴将会是布鲁斯·韦恩失踪七年来第一次在上流社会和媒体面前露面,在此之前,韦恩集团的首席执行官厄尔先生为了让公司成功上市,对外宣称布鲁斯·韦恩已经死了。

    有不少人都相信布鲁斯已经死了,毕竟整整七年是如此的漫长,他的归来显然让他们都吓了一跳。

    谁都知道布鲁斯·韦恩将会继承公司,但谁都不了解他究竟是个怎样性格的人,谁都不敢判断韦恩集团的未来究竟会走向何处。

    只有詹姆斯知道布鲁斯·韦恩这七年的生活究竟是怎样的。

    布鲁斯·韦恩身无分文游历了世界各地,孤身一人到处闯荡,一直在寻找打击犯罪最有效的方法,为了深入了解罪犯的世界,他甚至不惜入狱和罪犯单挑。

    在狱中,布鲁斯得到了忍者大师青睐,在影武者联盟学习了各种流派的格斗术,训练出了高超的身手。

    从最初的以一敌十,再到后来的以一敌百,打击犯罪的信念一直在驱使着布鲁斯前行。

    但在影武者联盟认为哥谭已经无可救药、让他摧毁哥谭这座罪恶之城时,布鲁斯却拒绝了他们。

    布鲁斯选择以一己之力拯救这座杀死了自己父母的城市,他在争斗中摧毁了影武者联盟的基地。

    这才是布鲁斯·韦恩回到了哥谭的真正原因。

    ……

    “先生,晚宴不止邀请了哥谭的上流人士,在酒店入住的客人们也同样能够参加。”

    见詹姆斯一言不发独自沉默着,侍者热情又好心地告知了他这个消息。

    “我知道了。”

    詹姆斯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另付了一笔小费给侍者。

    侍者这才惊喜又殷勤的为詹姆斯关上了房门。

    詹姆斯转身从矮冰柜里取出了一瓶矿泉水,贴在了自己的脸上,仰身躺在了床上。

    他有些累了,因此脸颊有些发烫。

    为了打击犯罪,蝙蝠侠只能牺牲自己的夜晚生活,无缘无故的伤口和无故缺席的社交总有一天会引起人们的注意,布鲁斯·韦恩只能用极限运动和宴会上的漂亮女星遮掩自己的另一身份。

    这才是这场宴会的真正意义。

    ……

    承办宴会的日子很快就到了。

    当布鲁斯·韦恩开着他的兰博基尼Murcielago来到宴会大厅的时候,詹姆斯已经坐在靠窗的位置好一会儿了。

    詹姆斯安静坐着的样子很绅士,身上的衣着也十分得体昂贵,这样一副生面孔出现在哥谭,让不少人都以为他是从别的城市来到哥谭的富家少爷或投资商。

    他在塞了几口培根后就安静的坐在了一旁啜饮着冰水,因为太过于安静,并没有什么人前来打搅他。

    詹姆斯看起来有些年轻,却有一种与外表矛盾的沉稳气质掩饰在皮囊之下。

    有几个胆大的女星想要上前搭讪,却都不约而同的被那双幽深的绿眸震住了。

    那是一双掩盖着野性与倦意眼睛,当他注视着她们时,就像一只寂然而平静的狼——很帅气也很有吸引力,却让姑娘们有些吃不消。

    他一看就不像哥谭市那些多金奢靡的商人政客,更不像是愿意和她们打闹的花花公子。

    他们不是同一种人,他和哥谭气质截然不同。

    没有人愿意在这样的晚宴里自讨没趣,詹姆斯也乐得清闲。

    而在大厅外,布鲁斯已经下了车,侍者也为他身边的女伴拉开了车门。

    那是两个漂亮的欧洲女星,一个是标准的金发碧眼,一个是棕发棕眸,她们都有着姣好的身材和清脆的笑声,嬉笑着一左一右围在了布鲁斯的身旁。

    在看到这种情况的第一眼,在场的上流新贵们就对布鲁斯有了判断。

    家缠万贯却流连美色的花花公子——和歌谭大多数的富家子弟一样,布鲁斯显然不会对任何人造成威胁。

    布鲁斯已经走进了大厅内,笑着走向了相对熟悉的那一桌,听着人们的恭维坐了下来,韦恩集团的首席执行官厄尔也在那一桌上。

    他穿着非常合身的黑色西装,银灰色的领带打的有些随意,因为没有扣着西装扣子,布鲁斯看起来就像是在自家后院闲逛那样安闲。

    但不得不说,他拥有着一张迷惑性的面庞,眉弓高耸眼窝深邃,黑色的头发在发蜡的安抚下一丝不苟的向后梳着,一双浅蓝色的眼睛透着玩世不恭的意味,布鲁斯的嘴唇很薄,在谈笑时总会下意识的挑高,露出两侧尖尖的犬齿和臼齿。

    这是一张轻浮放纵而恣意的面庞,也足以欺骗所有人的眼睛。

    “他们抓住了警方抓不到的人,你觉得呢。”

    詹姆斯良好的听力足以让他听见布鲁斯那一桌正在谈论的话题。

    “我觉得应该给他们颁奖。”一位衣着得体而优雅的女士放下了手里到酒杯,笑着说道。

    “可他们也动用了私刑。”

    另一位先生看起来并不赞同这位女士,转头看向了布鲁斯。

    “你认为呢,韦恩先生?”

    “Well……”布鲁斯的脸上依旧是那副轻浮的笑容,蓝色的眼睛追随着自己的女伴,过了片刻才转头看向了询问他的人。

    他用一种不甚在意的语气开了口,嗤笑者指了指自己脑袋:“一个扮成蝙蝠的人,还有一个戴着兔子面具,一定都是这里有什么毛病。”

    他笑着注视着他的女伴们走向了露天的水池,甚至都不在意自己回答了什么。

    “可他们把法尔科尼关了起来……”那位女士撇了撇嘴,显然不认同男士们的观点。

    布鲁斯的女伴们已经调笑着跳下了水池,远远的向布鲁斯招了招手。

    酒店经理悄悄走到了布鲁斯的身旁,说明了这个水池只是装饰作用,并不能拿来游泳。

    可布鲁斯却不甚在意,他举着酒杯站了起来,拍了拍那位领班的肩膀。

    “那就定个新规矩吧,从今以后这里的水池都能够用来游泳。”

    他走向了姑娘们,被姑娘们笑着一起拉下了水池,陪姑娘们一起泡在了水里,调笑着喝着侍者送上的香槟。

    此时此刻的哥谭已是九月,虽已入秋却仍是雨季,不一会儿就下起了凉凉的秋雨。露天水池下的姑娘们一淋到雨就小声惊叫着想从水池里上来了。

    但衣裙一湿就会显得暴露,姑娘们吵闹着让侍者们去拿干净的浴袍,说是要穿了浴袍才肯上岸。

    领班听后就战战兢兢去为两位姑娘寻找干净的浴袍了。布鲁斯穿着西装,并没有什么忌讳,在下起雨后就上了岸,但还是站在露天水池旁绅士的陪着水下的那两位姑娘。

    詹姆斯的座位旁正放着那把黑色的长柄伞,他本是想在宴会后去哥谭市内找找科尔法尼藏匿其他毒品的位置的,拿着这把伞只是个巧合,最近的天气一直都是这样的。

    看着站在寒风和秋雨下的布鲁斯,他抿了抿嘴,还是走了过去。

    毕竟是自己的任务目标。

    “韦恩先生。”

    詹姆斯撑着伞为布鲁斯遮住了脑袋,墨绿色的眸子微微眯起,有一种置之度外的倦意,狼一样的野性神色被他藏了起来,看起来一点都不锐利,甚至有些温和。

    为了防止声音被布鲁斯认出,他用脆口的英音念出了布鲁斯·韦恩的名字。

    詹姆斯曾在大学文学课时学习过教授的英格兰南部的发音,因此讲起英音和真的英格兰人没有任何区别,标准的不可思议。

    任谁都不可能将他和兔子脸面具的青年联系到一起。

    布鲁斯看向了詹姆斯,在注视到这把伞和对方的面容时,浅蓝色的眼眸微微一怔,却很好的掩饰了过去。

    他并没有从声音里发现詹姆斯和那晚的兔子面具青年是一个人,但他认得这把伞。

    他记得那个悄悄给流浪汉塞钱的青年人。

    也记得对方有着这样的一头黑发。

    “……英国人?”布鲁斯眨了眨眼,理了理湿掉了的刘海,挑起了嘴角问道。

    “詹姆斯,詹姆斯·斯蒂斯。”詹姆斯点了点头,将伞递给了布鲁斯,微笑着用标准的英音回答了布鲁斯。

    “来投资?还是和公司间的合作?”布鲁斯笑着问道,轻浮的笑容又一次出现在了他的脸上。

    “只是旅行。”詹姆斯用最妥帖的回答说道,并没有意识到布鲁斯话语间的试探。

    “当然,如果有好的项目,我也会选择投资。”

    詹姆斯的话里挑不出一点毛病。

    布鲁斯点了点头,微微一笑,那张具有欺骗性的面容并没有显露出什么。

    但在詹姆斯走向他并开口的那一刻,布鲁斯·韦恩就把詹姆斯放在了重点关注名单的上。

    他有十足的把握,詹姆斯就是那晚上自己遇到的人。

    一个正在旅行的英国人,是不可能在下着雨的夜晚出现在哥谭市的贫民区的,更不可能在睡着的流浪汉身旁悄悄放下一笔钱。

    只有哥谭市民才会出现在那样的地方。

    如果不是那晚曾遇见过詹姆斯,布鲁斯都差点被那口流利的英音欺骗过去了。

    他不明白詹姆斯到底想要做些什么。

    ……但我会查明他的身份的。

    注视着身旁的詹姆斯,布鲁斯抿了抿嘴,浅蓝色的眼睛里隐去了笑意,一种对事态超出了控制而浮现神色出现在了他的眼中。

    事实上……

    布鲁斯眯了眯眼。

    詹姆斯那双墨绿色眼睛,让他想起了在码头时遇到的,那只活蹦乱跳的兔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