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穿越小说 > [综英美]嗨,超级英雄 > 第62章 番外④
    番外

    皮特罗的一天

    被黑凤凰甜到了的产物,我可以单身,我爱的cp必须在一起

    主角:皮特罗

    Time 6.30 a.m.

    被隔壁寝室不知道为什么莫名其妙吵架的冰火组合吵醒,能从门缝看到外面结冰的地毯。

    皱着眉头翻了个身,把被子扯到头顶,在这个间隙还顺手带好了耳塞。

    Time 8.30 a.m.

    同寝室的科特迷迷糊糊的起床,一个跟头差点摔到洗手台上,还好瞬间移动到了另一边。夜行者拍了拍皮特罗的被子,发现快银没有睡醒的迹象,甚至还慢悠悠地给他比了个中指后,自己有点委屈夹着书,叼着面包去上课了。

    Time 9.30 a.m.

    门外响起凯文的声音,来叫皮特罗上查尔斯的中世纪史——泽维尔教授发现缺了个人之后,脸色不是很好看。

    Time 9.40 a.m.

    耐心地敲了十分钟门的斯塔克发现自己好友没有任何反应后,忍无可忍地把皮特罗脑了起来。

    皮特罗做梦梦见了自己又一次被自家老爹挂到了金门大桥上后吓得从被窝里跳了起来,穿着睡衣,顶着一头乱毛打开门,看见凯文正抱臂笑眯眯地站在门口。

    “我想救你的,但是……我好像来晚了。”

    皮特罗闻言歪头,看见了走廊尽头,熟悉的轮椅和熟悉的推着轮椅的人。

    Time 10.00 a.m.

    被满脸黑线的艾瑞克.兰谢尔拎着领子,在查尔斯慈祥的目光中,被挂到了泽维尔学院外面的吊钟上。

    皮特罗发誓这是教授给自家老爹出的主意,不然以万磁王的习惯,怎么可能摒弃他挚爱的金门大桥,舍远求近。

    低头看见凯文正吸着一瓶脱脂牛奶,拿着手机给他拍照,心情更加郁闷了。

    Time 10.30 a.m.

    因为艾瑞克和查尔斯不知道在什么事情上的意见分歧而被提前释放的皮特罗,第一件事是去找看戏的小少爷算账——还没走进去,就遥遥地看见荡在半空中的红色的蜘蛛侠的身影——彼得一个漂亮的跟头,翻进了凯文房间的窗户。

    ……怪不得凯文最近老是不关窗,好像突然间懂了点什么。

    Time 11.00 a.m.

    被叫去校长办公室,一进门看见了自家老爹黑着脸的模样打了个哆嗦,颤颤巍巍地坐到了查尔斯对面。

    ——教授这春风满面的模样有点不对啊。

    “别紧张。”查尔斯的声音很温柔,“我和艾瑞克就想问你个问题,皮特罗。”

    “嗯嗯嗯。”乖巧的点头。

    然而接下来的问题皮特罗不知道如何回答。

    “如果我和艾瑞克一个在纽约,一个在伦敦,你打算在哪儿上学?”

    Time 11.31 a.m.

    一口茶水喷了出来。

    这无异于你妈问你,我和你爸离婚你想跟谁这种怎么回答都要命的问题——跟妈会被挂金门大桥,跟爸会被妈脑到脑死亡。

    不对。

    怎么就默认教授是妈了呢。

    得了,挂桥总比脑死亡强。

    “当然去伦敦。”皮特罗眼神坚定地说。

    Time 12.30 p.m.

    颤颤巍巍地从校长室出来,刚拐进食堂打算多吃两个炸鸡压压惊,一进去就看见了端着奶油蘑菇汤的斯塔克。

    哦豁。

    “如果是我我就选艾瑞克。”小少爷歪头,笑着说,“因为旺达已经选了查尔斯。”

    “你怎么也学教授脑人。”皮特罗有点委屈。

    “生活所迫。”

    年轻的斯塔克觉得每次都要查尔斯来提醒他彼得挂在自己窗外这件事实在太丢人了,所以不得不养成了时刻关注着好友的脑电波的习惯。

    Time 1.00 p.m.

    回房间睡午觉,半路遇到了打饭准备会宿舍吃的科特。

    “你早上怎么不叫我起来?”皮特罗越想越难过。

    夜行者翻了个白眼,冲自己早上怎么叫都不起床的舍友比了个中指。

    Time 2.00 p.m.

    死侍又作妖了,为了抓弗朗西斯造成了金门大桥上一系列惨烈的车祸。

    皮特罗午睡还没睡够,被科特强行从被窝里面扒拉了出来。不情不愿地准备出任务。

    Time 2.01 p.m.

    刚换好衣服,被告知死侍已经被路过的艾瑞克挂到了金门大桥顶端,并被同样路过的查尔斯脑了个遍,脆弱的癌细胞大脑正在重启中。

    “哦。”重新脱了衣服,躺进被窝的快银感觉哪里不太对。

    等等。

    您老上午不是才因为儿女“抚养权”闹得不痛快嘛?怎么下午就双双一起路过金门大桥了呢?

    别告诉我是校长的轮椅研发了自动旅行的功能了。

    Time 2.30 p.m.

    从电视上看事故的重播的时候,意外发现彼得当时也路过了金门大桥并且冲死侍做了个鬼脸。

    皮特罗:……

    Time 3.00 p.m.

    在上生物学的课的时候,发现了在打盹的小少爷。本着有仇不报非君子,照片不删再也不能做朋友的原则随手举手报告给了汉克。

    Time 3.20 p.m.

    被凯文反咬一口,举报上次打碎汉克的一排试管的罪魁祸首是自己之后,和好友一起站在了校长办公室门外大眼瞪小眼。

    “查尔斯今天和你爸去了水族馆。”百无聊赖的小少爷开始脑电波搜索。

    “哦豁,他俩在商量吃什么味道的披萨。”

    “我爸喜欢海鲜的。”皮特罗参与了讨论。

    “查尔斯要培根的,哦豁,兰谢尔先生让步了。”小少爷闭上眼睛,感觉自己已经是那个满脸通红的餐厅服务员了,万磁王的表情怎么看都怎么像……恩……凝视着巴恩斯的史蒂夫?

    什么时候史蒂夫也成形容词了。

    发现自己好友脸色不太对,皮特罗伸手拍了拍凯文的肩膀。

    “你还好吧?”

    “不好。”小少爷咬牙回复,“教授发现了我在脑他,靠!”

    Time 4.00 p.m.

    目送这小少爷坐哈皮的车回斯塔克大厦避难后,感觉自己有点孤独。

    Time 4.30 p.m.

    给自己姐姐打了个电话,顺便问候了一下姐夫——暗示幻视自己生日快到了,小舅子想要个新款游戏机。

    Time 5.00 p.m.

    回家取电脑,开门看见教授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并冲自己友好地打招呼。

    “今晚想吃什么?”查尔斯的语气就好像这儿是自己家。

    啊,其实也没差了。毕竟艾瑞克.兰谢尔一直说想给教授个家不是。

    “法式鹅肝、鱼子酱、牛肉饼、芒果蛋挞……”厚颜无耻的某人一下子点了一大堆。

    然后他就看见自己老爹戴着围裙从厨房里走出来,满脸阴沉地说:“都没有。”

    嘤。

    Time 6.00 p.m.

    旺达打电话说回来吃完饭,并说幻视给自己买了新款游戏机。

    开心心。

    Time 6.30 p.m.

    被艾瑞克赶出去买芝士和番茄酱——因为查尔斯喜欢吃芝心披萨。

    在超市的日常用品区又碰见了正在蹲着挑水果的凯文和在他身后手搭在他肩膀上脖子往前伸说要吃西瓜的彼得。

    ……

    你俩咋着,就黏一起了是吧。

    Time 6.31 p.m.

    听见了两个好友的对话。

    “昨天内德跟我说,他看见你邀请了克里斯丁做毕业舞会的舞伴,真的么。”

    “嗯。”小少爷伸手又拿了一罐酸奶,“你要是邀请不来MJ,我可以帮忙脑她。”

    “我才不要。”

    ——wait!彼得为什么你脸红了。

    “或者利兹也行。”

    喂!

    异能不是拿来这么用的啊凯文!教授会训你的!

    Time 6.32 p.m.

    和高个子的那个好友意外对视。

    [哔——!]

    发生了不可描述的事。

    Time 6.32 p.m.

    我谁?

    我在哪儿?

    我为什么会在超市站着?

    世界的尽头在哪里?

    奥,对,我叫皮特罗.马克西莫夫,是来买东西的。

    可是怎么隐约觉得哪里不对,忘掉了啥。

    Time 6.53 p.m.

    回去坐出租车,赶上高峰期,堵在了路上,不得不下车自己跑回家。

    Time 7.00 p.m.

    到家发现买的东西拉在了出租车上,又跑回去重新买了一遍。听见屋里自家老爹问怎么还没回来后,打了个寒颤。

    Time 7.30 p.m.

    回来的路上碰见了旺达,被旺达摸头抱抱。

    两个人是这样的:

    ヾ(▽)ノヾ(^^)

    Time 7.32 p.m.

    回来太晚来不及烤披萨,差点被艾瑞克大手一挥挂到金门大桥上。

    被教授温柔的摸了头说没事,然后打电话订了外卖。

    查尔斯内心os:其实我不知道为什么艾瑞克没有意识到自己做饭并没有天赋,还坚持要亲力亲为。

    Time 8.13 p.m.

    外卖到了。

    拆开了幻视送给自己的新款游戏机,姐夫还很贴心的让美国队长在上面写点什么做纪念。

    可以,知我者幻视。

    可能史蒂夫.罗杰斯觉得自己不是明星签名字不合适吧,但是队长你画个李子上去是几个意思啊?

    脑筋急转弯吗?

    不懂不懂,皮特罗表示自己还是个孩子。

    Time 8.20 p.m.

    尝了旺达做的苹果派。

    不。

    是拿命尝了旺达做的苹果派。

    Time 8.45 p.m.

    已经有点肚子疼了。

    Time 9.00 p.m.

    不得不承认自家老爹的超能力一到洗碗时间真的很酷炫,半空中飘着的叉子让家里看上去像是发生了灵异事件。

    查尔斯似乎已经习以为常了,他坐在沙发上看着艾瑞克背后的刀叉组成了一道巨大的屏幕,仿佛一只开屏的孔雀,走进了厨房。

    Time 9.20 p.m.

    完全不敢告诉家长,自己肚子疼是因为吃了姐姐的黑暗料理。

    Time 9.30 p.m.

    打电话给凯文,让他明天带着游戏机去学校battle,顺便把数学作业借自己抄一抄。

    小少爷的声音又一次响起的时候皮特罗莫名其妙打了个寒颤。

    ——为什么是又。

    ——今天除了在泽维尔学院还在哪里见过吗。

    Time 9.40 p.m.

    蹲厕所。

    Time 9.50 p.m.

    蹲厕所,玩手机。

    Time 9.55 p.m.

    蹲完了。

    站不起来。

    因为腿麻了。

    Time 10.30 p.m.

    帮查尔斯教授收拾桌子,因为速度太快而得到了自家教授的表扬。

    一点不都不想承认自己很开心,并且戴上了耳机假装在听音乐。

    实际上内心在偷着乐。

    Time 10.45 p.m.

    洗脸刷牙,一边刷牙一边看手机的时候收到了波比的短信,告诉他明天汉克的课要课堂小测。

    ……

    不听不听,没看见,王八念经。

    Time 10.50 p.m.

    好无聊,打电话骚扰凯文。

    “你在干嘛?”

    “帮托尼做夜宵。”皮特罗能想象出来某人穿着围裙,用耳朵夹着电话的模样,“明天想尝尝我做的奶黄包吗?”

    “要,你这么闲的么?”

    “不算很闲。”

    凯文今晚还跟哈利他们去唱了ktv,当然小少爷就是坐在沙发上当后援而已,内德和彼得抓着麦克风不松手。

    年轻的斯塔克瞥了一眼刚洗了澡,穿着浴袍往厨房探头的自家长辈,翻了个白眼。

    “有件事我想告诉你。”马克西莫夫家的男孩犹犹豫豫地开口。

    “说。”

    “明天汉克的课要考试……唉!你怎么挂电话了!凯文凯文!”

    哼。

    Time 11.15 p.m.

    “该睡觉了。”

    查尔斯帮皮特罗关掉了房间的台灯,推着轮椅往门外走的时候,被被窝里探出头的男孩。

    “教授!”

    “怎么了?”

    “想听睡前故事。”

    查尔斯叹了口气,他觉得自己最近发际线不停上升是有原因的。

    “想听什么?”

    “第一战吧!”皮特罗想了一会儿,说。

    暖黄色的灯光下,查尔斯的轮廓显得格外的柔和。他的视线看见了门外艾瑞克拉长的影子。

    万磁王靠着门框,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凝视着地摊上的花纹没有说话。

    “那可真是个很长的故事,皮特罗。”男人笑了。

    Time 12.00 p.m.

    在这里,你们学习了如何变得强大,如何自我控制,这很重要。

    但最重要的、也最希望你们记住的一课,

    是接纳你自己。

    勇敢拥抱你的天赋,热爱你的独特。

    你们来时子然一身,离开时身后有家。

    从今往后,无论遭遇怎样的压力与困难,

    都请记住:

    mutant and proud。(变种与骄傲)

    ——詹姆斯.麦卡沃伊

    晚安,变种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