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穿越小说 > 在高危世界活成种田文[综] > 第9章 第9章
    黑绝完全没料到她会有这么一招,猝不及防地被糊了一脸黑泥,捏住藻月的手力道一松,让她有了喘口气的机会。

    “可恶的小鬼!谁都不能阻拦母亲大人!!”

    气得哇哇大叫的黑绝抹了把脸后,不想再给藻月挣扎的机会,打算直接扭断她脖子。

    然而很快,黑绝没来及出手,因为它发现这些散发着和它相似气息的黑泥竟然在吞噬它的身体。

    黑绝惊了,要知道它可是辉夜姬的恶念化身。是大筒木辉夜被两个儿子联手封印时的不甘、愤恨、怨念和出于求生欲望汇集而成,并分裂出来的执念产物。

    大筒木辉夜不死,作为她恶念化身的黑绝也不会死,只能封印而无法真正杀死。

    但也正因如此,黑绝只是大筒木辉夜的怨恨和执念,可黑泥却是另一个世界的全人类之恶,哪个浓度更高显而易见。当两者相遇时,自然是后者吞噬前者。

    也还好藻月此时人小吐的量少,不然黑绝早被黑泥吞噬同化了。

    尽管还没搞清楚这小丫头喷出的黑泥究竟是啥玩意,不过不妨碍黑绝产生危机感。

    它本能的察觉到,如果不赶紧清除沾在身上的黑泥,晚了恐怕倒霉的是它。而且它还发觉,这个小丫头的身体好像变成了一个泥潭,它要是不赶紧从她身体出去的话恐怕就再也走不了了。

    反正在强烈危机感下,黑绝迅速脱离藻月的身体。

    而趁着夺回身体控制权,藻月赶紧跑路。

    她直接选择了最快路径,就自己右手边浴池的那扇窗户。

    不过她貌似忘了汤屋后面是条河,于是在破窗而出后,随着扑通一声,藻月就直接掉进河里了。

    河水瞬间从鼻腔涌入,藻月拼命划动四肢,一番挣扎好不容易浮上水面后。

    结果一看周围,藻月就懵圈了。

    落个水而已,怎么转眼就换地方了?

    不止是黑夜变成白天,她还从内陆的商业街来到了海上。

    藻月一边划水一边茫然四顾,好在她掉落的位置距离岸边很近,她很快就游向那个距离最近的海岛上了岸。

    海风吹过让一身衣服都湿答答的藻月打了个喷嚏。

    这个岛看起来很原始还没开发过的样子,相比起确定是否有居民,还是先把衣服弄干避免受寒感冒更重要。

    藻月头一回感受到忍术的便利。

    找个避风的地方,收集些植物枝叶后,一个火遁就生好了火。如果是普通人的话,像现在这样没火柴没打火机的情况下,大概就只能靠钻木取火了。

    【异界的来客——】

    正在岸边烤火烘干衣服的藻月脑海中忽然冒出个声音。

    她立马站起并拔出藏在腿上的苦无。

    【不用紧张。】

    “你是谁?!”

    藻月并没有因为对方语气平和就放松警惕。

    【你继续往岛中心走就能见到我。】

    这话让藻月不由地猜测说话者恐怕不是人类,而且让她主动过去,由此可以推断出对方估计不方便移动,或许是体型太庞大又或许是受到什么限制。

    “你有什么目的?”

    藻月依然没有被轻易勾起好奇心。

    【我只是从你身上感受到似曾相识的能量,所以想要见一见你。】

    藻月脑内迅速的把九只尾兽的资料过一遍,好像尾兽中没有哪只是具有这样能够直接意识交流的能力。

    鉴于自己有穿越重生的前科,这年头穿一次是穿,穿两次也是穿,穿越的套路早就不限于穿一次,快穿已经是新热门题材。

    自己掉进河里后转眼就换了个场景,搞不好还真的是又穿了。

    想到这假设后,藻月就有点脑仁疼。

    衣服已经大致干了,这片海域似乎只有这一座岛,一直在岸边也不是办法,她迟早也是需要对岛屿进行探索以获得生存资源。

    于是藻月握紧手中的苦无,开始向岛屿中心前行。

    使用忍足在林间迅速穿梭了将近二十分钟后,她看到一棵树,一棵无比巨大的树,光树干就目测需要百人手拉手才能围得住,树冠部分就更不必说,简直是遮天蔽日。

    藻月发现她之前望见的岛屿中间的森林,其实都只是这棵树的树冠而已。

    而在树冠的枝头,垂着许多果实,不知道这棵树是什么品种,结出来的果实居然每个都外形不一样,不过有个共同点就是都长得很奇怪。

    【原来是个小孩子啊。】

    当藻月站在这棵树面前后,她再次听到了先前的声音。

    “你是这棵树?”藻月惊叹这棵树居然长得这么巨大的同时,问道,“我该怎么称呼你?”

    【如你所见,我正是你眼前的这棵树。这个世界的人类称我结的果实为恶魔果实,所以你可以称我恶魔果实之树,又或者神树、世界树。】

    “恶魔果实?”

    在藻月问出这话后,神树轻微摇晃了一下枝头。

    【就是我枝头的这些果实,是我用自身的能量结成,每一个果实都有不同的能力,吃下它们的人将获得它们的能力。不过有得有失,同时他们也要承担接触到海水就失去全身力量的副作用。】

    原来这些长得奇怪的果实还有这作用,藻月伸手想去摸一摸,不过却被神树喝止了。

    【住手小鬼!你会污染我的果实。】

    “对不起!”藻月赶紧收回手并道歉。

    【算了。】

    然后神树话锋一转,生硬的换了个话题。

    【当初和我同一批诞生的还有一棵神树,与我相比它十分吝啬,只肯结一颗果实并且不愿让他人采摘。可是你身上却有它的能量,真是奇怪了。】

    “你说的能量是指查克拉吗?”

    藻月释放出一些查克拉,她敏锐地察觉到,这棵神树说的内容可能涉及查克拉的由来,忍者的起源。

    【对,就是这股能量。】

    果然和查克拉有关。

    “那另一棵神树也在这片海域吗?”

    【不,一个世界不会同时存在两棵神树。我已经很久没和它联系了,上次听到它说话已经差不多一千年前,它说要教训个小偷,之后就杳无音信了。】

    一千年前……刚好是历史书没有记载的部分。

    藻月已经可以肯定,神树和忍者起源有关,偷了果实的人大概就是第一个拥有查克拉的人。

    “抱歉,不过我没有食用过神树果实,查克拉是天生存在人体内的。”

    听神树这话,藻月有点担心会被误认为偷了另一棵神树果实的小偷,然后被算账。

    【没什么,它本来就应该将力量散播出去,否则世界不会进化。】

    好在这棵神树十分通情达理。

    然后她又想到,如果神树是力量的源头,那她现在所在的地方就值得探究了。

    “对了神树,这地方叫什么名字?为什么我一睁眼就从家里来到这里了?”

    状似天真无邪的小孩继续好奇问道。

    【这里是拉夫德鲁。】

    ……

    藻月这边和大树交朋友,另一边的黑绝此时状态就有点奇怪了。

    虽然它迅速的甩掉身上的黑泥,但黑绝还是小看了黑泥的影响力。

    黑绝的眼前开始出现它思念的母亲大人。

    作为世间之恶浓缩成的实质物体,黑泥除了具有一定破坏力外,最重要的还是它的污染力。

    凡是接触黑泥的人都会一定程度上受到影响,心里的恶意被勾出放大,性情大变。

    不过有鉴于黑绝本身就是团恶意,所以黑泥的污染对它来说就有点像磕药了。

    黑绝眼前出现母亲大人的脸,正当它打算激动诉说思念时,余光一瞥,那里又有一个母亲大人。然后再往四周多看几眼,不止这里有,这边、那里都有母亲大人的身影。

    被母亲大人包围的黑绝感觉真是快幸福哭了。

    呜呜呜……好多个母亲大人,一本满足了!

    可惜黑绝的幸福没能持续太久。

    “绝啊。”

    其中一个大筒木辉夜樱唇轻启。

    听到母亲大人嘴里说出自己的名字,黑绝整只都快高兴得飘起来了,然而下一秒它就从天堂掉进地狱。

    “你实在是太没用了!”

    “为什么我会生出这么丑陋的孩子?”

    “让我等待了千年都没能解除封印。”

    “完全比不上羽衣和羽村。”

    ……

    每个大筒木辉夜口中都说出一句对于黑绝而言格外残酷的话语。

    黑绝这棵捕蝇草已经从刚才兴高采烈左右摇摆,到现在如同霜打茄子。

    “不、不是的,母亲大人您再等待一下!”

    辉夜姬口中的每一句话都是黑绝的痛处。

    它当然知道自己不如两个兄长。

    因为它是母亲大人紧急情况下生产出来的,所以是个不健全的孩子,不止外形寒碜,连能力也很弱小。

    它的两个哥哥和分别拥有转生眼和轮回眼,其中六道仙人还拥有仙人体。而它呢?母亲大人引以为傲的能力它一样都没继承到,唯一优势就是能够完美消除气息,特别会躲藏。

    “呜呜呜……别说了母亲大人啊……”

    黑绝终于忍不住心塞大哭,逃避似的想从一堆母亲大人中离开,最终夺门而出,一路狂奔只希望摆脱不再听见母亲大人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