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这事令人惊叹,但既已发生,唯有接受并去收拾初代遗留下来的麻烦了。

    首先,这个孩子是必须要带回木叶,而且是尽快。木遁和写轮眼随便其中一个都足以让他国忍者觊觎,据了解这个孩子出现在汤屋已经有一个多月,保不准已经有人注意到她的宇智波血统。

    时间拖得越久变数越大,如果等到他国忍者出手的话到时候会更加麻烦。

    “明天由我来出面和她说明。”

    纲手说出这话后,成功收获到了来自两人一猪的关心眼神,纲手头上爆出个十字。

    “干嘛!你们难道觉得我会接受不了多出个堂妹吗?”

    两人一猪连忙摇头。

    经过一夜的时间,纲手已经从世界观被刷新的震撼中冷静下来。虽然她厌恶出轨行为以及介入他人婚姻的第三者,但孩子是无辜的,老一辈犯下的错误不应该迁怒到孩子身上。何况从这孩子被遗弃的情况来看,恐怕也是这段不正确关系的受害者。

    只是想起自己小时候还羡慕过爷爷奶奶感情和睦,现在看回还真是讽刺。

    收拾心情后,纲手来到汤屋。

    早上刚开门营业的汤屋里头还冷冷清清,只有员工在打扫清洁卫生。

    纲手一下子就瞄到那个还没半个人高,就已经拿着抹布,踮起脚努力去擦墙上装饰物的小孩。

    心里叹了口气,然后走向她。

    看见纲手出现在她面前时,藻月假装不认得对方,微笑道:“这位大姐姐,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忙吗?”

    “你是老板亲戚家的孩子吗?”纲手摆出友善的态度,先是询问道,“这么小的员工真少见啊。”

    藻月摇摇头,不过没有多做解释。

    尽管已经大致清楚是什么情况,但还是得再确认一下。纲手诧异道:“哎?那你父母呢,让你这么小就出来工作了?”

    “爸爸妈妈都不在了。”

    藻月用很平常的口吻陈述道,仿佛父母不在是十分正常的时。不过由于说话的是个三岁小孩,所以让人不禁怀疑她是否理解自身已经被抛弃,还是说她对没有家人关怀其实已经习以为常?也正因如此,纲手心里更不是滋味。

    “抱歉,你们老板在哪里?”

    “三楼走廊最后一个房间。”

    纲手顺着藻月的指引上了楼梯。

    不久后,如藻月预料的那样,汤屋里的一名员工来替老板大婶叫她过去。

    当天中午,藻月就提着个小包袱随纲手离开汤屋。

    ……

    短册街入口处的牌坊下。

    “你是叫藻月对吧?我可以直接喊你的名字吗?”

    静音弯下腰友好地笑道,在她脚边的豚豚发出哼哼声。

    藻月无声地点点头,仿佛还在对自己突然出现间多个亲人感到有些茫然,接着她带着几分好奇地看向那只小香猪。

    注意到她的视线,静音及时介绍道:“它叫豚豚,是纲手大人的宠物,我叫静音,那边那位是自来也大人。”

    “嗯。”藻月抿着嘴唇小小地应了一声。

    看着藻月这副明明心里充满不安,还强作镇定不哭不闹只是有点怯生生的样子,静音就不免感到心软。见藻月刚才对豚豚感兴趣,静音微笑着说:“你可以摸一摸哦,豚豚很听话的。”

    豚豚也配合的走前两步。

    小孩的眼神好像亮了一下,伸出手摸了下小猪的鼻子,接着她就仿佛发现一样很有意思的新鲜事物,之前一直抿着嘴努力保持端庄的脸上绽放出笑容。

    那一边,纲手和自来也商量完路线,回头看见藻月蹲在地上和豚豚互动,脸上充满好奇和高兴,终于有点像个小孩子了。

    但在看见纲手走过来时,她就变得拘谨起来。

    纲手很久没和这么小的孩子相处过,加上她们间那复杂的亲缘关系,有点尴尬地干咳一声后,纲手很快就打起精神,大大方方地笑道:“按照我们间的辈分,藻月你可以直接叫我姐姐。”

    小孩犹疑了一下,但大概感受到纲手的善意,她咧开嘴露出从罗杰他们身上学来的灿烂笑容,用糯糯的嗓音喊道:“姐姐~”

    卧槽!小天使!纲手瞬间感觉自己血槽空了一半,下意识的捂住胸口。不得不说,宇智波家的基因真是太好了!光是水灵灵的大眼睛和白皙的包子脸,这两样加起来就已经很可爱,再加上用糯软的声音喊姐姐,真是太犯规了!

    果然“多读书少看漂亮宇智波”这话不是没有道理。

    如果他们别老是一副高冷表情,多点像藻月那样大笑,现在在村里的名声估计会好很多。

    其实你是我大侄女……至于刚才恶意卖萌的藻月心里实际想道。不过会误会她是初代的孙女也很正常,毕竟初代死了这么多年,就算有私生女也不会这么小。

    回过神来后,纲手指了指那边的自来也,认真地对藻月叮嘱道:“藻月,在外面和陌生人接触的时候一定要小心点,不要像刚才那样笑,尤其是像那种大叔,有很多是专门对小孩子下手的变态。”

    自来也:“???”

    喂!作为同届队友,你这样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

    在自来也的抗议中,一行人开始踏上返往木叶的路。

    在前往木叶的路上,纲手和自来也会不时问她一些有关她之前生活上的事。

    藻月知道他们是想打探确认她奶奶是哪一位。

    作为“月之眼”戏精班的一员,对此藻月选择真假参半的回答,大概就是除了对斑的性别有变动,再隐去月之眼那些,最后稍微润色一下。

    于是就变成是,小女孩从小和性格孤僻的奶奶相依为命,住在大山深处,某一天奶奶突然带她离开大山,直到在汤屋把她放下后,奶奶就从此一去不复返。

    “你说你之前是一直和奶奶生活?”

    按照之前从汤屋员工和周围人员打听到的情况是,小女孩的父母把她遗弃。可是现在照藻月的说法,她其实一直都只有奶奶一个亲人。

    纲手又问道:“你爸爸妈妈难道就从来没出现过吗?”

    藻月用懵懂的口吻答道:“没有见过爸爸妈妈,奶奶说他们不在了。”

    听到藻月的回答后,纲手和自来也对视了一眼。

    因为纲手等人顾及年纪还小而且没接受过训练的藻月,所以按普通人的行进速度,花了五天时间才回到木叶。

    虽然之前带土带她来参观过,但光明正大的进来还是第一次,而且上次只是走马观花的转了一圈,这次是走在街上,因此藻月还是饶有兴致地往四周打量。

    在大人看来,就是很正常的小孩子第一次来到忍村,对周围都充满好奇。

    因为急着要先把藻月带去火影那边报道,所以暂时没向她详细介绍村子,只是进入村子时告诉藻月,木叶山上那几个标志性石像是历代火影。

    没多久,藻月跟着纲手他们来到火影的办公室,进门后她就看见里面有四个老人,身穿御神袍坐在办公桌后面的那位老人无疑就是三代了,剩下的是两男一女,想必都是木叶高层。

    一进到这房间,黑泥对恶意的感知让藻月立马就判断出,这几个老人之中,对她态度最为友好的便是三代,其次是戴眼镜的老头和那个老婆婆,他们偏向中立,至于剩下的那个绷带蒙住一边眼的男人……这个人在她一进门时就充满敌意。

    如果没猜错的话,应该就是之前带土让她注意提防的团藏了。

    藻月有预感团藏会成为她最大的阻力,因为她从他身上感受到野心和嫉妒,野心会让人变得不择手段,嫉妒会蒙蔽人的双眼。

    最先开口的是三代,老人家慈祥地笑道:“这孩子就是藻月吧?”

    紧接着是戴眼镜的老头,他向纲手问道:“确定结果没错吗?她真的是初代在外面的孙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