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边藻月满脑子都是“给大佬递笔”。

    那边办公室里的商讨仍在继续。

    “这么说来,当初宇智波斑和初代决裂,会不会其实是因为……”

    脑洞这玩意只要一打开就再难收住。

    虽说在场都是正经人,但难免也有点八卦心理,何况这事情这么劲爆,几乎颠覆了初代的形象。

    而且他们发现,如果结合这段隐情的话,那当年的一些事情就能解释得通了。

    水户门炎分析道:“宇智波斑作为前族长八成也知道这件事,以他那护短的性格,肯定是站在族人那边,因此在对孩子的处理上和初代起了争执。”

    “但如果只是为了一个不显眼的族人就和初代大动干戈,甚至到了双方之间拼个你死我活的程度,有这必要吗?”纲手觉得难还有些地方以理解。

    这时,自来也挠挠头道:“说起这个……宇智波斑一直没结婚不觉得有些奇怪吗?按道理他那条件找对象应该很容易才对,可是好像没听说过他有交往对象。”

    转寝小春幽幽飘出一句:“如果他心里有人就不奇怪了。”

    突然间,在场众人觉得他们好像又发现了什么。

    看来这不仅是个虐恋情深带球跑的故事,当中还包含一段“他爱她但她爱另一个他”的三角恋啊!

    如果是这样就能理解宇智波斑当初为什么会和初代决裂了。

    自己喜欢的女性却喜欢初代,本想只要对方幸福就算了,可初代辜负了对方。

    于是在女子离村后,宇智波斑与追问对方下落的初代发生争执,双方情绪激动最后演变成动武。

    在楼顶偷听的藻月:“……”

    要不是斑之前给她说过当年的详情,现在听他们这么有理有据的推论,她都差点信服了。

    既然已经将前因后果理清,木叶高层们也开始讨论该如何收拾初代的历史遗留问题了。

    这事如果真完整公布出去,颠覆的不止是初代的形象还会影响木叶的内部平衡。如果被村里的宇智波知道当年有这么出事,恐怕要闹起来了。

    毕竟因为宇智波斑当年的行为,加上二代的政策方针,这些年来村里对宇智波一直充满防备,宇智波也因此被排挤出权力高层。

    结果现在要是让他们知道是初代有错在先,再想起这么多年被倾斜对待,为了表示对木叶忠心而憋屈地小心翼翼过日子,还不得炸了。

    三代打圆场总结道:“事情既然已经过去这么多年,当事双方都已经过世,即便还在世上,估计也不希望事情真相成为茶余饭后的谈资,所以把孩子带回木叶认祖归宗便足以,至于这些细节的话,就我们知道算了。”

    这意见得到在场其他人的一致同意,不过接下来,在孩子应该住哪里由谁来养的问题上,众人就开始出现分歧。

    三代的意见是既然孩子有双方血统,那就两边都走动一下,住的话就住回她爷爷那边由千手家扶养,不过逢年过节的还是应该去宇智波上门拜访,小住几天也无所谓。

    三代的心思很明显,想借此修复村子和宇智波的关系,但长老团的三人对此却都持反对意见。

    团藏率先道:“猿飞你还是这么心软理想化,宇智波对村子心存不满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居然指望这样就能消除芥蒂,别到时候好心办坏事,反而制造出一个对村子产生威胁的存在。”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宇智波和村子间关系微妙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而如今长老团均是二代的学生,多少受到二代的观念影响,事关宇智波时一向是怀以最大恶意进行揣测。

    因此当团藏把潜在威胁一说时,另外两人都不禁眉头紧锁。

    “确实,万一在那孩子还没染上火的意志前,就先被灌输上奇怪思想,那就麻烦了。”水户门炎神色凝重道,“这件事最好暂时不要让村里的宇智波知道。”

    转寝小春沉吟片刻,也表示:“在孩子年纪尚幼阶段,我不赞成她和宇智波有过多接触。”

    面对长老团的一致不赞同,最后三代看向纲手。

    “纲手,你觉得呢?”

    纲手正在犹疑,虽然她倾向老师那边,但也不得不承认,藻月年龄还太小了点,是非观未明正是容易被外界影响的阶段。

    “我觉得如果想让她对村子产生归属感,继承火的意志,就不能一直待在千手族地里,只有经常与村民们接触,真正感受木叶的美好之处,才会容易热爱上这里。只要有了强烈的认同感,即便有人唆摆,也不会动摇立场。”

    三代最后综合各方立场,给出一个中庸的方案:“那就先让那孩子回千手族地,宇智波那边等她大点时再带去拜访,但也不需要特意隔离不让接触。以及调查一下建村后宇智波一族有哪些失踪女性。”

    “就这么办吧。”转寝小春赞成了这个方案。

    水户门炎也没再提出异议。

    团藏似乎仍然不大满意,但长老团另外两人都已同意,他就算再提出异议也无用,因此沉着脸没说话。

    在即将散会的时候,转寝小春突然提起个老话题:“纲手,你真的不打算继任火影的位置吗?你明知道你是最合适的。”

    纲手愣了愣,很快回道:“咳,现在爷爷的孙女不止我一个了,老师他身体还很硬朗,我想他还能在岗位上待十几年,把藻月培养成下一代火影应该不成问题,是吧?”

    说着,纲手向三代使眼色。

    团藏闻言当即不爽道:“她还是个宇智波。”

    “这不是更好吗。”纲手假装没懂团藏话里的意思,“让拥有宇智波血统同时又是爷爷孙女的她当火影,对于修复宇智波和村子的关系再好不过了。”

    “嚯嚯嚯嚯,说不定那孩子将来真的会成为一位伟大的影。”在团藏想要再度发难之际,三代突然大笑道,“好了,你先带她回千手族地吧,在楼顶上等了这么久小孩子该待不住了。”

    于是这场讨论暂告一段落,纲手和自来也相继走出办公室,只剩下各抱想法的木叶高层们。

    至于木叶高层们接下来的内部讨论,因为离开了办公大楼去千手族地,所以藻月就没法再继续偷听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