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天上学怎么样?没被同学欺负吧?”

    “学校里环境还适应不?”

    藻月放学后一回到千手家,马上就被一众关心她的老人们给围个水泄不通。

    要是不知情的情况下,听老人们的话估计还以为学校是什么水深火热的地方,不过其实只是太久没带小孩的老人们,面对小孩子第一天上学一时间关心则乱而已。

    面对众人的关怀,藻月咧嘴笑着先是一一回应了他们的关心。表示自己在学校没挨饿受冻没被欺负,老师同学都很好,学校很有趣以后,就坦言了自己因为好奇某位上忍是否秃头,作死的去拿掉对方头巾,所以被罚站的事。

    不过如她所料的,没人说她什么,相反千手家的一位老爷子抚掌大笑道:“哈哈哈!有出息啊!上学第一天就罚站,这事连你舅舅们都没试过!”

    “……”

    隐藏在附近负责暗中保护的某名暗部人员闻言,面具下的嘴角抽了抽。

    他敢保证藻月这么个小女孩能调皮捣蛋出男孩子都达不到的高度,和这些老人们的娇宠绝对脱不了关系!

    不过好在她的皮只是皮在喜欢做些沙雕行为。话说回头,这种身上能同时存在天才和笨蛋两种特质的人他也还是头一回见到。

    从资质和学习速度上,藻月确实是不折不扣的天才,从三岁被接回木叶,只用了两年时间就已经完成所有训练,达到能从忍者学校毕业的水平,为此三代和千手家商量让她提前上学。但同时她又确实是个笨蛋,想想这小孩训练外的时间都干了什么:和猫打架、没事逗鹅反被鹅追、在泥潭玩蹦迪……

    都是些说出来让人哭笑不得的事,她好像特别喜欢为了验证自己一时间的突发奇想,就马上去进行实践,尽管在旁人看来都是没什么意义的行为,可这小孩却特别乐在其中。

    而且不得不承认,在暗部的诸多任务中,负责暗中保护这小姑娘的安全算是难得有趣并且让人感到欢乐的任务。按同僚的话来说,大概就是这女孩每天都有层出不穷的新鲜想法,让人好奇她今天又能干出什么事来。以至于这个任务也成了暗部里最抢手的任务。

    想到这里,银白色头发的暗部上忍不由的想起今天观察到小姑娘上课期间摸鱼,偷偷在桌底下拿苦无把铅笔雕成小人,然后在抽屉里撘景演起话剧自娱自乐。

    因为无聊,暗部上忍也顺便当起了话剧观众,结果发现剧情……还挺曲折离奇的。

    铅笔一号登场,是根普通铅笔,它走在路上这时另一根铅笔,铅笔二号也出场了,这根铅笔外面套了纸壳,貌似等级高点,两根铅笔相遇,哦看来是一见钟情了。

    可惜没多久铅笔三号,头上套着纸帽看起来是铅笔二号家人的铅笔出场,两支铅笔被迫分开,铅笔二号和橡皮一号结婚。

    而铅笔一号,铅笔一号居然倒下了,旁边有个削笔器,难道是铅笔三号买凶杀笔吗?

    什么鬼!暗部上忍开始跟不上剧情节奏,然后看到铅笔一号它躺的地方好像格外明亮……咦?

    暗部上忍发现TMD居然还有打光,然后他注意了一下课室天花板,才发现藻月不知道什么时候在上面挂了面小镜子,用来反射外面的阳光充当舞台聚光灯。

    卡卡西:“……”

    还真是个鬼才。

    可惜随着老师巡堂,小姑娘不得不终止她的舞台剧演出,只见在老师开始在课室走动之际,她就动作迅速的把手上铅笔往抽屉里面一扔,然后从抽屉下方抽出一块板……哟!原来上面画着仿真度极高的正常抽屉情景,藻月就把这将现在的抽屉严严实实的挡住,让真正抽屉里的布景避过了老师的巡堂。

    之后由于老师在课室里频繁的走动,藻月开始变得老实,和卡卡西一样惋惜没了后续的还有坐在藻月后方的几个同班同学。

    ……

    看着藻月进入千手族地,今天的任务也暂告一段落。

    而另一方面,宇智波族地那边。

    “我回来了。”

    鼬进屋后,放下书包第一件事便是去看他那两岁大的弟弟佐助。

    看见正安安静静坐在地上玩玩具的弟弟佐助,白嫩的包子脸让这位哥哥瞬间整颗心就软了。

    尤其是今天遇到令他心累的藻月后,鼬再次深切感受到他弟弟是多么乖巧可爱。

    “哥哥!”发现大哥回来,佐助立马放下手里的玩具,一边奶声奶气地喊道并蹬着小短腿朝鼬跑来。

    鼬见此更是被萌得心都要化了,温柔地抱起弟弟后,厨房传来母亲的声音。

    “鼬,客厅里有三色丸子哦。”

    陪弟弟玩了一会儿,顺便答应周末放假会带他去训练场教他投掷苦无,宇智波鼬便来到客厅,在这里他见到正坐在客厅看报纸父亲宇智波富岳。

    问候过后,鼬留意了一下父亲的神色,果然无异色,看来确实如藻月所说,老师没把事情通知给家长。

    鼬想了想,还是稍微提及今天与藻月短暂接触的事:“父亲,今天我见到了藻月,她提前上学了。”

    “哦,住在千手的那个。”宇智波富岳皱了皱眉,有些冷淡地说,“见到她打声招呼就够了,别说太多事。”

    从父亲那似乎不喜他和藻月过多接触的态度中,鼬察觉到他们一族和村子的关系恐怕比他预想中更加紧张。

    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吃完桌上的三色丸子后,他说:“我去训练场了。”

    然后离开了家里。

    鼬在训练场闷头向靶子投掷武器,直到忍具包空了才暂停下来。

    “听说你今天被罚站了。”

    身后突然冒出的声音让鼬回过头去,随即他好像显得精神了点:“止水。”

    出现的人是刚从根部回来的宇智波止水,对方同时也是鼬在族里少数理念一致能谈得来的挚友。

    “典礼后回课室时碰见藻月,然后莫名其妙的就被她拉进她的恶作剧里。”

    鼬有些无奈的说道,在止水面前他显得鲜活不少,情绪也变得明显。

    听到藻月的名字,止水就笑了:“哈哈哈哈哈,对你来说和她交流一定让你很头疼吧,毕竟那孩子思维很跳脱,和宇智波不是同一类。”

    鼬困窘地点点头,承认道:“没错,她有时候说话会没头没脑的,完全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不过说着,鼬顿了顿,好像突然陷入某种思考,过了会儿他以认真的口吻总结道:“但在和她相处的时候,好像什么都不用想,只要跟着她去做就对了,让人感觉很轻松很自由,仿佛身上没有任何束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