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佐助已经动心, 藻月叉着腰一本正经地说起:“而且跳水也不是件简单的事啊, 知道什么叫作用力、表面张力、终末速度不?”

    佐助被她扔出的一堆名词给弄晕了脑袋,只剩下茫然的摇头。

    “就是你高空落水的话, 由于重力加速度落水时会产生作用力,水体表面会变得像钢板一样, 人体掉下去就是啪叽的碎成肉饼了。不止是高空, 如果落水姿势不正确, 十米的高度都能让人重伤。”

    佐助这下懂了,反正就是没掌握正确技巧的话, 就算是几米的高度跳水也会有危险性。

    “所以我现在教你怎么正确跳水。”

    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被藻月给套路了的佐助小朋友,开始认真看她示范。

    然后在她示范完后没多想就跟着跳下水了。

    训练场另一边的其他宇智波一族小孩们惊呆了, 卧槽!发生了什么,那个是族长家的小儿子吧?怎么也跟着做这种蠢事了?!

    如果说原本还有点矜持, 但在被藻月唬住一时头脑发热跟着跳水后, 说到底还是个小孩,很快就忘了自己最初时顾及身份什么的, 被藻月领着潜水摸虾捉蟹, 连刚才学跳水的幌子也扔一边。

    藻月弄出个小木桶,带着佐助把摸到的虾蟹泥螺都给扔里头。

    而那边的其他小孩们这下是彻底傻眼, 本来还心里为对方开脱, 是不是被那个被千手家同化了的女孩给骗了。结果后面看见族长家的小儿子是真的和对方一起玩,终于有些看不过眼。

    要知道他们可是精致的宇智波啊!怎么可以搞得和外面那群只会流鼻涕小孩子一样!

    没多久, 藻月就注意到有几个小孩来到岸边。

    不等对方开口质问,藻月就抢先问道:“要一起来捞鱼吗?”

    原本准备说话的男生重点被转移, 立马改了要说的话,不爽道:“谁要干这么蠢的事啊!”

    藻月歪了歪头,忽然用有些微妙的语气说:“看来你们连下河捞鱼都没干过啊……”

    明明应该是他们鄙视对方居然干这么粗俗的事,可是听她的语气,怎么好像反过来,可怜的是连下河游泳摸鱼都没干过的他们呢?

    “谁、谁会稀罕干这种事!而且你长着宇智波的样子,好歹也注意行为别丢了我们一族的形象啊!”

    佐助在其他族人过来后,随即意识到自己刚才居然被煽动真跟着胡闹,此时有些不安。

    藻月听到这话,表情突然严肃起来,说:“藻月是藻月,千手也好宇智波也好都只是外界给予的标签,而不是我自己。”

    在场的小孩不知道听懂了多少,只是一时间现场陷入沉默,而面对这份沉默,还年幼一直被家人保护得很好的佐助有些紧张的不知所措。

    “所以你们失去了很多乐趣,小小年纪跟老头似的没活力。”不过好在,沉默没持续太久,藻月就突然不甘示弱的直接吐槽道,仿佛刚才那认真的样子是错觉。

    最后,藻月又来了句故意刺激人的话:“说这么多,还不是因为怕被大人骂所以不敢嘛。”

    愣住的小孩们回过神来,听到她这么句话后,有性格稍微冲动点的,就立马回嘴了:“谁不敢啊!”

    然后在藻月挑衅的目光下,终于一时激动的下了水。

    啧,果然就算装得再老成本质依然还是小孩。

    人都有从众心理,一个开了头后面的其他人心理压力就小了。

    于是没多久,在藻月的话语带动下,一个两个全跟着跳下水来。

    ……

    刚结束暗部工作回到家的鼬,发现今天居然没看见弟弟在家等自己,然后听母亲一说,才知道藻月今天居然过来了,还带着佐助去训练场,鼬心里有种不大好的预感。

    带着这份不妙的预感,鼬赶紧到训练场。@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结果来到后,他看见的是平时一向注重形象爱惜干净的宇智波小鬼们,现在居然正挽起裤脚地在池塘边泼水玩,而在岸边,鼬捕捉到弟弟的身影,只见佐助挽着木桶蹲在地上,正在挖淤泥下的小螃蟹。@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鼬:“……”

    他是不是回来的方式不太对???

    几乎怀疑自己是不是中幻术的鼬吓得赶紧用写轮眼检查一遍,然后发觉,还真不是他中了幻术或者眼睛出问题。

    “鼬仔!!!”

    而这时,耳边传来了那个让他有些头疼的熟悉声音。

    鼬几乎不用想都能猜到,肯定是藻月带的头,并且成功的带歪了这群平时清高自傲族人小孩的画风。

    回过头去,不出所料的,入目所看见的就是藻月顶着满是泥的大花脸。@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即便有一定心理准备,鼬还是有种被嗝住的感觉,“你怎么……搞成这个样子?”

    “之前这群小鬼不服气,我先和他们单挑,把他们一个个揍趴按地上。然后说给他们个报仇机会,咱们互相砸淤泥,看谁中招最多。”说着,藻月得意地表示,“你放心,今天我有自带衣服替换,不用麻烦你!”

    “……”鼬一时间不知道是不是还得顺便夸夸她?无奈道,“不过他们应该打不中你的吧?”

    “那当然,这是自己摔的。”藻月一点都没有不好意思。

    鼬:“……”

    最后不知道带着什么心情,把藻月和佐助领回来时,他们母亲听见动静刚好出来玄关。

    然后宇智波美琴当场呆住了,差点没认出这个泥娃娃是自己的小儿子。

    佐助紧张的握住拳头,刚才训练场的池塘边上,因为后来其他族人小孩也跟着下来玩了,所以他也就彻底放宽了心,加上小孩子贪玩的天性,在藻月的带领下渐渐的不再顾忌干不干净什么的了。

    结果在哥哥来带他们回家,快到家门口时,想起接下来要面对大人他才开始怕了。

    好在他们的母亲很有素养,只是被惊到了而已,很快在回过神来后,温和地说:“快去换衣服,等你父亲下班回来看见就不得了了。”

    显然,宇智波富岳身为父亲在家庭里还是挺有威严的。

    一听这话,佐助赶紧冲进浴室洗澡。

    可惜并不是每个妈都像宇智波美琴这么宠溺孩子。

    于是这一天,有好几家成功上演了男女双打的情景。

    尽管回家被父母教训了,但还是仿佛被点亮了什么新属性似的。

    在藻月接下来的几次到访里,她身边总能拉上七八个差不多年纪的小孩陪她胡闹。而鼬也注意到,族里的小孩们开始不再是总端着学大人的模样,私下也开始会玩些外面小孩玩的游戏。

    所幸在这不久后,藻月在村里收了个小弟,她往宇智波族地跑的频率就变小了。

    不然再这么下去,鼬估计藻月再来时可能有时候就会遇到被拦着不让进的情况了。

    至于她最近收的那个小弟……鼬皱起眉头。

    那大概是三天前的事。

    这天放学后,藻月站在学校门口发愣,好像在思考什么。

    然后很快的,鼬看见她捡起一块小石头,随手往前抛,在石头停下后,她就走到石头的位置,将它捡起再继续往前抛这样重复的举动。

    看来她今天是想玩跟石头走的游戏。

    不过石头落地的方向并非每次都能预料到,因为有时抛出去后会撞上电线杆、树木、箱子之类的障碍物,所以改变了方向。

    于是这样一路的,藻月走到了街上。当她又一次抛出石头时,这回石头却是扔中了前面的一个小男孩。

    藻月第一反应是抿嘴,觉得:糟糕!砸到人了。

    结果那个小孩只是挠挠头,没什么反应的就继续往前走了。

    鼬已经认出那个不小心被扔到的小孩是九尾人柱力,因为当年九尾袭村的事,所以导致村里人将对九尾的反感也加注在这个小孩身上。

    他应该已经习惯被周围的人无视甚至恶意对待了,可是,现在是藻月无意间扔到他。

    果然,发现对方居然没回头追究是谁砸的时候,藻月反而是不爽了。

    “你为什么不回头看啊?”

    藻月暂停了她的自娱自乐游戏,三步并作两步的直接拦在鸣人面前。

    “刚刚我不小心扔石头扔到你了,本来想和你道歉,但你为什么不回头啊?发现被东西砸到不是应该看是谁扔的吗?”

    不是故意扔他的吗?鸣人还没搞清状况,迷惑不解地看着眼前好像在生气的小姐姐。

    见对方不在状态的样子,藻月心想大概是这个小孩比较迟钝吧,于是泄了气,说:“算了,我想说对不起而已,如果痛的话可以给你揉揉。”

    鸣人这时才开始明白,原来对方真不是像之前其他小孩子那样故意用小石头扔他的,而且对方也不像其他人一样,好像当他是什么脏东西避之不及。

    抱着某种期待,鸣人小心翼翼开口问道:“那个……姐姐你为什么要扔石头啊?”

    藻月随口道:“我想看看石头带我去哪里,你要跟着一起来吗?”

    “可以吗!”想不到对方一下子就邀请自己,之前想和其他小孩玩却总是被远离和嫌弃的鸣人突然精神了。

    “为什么不可以?”藻月觉得对方好像在问什么奇怪问题,“我是藻月,你呢?”

    “我叫漩涡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