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研究表明, 咀嚼能使大脑中让人感觉愉悦的化学物质血清素的分泌量增加, 同时分享食物的行为也使人潜意识中提高了倾诉欲,变得容易沟通,因此将棘手问题放在饭局上讨论往往能提高协商的成功率。

    当场催生把小麦磨粉和面,土遁造了个陶罐, 然后生火烧水, 水开后藻月一手拿面团一手拿苦无把面一片片削到锅里,没多久三碗刀削面就做好了。

    鼬看她动作娴熟, 显然经验丰富平时没少在户外开小灶。

    三人在河边吃完面, 藻月就开始问他们两个,如果她今天没出村碰上这事, 按照他们原本的思路究竟会打算如何处理这事。

    不是她多心什么的,实在是怕了宇智波的脑回路,关键时候如果又突然有坑, 她就真的是想爆粗了,所以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得先摸清楚他们想法。

    止水此时平静了下来, 加上刚才已经挑明了所以倒也坦荡,直接就全盘托出原先的想法:“发现族人决定在近日秘密集会里商定反叛时, 我原本打算用别天神控制宇智波富岳以阻止事态发展,但在告诉团藏后就遭到他的突然袭击, 还被他夺走了一只眼睛。认清他真面目后, 我意识到别天神的力量不能让这样的人掌握,另一只眼睛绝对不能再落入他手里, 所以用尽全力摆脱追杀,但之后心里很迷茫,所以我想将剩余的眼睛交给鼬,希望他能让剩余的眼睛发挥最大价值,至于我的话……既然一切都搞砸了,我活在世上也失去意义。”

    “……”

    藻月瞟了眼鼬,可怜的娃,又被吓到了,看这眼睛都红了。不过还是得问他:“如果真按最坏打算发展,止水死了你打算怎么办?”

    鼬认真设想了一下情形,顿时眉头紧锁,心神不宁的样子,事态发展显然超出他想象,才离开半个多月就一下子变天了不止,更没想到挚友。

    思考了很久,他才终于回道:“我大概会找三代交涉,如果宇智波一族真的决定造反,为了保证村里安定不得不在事发前将其连根拔起处理掉的话,起码让我来动手,这份罪孽就由我来承担。然后以此希望三代能保下佐助。”

    说到这里,鼬的神情有所缓和:“佐助他不需要知道太多,即使会被他憎恨一辈子,但只要他能在村里堂堂正正活下去就够了。”

    显然,是打算隐瞒灭族的真正原因,自己背起灭族的锅。

    “……”

    藻月听完后,彻底服气了,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他俩好。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想了想,她还是向他们分析道:“这件事不能全指望三代,三代固然是重情重义,但同时这也是他最大缺点,意味着该断不断,在身边的人犯下错误无法在做到铁面无私公正处理,对于领导者而言这是最忌讳的事。”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重情重义的人作为朋友固然是可靠,但是当领导显然不是光靠人品好就行的,还需要有保持立场的强硬态度,在亲戚朋友犯下错误时,依然能秉公执法不徇私的心。

    否则的话,如果在第一次犯错时没能及时惩处起杀鸡儆猴的作用,相比起让对方感激你的宽宏大量,更大可能是对方意识到不会付出代价继而得寸进尺,从此养大了胃口,而其他人或许原本没有私心,但见有人犯错后不会有惩处,便渐渐也变得肆无忌惮。到最后,领导者对下失去威严,空有名头实际早已管不住下属。

    “要解决宇智波的造反问题不难,那群老头说白就是日子太舒坦了,将带头搞事的控制住,剩余人员要分散管理进行思想教育,而且不能再让他们窝在族地。”藻月顺便对鼬吐槽道,“你爸富岳他就是太讲究面子,做事不够果断,要是他刚上任时就雷厉风行将内部权力收归自身所有,你们那群长老绝对不敢逼逼这么多,而且他也有些不切实际的想法,否则应该一开始就态度明确的拒绝那群长老提议。”

    如果富岳有斑一半的魄力,也就不会明明是族长还被族里那群长老捆绑权力。

    鼬:“……”

    不得不承认,他父亲摇摆不定的态度确实是助长了长老们的气焰。

    “现在这件事关键是要逼迫木叶高层去处理团藏,必须要把团藏拉下台,否则就算这次的坎顺利迈过去了,只要他还在高层,就还会找机会再次整你。”

    团藏习惯用阴谋,但阴谋注定只能在暗地里使,所以当事情都摊在台面上时,他就无从下手了。

    而很不巧,藻月一向擅长打造适合自己生存的环境空间,并通过因势利导的手段去顺势而为。

    就好比如今这次她冒险外出,原本在高层们态度出现摇摆,对她进行重新考量的期间,她是不应该做这种出格的事。但她在半个月前就各种打听鼬的回来时间,加上她和鼬平时关系也确实不错,就算她今天出来被知道了,其他人也不会觉得意外,反而会有种早知道她会这么干的无奈感叹。@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当然了,藻月原本想从村里出来也没这么容易,这还得多得团藏。藻月笃定团藏无法放过这个能杀她的机会,事实证明她也算对了。

    团藏明知道藻月在算计自己,结果到头来还是调开人员变相协助了藻月出村,因为大好机会在眼前他没法放过,当然,其中也有他的自负,觉得一个小女孩怎么都不可能从“根”部这么多成员的围堵追杀中活下来。

    “高层打算培养我当五代的话,那为了不让我对木叶产生芥蒂,这次他们决定是否动手前肯定会咨询下我的意见。”

    为了避免他们会自作主张,藻月向两人详细解说当中各环节:“我要让团藏知道我有其他解决手段,让他知道如果事情按照正常发展,无法走向他希望的那一步,然后使他选择铤而走险。以他的性格肯定不会给宇智波平安度过的机会,所以他十有八九会在村子最终的决定出来前对宇智波先斩后奏。然后我们要在他动手时让高层及时插手,否则过后以三代的性格,即便恼火团藏自作主张,但最多只会解散“根”部,而宇智波死还是死了。”

    止水已经明白藻月的意思,是要把团藏当场人赃并获,这样才有理由把他弹劾下来了。

    不过藻月有件事没说,鉴于宇智波平时村里人缘不怎么好,所以她打算再添上自己作为砝码。其实要木叶高层处理团藏,不能光指望他们高层内部,以他们间的交情最后八成会变成高高拿起轻轻放下,想把团藏彻底从木叶高层队伍里踢出去,解除他手头上所有权力,这事还得外界施压,而这个外界压力……千手就很合适了,反正关键时刻她还有黑泥当底牌。

    当然了,这点就不好告诉对面两个了,否则肯定不同意她这么干,那就达不到应有效果了。

    心里这么盘算着后,她就对止水道:“这几天你先别出现,就让团藏相信你是死了。等他动手在即你就直接闯高层办公室,狼狈点卖个惨,动静闹大点,会哭的孩子才有糖吃,迫使三代和剩下两名长老出手干预。”

    伴随着她的讲解,止水和鼬两人顿时思路也豁然开朗。

    “好了,暂时就这样,鼬仔你回去后盯着自家动静,你照样去找三代交涉也无所谓,但要学会利用身为小孩的优势,三代心肠软,你适当卖惨也能影响他偏向选择我提出的方案。”

    ……

    正如藻月所料的那样,那天河边商议完,和鼬一起回到村里后的第二天,就有暗部的人传口信让她去火影办公室。

    “三代爷爷!”和平时一样,藻月进到办公室就欢快地向三代打招呼。

    看见脸上洋溢着笑容,元气满满的藻月,三代也不禁失笑的摇摇头道:“听说你昨天溜出去等鼬了,弄得暗部的人发现不见了你时可是吓得够呛的。”

    藻月吐了吐舌头,然后抱怨说:“人家很久没见鼬仔嘛,而且佐助他们也不出来玩,本来还约了一起研究搓火球的。”

    闻言,三代的表情变得认真严肃:“藻月,有件事我希望能听听你的意见。”

    或许是意识到他要说重要的事,藻月也摆出端正的样子。

    “你在村里这么久,应该也发现了,宇智波一族和村里的关系并不亲密,甚至有些疏离。”三代开始将宇智波和木叶的问题向藻月坦言,“因为一些历史原因,宇智波和木叶间存在矛盾,而最近一段时间,这个矛盾有升级的趋势。”

    藻月眨了眨眼,直接开门见山道:“三代爷爷,你是想说宇智波一族打算造反吗?”

    “……没错。”见藻月这么快就明白,三代确信她并非什么都不懂,也让三代确定了她过去两年里的作为,是希望能够改变年轻人的态度,只可惜没能等到那些小孩成长起来,让新观念替代掉旧观念,“我现在想听听你的意见。”

    只见藻月沉默一阵后,道:“教育为主,惩办为辅。”

    然后瞄了眼三代,三代示意她接着说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