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王凤仙一开始以为藻月是只夜兔幼崽。

    但后来打着打着就发现这他妈的不对啊, 夜兔一向是靠肉体力量, 什么时候点亮法系攻击技能了?而且夜兔也不会眼睛变红还有花纹,这花纹居然还能变的。夜王凤仙看出,在最后那下小鬼能突然跟得上他的动态,并将攻击化被动为主动, 和眼睛花纹的变化绝对有关系。

    然而率领春雨第七师团纵横星际几十年, 抢过数不清的星球、舰队,夜王凤仙印象里也没哪个种族是符合这个小鬼的特点。

    由于藻月表现出的高强战斗力, 让夜王凤仙升起了对她这一族的兴趣, 难道在宇宙中未知的角落里还存在第四个战斗种族?

    因为好奇,所以他就问了一下, 结果发现,这小鬼居然认为自己是人类!

    夜王凤仙不得不提醒她,虽然人类中有少数武士能有劈落舰艇的战斗力, 但真没人类具有喷火、召唤树木的特殊能力。

    看着小丫头也是一副后知后觉才意识到自己不是人类的事实,行吧,看样子八成是被不负责任的父母遗留在地球上, 然后被人类捡回去收养,结果以为自己是人类。

    啧啧啧, 这年头的小年轻,真是世风日下, 生完就不管。

    而藻月连续几场战斗下来, 体力已经消耗得差不多,没来得及细想自己是外星人的事, 肚子就发出一阵咕噜声。

    许久没活动手脚,加上碰上个有意思的小孩,此时心情不错的夜王凤仙变得好说话:“小鬼,想吃点什么?”

    “甜的!”藻月也不和他客气,看战斗风格就知道对方是大方爽快的人,加上看这的装修想必也不是个缺钱的主,直接下单点菜,“布丁、苹果派、泡芙、戚风蛋糕、芒果班戟……”

    夜王凤仙只是稍作示意,马上就出现几名身穿华美和服,长得赏心悦目的女人。

    她们有条不紊的迅速处理刚才战斗留下的痕迹,没多久,刚才还破烂不堪的一楼就变得焕然一新,仿佛先前被怪力砸出的坑洞都不曾出现过。

    随后这些艺术品般漂亮的女人们,又抬进桌子等物品,眨眼间,这里就布置成筵席场地。

    厉害了,这人员管理能力。

    藻月在一旁看着她们忙碌,期间她们没发出半点动静,如果不是现场看着变化,几乎是悄无声息的就收拾好了。心里默默感叹着,也由此可见老爷子在这里的震慑力。

    当场地重新布置好后,旁边一扇门打开,一辆餐车推了出来。

    在看见餐车的一刻,藻月瞬间两眼放光,无暇去想其他。因为上面摆满了她刚才点的甜品不说,后面还有个五层高的蛋糕。

    卧槽!真是太懂人心了!!

    事实上后厨只是按着夜兔的食量来安排。

    藻月对先前挨过几拳的不满立即全消,坐下后就迫不及待地以迅速又不破坏形象的动作,把蛋糕往嘴里塞,十分快速高效的消灭食物。

    而在她左右两边分别有盛装打扮的女人,不时给她递饮料,将空盘子拿开并递来新的盛满食物的盘子。

    可谓是服务得无微不至,让藻月有种仿佛置身天堂的错觉。加上连番战斗消耗了不少查克拉,十分需要食物来补充能力,干脆敞开肚皮,不到半小时就将送上来的两车食物给消灭得一干二净。

    夜王凤仙看到她这食量也很有亲切感,再想到不比神威那小兔崽子差的战斗天赋,有点舍不得浪费这好苗子,顿时便决定要让这小丫头认清自身不是地球人的事实,于是在她吃得差不多时就问道。

    “小丫头,你说你老爹维护世界和平,该不会是去攘夷吧?”

    攘夷?藻月第一反应是历史书上所记载的,发生在江户末期,因米国舰队到来以武力威胁要求日本开国而引发的攘夷战争。

    想了想,就搞非法对抗这事上来看双方性质也差不多。

    “差不多吧。”藻月含糊地回道。

    果然,夜王凤仙感觉他猜对了,这小崽子看样子就是被这年头没啥责任心小年轻生下来后抛弃在地球,因为外表和地球人高度相似,所以被人类当作普通弃婴捡回去养,后来发现她的战斗天赋便加以培养。

    “那你现在知道自己不是人类了,回到地上后还打算帮着他们做事?”m.17kxsw.com

    回到自己疑似外星人的话题,藻月虽然知道自己那里忍者和普通人实力悬殊得不像一个物种,但突然从奇幻片跳转到科幻片,她一时间还是有点不大适应啊!语气有些犹疑道:“我真的不是人类吗?”

    然后她眼前马上出现个3D人形投影,旁边还有一溜的数值和大段名词解释。

    噫!科技水平挺高啊,藻月心想,不过那团马赛克是咋回事?

    看着裆部那团微妙的马赛克,没等她吐槽,就听到一道机械女音进行环绕声播报。

    “人类,是地球生态系统中由生物进化而产生出的一种智慧生物,拥有23对染色体,其中根据线粒体DNA检测发现,人类与黑猩猩、大猩猩、猩猩具有很强同源性……”

    被从生物学角度再到哲学角度重新进行了一次科普的藻月,这下不得不接受自己已经不是曾经认知里的地球人类,并相信自己是个外星人了。

    见藻月陷入沉思,夜王凤仙就趁机提出道:“小鬼,我看你资质不错,要不要当我徒弟啊?”

    虽说能得到强者指点的机会难得,藻月也不大想错过,但她有觉得自己不会在这个世界逗留太久,如果拜师了没几天就跑路回老家会不会有点不大好?藻月稍微矜持了一下。

    然而接下来夜王凤仙直接放言道:“当了我徒弟今后你在吉原就可以横着走,想吃什么就吃什么,老子死了你有能力这地方就归你。”

    总结下来就是管饱管住遗产有份,原本动摇的藻月一听,当下抛弃节操,喊道:“师父!”

    接着立马顺杆往上爬,灿烂地笑道:“那我的拜师礼物呢?”

    比神威那小鬼鸡贼多了!夜王凤仙心想,不过看在她态度比神威好很多的份上,加上他以后和老对手神晃聊天终于能掰回一局了,不用每次都被他单方面炫耀自己有女儿。

    没多久,藻月面前就摆了把黑色的伞,乍眼一看平平无奇。

    夜王凤仙没忘顺便施恩道:“夜兔的伞从来不离身,是武器也是象征,小鬼,你可是夜兔外第一个拿到伞的人。”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听他这么说藻月尝试拿了下,发现这把伞重量不轻还十分厚重坠手就知道材质不简单了,如果力气小点都未必拿得起,但对于藻月而言只是用了片刻功夫就适应了这重量。而且挥舞了一下后,发现还挺顺手的,把这当自己今后的武器似乎不错。

    “谢谢师父。”藻月卖口乖道。

    吃饱了,也讨到好处了,藻月就想上地面看看外面是什么情况。

    刚才听夜王提到攘夷这词让她有点在意,加上这里的建筑和旧时日本一致,还有街上大部分的人都穿着规整和服,难不成这里还真是江户末年的日本?但这群外星人又怎么回事?

    她觉得很有必要上地面去调查一下。

    听她说要回地面逛逛,夜王凤仙也没阻拦她,直接就给她指路告诉怎么坐电梯上去。

    没多久,藻月就来到了地面。

    外面这会儿刚好是下午一两点,太阳正大的时候,藻月便干脆撑着伞走了。然后她很快就发觉路人看见她都立马老远就避让,再想到刚来时被她一脚踢断腿的狼人不知误会了什么突然的惊恐,大概察觉到夜兔估计是个名声凶残的种族。

    走了一段路后,她突然想起刚认的便宜师父说过伞是夜兔的武器,而刚才夜王和她过招时只是单纯拳脚对抗,都没见他把伞拿出来。卧槽!原来那种程度的战斗对那个老头而言还真只是随便过两招啊!这下子藻月终于后知后觉的意识到夜兔的战斗力了。

    不过她没来得及对自己初生牛犊不怕虎的作死精神酝酿出什么深刻感慨,一家书店就进了她视线,藻月眼睛一亮就赶紧进去,并第一时间直奔历史类书籍区,开始翻看起近代史和书店里的期刊报纸。

    一小时后,藻月表情微妙,内心复杂。

    这里是地球没错,这国家也叫日本没错,只是在江户末年原本历史上的米国黑船事件,却成了外星人飞船降落地球。

    由此这个世界的历史进程和她上辈子认知的历史有了区别,而她记忆中的“新选组”变成了“真选组”,“安政大狱”成了“宽政大狱”,“吉田松阴”成了“吉田松阳”……

    外星人,也就是这里书上所称的天人,他们的到来在对地球造成入侵和掠夺之余,带来的外星文明也一下子推进了地球科技的发展。虽然现在时间点还是江户时期,但科技水平已经追上甚至超过藻月上辈子生活的社会了。

    放下手里的历史书后,正准备出书店的藻月脑海里突然灵光一闪,视线转向书店另一侧那一系列数理化科技类书籍。

    这次穿越真是妙啊!她突然想到要怎么拔高老家的科技水平了,这不就是现成的参考资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