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之后, 吉田松阳仍然继续对藻月进行教学, 不过和以往单纯学政史不同, 现在则变成是听松阳对忍者大陆那边格局的分析,以及针对不同国家的可用策略。

    尽管惦记着松阳先前那疑似命不久矣的话, 但对方口风太严压根不愿透露,藻月也没法了解太多。唯一又得知的新信息就是,原来她除了骸外还有三个师兄,其中有两人的名字让她倍感熟悉——高杉晋助、桂小太郎。

    藻月第一时间就对应起上辈子历史书上的高杉晋作和桂小五郎。

    后者暂且放一边, 高杉和新选组那伙人在乙女漫、乙女游戏里出镜率可是相当高的啊!

    因为松阳很靠谱, 骸又面瘫无口感觉很正常, 再加上受前世认知的影响,所以让藻月一度先入为主的认为……她的师兄们也是帅气可靠的画风。

    这个天真的想法,直到十多年后再次来到这个星球时, 面对输到只剩裤衩站在街边还从动淡定抠鼻屎的天然卷,以及跑得和蟑螂一样快的长发男,还有身高不过@%#&+……她一直以来的美好构想才轰然倒塌彻底幻灭。

    ……

    临行前的一天,藻月告诉夜王自己找到回老家的方法。

    夜王凤仙对藻月说要回老家没怎么多想,在他看来大概就是小崽子发现自己不是人类了, 所以想去找回真正的同族而已。

    至于她去多久什么时候回来这些话是压根没问, 只表示如果下次再见面时发现她实力没提升太多,他就会亲自清理门户, 他不希望顶着夜王徒弟名头的是个弱者。

    夜王这样随性的态度倒是让藻月觉得松口气, 这段时间在吉原吃好住好,虽说师徒间交流少, 但自己是切实收了不少好处。要是对方表现出不舍的话,她也会愧疚不安。

    现在这样反而让她没了心理负担,某方面而言藻月还是挺喜欢这种干脆利落的态度。

    当日早上,藻月来到黄龙门神社。

    过去龙穴上方的神社主殿已经由于天人的到来被推平,然后盖起了一栋直插云霄的中枢塔。

    附近可以看到大量通过中枢塔来到地球的天人,同时也有许多安检口,街道也更加具有未来科技感。

    藻月来到周边正准备找那口遗留的井时,突然前方路口出现一个外表看来和她差不多大,同样打着伞,橙发蓝色眼睛皮肤透白的男孩子。

    “听说混账老头最近一段时间又收了个徒弟啊。”

    因为对方长着张极具欺骗性质的乖巧娃娃脸,加上带着笑容说话,所以就给了人一种友善的印象。

    结果藻月还在猜测这是不是就夜王提过的神威时,对方就突然疾步向前,手成掏心之势直冲她要害袭来。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

    本能危机感让藻月立马就回手防御,也多亏这段时间每天都跟夜王对打练手,安逸了这么多天身手没生疏之余体术还进步了不少。

    当下一手捉住对方手腕,另一手以手肘击向肋骨。

    然而对方的反应速度也很快,不顾硬凹手腕可能会折的风险,直接就整个人强行方向一转,紧接着朝藻月背后拦腰飞踢。

    藻月不得不松开捉住手腕的手进行回防,几个来回之后,双方稍微拉开段距离。

    很好,她可以确定这个臭小子就是夜王的另一个徒弟了,那个被老头吐槽为没大没小,目无尊长的神威。

    在藻月对他进行重新审视的同时,神威脸上的笑意也变得更加明显。

    前段时间凤仙那老头突然联络他,一通话后就听到老头中气十足地吼道,说自己新收了个徒弟,比他这个叛逆小鬼要听话多了,而且资质还不比他差!

    那些多余的形容直接被耳朵过滤掉,神威只注意到夜王说,那是个战斗天赋不比他差的小孩。

    这让一向喜欢挑战强者的神威顿时产生极大的兴趣,可惜后来一看凤仙发来的照片,是个女的,立马兴致大减。

    因为在他看来,女性常常出于一些无意义的心态,导致在战斗中心慈手软。所以相比起在战场上发挥作用,作为母体生下优秀后代的意义更大点。

    直到刚才的短暂交手后,藻月迅速地反应,丝毫没有说多余的话,才成功填补了他发现对方是女生时的遗憾。

    神威开始跃跃欲试。

    他带着天真无邪的笑容道:“你好啊小师妹,嗯…你应该比我小吧?算了,不管了,反正接下来我打算把你当正式对手来认真对待,希望你也能拿出同样的态度,不然的话可是会死的哦。”

    说完,神威立马再度出手。@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原本发现这里有人斗殴想上前阻止的巡警,在看见两边都带着伞穿斗篷时,立马变成惊恐疏散四周人群。

    不过周围路人的求生欲显然比巡警想象中要强多了,早在他们刚才交手的一刻就四散而逃。

    藻月看着瞬间空荡荡的街道:“……”

    就算对方是和自己一样大的小孩藻月也没敢小看,这段时间通过网络她获取了许多新的知识,也补充了关于这个世界的各种常识。

    已经对夜兔有了更深一层的了解,知道他们全体都是天生的战斗种族外,他们真正被其他外星种族所畏惧原因在于夜兔的嗜血性。这让他们对战斗中屠杀对手的行为根本没心理压力,只会越杀越勇,而且一旦大开杀戒就容易失去理智收不了手,哪怕自身已经破破烂烂生命濒危也无所谓。

    而现在藻月开始见识到这点了。

    这个小鬼还真的是想杀了她啊!虽然平时和夜王交手,自己不时会被对方揍趴,但本质上对方没动真格,只当活动手脚而已。

    神威就不是了,完全是奔着拿命来的,出手的每一下都是杀招。简直让人丝毫不敢有片刻心软放松,不得不打开写轮眼,以十二分精神去应对。

    而且面对这样不知分寸咄咄逼人的攻击方式,藻月也渐渐打出火气了,不自觉地下起重手。

    “砰——!”

    当最后两人都以全力拳头对冲上的一刻,到底还是能以查克拉强化身体的藻月略占上风,将对方整个人揍飞出去。

    看到神威的神威直飞出去连续撞穿了几面墙后才停下,然后被倒塌下的砖块埋住半天没反应,藻月心里咯噔了一下,暗道:卧槽!该不会把人打成半死不活了吧?!

    心虚了一下,但很快就甩甩头收回同情心。不对!明明是这个臭小子找茬在先,她这是正当防御。

    刚这么想完,砖块堆下有了动静,神威从底下爬出,像个没事的人似的拍了拍衣服,看那架势还想再打。

    就算是藻月也不得不佩服夜兔这痊愈能力,换其他人这会儿不成肉饼也全身粉碎性骨折,结果对方之前静了两三分钟,就原地满血爬起来了。

    在藻月考虑着这回要先发制人时,旁边出现一个大叔模样的人,一把摁住神威的头。

    “喂喂,神威你差不多该够了啊!”

    在神威的不满眼神下,这个大叔模样的男人又来到藻月面前。

    只见他拿出张表格,忽然语气变得极为热诚道:“这位就是藻月小姐吧?能透露一下你的种族吗?目前有没有心仪对象?如果没有的话,那有幻想过未来和什么类型的男性结婚吗?我这里有夜兔族所有未婚青年的名单,你要不要考虑看看觉得哪个顺眼?或者你觉得神威怎么样?”

    “……”

    饶是一向擅长插科打诨的藻月,这时也懵逼了。

    这人是什么鬼!她才多大啊,一上来就给她做婚姻介绍??

    神威对此发展毫不意外,阿伏兔就是这个样子,一天到晚关心族群数量,看到基因潜力好的种族就想着给自家人牵线搭桥,美曰其名是提升后代质量。

    打完一架刚好肚子饿了,于是神威也没打招呼便自行离开。

    至于藻月则面无表情的把阿伏兔递上来的名册推回去,棒读道:“谢谢关心,不必了,事业未成,何以为家,而且结婚这么大的事还是需要先请示长辈。”

    “嗳……”阿伏兔一脸遗憾,“都这个年代了还要遵守父母之命,你家里也太不开化了吧!”

    藻月:“……”

    尽管藻月表现出不感兴趣的样子,但阿伏兔还是不死心的塞了张名片给她,并唠叨道:“你要是将来事业有成但年纪大了找不到对象的话,可以来联系我啊!我叫阿伏兔,绝对可以替你找个对象,这么好的基因不能浪费了……”

    藻月:“……”

    说着,阿伏兔一边嘀咕夜兔的生育率问题,回头发现神威那小鬼又不知去哪了,大概刚才打完肚子饿去找饭吃了吧?挠了挠头。

    “神威这小兔崽子……那我先走了,没事也可以多联系啊,拜拜。”

    “……再见。”

    藻月被这无厘头的发展搞得一头雾水,在他们离开后拿着名片呆滞许久,才反应过来:艹!那两人到底是来干嘛的!

    因为被神威绊住打了一架,所以等找到那口井时已经是黄昏。

    最后是在几座建筑物背后形成的夹角空间里找到的,看到藻月脸就黑了,怪不得找半天没找到,尼玛这地方……因为是在死角脏乱差不说,还放满各种杂物,如果不仔细看都发现不了有口井在这里。

    不得不又花了些时间把压在井口上的杂物清理干净,藻月才终于一跃而下。

    当她跳入井中的一刻,下坠的过程中她瞬间感受自己被一股和查克拉相似又不完全一样的力量包围。

    这股力量温和而令人眷恋,让藻月不禁和“母亲的羊水”这种形容联系起来。

    但在下一秒,她就突然发现……尼玛她还真的是在水里!

    “咕噜咕噜……”

    藻月努力扑腾浮上水面,发现自己正在条河里并被河水不断往前推。

    原本她想上岸是很容易的事,但问题是,她现在背着夜王送的伞啊!这伞的重量可不一般。

    就这样挣扎了一段距离后,藻月看到河边有个人影,她立马精神了。

    喊道:“大哥!快搭把手把我拉上来啊!”

    ……

    君麻吕站在河边,他现在很茫然。

    他从出生起被灌输的思想便是作为兵器,他不需要多余的思考,只要战斗中充当族人的盾牌和进攻的秘密武器。

    但在不久前,竹取一族因为试图谋反进攻雾隐村失败,如今除他以外的族人都在战斗中牺牲。

    如果武器失去了使用它的人,那么接下来它应该做什么,活着的意义又是什么?

    正当他在此失神的时候,雾里走出个年轻的男人。

    那个男人从河边摘起一朵无名的白色野花,结果就在此时,突然,旁边河里传来一声震耳欲聋的喊叫。

    “大哥!快搭把手把我拉上来啊!”

    君麻吕:“……”

    大蛇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