鼬虽然没有表露出明显不满, 但就是这样沉默不语的样子, 反而让藻月有点发怵。

    毕竟她是习惯直来直往的交流方式,一旦对方太过迂回把想法都压着不说时, 藻月就无所适从了, 当下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

    暗道早知道除了把衣服换回外, 还应该整点药粉啥的,把自己弄面黄肌瘦点。

    看来得想办法把小伙伴给哄回来了,藻月感觉这回不是道个歉就能完事。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于是在接下来,鼬和止水两个回岗位工作后, 藻月在带着鸣人和佐助在村里玩,顺便也是带君麻吕熟悉一下木叶的同时, 脑袋里开始琢磨干点什么能让大家都高兴起来。

    第二天,藻月又来到火影大楼, 继续谈昨天没聊完的事。

    这回是她单独面对木叶的高层们。

    敲门后进去, 和里面众人打过招呼, 藻月看到还给她准备了张椅子, 不动声色地抬了抬眉梢。看来和她昨天从止水提供的信息里推断出的情况差不多,关于那晚她为何出现在宇智波族地, 木叶高层其实早在对团藏审讯后已经有了大致定夺。也真是多亏团藏对她的恶意, 这事的锅彻底被他揽去了,木叶高层八成是觉得团藏故意向她透露什么, 使得她在当晚到宇智波族地, 现在找她来问话不过是走个过场再确定下答案罢了。

    大概摸清了状况,藻月便不再担心没什么压力, 以放松的姿态在办公桌对面坐下。@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昨天晚上睡得好吗?”三代笑眯眯地拿出把糖果,没直接问话,“要不要吃点糖?”

    “嗷!我要!”藻月赶紧拿过一颗糖果剥开包装纸放嘴里,然后开始唠叨起来,“还是自己家里舒服,就是感觉伯伯婆婆他们也太紧张了,我明明也没缺胳膊少腿,但他们好像觉得我在外头掉了层皮balabala……”

    有种关心叫做“长辈认为你瘦了”,明明她比失踪前圆润了不少,结果回到族地后,一群老头老太便立马围过来拉着她,摸头摸脸的心痛道:哎哟!我们可怜的小月,怎么瘦这么多了!这段时间在外面,看你这瘦的,肯定是没吃饱饭!

    然后她成功被塞了三大碗饭、五个鸡腿、七条烤鳗鱼……饱到上胸口。

    听着藻月吐槽自己昨天被逮着一天吃了别人一个星期的饭,三代忍不住乐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不过乐归乐,还是该说回正题,三代开始说道:“团藏现在已经被卸除手上权力,由暗部看管起来。虽然他时日无多,但你是这次事件的受害者之一,所以对他的处理我们还是想问问你的意思。”

    藻月想了想,反正那老头也活不长,而且相比起让他干脆利落的死去,对于团藏这种向往权力的人而言,现在这样在病床上动弹不得眼睁睁看着原本手上权力被解散拿走,意识到自身彻底无法东山再起才是真正的折磨。

    当然,这些话不能直说,于是藻月也干脆白莲一回,假装大度道:“我想团藏他从前并不是这样,只是由于长期作为‘根’部首领,为了排除隐患长期面对着黑暗面,受阴暗思想影响,才逐渐偏移了本性。既然已经命不久矣,那剩下的最后日子,还是让他在病床上过完吧。”

    说完藻月自己都想呸一口,心里不得不佩服起那些宫斗片里明明想撕了对方,还能表面上装出一派亲切,深情厚意地喊姐姐妹妹的女人。

    不过注意到转寝小春和水户门炎两人目光中的赞同,看来他们对她所表现出的“豁达大度”十分满意。

    这么一来,她也顺便消除了之前大蛇丸潜入事件所带来的影响。

    同时她也很识趣的主动提起:“那天三代爷爷你找我商量完后,我出去时在走廊遇到团藏,他从我身边经过的时候,就听见他很小声地说了句‘迟早要把宇智波一族连根拔除’,我也不太确定是否听错,但让我感觉很不安……于是那几天就一直留意着村里的动静,直到那天晚上发现有很多人似乎在往宇智波族地移动,我就忍不住想去看看发生了什么。”

    听到藻月的答案,和审讯组得到的口供中推断出的结果相差不大。果然是团藏故意透露了什么信息,引得她在当晚到宇智波族地去。

    三代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这时,转寝小春忽然开口道:“藻月,以你的水平也差不多该从学校毕业了吧。”

    见三代已经没再对她之前的回答再进行追问,而这时转寝小春突然转移话题,藻月就知道这件事里她是彻底过关了。

    不过对于转寝小春主动提出希望她毕业这事,还是让藻月愣了愣。

    虽然这无疑是释放出一个信号,高层们打算给她展露头角的机会。

    但说实话,藻月还是挺喜欢待在学校的,毕竟校园日子无忧无虑,一旦毕业进了社会就意味着开始社畜,而在成社畜后,还想再回到现在这样上五天课休两天,还有寒暑假的日子?想都别想!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是,藻月觉得她这辈子的校园生活还没圆满!还差了一样重要的东西!

    想到这里,藻月眨了眨眼睛,:“三代爷爷,其实对于学校我有个提议。”

    “哦?”三代看她眼珠子滴溜溜一转,就估计到她的想法八成是关于玩方面的。

    “虽然忍者学校是为了培养军事人才,但我还是希望学校除了教大家战斗技巧外,还能成为一个给大家留下美好回忆的地方。”说着,藻月透露出她的真实目的,“所以我想在毕业前举办一次校园文化祭!”

    三代拿烟斗的手顿了顿,问道:“校园文化祭?”

    藻月争取道:“对!没有文娱生活的校园是不完整的!”

    水户门炎大概知道她想搞什么,顿时就皱眉了,要知道他们是忍者,是不该有过多情绪和太过丰富的想法,以免带入到任务之中。

    “正是因为忍者的工作是要面对血腥、死亡、战斗,所以才更应该要有些美好记忆来支撑他们去面对黑暗啊!”藻月知道他们会以什么理由反对,不过她也有理由去说服,“恕我直言,我们虽然是忍者,但只要是有血有肉的人就注定不可能会像真正的工具一样。尤其是在长期压抑的工作环境下,很容易产生绝望、厌世心态,从而对现世制度感到质疑,思想变得愤世嫉俗,最后做出激进行为,譬如背叛村子,想整个社会和他一起一了百了。”

    然后藻月又换了一个方面:“制造更多在村里生活的愉快记忆,也有利于巩固对村子的归属感,让人珍惜这份和平。”

    相比起喊口号,当然还是实际事物更加让人容易产生真实的感情。

    要不是知道她最初动机就是想毕业前快活一场,几个老人都差点被她给说服了。

    “不过光是娱乐……”水户门炎皱着眉,仍然觉得不妥。

    “校园文化祭不止是光有文娱啊,还有竞技项目!”

    藻月开始列举出骑马打仗、借物赛跑、接力赛等传统校园运动会项目,她也清楚光是拿文娱当噱头是不足以说服思想比较传统的两个长老同意,所以干脆把运动会也参杂进去。

    并提出为了提升学生们的竞争意识,到时候将学校每个班都分成红白两边,赢得赛事可以为己方增加积分,来个全校的红白对抗。至于赛事则分年级赛和校级混合赛,学生们自己选择项目报名参加。

    话题作文藻月以前可没少写,所以此时让她打起官腔,完全是振振有词:“这样也可以让学生们提前演练,通过竞技的方式,让他们对自身水平有更加明确的认知,也能培养他们的集体观念、团队精神。”

    虽然明知她是想趁机玩上一场,但听下来后也不是没有可取之处。譬如她提出的这种竞技模式,确实能提前让忍者学校的学生了解自身水平,增加他们的竞争意识。也能让他们在毕业前先初步感受集体配合的重要性。

    最后为了再进一步增加说服力,藻月咬咬牙,说出一个后来让忍校里的学渣们都为此而哀嚎的规定:“为了形成足够的吸引力,文化祭可以三年办一次,每次在暑假前期末考后的那个星期。期末考没及格的人不给参加,这样也能变相积极大家上进啊!”

    相比起现在的老师通常拿远在天边的火影来鼓励学渣们上进,当然还是近在眼前的文化祭更加具备吸引力。

    “……”

    这招可以有!

    行吧,三代等人被她说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