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计划书交给了三代他们, 让他们进行过目和最终审批, 然后藻月就回学校继续浪完最后一个学年的课程。

    时隔半个月再次回到班上,一进课室藻月很快就注意到多了三个黑发黑眼的身影。

    这几个宇智波的孩子也显然注意到她, 其中一个藻月有印象, 另外两人之前好像没见过。

    看见她出现在门口, 班上的其他同学先是纷纷一愣,藻月朝他们咧嘴露出个笑容,然后坐回她以往的位置。紧接着,反应过来后的一众同学们立马簇拥上来了, 七嘴八舌地打听她消失这么长时间的原因。

    “你怎么半个月没来上课?这段时间大家都在猜你去哪了。”

    “听说你准备提前毕业是真的吗?”

    “藻月你不在时上课无聊死了!都没点有意思的事打发时间,老师一说话我就想睡觉……”

    ……

    “不是什么大事, 就前段时间接受了一个委托,外出到别的村而已啦~”藻月先是一一回应完同学们的关心, 接着就回答别的事, “嘛, 毕业的事, 其实之前老师长辈他们就和我商量过了,不过最近才确定好, 大概过完这个学年吧, 就要离开忍校了。”

    听说藻月上完三年级就毕业,四年级开始见不到她了, 班里的同学们一片惋惜和不舍。

    一个男生郁闷道:“啊……我也好想提前毕业, 成为正式忍者啊。”

    然后他很快被个女孩子吐槽了:“算了吧,就你那每次低飞通过的考试成绩。”

    “笔试而已!我体术忍术那些不差好吗!”

    顿时那两人就斗起嘴来。

    藻月笑眯眯地看着他们斗嘴吵架, 这时另一个女生凑过来,有些担心道:“可是这样的话,藻月不就没可以组队的同龄人了吗?”

    藻月想了想,说:“老师肯定会安排好的啦,大概会看看哪个小队缺人插进去吧。”

    那几个宇智波小孩大概头一回见到,同族的人在外头能这么受欢迎。

    这段时间他们来忍校上学后,虽然班上的同学没对他们表现出疏离,但也说不上热络。

    平时就是交作业、完成课堂任务那些会有交流,除此以外的时间都是保持着平平淡淡的同学关系。

    其实已经比想象中感觉好很多,就是想再进一步的话……毕竟宇智波本身性格比较内敛婉转在意形象,让他们一下子就变得热情主动起来显然不现实。

    在和班里的同学续完旧后,藻月就主动朝那几个宇智波走去,并对那个她留有印象的主动打招呼道:“好久不见啊,凉介,他们两个好像没见过,是哪家的?”

    没想到藻月还记得自己名字,叫凉介的宇智波十分诧异。要知道他们也就几年前,藻月第一次来族地时,在训练场见过一次。

    后来就是藻月搞骚操作,成功在岸边带领一众小孩玩跳水,扔泥巴,捉小鱼小虾什么的。

    那天凉介也放纵了一回玩得很开心,但黄昏回到家后,那一身泥水的样子成功震惊父母,随之对他来了顿男女双打,并勒令今后不能跟养在千手家那个混了。

    把同龄的那两个族人向藻月介绍后,凉介就表达了一下对于上学的想法:“其实和大家一起学习也不坏……”@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他大概猜到藻月是想了解下他们这段时间在学校里过得怎么样。

    刚开始到忍校上学的那几天,他父母一天到晚担心,总担心作为宇智波的他会在学校里受排挤。

    事实上并没有出现这种情况,不管老师还是同学都没有表现出明显态度。@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闻言,藻月咧嘴笑道:“其实班上的大家都很容易相处了啦,等体术课时我们一起来玩游戏吧。”

    在凉介点头后不久,上课铃响起,藻月急忙回座位,老师领着君麻吕进来报道。

    对于这段时间不时有插班进来的新同学,班里原本的学生们已经见惯不怪,不过发现这回的新同学不是宇智波,还是让人新奇了一下。

    极浅的发色和同样浅色苍白的皮肤,神情也是淡淡的,虽然有双漂亮的绿眼睛,但过于波澜不惊这点让人不免联想到空洞的人偶。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如果说宇智波是外表出色之余气质高傲锐利,哦当然……藻月这个一天到晚笑得和萨摩耶似的变异品种不在范围内,那君麻吕就是有种偏向病态的美感。

    “这次新来的同学真好看诶。”

    “话说这学期新加入的同学长得帅的好多啊~”

    在对方跟着老师进入课室后,藻月就听到有几个女孩子立马交头接耳窸窸窣窣道。

    噫!被她们这么一说,藻月发现,她们班虽然人数不多,但颜值出挑的人数量却不少,美人密度挺高啊。

    不要脸的算上她自己,班上有四个漂亮宇智波,现在再加上君麻吕,啧啧啧,放上辈子简直就是天选之班!可以组团来个F4什么的风靡全校了,藻月漫无边际地想着。

    君麻吕在进入课室后除看了眼藻月所在的方向外,就没有多余的反应,淡淡地报了自己的名字,然后老师将他的座位安排在了藻月附近。

    过了几天,三代告诉她那个文化祭的计划方案通过了。

    藻月看到经过三代他们最终审改的方案,发现更加注重整体平衡性。通过让一些项目的进行时间重叠,让人无法同时参加,让即使有一边出现实力特别出色的人时,也不会立马形成压倒性局势,另一边可以通过在其他项目上的胜利来追平。

    这让藻月对下学期越发有了盼头。

    因为那天是在鼬他们家里商量的剩下细节,所以佐助也在一旁听到关于校园文化祭的计划,听着藻月的描述,顿时对这个活动分外感兴趣,在出去玩的时候也顺便分享给了鸣人听。

    于是两个小孩对明年即将入学后的日子,开始愈发期待起来,甚至有点怨念为什么他们不早一年出生。

    当然了,藻月没忘记她先前搁置的藏宝计划。

    这回在学校里有了君麻吕这个新的小伙伴,她就不麻烦鼬了。于是接下来的时间里,带着新的小伙伴一起布置好机关,又开始在学校散布校园七大不可思议的怪谈。

    因为厕所里的花子那个怪谈,搞得有一段时间,女生们上厕所都结伴而行。

    有男生对此不屑一顾,并表示女生们太胆小,为了证明自己的勇气,于是根据内容来到怪谈发生的地点,想证明怪谈是假的。可惜还没有人能把七个都挑战一遍,大多数被布置好的鬼魅机关吓得落荒而逃,结果反而增加了这些校园怪谈的恐怖性和真实性。

    后来某天,有个老师偷偷向藻月打听问道:“那个……藻月啊,那些故事究竟是不是有真实来源?应该只是你自己编的吧?”

    藻月:“……”

    看来就算是能上天入地的忍者,也不可避免会对神秘不可思议的灵异事物产生畏惧啊。

    出于恶趣味,藻月当时回答了一个有些恶劣的答案:“记得好像二代研究过一个秘术,就是把死者从黄泉召回到现世,既然有黄泉,所以说不定真的有徘徊在现世的灵魂呢~”

    老师:“……”

    所以这些怪谈到底是不是真的啊?!!

    不知不觉间,随着新年假期结束,时间就到了下学期。

    考虑到是第一次在学校办这种活动,即使有详细计划,但毕竟是首次,怕规模搞太大容易出现状况,因此这首届的文化祭没完全对外开放,只有学生们的家人,或者是学生自己邀请的朋友可以进来。

    因为以往学校没举行过文化祭,考虑到很多人,为了给忍校学生有足够的筹备时间,所以提前一个月就张贴了通告。

    通告除了告知这次活动外,还有详细活动流程、比赛规则,各竞技项目的进行时间,如何统计分数等。

    到时候各班都采取抽签形式分成红白两组,然后全校的红组和全校的白组进行对抗,通过获得竞技项目的胜利来获取积分,最后总积分多的一方为胜利。

    优胜方奖品为全体烤肉店自助餐。

    通告一出,立马就引起全校学生的广泛讨论。

    奖品固然是有吸引力,但在看清楚规则后,很快就有人意识到,如果想获得最终胜利,光是自己班级内的人努力是不够的,必须要各级的同组人员进行联合,而四五十的人的队伍,要确保分工明确、有组织有规划的话,就意味着需要确认一个负责带头的领导者。

    在通告张贴后的隔天,各班就进行抽签分组,

    一确认了组别,很快,高年级的学生在研究清楚规则后,就找了个时间召集低年级的同组后辈们开会,向还没想这么多的后辈们进行讲解,并且确定领导团队那些。

    藻月抽到了红组,君麻吕看到自己和她抽到同一颜色的签时似乎瞬间松口气,不过剩下的那三个宇智波里就有一个是去了白组,然后发现自己和同族分开落了单的那个有点懵逼,大概头一回合作对象完全不是自家族人。

    类似的情况也发生在其他年级不同的班上。

    ……

    放学后的天台上。

    各年级的红组成员此时都聚集在一起,对如何取得一个月后的文化祭胜利进行商量。

    “假设我们这边藻月参加的项目都默认获胜,在其他项目上也还需要两场胜利才能获得最终优胜。再综合不稳定因素的干预,最好取得三场其他项目的胜利会更加稳妥……”

    藻月看着此时正在说话的那名戴眼镜少女,背后的白板上是她列出各种参数和计分公式。

    不得不承认,果然就算都还是孩子,也不能把忍者当普通人看待。尼玛虽然她上辈子也有搞文化祭,但一般就是每班派个代表一起开开会,不会算到这么精准,还列出这么详细的取胜方案。

    除了让学生们自己组织,忍校的老师也有进行一定的提示,引导他们别忘了安排后勤之类的环节。

    结果,竞技比赛发展成了好像一场在校内的小型军事演练。

    随着期末考日子接近。

    大家当初看规则时都有注意到有条被标红的重要规定——考试不及格的人是不能参加文化祭。

    有些人虽然体术那些成绩好,但偏偏笔试不行,所以为了避免有人考试不过,“战前牺牲”减员导致影响计划,于是平时各方面成绩好的学霸们开始对自己组的学渣进行学习上的亲切指导。

    这在很大程度上加强了同学间的交流,给学霸们表现自身同学爱的机会,唯一哀嚎的大概就是被周围人监督学习的学渣们。然并卵,他们也想参加活动,不希望因为自己挂科导致无法参加比赛,拖了其他人后腿,所以只好痛并快乐的学习,以保证期末考试能够及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