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在很久以前,大和也有过像普通人一样正常生活的日子, 但在他和村里的其他小孩被大蛇丸捉走作为人体实验的材料那一刻起, 就注定他回归不到日常里了。

    从“根”到暗部, 如今因为三代的委任, 回归到明面上有了正式对外公开的身份。

    在办好手续后,着手准备带队的事时大和就开始有点忐忑了, 虽说都是带队,但在暗部带队和当老师带队的性质毕竟不一样。

    为此,在看了人际沟通方面的技巧书之余, 他还特意去请教了一下他所敬佩的前辈卡卡西。

    听说他担心搞不好和学生间的人际关系时, 卡卡西不知是想到了什么,死鱼眼似乎变得更加丧, 懒散地回道:“啊?人际关系?藻月那个小鬼在你不用担心队员会相处不好啊, 那货就算完全不相关的人也能在半天内混熟, 你不搭理她都没用。”

    事实证明,卡卡西的话是对的,这孩子的交际能力确实厉害。

    第一天通常不会有任务,主要是让队员间互相认识熟悉一下, 最好是能达成基础的合作共识。

    于是在大和介绍完自己,表示希望他们能理解同伴的重要性时。

    藻月立马就顺着话茬道:“要不大家先坐下磕磕瓜子聊聊天?或者来玩个游戏?”

    “?”

    听藻月说起玩游戏,日向德间和油女牟田都不约而同想起以前忍校上课时,偶尔从窗外望向下面操场活动的低年级,会发现藻月她们班经常进行一些以前没见过的游戏,于是这会儿对她提出的游戏也多少有点好奇。

    至于大和, 之前看的人际沟通技巧书上也有介绍通过游戏形式迅速拉进人与人之间距离的方式,现在看藻月有主意,想起卡卡西的话,干脆看她操作。

    “玩个问答版国王游戏好了,就大家抽签,抽到国王的人可以选个号码来提出问题,手上拿到的号码是国王所选的人就要回答,不想回答的话可以选择惩罚游戏。”国王游戏的规则很简单,藻月大致说明后,顺便问道,“大和老师要来一起玩吗?”

    “好啊。”希望和学生们打好关系的大和点头应下。

    于是藻月立马弄出四根外表一致小木棍,一根末端拿油性笔涂红代表国王,剩下的刻上数字。

    接着放进竹筒里大家来抽签了。

    “噫!我是国王。”刚好藻月第一轮就抽到国王,便当作示范了,“3号,平时业余爱好是什么?”

    其他人看了看自己手上木棍的编号,最后牟田发现自己是3号,就回道:“搜集虫子,研究不同种类昆虫的繁殖和饲养方法。”

    众人对这个答案并不意外。

    然后把木棍放回竹筒,重新抽签。

    这么几轮下来,果然是互相间很快就熟悉了。

    就是……慢慢的玩到后面,不知不觉间游戏已经搁置到一边,成了单纯的唠叨八卦。

    刚好说起兄弟姐妹的问题,藻月就顺口提道:“这一届新生的人数好像特别多啊,我小弟也准备今年九月上学了。”

    “因为前几年局势稳定下来,大家便有空相继成家立室,所以就迎来了婴儿潮,现在那批婴儿潮里出生的小孩也陆续到了上学的年纪。”大和解释之余,也顺便说起,“不过即将上学的这一届新生质量确实很高,猪鹿蝶三家的继承人、宇智波族长的小儿子、犬冢家的、牟田你们族长的儿子好像也是这一届。”

    经大和这么稍微总结了一下后,大家发现这届新生的质量还真的高。

    “说起来,你们宗家的大小姐会来忍校上学不?好像一直没见她露过面。”

    因为大家族间多少有点来往,所以藻月以前也跟着长辈到日向族地拜访过几回。听说他们族长有个女儿也是和鸣人佐助差不多大时,本来还挺期待能见到个漂亮小女孩,可惜去过几回,结果一次都没见到人。

    “宗家自有他们的考量。”日向德间对于宗家的事似乎讳莫如深,不过倒是主动提起分家的事,“不过分家有个很出色的天才去年已经入读了,我们族里的人都很看好他。”

    然而出生在分家,即便资质再好,顶多也就是这样了。即便对宗家忠诚并无不满,日向德间也还是不免遗憾的想道。

    注意到队友微妙的神色,藻月想起日向家那种随时能拍豪门正剧大片的肃穆森严气氛,果断换别的话题。

    于是转而聊起了等下中午吃点什么好。

    经过大半天相处,到下午解散时,小队的几人已经到了能约下次什么时候去树林捉虫子的程度。

    大和开始明白为何卡卡西说完全不用担心队员的相处问题,同时觉得队伍里有个擅长交际的队员还真不错。

    嗯,大和当时天真的想道。

    直到开始接受任务后。

    ……

    刚从忍校毕业阶段,就算在忍校时期成绩再好的小队,村子也不会立马安排难度太高的任务。

    其实多少也有压压性子、挫挫锐气的意思。

    因为不少孩子刚从忍校毕业成为正式忍者时心情还比较兴奋,觉得自己马上要成为英雄人物,这种盲目乐观的情绪,容易使他们在任务过程中判断出错,从而威胁到性命。

    而且除了大名拨的军事经费外,忍村最大收入来源就是来自商贾、富人的委托。

    都说顾客是上帝,人家乐意花大笔钱去找回丢失的宠物,简单又来钱快,何乐而不为。

    大和感觉他的这几个学生还是挺好带的,日向德间是冷静严谨的性格,油女牟田则是属于闷声做事的类型,就连本来以为年龄最小,会是最先沉不住气的的藻月居然都没任何意见。

    直到在拔了两天草,替人找了几天猫猫狗狗后,大和开始渐渐发现了藻月和别人不太一样的思维了。

    譬如拔草的时候她可以顺便挖篮野菜,去找猫狗的时候她还顺道帮人跑个腿收点小费。

    其实不影响任务完成的情况下,这么做也没什么问题,甚至一举多得,就是……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这点在一个月后,他们小队终于等来一个比d级好点,需要外出到周边村落的c级任务时,得到进一步了解。

    和平时期交给下忍们的村子任务不会太难,这回大和就是带他们几个到周边村落,进行常规信息采集,大概就是了解这些村子近日人口流动情况、物价等。

    在藻月看来,感觉有点像上辈子的街道办工作人员定期造访社区。一方面是了解社区居民生活上是否存在什么难题,另一方面是排查安全隐患,譬如消防通道堵了没,看看有没有潜藏危险人员。

    这么一想,在老师宣布原地解散,让几个小孩去自行调查时,藻月就立马列表格了,顺便招呼两个队友一起行动。

    看到藻月这么有规划,大和还觉得对方虽然年纪小,但办事挺靠谱。

    直至到了集合时间,收到她那厚厚一沓的报告时。

    有哪些可疑人员出入、粮食价格上涨多少、什么地方堆放杂物较多可能有火灾隐患等等,几乎方方面面都观察到位,而且十分详尽,以一个刚毕业不久的忍者,能考虑到这么多已经算是相当不错。

    就是信息量有点大,因为她连哪家丈夫出轨隔壁老板娘、私房钱存哪了、孩子是不是亲生的……这些都给顺便一起调查出来了!

    一边心里吐槽你这是从哪里打听到的八卦,大和忍不住有点头疼的说:“是不是知道得太多了。”

    “这些也很有必要知道啊。”藻月一本正经说道,“万一哪天偷情被对方老公撞见,搞不好就当场冲动杀人,到时候真发生了凶杀案,我们起码第一时间能锁定犯罪嫌疑人。”

    藻月心想:以前《今日说法》可是有过很多神奇案例,都是由你想不到的线索串联起来。

    大和:“……”

    居然还挺有道理,不知如何反驳。

    类似的操作在后来的其他任务中并不少见,不过在其他任务里的操作是。

    如果是护送商队到邻国那些,她会顺道也倒卖点商品挣个差价。

    然后在任务的间隙时间里逛逛当地,回来交了任务后写个游记、美食指南给报纸投稿。

    据大和所知,藻月给报纸投稿时所用的笔名是“森奈”,因为文笔生动形象具有画面感,攻略又特别详细周到,所以在报纸上刊登出的稿件还挺受到读者的广泛好评,甚至报纸那边想给她开个专栏。

    反正就是,别人出任务是只挣一份任务钱,她出任务是一次性挣两三份钱。

    也不知道该说对方思路清奇还是怎么,虽然感觉有点不对,但规定也没说不准这么干,只要不影响任务的完成,顺便做点别的事确实是可以。

    好吧,大和觉得大概是以往其他人都太老实了。

    就这样,一直到了半年后的一个任务里,藻月她第一次开始有了存在感,虽然原因让人有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是好。

    作者有话要说:

    过度一下,准备开始下个阶段

    以及给-空白-这位小可爱补一声生日快乐

    谢谢quinn扔了1个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