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所见到的情况来看, 这个能力好像是能够在虚实两个空间转换。看带土这么大胆地带着她光明正大出现在木叶上空,可以推断出他们处在异空间时, 现实空间里的人难以察觉。

    而且藻月还注意到,刚才眼前有飞过的鸟雀,它们都是直接从他们身体穿过,并没有碰到他们,也就是在异空间时别人也攻击不到。

    稍微脑洞大开的想想这在战斗方面的应用,不得不说,这能力实在是太bug了!

    “那栋是火影的办公楼。”

    “这间蔬果店是暗部接头地方。”

    “上面的雕像从左到右是初代到四代。”

    ……

    带土显然对木叶非常熟悉,了如指掌的很快就把每个值得注意的地方都一一指出。

    得知山体上那老远就能望见的显眼雕像就是历代火影后, 藻月立马朝第一个看去。

    然后藻月的感想就是:她好像知道自己黑长直是遗传谁的了。

    藻月收回视线后,发现带土在盯着下方的街道。藻月顺着他视线方向看去,不过没等她发现带土是在看什么人, 带土就拎着她回到村外。

    “木叶没什么好看的地方,大概就是这样啦~”

    藻月已经知道忍者相当于国家的军事力量,忍村其实就类似军事基地。

    军事基地的话自然不可能门户大开, 但他们刚才在木叶上空穿梭的那几分钟里,没有一个人发现他们的存在, 整个木叶仿佛对他们完全不设防一样。

    现在带土只是带她参观一下而已, 如果是来探听情报或者做点手脚什么的,也没有人发现……藻月不用想都明白严重性,同时不禁想道:难怪他们基地才那么几个人,斑都有胆量搞“月之眼”计划, 人才贵精不贵多啊。

    带土带着她在木叶村转了一圈后,就马上马不停蹄地把她带到和火之国相邻的汤之国。

    汤之国的温泉十分有名,而由温泉发展起来的旅游业也是国家的财政收入主要来源之一。

    一条条围绕着地表温泉而兴起的商业街市是汤之国的特色。

    藻月也不知道自己被带到什么地方,反正看带土安排就是了。

    带土来到短册街后随便挑了一家汤屋进去,并瞬间移动到账房。

    正在看账本的老板看见眼前突然冒出的两个大活人,正害怕地想喊人,结果一对上带土猩红的眼睛,本来惊慌失措的掌柜就像是丢了魂似的,双眼空洞无神的坐回到座位上。

    “你平时的样子看起来就和这个被控制的大婶差不多。”带土少年不忘吐槽藻月一句。

    藻月:“……”

    “没什么问题的话我就把你放这里了。”

    “等等!”藻月忍不住了,指着那边没有反应的掌柜,“这样就行了?等下她清醒后怎么办?”

    “嘁!你未免太小看写轮眼了,刚才对视上的时候我就已经给她植入了段记忆,你现在是这里的童工了~”带土说到最后时有点幸灾乐祸。

    藻月:“……”

    看带土这欠扁的样子,如果不是知道打不过,藻月现在肯定会上前去揍他一顿。

    带土见藻月依旧保持着不动如山的冷漠脸,有点小小的遗憾。

    这丫头啥都好,就是没点小孩子的朝气,一点都不好逗。

    “哦对了,差点忘了还有些事没说。”说着,带土就用写轮眼把藻月直接拖进自己的意识空间里。

    藻月看见半空中投影出两个人物,一男一女,一个是白色头发约莫四十出头的大叔,另一个则是个金色长发身材很好的大姐姐。

    “记住这两个人,分别是三忍中的自来也和纲手。过段时间木叶会出大事,他们肯定要回来一趟。他们两一个好色一个好赌,反正你到时候自己多留意下女澡堂和附近的赌场,想办法和他们接触。你的样子一看就是宇智波,他们肯定会对你产生好奇。”

    带土少年在意识空间里絮絮叨叨地向藻月交代着。

    接着画面又一变,这回投影出的是个会让人联想到蛇类的男性。

    “这个是三忍之一的大蛇丸,不过因为做违规的人体实验被发现,已经背叛村子跑了,现在是被通缉的叛忍,木叶的团藏私下和他有交易。”带土介绍完后,对藻月道,“如果木叶实在怀疑你,被问起你就说是大蛇丸。”

    藻月懂了,反正被调查就把她的身世甩锅给大蛇丸。

    虽然感谢带土告诉她这么多信息,但不妨碍她还是想揍带土一顿。

    于是等带土解除写轮眼,临走前打算揉她脑袋一把时,藻月猝不及防的一脚踢向他小腿。

    然而她的脚直接落空,虽然带土没有挪动位置,但她的脚却从带土小腿处穿了过去。

    藻月很快想起带土那个能够在虚实间转换的能力。

    啧,果然可以用来躲避敌人攻击。

    带土好像很开心,手舞足蹈地得瑟道:“嘻嘻嘻~生气了吧~奈奈刚才生气了~”

    藻月翻了个白眼道:“……你都这么大个人,怎么还这么无聊。”

    “奈奈酱别老是板着脸嘛,小鬼就要有小鬼的样子。”

    藻月不予置否,并回了个呵呵。

    “好了,我要走了~奈奈别太惦记人家,过段时间会再来看你的~”

    说着,带土突然伸手对藻月弹了个脑崩儿,得手后就转眼不见人了。

    艹!藻月捂住中间红了一块的脑门,一边告诫自己带土这年纪在她原来的世界里只是个沙雕高中生,自己作为个灵魂已经过十八岁的人就别和沙雕高中生计较,一边心里把带土骂个狗血淋头。

    带土走后不久,老板就清醒过来了。

    她看着藻月,露出有些困惑苦恼的表情:“哎哟,这么小的孩子还真是造孽,你是叫……”

    藻月意识到这是留给她的创作空间,她立马回道:“藻月!我叫藻月!”

    穿越过来两年,她终于用上自己的真名了。

    “你母亲倒是给你取了个好听名字。”老板拿笔把名字记下来,顺便扫了眼藻月,心说也给你生了个好相貌。

    在短册街上经营汤屋这么多年,老板也是见识过很多顾客,看人水平不差。依她眼光来看,这小丫头长大后绝对不比隔壁花街的那位太夫差。

    老板寻思了一下要不要把她转手卖去花街,不过又想等她长大点了,有这么个大美人在,估计能为汤屋拉动不少生意。

    藻月不知道带土少年给她编排了一段什么背景,不过和带土少年出来的这一趟,让藻月深刻感受到写轮眼真是太好用了!

    有什么问题只需瞪一瞪就能解决。

    之前实验室里斑给她详细说明写轮眼的力量时,藻月虽然知道它很厉害,但还没什么实感。这下子可算是真切感受到了。

    “游戏棋盘!”藻月一边画一边回道,“等下大家都自由活动时一起玩。”

    “哦?什么游戏?跳格子?”老师见她画的是一个个方格,猜测起来,不过又觉得不太像跳格子,因为格子是环形排列。

    “不是啦。”藻月想了想,说,“鼠猫赛跑?就叫鼠猫赛跑好了!”

    “……”

    所以是刚刚临时想出来的吗?

    “就是这个道具是猫。”藻月说着就用木遁变出个猫咪木偶,“其他人以三到四人一组当老鼠,每组轮流投骰子,安排一个成员根据点数前进,但如果投到猫的一面猫可以前进一格,到红色格子可以前进两格,而那组老鼠在该轮失去活动权,被猫追上的老鼠会被淘汰。然后在外围会放有面包,越接近终点的面包越大,拿到面包的老鼠可以安全离开棋盘。简单点说就是老鼠要争取在被猫捉到前拿到面包,最后拿到面包最多的一组是赢家。”

    游戏规则听起来很简单,不过只要稍微深入思考一下就发现没这么容易了。

    首先一组三到四人,每次只能前进一个,如果不幸投到猫的话这轮就不能前进。虽然投到猫的概率只有六分之一,但要前进所有老鼠起码需要三到四轮,而每一组轮流投一次,猫总不可能一次都不动。

    这里就出现一个选择,是应该舍弃其他的老鼠,只让一个老鼠拼命往终点冲拿到最大的面包,还是保留所有老鼠拿近处的面包通过数量取胜呢?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投霸王票的小天使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