藻月提出的这项新业务, 对于忍村而言也不是什么难事,就是把平时调查到一些市场上的常规商品价格表卖给一些大型商会, 最好达成和商会的固定合作。

    之前到别的地方出任务时,藻月早就发现, 很多商人在到了一个地方时都会去专门打听当地物价。

    大点的城镇还好,有商会的分部驻点可以直接从中购买物价表,小村庄那些都是商人自行去市场打听。

    对于商人而言,掌握市场价格波动的信息十分重要。尤其这年头大众消费力不强,而且通讯方式还比较落后, 导致信息传递慢, 有些地方或许不久前还缺某样商品导致该商品价格在这里偏高,但如果刚好有大商队经过, 有这种商品于是在此一倾销,该商品价格马上就降下来了。

    而这个信息如果没及时更新,有些商人还以为这里缺这东西千里迢迢把货运过来, 来到后才发现商品价格降了, 又没找到别的倾销途径,那这趟相当于白跑甚至亏本,一些家底薄的个体商甚至可能因此直接破产。

    虽然商会也有自己的市场调查员去采集价格, 但普通人脚力有限, 一些偏僻地方、道路不通畅地区只能隔上十天半个月才更新一次价格。

    对于忍者而言, 这些就不是什么难事了。忍者本来就经常外出深入各地进行任务,打听物价也就多问两句的事,而且忍者有着更加完善的通讯网络。

    忍村调查物价一般都是为了从物价变动中, 从而分析出他国动向,和是否潜藏战争气息。

    不过事实上,从物价变动来推测时局走向,商人的分析能力未必比忍者差,要是和商会打好关系,相当于多一条情报来源。

    “大概就是这样,充分发挥我们手上情报的价值实现最大利益化。”最后藻月做总结道,“考虑到物价具有时效性,除了单次购买外,我们还可以推出包周服务和包月服务。”

    三代等人对这提议有些意动,但他们也有点顾虑会不会给了他国忍者一个方便获得信息的渠道。

    “所以我们只提供常规商品的价格,省去商会他们派市场调查员的步骤而已啊。”藻月再次强调道,“他国忍者本身想打探也不难,他们要是想偷懒给我们送钱的话有什么不好的。”

    三代:“……”

    常规商品的价钱只要肯花时间精力去市场上问,确实谁都能搞得到,就是看你肯不肯跑而已。

    这下子貌似找不到有什么不同意做这门生意的理由了。

    其实藻月想和商会打交道的最大原因是因为,当初看综合数据时,她发现火之国地处大陆中央,地势多为平原,气候宜人交通方面四通八达,人口数量也是五大国第一,明明是最适合发展商业的国家,结果商业这块居然还不如雷之国?

    真是白瞎了这么好的条件。

    还有一点,只要有足够的利益就能驱使商人。正如马克思所言:有50%的利润,资本就会铤而走险,有100%的利润,资本就敢践踏一切法律,有300%的利润,资本就敢犯任何罪行哪怕上绞刑台。

    资本固然是没节操,但利用得好,分分钟可以靠他们兵不刃血地搞垮一个国家。

    后续这些藻月没多说,现阶段只是提出了和商会合作的计划。

    见木叶高层还在考虑,就顺便提出新的服务概念:不应该等雇主开到口给任务,要学会主动推销,提出任务内容。

    譬如平时捉到逃跑的猫猫狗狗,在准备交到委托人手上时,可以多口问一句,要不要帮忙带去宠物店洗澡修毛做美容后再给你带回来?只要加点钱而已。

    这么一来就能额外增加不少收益。

    对此,藻月还提供一份现代服务业准则。

    “要在和其他忍村的业务竞争中脱颖而出,人性化服务必不可少啊!”

    这回三代他们倒是没犹豫,很快就同意了过段时间对忍者们展开服务意识和推销概念的培训。

    可惜这边科技水平还低了点,电脑都还停留在台式机水平更别提互联网,电商平台做不起,要不然藻月还想借忍者的体力优势开展物流业。

    末了,藻月顺便问道:“我们村里有电台不?”

    “你指广播设备吗?避难所里有。”三代回道。

    这套设备通常村子陷入紧急状态时才会用到,主要用来指引村民疏散的。

    藻月一听有广播设备,心想那就不能闲置了,立马又拿出一本小册子,道:“既然设备放在那里放着也是放着,不如办点电台节目?”

    转寝小春闻言皱眉,大概是觉得不太正经。

    不过藻月很快就让他们没意见了:“这是我任务时遇过的奇葩事件,我觉得可以找几个村里平时不出任务的人来办个《今日说法》的节目,主要是讲解分析这些奇葩事件背后的动机。然后其他忍者也能来投稿,把自己任务时遇过的奇闻异事拿出来分享一下,让大家平时听听扩展思维。”

    等村民们习惯有电台后,她就把之前从地球带回来的那批书里,有关养殖种地那些知识给总结一下,到时候再来个农广天地栏目,引导村里的普通人还有那些因伤残提前退休的忍者,找到新的收入来源方式。

    至于产品那些,当和商会搭上线后,可以利用商会渠道进行销售,反正很多事情只要开了头,后面就好办了。

    只要村子财政收入提高,有钱了就能搞福利体系那些,把五险一金等保障搞起来,还有提升村民生活水平质量。

    当全面优于其他忍村了,把各方面条件拉开形成落差时,宣传战也可以开始准备起了。

    为了劝回迷途老父亲还真不容易啊。

    上辈子看过各种老人被诈骗新闻的藻月,知道这种事肯定得动员亲友一起来劝。

    当年回到木叶后,藻月就一直思考得怎么让斑放弃月之眼计划。

    其实最简单有效的方式是找出月之眼计划弄虚作假的证据,证明他被骗了。

    但想到斑后半辈子几乎都压在这个计划上,不忍心老人家太失望。

    想来想去,想到最周全的方式就是,首先实现统一全面奔小康,无限接近老父亲想要的,然后在找出证据之余,再拉上亲朋好友进行说服工作。

    问题是她另一个爹人品太好,按照斑的那些回忆画面来看,要是被他知道自己用军事手段搞得大陆战火纷飞,八成在劝宇智波斑回头前先替天行道收拾她一顿。

    毕竟两个老父亲都是这个世界上名声在外的顶级强者,藻月对他们还是有点怂的。所以选择尽量使用温和手段,譬如通过经济战争、颜色革命来达成目的。况且真打起仗来很劳财伤民,战后的复苏振兴工作也不好做,所以非必要时候,藻月也不想用强制动武手段去统一。

    此后过了半年,随着藻月那天给出的提议相继落实,村子收入开始有了明显提高。

    作者有话要说:

    藻月是九岁毕业,现在大概十一岁半

    鸣人他们是八岁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