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穿越小说 > 在高危世界活成种田文[综] > 第65章晋江独家首发
    虽然已经决定出来见面进一步商谈,但在怎么溜出去的事上她还得再琢磨琢磨。

    约见面的地点藻月倒想好了, 选择在与联络点所在的商业街附近一个旅游景点广场上。毕竟是初次面对面接触, 通过对这段时间的通话内容进行分析,她对这两方合作者的身份也有大致的推测。

    他们都是忍者, 不然不会有这么强的反侦察能力, 而且都早已对当前现状不满, 因此很大概率会是叛忍。

    这么一来,他们八成不是独身一人在外活动,估计会有同伴, 都说君子不立危墙之下,相比之下单枪匹马赴会的自己当然得更加谨慎点。

    如果选择深山老林, 万一对方有歹意那才是真叫天不应叫地不灵。

    当然, 谈事情时就不会在大街上。

    还好近段时间合作社的事已经上了轨道, 不用她怎么待在火影大楼的办公室里, 就是她溜出村期间, 得怎么避免被人发现村里活动的是木分|身, 以及如果被发现, 要用什么合理的借口来掩饰。

    就在这种时候,木盒的指示灯又闪了一下。

    藻月打开发现又有一个人联络时,都有些诧异了, 心说她这五本白皮书有效利用率挺高的啊。

    然而当打开信一看,略感熟悉的笔迹和表述风格, 让藻月陷入可疑的沉思, 并在不久后嘴角抽了抽。

    呀, 小伙伴,是你啊。

    这种带着点文艺的风格,她敢肯定对面不是鼬就是止水。鉴于如今止水在暗部升职了开始有文书工作,那么看来八成是鼬了。

    这几年因为她有自己的工作得进行,至于在暗部的鼬和止水他们也有他们的任务,加上忍者又没有固定休息这说法,因此很难碰上同一天休息,除非是提前空出时间,所以藻月也没得像过去在校时那样,闲着没事就跑去找人了。

    不过关系倒没怎么变,毕竟都在同一条村里,抬头不见低头见,就是没空坐下来慢慢聊而已。

    一时间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没想到最后居然把自己人也钓上了。

    不过转念一想,又觉得或许是个机会,藻月瞬间脑子里千回百转,很快想到个临时计划。

    该是时候来场祖传打水漂了。

    ……

    前段时间,在周边地区对近期在小国战争中表现活跃的“晓”组织进行调查的宇智波鼬,无意间发现了一本被人刻意藏在旧书中的笔记。

    尽管只有几页纸,当中提到的概念对这片大陆而言却是前所未闻。几乎可以预见,如果被传播开的话将会引起一轮革命。

    而革命总不可能是和平进行的,对于出生时还处于第三次忍界大战尾声的鼬而言,他十分珍惜当前这段难得平稳的局面,但也清楚现在的和平并不稳固,暗中各国间仍有大大小小的摩擦和碰撞,只要有一方有心发散挑起事端的话,就会发展成明面上的战争。

    如果制作者有能令这个世界获得真正和平的方法……从长远角度来衡量,又不想扼杀了这点希望。因此鼬最终选择了对其进行试探,在搞清楚对方立场暂时保留是否上报的选择。

    然后……

    当他回到村里复命后,从部门办公室出来,就见到藻月在走廊上跟人寒暄,看样子应该是前段时间的工作完成了,现在开始有时间到处溜达。

    “鼬仔啊,等下有空不?”对方注意到他后,就挥挥手走了过来。

    “……”

    这种久违的开头方式,鼬瞬间想起对方在忍校期间时,每次有什么想法要实行时就会用这样开头,接着自说自话地趁机把事情定下。

    果然,在鼬琢磨着她有什么事时,藻月见他不说话就当默认有时间,立马提起自己的意图。

    “没事的话那傍晚到外围河边聊聊?没问题的话就这样定了?”

    “……”

    等他反应过来对方已经通过连续发问来愉快的决定好,并转身走人压根不给他找借口拒绝的机会。

    同时令鼬头疼的是,刚才走廊上一个路过的忍者听到他们的对话,好像产生了什么误解,露出诧异加八卦的表情。

    然并卵,错过机会说不了,只能去赴约看看她又冒出些什么稀奇古怪的想法。

    于是到了黄昏。

    当鼬来到村外还站在岸边的高地上时,就远远的看见在河滩边的那片芦苇花中对方影影绰绰的身影。

    或许是在打发等待的时间,只见她蹲着好像正在砌什么东西。走近看才发现是在玩垒石头的游戏。鼬忽然想道,似乎自从对方成为正式忍者后,他们也很少有当初那样,对方一时兴起提出某种想法,然后拖上他到处跑进行实践。那几年虽然经常被藻月支使得团团转,但回想起来还是挺轻松愉快。

    “来了啊。”注意到人已经来到旁边后,打了声招呼,藻月便稍微摆正神色道,“今天约你出来主要是想讨论点事情。”

    发现对方竟然有点认真,好像不是单纯进行些奇思妙想的探索而是有正事要谈,鼬也随之端正起来等待对方后文。

    今天藻月到火影大楼,除了是来蹲人外还有就是想看看对方有没有上报,发现鼬没把册子的存在上报时。藻月原本只有七成把握进行说服,如今就增加到九成。

    藻月开始进行铺垫,道:“你觉得现在这种稳定局面能维持多久?”

    维持多久?鼬没想到对方讨论的还真是正经话题,愣了愣后他就进行思考了。能维持多久他也不能确定,现在的和平局势只是建立在忍者的牺牲上,通过把战事化为忍村间的暗中较量来化解国与国之间的摩擦,其实相当摇摇欲坠,更像是今朝有酒今朝醉。

    见鼬皱着眉陷入深思,藻月随口吐槽道:“有什么想法就直说嘛,你就是一天到晚爱把事情憋心里思考,才年纪轻轻有法令纹。”

    “……这是泪痕。”鼬忍不住辩驳一句。

    藻月不予置否,自顾自地接着说道:“你应该也觉得这种和平很假吧?”

    鼬这回没说话,算是默认她的话。

    留意着鼬的神情变化,藻月试探道:“如果说有种方法能够换来真正的和平,你会支持吗?”

    以藻月平时的性子,今天突然约他出来谈正事,鼬原本就感觉有点不对,而此时听到她问出这么个问题,想到自己不久前那封信件内容正是关于对长久和平的探讨。太巧了,以这些年对她的了解……鼬看向藻月,他好像知道那本笔记的制作者是谁了。

    鼬难以置信地问道:“那本笔记——”

    然而藻月的点头彻底打碎了他仅剩的侥幸心理。

    居然还真的是你?!!鼬一时间说不出话,大概就是这一事实令他相当受冲击,

    一方面震惊她居然有这种想法之余,另一方面好像又不怎么意外。大概是因为宇智波一族的人向来思维方面很活跃,只是……平时看她大大咧咧毫无负担的样子,根本看不出她会对当下产生出这么多思考啊!总而言之就是相当矛盾又刺激的心理状态。

    “你应该知道水之国那边因为现任水影的关系,处在封闭的高压管理状态吧?”藻月说起水之国的事,并唏嘘道,“我记得我当年离开时那边只是比较穷而已,想不到那次意外无意间回去一趟,发现才几年时间,那边的百姓已经到了要卖儿鬻女的地步。”

    原本难以想象笔记内容出自藻月之手,但现在听她突然这么一感慨,鼬想起对方是出生在水之国,然后听她所描述的水之国现状,逐渐感同身受并能理解对方为何能产生这么番思考了。

    而藻月见鼬已经表现出一定的接纳态度,便赶紧趁机将自己的完整体系向对方进行阐述。

    于是……

    在听了藻月那全套的理论体系和方案时,鼬意识到她不是闹着玩的,而是真的已经进行过详尽的思考,将不管是军事、政治、经济等各方面都已经给想好了解决方法。

    而且当听完她这套体系后,鼬再回想这几年对方对木叶发展所提出的各种建议、计划,突然意识到,原来她早就开始在行动。

    行吧,她不止已经得出结论,还已经开始实践。但想想藻月从前就一向是行动力很强的人,所以对她如今这番作为似乎也不太意外。

    就是信息量实在太大,加上一连串令人震惊的事实,叠加起来让鼬整个人都恍恍惚惚。

    “让我想想。”他勉强挣扎道。

    藻月一旁关心地说:“想到什么记得说出来啊!”

    鼬:“……”

    其实他清楚自己已经认同这套政治理论体系,就是…正如他之前犹豫的那样,他又不想看见这片大陆因为改革而陷入战火纷飞的状态。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改革的过程中不可避免伴随着流血,我也无法保证完全不流血,只能说尽量将流血范围缩减至最小。”

    对于鼬这种有点文艺理想化的人,必要时还是得用现实来打破幻想,藻月拿出早已准备好的数据资料,开始给鼬讲起之前给他人回信里的战争成因分析,最后总结道:“恕我直言,即便不进行改革,以现在的人口增速和落后的生产力,十年之内各大国间必然再有新的战争爆发。”

    然后说出宣言中那句经典口号:“你要知道‘无产者在这次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锁链,他们获得的将是整个世界!’”

    在这么接二连三的思想冲击下,鼬终于没能扛住点了头,因为他发现藻月说的一切都是有理有据,同时制订的计划可实行性也很高,如果顺利实现,改变的不仅是木叶还有这片大陆上所有人的未来,中止长久以前由于分裂而产生的种种悲剧。

    在双方达成共识,鼬表示愿意对她的行动提供支持后,藻月才发现不知不觉在河边他们已经聊了这么久,天都彻底黑了。

    回到村口时,值班的忍者见他们两一起回来不免多口问一句:“在外面待到这么晚啊?”

    藻月自然地随口回道:“对啊,去河边看萤火虫。”

    “……”

    今天大门口值班的两个忍者都愣了愣。

    在进村并离村口有一段距离了,藻月发现小伙伴有点不自在。

    “还有什么问题吗?”

    “你要知道我们两个已经不是小孩子……”

    没等他说完,藻月反应过来以为他指刚才门口的回答会引起误解,不屑道:“嘁!所以说最烦就是看见短袖子就想到白胳膊,进而想到果体想到【马赛克】想到xxoo。”

    鼬:“……”

    本来只想说拿看萤火虫当借口会不会让人误会他们关系,结果现在听她飙出的这么段话,鼬瞬间不敢发表任何意见。

    ……

    隔天,藻月找小蜗又要了个崽。

    然后在第三天,约定进行会面的那天,成功溜出村后通过让木分|身把迷你电话虫交给还在村里的鼬。

    “铃响三声代表出事了,到时候记得接电话,我会报位置。”

    鼬:“……”

    他觉得要不是君麻吕抱恙在身,对方其实原本计划里恐怕没打算对他自曝制作者的身份。

    而与此同时,汤之国某个景点的广场上。

    以电话虫当信物,藻月与另外两方人员顺利完成首次会面。

    在经过遥遥相望的审视和一轮谨慎的相互试探后,三方终于决定进一步商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