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忍考试的即将举办, 意味着期间会有大量他国忍者到来,为了防止他国忍者在此期间借机生事、窃取机密等,木叶不得不提升安防级别, 加强忍村防御。

    藻月对中忍考试兴趣不大,其实当初刚到木叶的时候,听说中忍考试还是挺感兴趣的还去看过两回, 但发现就是看各村下忍们对战,就兴趣一般般了。

    不过这还是她第一次参加有关中忍考试的会议,木叶高层们大概以此让她了解流程。会议内容其实和平时区别不大, 就是在讲完今年组织情况后,开始强调加强安全方面的排查、木叶警务部和暗部配合好、及时调解纠纷

    因此听完了流程到后面听着听着,藻月就不免有点走神, 开始想些有的没的, 譬如中午吃什么, 又想起鸣人他们准备参加这次中忍考试,看来这次还有点盼头。

    “藻月,对这次中忍考试你有什么好的建议”

    正当藻月寻思着似乎很久没吃拉面时,三代一句话让会议室里的人注意力集中到她身上。

    尽管在走神, 但作为在忍校期间开小差也从没被抓到证据的人, 现在骤然被点到名藻月也丝毫不慌不忙, 从容不迫地回道“增加个vcr回放环节吧。”

    “vcr回放”三代等人听到愣了愣。

    止水虽然没有证据,但我肯定你刚才绝对没听。

    在家是妻管严的奈良鹿久倒是很快反应过来“哦哦, 你说那种能录下画面的过后进行重播的机器”

    这是近年市面上新出现的家用电器, 目前在家庭主妇间比较流行, 通常她们做家务没空看电视但又有想追的电视剧时,就用vcr机器插上空白录像带把剧集录下来,过后有空再回看。

    “没错。”藻月立马组织好语言,“我在想普通人的视力真的能跟上忍者战斗时的动态吗要知道就连忍者也未必能看清对手动作,以前在会场时就感觉很多普通观众其实根本没看懂过程,只是看哪边声势大,然后等公布结果是哪方赢了。”

    其实这问题她老早想吐槽的了,中忍考试的设立一方面是让各国下忍对战借此评估各国实力,同时也是借此向大名、贵族展示本国军事实力情况,以保证未来几年的军事经费,按道理也算是军演吧。

    结果藻月第一次在现场看决赛时,留意了一下特等席那边,发现贵族们只是把当他们的交际场合,实际看比赛的没几个,然后由影陪同的大名,虽然有影在旁边解说,但看比赛也是看得一副打瞌睡的模样。

    所以,她给出的建议就是在最后那场会向普通人群售票的公开决赛中,现场增加几块大屏幕并安排两名解说员,在加以讲解之余,在忍者对峙的时间里和每场对战结束后,将刚才的一些有效攻击进行慢镜头回放。

    显然高层们也不是不知道贵族在观看比赛时是个什么反应,这个建议很快得到记录并被采纳。

    散会后,藻月来到街上。

    由于中忍考试的即将举行,现在街上已经多了不少戴着他国标志护额的忍者提前来到木叶。

    在她经过某条街口时,忽然听到里面传来一道响亮又熟悉的声音“你这个黑猪”

    藻月皱了皱眉,转入这条街道后,就看见鸣人还有三代的孙子木叶丸以及两个小孩他们正和两名砂忍在对峙。

    “发生什么事了”说完,藻月顿了顿忽然转过头去,“那边的小鬼,突然冒出来而且还不是好好出现,是不是太嚣张了”

    佐助“”

    佐助惊愕于自己居然完全没注意到那边什么时候多了个人。

    而原本准备向藻月吐槽那两个砂忍的鸣人也顿住,顺着方向看去,才发现附近一棵树上,有个背着葫芦的红发少年正用忍足倒挂在树上,神情冷漠的注视着他们几个。

    上忍不过藻月第一时间发现我爱罗的这份反应力也让勘九郎和手鞠一惊。

    “勘九郎,不是说了不要在外面丢砂隐村的面子。”

    考虑到现场有疑似木叶的上忍在,本来想要反驳的勘九郎最终没有多说话,只是不满地瞪了鸣人一眼,随后和另外两人离开。

    看着那三名砂忍的身影从街上消失,藻月却总感觉有些微妙,大概就是附近有和九尾那种邪恶查克拉相似的力量在让她体内的黑泥变得蠢蠢欲动,暂且把疑虑先记在心底。回过神来告知鸣人他们最近准备举行中忍考试会有大量外村忍者到来,叮嘱他们这段时间小心点别和他国忍者产生纠纷后,她便去了暗部。

    “他国的人柱力如果要升中忍也是到举办国和其他考生一起进行的吗”

    来到暗部,看见正在办公的是止水,藻月就开门见山的直说了。

    止水迅速回想往届中忍考试“好像没有过这样的例子,怎么”

    “我感觉到有股和九尾差不多的气息,怀疑风之国的人柱力可能在这届考生里。”

    听她这么一说后,止水随即神色变得认真“具体什么情况”

    藻月就把刚才街道里见到鸣人和两名砂忍发生了点摩擦,随后出现一个红发小鬼的事大致说了下。

    止水按她说的特征脑海里迅速将这次参加中忍考试的砂忍人员过滤一遍,最后凝重道“你说的那个红发小鬼他好像是风影的儿子。”

    这么一来就难办了,没有足够证据证明对方是人柱力的情况下就指认,万一不是的话分分钟会演变成外交纠纷,而且对风影的儿子提出进行检查,显然这种要求对方完全可以用是对砂隐村的侮辱为由拒绝。

    虽然不怀疑藻月的判断,但每个忍村封印尾兽的手法都有些不同,不排除对方有隐藏人柱力身份的方式,为此只能多派人手监控砂忍的动向。

    在增强对砂忍的监视下,考试期间还算平稳。只是这样犹如踩钢丝般隐隐约约的局面,反而更加让人感到不安。

    到了中忍考试的最后阶段,意外终于还是发生了。

    在最后一场决赛环节中,因为这次增加了vcr回放的环节,显然这举措方便了不少普通人观众能够看懂忍者间的战斗,提高了他们的参与度,所以这次现场的讨论气氛也比过往要热闹许多。

    接下来即将开始的是我爱罗与宇智波佐助的对战。

    藻月正和鸣人坐在观众席上,而在不远处是以暗部打扮混在人群中的鼬。

    目前有种种线索显示我爱罗是砂隐村的人柱力,加上他先前在预赛时表现出的情绪不稳定和偏激,让知道情况的人都对本场比赛中的佐助感到担心。

    不过场内两人的对战仅仅是持续了几回合,现场忽然飘落白色的羽毛,藻月恍惚了一下就迅速回过神来立马解除幻术影响,并反杀几个混入现场的他国忍者。

    所幸之前有提前和暗部那边预警,木叶这边也反应迅速,很快会场这边情况就控制住。

    就看见火影和风影他们观看席所在的那栋建筑上方突然出现一个大型的结界。

    藻月看到这么大型的结界不禁一惊,再仔细看结界里的人,发现在和三代对峙的居然是“大蛇丸”

    卧槽这货为什么出现在这里藻月震惊完后,很快沉下心一想,就猜到恐怕这次袭击就是大蛇丸主导的,再想到对方这么快出现在影他们那栋建筑并设下结界,之前的风影是大蛇丸伪装而成

    “我先过去三代那边,你们保护好这边会场人员。”

    藻月在顺手解开鸣人身上的幻术后,向在场的卡卡西等人扔下话就立即赶过去。

    她刚来到三代所在的建筑物屋顶时,大蛇丸就在结印迅速召唤出两副棺材,挡住三代投掷过来的那一大把苦无。

    秽土转生

    看见棺材的一刻藻月脑海里立马冒出忍术的名字,同时赶紧回想一遍刚才大蛇丸施术时的结印顺序。

    不过三比一,三代老头不妙啊记住了秽土转生的手印,藻月立马准备着手去解这个结界进去帮忙。然而接下来,棺材里走出来的人差点没把藻月吓死,卧槽死掉的便宜老爸复活了

    然后脑子里就瞬间刷过一系列标题震惊不孝女当众殴打百岁老父亲,全村无一人阻止,原因竟是因为这个、死者难安的背后潜藏何种原因,是亲情的缺失还是道德的沦丧、初代父女成为敌人的真相,不看不是木叶人

    结界之中。

    刚从棺材里出来的千手柱间和千手扉间两人,看见眼前已经白发苍苍的三代猿飞日斩。

    “好久不见啊,猴子。”

    “你也变得老了。”

    见到他们与三代简单的叙旧,鉴于二代知道这招忍术的解除方法,大蛇丸自然不会让他们继续保留意识,于是将带有消除意识符纸的苦无置入身体中。

    在意识消散前,千手扉间忽然注意到结界外面有一名相貌给人感觉很像宇智波斑的少女。

    “不是存心故意殴打长辈应该不会被雷劈的吧”

    看懂对方的口型后,他下意识想反驳一句谁是你长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