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穿越小说 > 在高危世界活成种田文[综] > 第78章晋江独家首发
    实验室里。

    藻月自打从大名府拿到地契回来后就在一旁傻乐呵,这让千手扉间在每次眼角余光不经意间瞥见时, 都冷不丁的有种心脏骤停的窒息感。

    就算看再多遍他还是适应不了一个明明长着宇智波的脸的小丫头, 却露出这么……这么蠢的表情。

    毕竟在他长久的印象中宇智波一族的人总是端着架子, 摆出一副仿佛别人欠他几百万似的高傲神情。

    结果眼前这只,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反正现在就是她在一旁晃来晃去, 搞得他根本没法集中精神工作。

    虽然很想赶她出去, 但每当一准备开口时,见到这丫头带着困惑眼神的脸上就差直接写上“求夸”两字, 便让千手扉间深深感受到宇智波斑的恶意。

    酝酿再三,千手扉间还是没法把好话说出口, 这么一来他更加想不明白他大哥到底是什么脑回路,当年才能心大的说出“斑是个温柔的人”这种话啊!!!

    最后只能强行假装没看见,省的自己糟心。

    见自己被无视了, 藻月扁扁嘴, 心里小声嘀咕她叔这ptsd未免太严重了吧。

    不过她只是吐槽一下,倒没放在心上,很快就把这事抛到脑后, 然后在高兴完了, 就把地契用信封装好打上封印,拿电话虫出来让暗部那边的止水查收一下。

    等电话接通了,便把地契通过传送阵直接传过去, 在确认那边已经成功查收后, 末了藻月向另一头的止水说了下这一趟的谈判收获, 顺利得到一番夸奖。

    虽然止水作为哲学派夸人的方式比较婉转绕口,但藻月本质上只是想得瑟下罢了,心满意足后便挂断电话,接着拿出个小本本,把列出来这回出门要做的事里拿下关口五十年使用权这一项给划掉。

    然后便拿出稿纸,准备起草有关革命宣传方面的稿件。

    她这一系列操作看得千手扉间不知该说什么好,最后目光落在桌面那只蜗牛身上。

    他原以为这小丫头是打算让通灵兽去送信,结果刚才要是观察不错的话,这只蜗牛通灵兽好像有远距离通话的能力,不过具体是如何做到?难道是通过两只同类来进行?以及这种不在过往的蜗牛,难不成又是从其他星球带回来的物种?

    大概他的视线太明显,桌上的小蜗猛一激灵,立马两眼泪汪汪的看向自家主人。

    藻月注意到自家电话虫的异样,抬头发现她叔正神色莫名地盯着小蜗。

    被电话虫的反应误导,藻月以为他想研究自家宠物来着,警惕道:“那个……叔叔你要是对电话虫好奇我可以给你看看,但你别把它解剖了啊。”

    别的不说,这是罗杰送她的啊!

    “……”千手扉间这回终于没忍住上手给她一个暴栗,吼道,“你是被大蛇丸坑傻了吗?!!”

    好吧,误会她叔了。藻月揉了揉头,作为补救赶紧把电话虫之间能用生物电波进行千里传音的特性说了下。

    听她这么一解说后,千手扉间暗道,难怪这丫头能这么快成事。

    能够在移动过程里也能保持通话进行远程交流的手段,无疑给人节省了不少时间并为作战指挥提供极大便利。

    不过这只通灵兽是不是戏精了点?

    然后,他又注意到她桌上的稿件。

    看到一张稿纸页头写着“森奈”两字时千手扉间下意识顿住,紧接着问道:“这是什么?”

    藻月没多想:“写宣传稿呗。”

    立马猜到那是她笔名,千手扉间忍不住嘴角抽了抽:“你怎么想到用这个当笔名?”

    “嗯?以前我爸给我取过个小名叫奈奈呀。”

    千手扉间:“……”

    他又一次感受到宇智波斑的恶意。

    这会儿藻月也反应过来了,哭笑不得道:“叔你这联想能力未免太强了吧!”

    然后也不免再次认知到她老父亲给她叔叔带来了多大阴影。

    千手扉间怕她说出什么气死人的话,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沉声道:“把你刚才传送物品的那张卷轴给我看看。”

    “叔叔你不是要研究白绝吗?一下子这么多事你会不会忙不过来?”

    虽是这么说,但藻月还是把画了传送阵的卷轴交到他手上。

    对她这份担心千手扉间表示呵呵,在把上面的符文大致看了遍后,结合之前看过的编程入门教材,很快就把原理给搞清楚了,顺便拿笔对符文进行修改,将那原本分了四五行的繁琐符文给压缩成一行。

    藻月懵逼了几秒后,瞬间激动抱住她叔的腿:“卧槽!大佬是我错了,小的有眼无珠,居然对大佬你的能力产生怀疑,言语有所冒犯,请大佬你大人有大量……”

    千手扉间也卧槽了:“松手!快松手!不然我要揍你了啊!!”

    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门口的大蛇丸,冷不丁来了句:“还真是热闹呀。”

    见她叔已经炸毛,怕真的挨揍,藻月一个鲤鱼打滚迅速从地上爬起来。赶紧收拾上东西老老实实跑隔壁房间去写稿,不再在这里干扰他们搞研究了。

    ……

    前天在水之国活动的人员告诉她目前那边遇到的一个有点麻烦的问题。

    由于坊间的异议引起了水影的忌惮,为了巩固自身的统治地位,水影在不久前开始下令追杀一切涉嫌与革命相关的人员。宁可错杀三千,不可放过一个的镇压手段,让一些无辜人员也因此受到牵连遭清算。

    虽然按照正常理性的角度来看,要怪的应该是采取这种格杀勿论的血腥镇压手段的水影才对。但人是有奴性和欺软怕硬的自欺欺人心理,尤其是被水影的手段震慑后,不少人对水影就只剩下畏惧,不敢怨恨真正的罪魁祸首,反而责怪革命人员,认为都是因为他们试图反抗水影和大名的统治,才导致他们遭此横祸。

    底层平民本身知识有限,和他们谈长篇大论的大道理是行不通的,就像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必须要用最通俗易懂的形式让他们明白。

    思来想去,藻月突然想起那句“最后,他们奔我而来,却再也没有人站起来为我说话了。”的出处《我没有说话》。

    决定把这首经典忏悔诗内容修改成忍界版,给电话虫外接上传真机,先给水之国那边的人员发过去。

    然后她也开始考虑起对底层平民的教化问题了,这几年因为没有大规模战事,各国局势安稳经济好转,加上电视机的发明和普及,平民的识字率提高了点,但这边可没有义务教育的说法,所以对平民而言想接受完整的教育仍然是项昂贵支出。

    而且电视机也只是在经济比较好的地区流行而已,那些处在电力不稳收不到信号的小国和偏远地区仍然的百姓仍然愚昧落后。

    虽然在规划里是有让知识分子开设免费的私塾对普通人展开教育,以输出政治思想,但即使有接受教育的机会,也不是谁都乐意坐在屋里听课。

    相比起花费精力去听课,大多数人在空闲时间里更加乐意选择看看电视、打打游戏这些娱乐活动来消耗时间,所以在开设私塾的基础上,藻月还打算通过戏曲、故事等娱乐形式对平民百姓进行教化。用寓教于乐的形式将思想参杂在里头,潜移默化的改变人们的观念。

    她现在手上的马甲实际有三个,除“森奈”这个是过了明路的马甲外,还有两个是用于革命宣传,分别叫“三木”和“夜光”平时写稿给长门那边的。然后这两马甲的设定分别是,一个毒舌言辞犀利,另一个则偏向幽默宽厚。

    因为只有单一的声音是难以激发人们的思考,所以前期时她经常用两个马甲在报纸上精分辩论。

    而现在,藻月决定“森奈”这个文艺小清新风格的马甲就写点阳春白雪比较符合中上层人士看的故事,就是在才子佳人这些背景下,参杂由于身份地位等原因导致悲剧的爱情故事。而“三木”这个就走反映社会带批判性质风格的文学路线,“夜光”则写黑色幽默的短篇讽刺小说。

    再次感谢上辈子信息发达,让普通人都能轻易获取大量不同层面的知识。

    结合看过的经典名著,藻月很快就列出三个故事大纲,接着干脆用分|身术同时开工,经过一晚上就完成了三万字的草稿。

    只是当她通宵完第二天出来,顺便跑隔壁实验室去看看时,她刚敲门进去。

    就见到大概听到敲门声而回过头来的千手扉间突然定住,不知受了什么刺激又有点掉土了。

    随后藻月带着一脸莫名其妙被她叔赶了出去,不过她刚熬完夜消耗脑力写了这么多东西,此时也懒得多想了,干脆先去睡个觉。

    直到补完觉下午再次出来时,藻月在走廊上刚好见到她叔。

    “晚上早点睡,没事别熬夜。”

    藻月震惊了,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吗!她这个对宇智波一向没好脸色的叔叔居然会说这种话?!

    “大蛇丸?”藻月试探道。

    千手扉间瞬间暴躁道:“还不是因为你一熬夜有了眼袋TMD看起来就更像你那个死了都不安分的爹了!!!”

    今天一早看见这丫头晃悠着进来时,他差点就要顺手直接朝她扔苦无了。

    藻月:“……”

    对此藻月感觉自己也很郁闷,忍不住吐槽道:“长这样也不能怪我啊,要知道宇智波基本上都长得差不多那样,把刘海、眼袋、泪沟啥的去掉,光看脸能直接玩宇智波连连看的。”

    千手扉间:“……”

    宇智波连连看是什么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