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穿越小说 > 在高危世界活成种田文[综] > 第79章晋江独家首发
    仿佛没看出她叔被她的形容给雷得红红火火恍恍惚惚,藻月继续道:“说起来, 千手家的遗传也太任性了吧, 亲兄弟咋都能一黑一白长得完全不像的?”

    千手扉间已经懒得和她说话, 上手就是一个暴栗,然后转身回实验室。

    藻月“嗷”了一声捂住头, 看着已经关上门的实验室。撇撇嘴, 算了, 先出去溜达一圈玩玩,等下继续回房间对草稿进行润色修改。

    就这样在蛇窟待了三天, 她终于完成了长篇小说的三万字开头,顺带创作了一部话剧剧本, 还有篇六千字短文。

    把稿件整理好后,藻月给办公室里的这两天她拿花盆种的几棵生菜和葱姜蒜浇了遍水,再观察记录了一下前天在房间里开垦出的一块实验田中的水稻生长情况, 接着就溜去隔壁实验室看看进度。

    ……

    于是没多久, 实验室里。

    见藻月抱着盆生菜进来时,千手扉间嘴角抽了抽,脸上不自觉掉下一层浮土。

    旁边的架子上还有两盆百合, 是昨天这丫头放进来的, 结果今天又搬盆菜过来。

    不由地想起他大哥那已经成了菜园的院子,看她还有空折腾这些貌似很闲,千手扉间忍不住道:“你没事干吗?”

    “有啊。”藻月正在给百合花松土, “但这不刚完成一部分, 所以出来放松一下嘛。话说叔叔你一天到晚窝在实验室就不腻吗, 光对着实验台和四面墙也太没生活情趣了吧,好歹来点绿色护眼呀。”

    “……”

    艹!又是这种让人火大的口吻。

    千手扉间感觉有这货在旁边晃悠,现在手头上的事是干不下去了,干脆把培养皿放下,没好气地说:“都完成了什么?”

    藻月把刚写好的稿件拿出来。

    好巧不巧,刚好最上面的稿件是她参照《源氏物语》那种调调,风格偏向婉转缠绵。

    千手扉间扫了两眼,就联想起宇智波那种装模作样的作派,顿时不大客气道:“这都是什么酸不拉几的东西。”

    虽然对她而言写的都是些套路,没多少真情实感,但好歹也是花了自己几天写出来的东西,被这么说藻月也有点不爽了:“难怪叔叔你没对象,宅在实验室就算了,思维还这么理科直男,简直是注孤生的节奏啊!”

    说着说着,忽然忍不住打着关心的旗号八卦起来:“对了,叔你真没处过对象吗?不太科学啊,你这条件也不错咋就成单身狗了?”

    千手扉间心里简直要MMP了!他就不该和这丫头说话,尼玛这种莫名重合的语气,搞得他现在特想揍完这丫头后马上回黄泉冲他大哥吼一顿:你女儿到底是什么玩意!!!

    “……”

    看见她叔准备过来揍她,藻月赶紧见好就收,闭嘴一脸乖巧,顺便心里小声逼逼还是改天找回个文艺宇智波给她看稿。

    被她这么一插科打诨,千手扉间已经懒得再看剩余的内容,只是在准备把稿件塞回给她时发现底下还有本书,抽出来一看,封面是一男一女卿卿我我,看起来就不像正经的书,再看标题:“《亲热天堂》?”

    藻月:“……”

    不小心把写稿时垫在底下的书也一起拿来了。

    千手扉间把书粗略一翻后整个人都不好了:“你、你……这你写的??!”

    “怎么可能!这种一看就是充斥着四五十岁中老年男性幻想的东西怎么可能是我写的!!!”发现她叔居然误会这是她写的,藻月也急了,立马激动反驳道,“毕竟宣传得迎合群众审美才能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所以当然要研究下目前热销的小说,看看大众喜欢什么风格类型的作品啊!”

    所以你就研究小黄文了!!!

    毕竟生存的时代隔了百年,观念上肯定有不小代沟,譬如作为老一辈,他们那代人就通常比较保守。

    尼玛小姑娘家家怎么可以……简直是@! %^*$#……

    看到千手扉间已经快土崩的样子,藻月赶紧抢占道德高地的先反过来指责道:“叔你这思想不对啊,男女之情是文艺创作中不可缺的部分,应该从艺术角度正确看待,而不是谈性色变,将它视为洪水猛兽。”

    本想补句“谁还不是爸妈生的”,结果突然反应过来她还真不是爸妈生的,于是藻月便就此打住。

    被她呛得没话说的千手扉间,迅速冷下脸道:“我让大哥上来和你说说。”

    “卧槽别别别!!!有话好好说,别叫家长!”

    原本还振振有词的藻月一听他要把自己的便宜老爸喊上来,瞬间秒怂并立马拽住她叔胳膊,怕他结印用忍术。

    千手扉间登时又卧槽了:“松手!快松手!妈的你好好说话别动手动脚!”

    见他真的准备揍自己,藻月赶紧蹲下开始嘤嘤嘤地卖起惨,唱道:“小白菜呀,地里黄呀~两三岁呀,没了娘呀~”

    那凄凄惨惨的声音回荡在蛇窟里,成功让走廊另一边房间里的大蛇丸和兜两人都相继顿住。

    千手扉间快被她的骚操作给整崩溃了,TMD现在怎么搞得像他在迫害她似的!不过在留神听了下歌词后,突然不知想到什么,反而冷静下来。

    过了会儿,藻月发现她叔有点平静得不太对劲。小心翼翼抬眼观察了一下,结果看见她叔拿着台录音机。

    “唱啊,怎么不唱了。”千手扉间面无表情的把录音机里的磁带拿出收起,看这丫头好像意识到什么终于真的老实下来,才搁下话道,“你丫再搞事改天我就拿下去给宇智波斑听听。”

    藻月:“……”

    卧槽!挑错歌了!

    想起回忆杀里她老父亲年轻时在战场上毫不含糊的架势,藻月浑身一哆嗦。

    这回真被逮到把柄后,藻月接下来的这段日子瞬间变得格外安分,没事时也不敢老跑隔壁晃悠了,乖得连大蛇丸都啧啧称奇。

    而没了她这精神污染源时不时的过来造成干扰,千手扉间的工作效率顿时得到极大的提升,反正前后在蛇窟待了五天,来的时候光有书本和白绝,走的时候却是各种芯片、电路板、文件资料样本等各种物品打包了好几个储物卷。

    同时也验证了藻月过去的一个猜想,白绝和人体有关,但不是什么人工培养的类似人造人存在,而是本身就是人类,但由于不明原因变成了如今营业价值极高的“白萝卜”。

    然后接下来就准备到疑似阿尔塔纳地表喷涌处的地方进行实地考察。

    ……

    在去往土之国的路上。

    虽然确定白绝是由人类转变而来,但具体是在什么时间形成,又是以什么方式变成这种模样,就还需要样本以外更多的相关事物进行参考分析。

    想到这丫头说过宇智波斑那个基地里有一洞窟的白绝,千手扉间打算对洞穴进行地质取样,通过对地质层进行检测化验,从而推断出白绝的产生时间。

    “宇智波斑在水之国的基地里还有很多这种东西是吧?”

    “嗯。”

    “……”

    先前在蛇窟实验室里这丫头老老实实不来打扰他工作了是件好事不错,但现在出来了还是这么正经的,千手扉间又感到有点不自在。

    所以说宇智波斑当初为什么要搞出个千手和宇智波的孩子!!!尼玛性格像千手嘛偏偏长着宇智波的脸,每次看见都有种割裂感。但现在正经不搞事了,保持端端正正的样子时又搞得他老有一种看见老对手的错觉,尤其是这丫头偏偏和宇智波斑还长得有几分像,让现在正同路的他更加不好了。

    看见她叔又一副纠结别扭的样子,想必八成又是对她老父亲的阴影上来了,藻月忍不住叹气道:“唉,更年期的男人真难相处。”

    “更年期?”什么鬼?千手扉间听见她说出个他没听过的词,虽然暂时不知道具体含义,但潜意识就感觉这词不是什么好意思。

    藻月用棒读的方式给他科普道:“男性更年期,指男性在进入四十到五十五岁期间,由于雄激素下降而产生的一系列临床症状,其中在精神心理方面会表现为性情急躁、易怒、多疑猜忌、感情淡漠。”

    千手扉间:“……”

    别以为他没注意到这丫头说话时对他的奇怪打量!

    正想要骂人时,藻月忽然以关心的态度,好言相劝道:“为缓解更年期带来的影响,在注意合理的饮食之余,还应当保持身心愉悦,每天坚持适当户外锻炼,避免压力过大,所以说叔叔你别老是待在实验室里——嗷!”

    没等藻月说完,她叔就直接给了她一个暴栗。

    TMD他要是再信这丫头能学乖,那他绝对是煞笔!千手扉间一边掉土一边突然加快前进速度。

    藻月捂着头,回过神来见眨眼间她叔已经和她拉开老长的一段距离,心里嘀咕了一下这速度尼玛还真不愧是忍界最快,一边赶紧追上喊道:“等等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