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带土很想拒绝, 然并卵, 现在作为俘虏的他没有抗议的权利, 反正不管他乐不乐意,都被藻月架到椅子上按头学习。

    于是接下来,房间里就开始艰难的学习外语过程。

    然而没过多久,千手扉间就忍无可忍的冲藻月骂道:“你丫没事干就别在这里捣乱!给我到一边去!”

    他算是服了,原本以为当初这丫头把修真啥的那些对大蛇丸说得那么玄乎,是想故意制造难度忽悠人, 结果现在听她教那叫带土的宇智波, 才发现尼玛她是真的不会教人啊!

    这说的完全是自由心证, 而且还是是想到哪就说到哪的那种,知识点跳来跳去。

    一看宇智波带土,本来学习就不大好的一学渣, 现在是彻底听得晕头转向感觉更加学不会了。

    再看他大哥, 虽然看着淡定, 但让人感觉头上就是挂着一排问号。

    这效果简直了, 差点没把千手扉间给闹得火冒三丈,毕竟他一向是惯于按照规划来教学。心说看她先前写社论啥的明明都能说得头头是道啊, 结果一到教人就成了这么玄乎不定, 宇智波那奇奇怪怪的哲学思维你别用在这上面啊!终于是对她这误人子弟的教学实在看不下去,赶紧给叫停。

    藻月闻言扁扁嘴, 初时有点委屈, 但很快又两眼一亮。可惜千手扉间显然早就预料到她在打什么主意, 紧接着就立即补充道:“不用教人也别想往外头跑。”

    “哦。”藻月郁闷的重新扁嘴。

    可是才没几秒, 藻月又灵光一闪想出个借口:“对了,先前那水果摊老板告诉我岛上有个小图书馆,既然你们在这里自学语言,那不如我去图书馆先找点书看看。”

    只是说完后她发现她叔用充满不信任的目光打量着她,狐疑道:“你难道不是准备去打听什么人?”

    藻月:“……”

    我去!她叔咋这么敏锐?

    千手扉间心里冷笑道,妈的,他大哥当年就一天到晚找理由想往宇智波族地跑,以为他现在会看不穿这点小伎俩?

    虽然这丫头曾经确实来过这个星球,但就这边所用语言和他们那边完全不同,就两三天这么短内光自己探索的话最多也就掌握点日常用语,而涉及到这边的特有名词肯定无法太快理解,可她却能知道这么多关于伟大航道的信息,那意味着她当年肯定是遇见过什么人,然后这个人专门给她描述了伟大航道的各种神奇现象,最后勾起了这丫头的向往和好奇。

    再想起之前这丫头来到海边后,看见大海就不太对劲的激动心情,千手扉间几乎可以笃定,那人十有九成还怂恿过她出海!

    然而藻月睁眼说瞎话的本领显然比她便宜老爸等级高,一脸纯良地表示:“叔你想多了,我只是想找《恶魔果实图鉴》这本书而已。”

    “恶魔果实?”千手扉间皱了皱眉,这名字听起来似乎不是什么好东西。

    藻月便给他们解释了一下恶魔果实这样特产。

    简单点说,恶魔果实就是一种吃了后能让人获得特殊力量的果实,但副作用是能力者从此会被大海拒绝。

    恶魔果实的能力多种多样,几乎囊括各领域,只有你想不到就没有它办不到的能力,而按照能力特征大致分为自然系、超人系、动物系,每颗果实都是独一无二,只有能力接近的果实但没有能力完全相同的果实,除非宿主死亡,否则是不会产生第二颗同样的果实。

    故此,尽管种类繁多,恶魔果实在这个世界上仍然十分稀罕,而即便服用后从此会变成旱鸭子,但和得到强大的能力相比,这点代价几乎算不上代价。

    藻月坦诚地表示:“你也知道君麻吕他血继病很严重,我们那边现有的医疗手段根本没法治,但如果是这边的话,如果找到具有治疗效果的恶魔果实,说不定还有点希望。”

    这话倒不假,来到这边后她确实是考虑通过果实能力在解决小伙伴的病情。图鉴她是要找,同时罗杰的消息也要去打听,反正两件事一起干也不矛盾。

    千手扉间对此不予置否,只是在听说了她对恶魔果实的描述后,他现在更为关注的是:“你刚才提到的自然系,再具体说一下。”

    藻月愣了愣,很快就知道她叔大概在顾虑什么了。

    自然系被公认为三大类中的最强一种,因为其特点是能力者能够令身体元素化,使得物理伤害无效,而且还能在同介质中快速移动,同时能对环境产生直接影响,所以应对起来格外棘手。

    于是在听完她讲述这些特点后,千手扉间眉头皱得更厉害了。

    “听起来好像有点麻烦啊。”千手柱间也嘀咕了一句,话虽如此,但他看起来相比起困扰,好像跃跃欲试的成分更多点。

    注意到这点的千手扉间登时表情有点绷不住了:大哥,你别给我添乱!

    藻月趁机道:“叔,没啥问题的话那我……”

    “行了行了,把书找到就赶紧回来。”千手扉间现在也有了想进一步了解恶魔果实的念头。

    不过他不是对恶魔果实有什么企图,而是不得不顾虑一件事。

    尽管他们在通往这个星球时的那条天外航道十分凶险,但如果是因为龙穴而形成,只要阿尔塔纳继续在那里喷发它就会继续存在,也就意味着这是条稳定路径。

    两星球之间存在一条互通的枢纽的话……可未来呢?如果随着将来人们的探索,发觉这条路径并且降低了通行难度。

    目前这边的科技水平暂且不清楚,但自然系果实能力者无疑是个大麻烦。

    要知道在忍界,那些特殊能力都是以血继形式通过遗传获得,血继的发挥多少会受到血统的影响。

    可在这边,只要吃了那叫恶魔果实的玩意就必定获得能力,而且只要有足够的时间运用熟悉,能力就必然可以开发到极致,也就意味着这边会更加容易出顶尖强者。

    妈的!为什么感觉这个星球的一切都这么乱来!人的身高随便长长就算了,连能力都可以靠运气随便获得,想到这里千手扉间感觉他都有点凌乱了。

    只能说,这边的星球对于严谨的人实在太不友好了。

    而藻月此时得了批准,暂且顾不上她叔的这份纠结,立马就往外跑。

    没多久,她便来到了图书馆,开始在书架上寻找书脊上印有恶魔果实字样的书。

    正当她一路扫览到第五排书架,蹲下来准备看底下的架上有没有时,忽然,旁边有人向她递来一本书。

    “你在找这本《恶魔果实图鉴》吗?”

    藻月闻言看过去,发现封面上印着的正是她要找的那本书的书名时,立马欣喜地接了过来。

    再抬头一看这位好心人,发现是个给人感觉气质很知性,身材十分高挑的女性后,藻月便咧开嘴灿烂地笑道:“是这本没错!谢谢大姐姐!”

    “呵呵,没什么。”妮可·罗宾礼貌地笑道,然后很随意地提起,“你是从外海来的吗?”

    “是啊。”藻月没多想就回答了,然后就感觉很新奇地问道,“大姐姐是这里的工作人员吗?你怎么知道我在找这本书,太厉害了吧!”

    罗宾滴水不漏地回道:“因为你嘴边一直叨念着‘恶魔果实’,然后这边都是有关,所以我就猜你是在找这本书了。”

    在藻月恍然大悟的眼神中,她又不经意地说:“你故乡是在很远的地方吧?”

    “你怎么知道的!”

    面对藻月的再次惊奇,罗宾微笑道:“就算在西海,会把海王类当坐骑也很少见。而且听你的口音,好像不太熟悉这边的语言。”

    “咦?!!”藻月瞪大眼睛,过了会儿抓了抓后脑勺,嘀咕道,“原来关注度还挺高的吗……”

    “呵呵,我是研究民俗文化方面的学者,你可以叫我罗宾。”罗宾这时开始介绍自己道,“因为注意到你们的语言和我过往接触到的都不一样,所以想了解一下,介意教我一些你们的语言吗?”

    “好啊!”听说对方是研究民俗文化,藻月立马感觉找到个能够快捷获取这个世界信息的上佳途径,一口就答应了。

    ……

    于是,当千手扉间因为藻月这货跑出去将近有一小时没回来,所以找到图书馆来时,就发觉她正和一个人坐在同张桌上,正在面对面交谈。

    千手扉间当下脑子里警铃大作。

    而大概是同属性互斥的缘故,千手扉间看到罗宾的第一眼就几乎可以判定是个心机重的麻烦人物,然后当看见藻月居然还在和这么个人在相谈甚欢,是:卧槽!我才一个没看住,你TMD就给我招惹上这么麻烦角色,从刚才到现在你被套多少话了?!!

    三步并作两步的走过去,结果来到身边正准备拎她回去时,却突然注意到……???

    这丫头一脸快哭的样子是怎么回事?千手扉间立即难掩敌意的看向对面。

    罗宾保持从容的微笑,解释道:“刚刚告诉了她罗杰在十五年前已经被处死的事,这个消息对她而言似乎打击有些沉重。”

    罗杰是谁?妈的,这又是从哪冒出来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