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穿越小说 > 在高危世界活成种田文[综] > 第94章晋江独家首发
    从水之国码头开往大陆的客船上。

    船舱里。

    无所事事的千手柱间突然一拍手道:“对了!说起来月之眼的事你俩也研究得差不多了吧?咱们什么时候把斑喊上来谈谈啊?”

    看见本来正在处理堆积工作的便宜侄女听到他大哥的话后, 顿时变得惶惶不安,且心不在焉的开始无心工作,千手扉间没好气道:“大哥,你没事干的话能不能在一边安静待着别添乱啊。”

    “哦。”被自家兄弟嫌弃的千手柱间稍稍郁闷了一下, 但很快又来了精神,而这次他转为骚扰他闺女, “哎对了,奈奈你之前编的那剧本写完了没啊?就那个雷什么雨的, 话说你把这人物关系也搞得太复杂了吧, 还有你咋这么多笔名,又梦阮又胡海散人、兰陵笑笑生什么的。”

    藻月一阵窒息,虽然之前出于宣传目的,就把上辈子看过的一些经典作品搬过来改编了一下,但不代表她想跟人深入讨论。至于马甲太多……其实都是作品原作者的号啊。

    于是她赶紧打断并转移话题道:“爸你要是嫌无聊不如先回老家,翻翻那些犄角旮旯的地方有没有藏了什么祖上流传的古籍, 搞不好上面有记录过去三家曾经是一家子。”

    刚说完, 一旁的千手扉间就反射性喊道:“不可能!!!”

    “嘁!怎么就不可能了。”藻月对她叔的激动反应下意识吐槽道, “忍者数量才多少,你看普通人那些散落在世界各地的都能扒拉出个共同祖宗出来,刚好我们和日向还是最古老的忍者家族, 祖上是一家多正常。”

    说着, 藻月想了想感觉还有那么点可能, 便转为认真向她叔提议道:“不是我说什么, 叔啊, 你要不要考虑一下采集三家人的样本来做个同源性分析,我觉得咱们三家是一个老祖宗的可能性很高啊,真的。”

    “我和斑真的是一家人吗……”千手柱间果然被藻月提出的假想给转移注意力了,试想一下后脸上就露出憨厚的笑容。

    看见他大哥傻乐的模样,千手扉间一时间不知自己是被大家搞不好是远亲的设定给雷到,还是被他大哥盼着和宇智波斑当家人给搞得呕气。

    大哥!你亲弟弟在这边啊!

    大概是这段时间被这对父女两给折腾得有点胡思乱想,千手扉间居然认真思考了一下,万一千手和宇智波过去真有亲戚关系,到时候要重新排辈分的话,他们和宇智波那边……卧槽了!别告诉他到时候得喊宇智波斑一声哥或者叔伯什么的,想想都窒息。

    那两块石碑的翻译内容,在回到忍界前还在旅馆时几个人就大致看了一遍。单纯从故事角度来看的话,大概就是分别记述了两段不同时期的神话史诗。

    从鬼之国发掘出来的那块石碑,上面内容讲述的是在千年以前,当时星球还处于蒙昧阶段,人类之间为了生存而战争不断,但却共同供奉着大陆中央的一棵神树。直到有一天有位来自天外的公主,她把神树果实摘下服食后,额头上睁开第三只眼睛并获得神力,用果实而得来的力量,她平定了战乱并从此被世人称为卯月女神。但好景不长,这位女神逐渐变得刚愎自用并残暴起来,她想成为唯一的主宰,于是通过第三只眼睛的力量夺走了当时的大地上人类的意识,把他们都变成类似植物的存在。

    至于铁之国那块石碑,记载的则是一对叫羽衣和羽村的兄弟的故事,他们是卯月女神的儿子,因无法对母亲的残暴行为坐视不管,于是他们最终联手封印的母亲。而在一切结束后,他们当中一个决定到月球上看守封印,另一个则留在大地协助幸存的人类建设家园。

    照石碑内容来推断,基本上可以确定那月之眼压根不是什么能拯救全人类的好东西,相反甚至会导致人类灭绝星球遭受灭顶之灾。

    不过看到神树和果实时,藻月就不免想起了当年在拉夫德鲁看到的那棵结出恶魔果实的神树,曾说过它还有个已经时隔很久没再联系的同类。

    如果推测没错的话,它的同类应该就是石碑上记载的那一棵。至于卯月女神在吃下果实后所获得的神力,估计就是如今忍者所运用的查克拉。

    而那对兄弟……虽然由于受到石板版面的限制,后续的内容没有记录到,但藻月觉得,那位留在大地上的羽衣很大概率就是传说中的六道仙人。主要是这时间点和他留在大地的原因,都和六道仙人出现的时间和事迹吻合。

    尽管一下子解开了许多疑问,但同时也有了更多新的疑问,譬如黑绝究竟是什么玩意?它在过去的历史中又扮演着什么角色?以及这货现在躲到哪里?

    这些就是他们接下来待解决问题的一部分。

    于是当船一靠岸,千手柱间就率先一步回村,兴致勃勃的决定要把祖宅好好翻找一遍。

    而藻月则还得先去雨之国一趟。

    这回和上次私人拜访不同,她是以火影的身份对在雨之国的革命工厂和相关人员进行正式造访和交流,顺便让她叔以技术人员身份对目前机器设备来些指点什么的。

    从那边的星球回到这边后不久,她便和止水他们联系了一下,才知道虽然他们在另一个星球待了四天,其实这边才过了两天半,由此大致推算出两边的时间流速比例是1:1.5。

    所以藻月以为这边此时应该已经发生了不少事,结果实际上,忍界这边水之国建立新政权的消息在他们回到忍界的当天早上,才刚上报纸头条被世人所知。

    至于水之国目前的情况是,按照先前会议上的商讨的方案,新政权先将沿海地区解放,接着推进到内地。

    不过由于水之国本身多山地又经常伴随雨雾的气候,本身就十分适宜建立秘密基地,也为某些人提供了藏身之所,这给新政权彻底控制全境带来了些难度。一些封建残余势力躲在深山老林里,控制南部部分山区作垂死挣扎的抵抗。

    至于如今水之国的新政权,作为与过去旧时代的划分,自然不再沿用水之国为国名,而是以人民共和国自称。

    才发现原来时间没过去太久,于是藻月就随即调整了一下行程,在第二天木叶就在报纸上宣布承认水之国新政权的政治地位并和其建立外交关系时,她就顺便追加对雾隐村的国事访问。

    原本对水之国这场内乱都处在观望状态,甚至盼着他们这样内耗后消磨掉国力然后趁机分一杯羹的其他国家,这回的事情就真让他们始料未及了。

    他们都还在考虑着对新政权该摆出什么态度和姿态时,木叶那边就已经第一时间就和新政权建交,结果又过一天,火影便出现在雾隐村会见这次的革命军领导者。

    就刊登在报纸上的官方报道来看,五代火影与再不斩等人见面并进行会谈,双方在此次会谈上确定了接下来的商业贸易合作项目,并确立成为全天候战略合作伙伴的关系。

    虽然各国的情报分析人员都是头一回见到这名词,但看字面都能猜出大概意思,然后稍微想想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尽管没有实质性证据,但几乎可以肯定先前那群革命武装人员背后是得到木叶的支持,甚至是双方合作推翻了先前水之国大名的统治。

    尤其是接下来,当木叶那边官方宣布火影接下来会造访雨之国时,伴随着他国忍者对此迅速进行深入调查后,发现这次大多数外逃的都是躲在雨之国,就更加确定了不久前的猜测。

    这事让不少人都纷纷扼腕,暗骂还真的是大意了,以为五代那个小丫头太年轻加上刚上台不会有什么大动作,万万没想到居然玩了招暗度陈仓。

    其实某方面也是因为这种形式的革命在这片大陆上是头一回,而按照过往经验,通常都是会被镇压下来,所以当宣布成功时,多方对这结果都是始料未及。

    反正藻月往雨之国那边跑了趟,又宣布成为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并订下一份人员交流计划后才回木叶。

    革命事业取得重大成功,又顺利达成一系列目的,回来的路上藻月那个欢快。

    结果大概回到终结之谷时,她叔忽然顿住,眉头紧锁的嘀咕了一句:“大哥又在搞什么……”

    藻月才发现她爸就在附近的林地里,不知为何,她有种不大好的预感。

    于是当叔侄两人赶到千手柱间所在的地方时。

    千手柱间爽朗的打招呼道:“奈奈、扉间,你两回来了啊!”

    看到眼前空地上凭空多出副棺木,再看到坐在旁边地上的带土,藻月哪里还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几乎是要两眼一黑了。

    想起之前船舱里她爸老是冷不丁的问起什么时候把她老父亲喊上来好好商量,估计那时候就在蠢蠢欲动了。虽然她和她叔双方在这事上都想着能拖一时是一时,但带土会啊!而且白绝这种营养丰富的大补品,简直是出门旅游居家必备,带土身上八成也有带上一两具,然后就……都充分被她便宜老爸给用上了。

    艹!她居然漏算了这一点!

    鉴于武力值的差距,藻月没敢怼她便宜老爸,只好把气撒在带土身上,幽幽地表示:“带土啊,我看你这是缺一份社会主义毒打!”

    “嘁!我看你也欠一份打。”

    藻月:“……”

    听见身后传来尽管年轻了不少,但依然熟悉的声线,藻月立马浑身僵硬,整个人就像发条生锈的木偶似的,动作一格一格的转身。

    然后她顺利见到当初回忆杀里那个年轻时期的宇智波斑。

    惨了,这下她老父亲打起她来动作更利索了!

    尽管心里头已经欲哭无泪,但此刻藻月只得硬着头皮喊道:“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