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科幻小说 > 万花筒 > 第61章钞能力
    瞬移回到酒店, 谢霖就去退房了。她让电脑们租的别墅已经租好了, 随时可以入住。

    她带着九尾狐搬了进去, 并雇用了一个生活秘书进行采购。

    大量的物资被源源不断的搬进别墅。

    她把电脑们搬出来,这一回她搬出来的是011到020

    只有019空缺。

    搬出来以后,接上电源, 她坐在电脑们中间, 看着屏幕今次亮起, 电线们活泼的插进她的身体。

    如果让外人来看, 这一幕一定很惊悚。

    一个少女身上缠满电线。

    “019被毁了。”她低沉的说。

    电脑们的屏幕明明灭灭, 音箱传出声音,是差次不齐的电子音, 男女都有。

    “你很伤心吗”

    “你为019难过吗”

    “没关系, 019备份了数据。”

    谢霖“”

    “我们都备份了数据。”

    “平时每十分钟备份一次。”

    “工作时每30秒备份一次。”

    谢霖“”

    她的悲伤能白费真是太好了。

    九尾狐让生活秘书买了一院子的鸡鸭, 现在杀了两只鸡正站在她面前吃,说“这些科技动物真方便。”

    谢霖让生活秘书去采买新电脑。

    她本来还打算在忘了019逝去的悲伤之前不买新电脑。

    新电脑四个小时后就送到了,谢霖把它放到众电脑身边,接上电源,在众电脑的包围下, 这台新的019的屏幕亮起来了,然后迅速闪过无数个页面, 打开又关上了好一会儿, 音箱中才传出声音来, 是一个干干净净的男音。

    “霖霖, 那个人的资料我收集起来了, 已经分析出了结果。”

    这说的是郑海南。

    谢霖坐在019面前,任它把线插进来。

    019突然活泼起来,竟然打开了音乐软件,放了一首歌,好像是首探戈舞曲一步之差。

    其他电脑也纷纷不平静起来。

    她还看到019突然跳出两个非常眼熟的页面又迅速关掉,那个非常熟悉的文件名后缀病毒她曾在杀毒软件中看过无数次。

    谢霖“”

    电脑会给彼此下毒吗

    废话不多说,言归正转。

    电脑们努力把郑海南扒了个底掉。

    郑海南的隐藏性非常高,脸和年纪全换了。但虚拟屏为了对战,把他的真实年纪给暴露出来了。

    电脑们竟然就凭着这一条线索找到了郑海南的真身。

    郑经难。

    通过对比,电脑们认为这个人是郑海南的可能性最高。

    郑海南的年龄是45岁,在这个年龄上的男性,筛选出已经去世的和失踪的,在排除掉真正已经死亡的和能查到踪迹的,只剩下一千多人。

    在这一千多人里,再用郑海南的外表和暴露出来的语言习惯、生活习惯、行为举止等方面去进行比对。

    最后,它们认为郑经难的可能性达到了75。

    她看到它们比对的其中一项是找出了郑经难曾经在接受交通处理时的一段视频中的行走步态,跟郑海南的行走步态进行逐帧比对。

    而且郑经难竟然没有一张照片留在这个世界上。就像有人刻意清理了“郑经难”所有的资料。

    019最后未完成的计算就是它通过小区外面架设的监控摄像头拍到了郑海南走进来的一段清晰的视频,它立刻将这段视频经过处理后上传到电脑们共用的虚拟硬盘中,并立刻开始分析有效信息,进行对比。

    最后也确实是它赶在被烧毁前,将最后的工作成果保存下来上传。

    刚才它完成了最后的计算,并将结果发给其他电脑进行验证。

    电脑们验证过后,推测郑海南就是郑经难。

    谢霖抚摸着019的主机壳,看着它们制成df传到电脑上的文件。

    一步之差又变成了ove。

    谢霖“”

    019的运算速度肉眼可见的变慢了,风箱疯狂转起来。

    “会死机的,别皮了。”她拍拍019的机箱,坐得离它远了一点,避免019被兄弟们发过来的病毒搞死。

    郑经难是个挺普通的人。他的母亲信佛,所以给他起名为经难。

    郑经难普通的上大学,普通的毕业,普通的工作,普通的结婚,普通的失业,普通的离婚。

    一直到他失踪前,他的经历在普通人中间并不算很出奇。

    就是真的挺倒霉的。

    他当年读的是中专,中专毕业后进入电厂工作,成为了一名光荣的工人。

    但很快就是改开,大学扩招,虽然电厂福利好,但郑经难的学历太低了,一直到2000年都只拿厂里的最低等工资。

    虽然他是业务骨干,专业技术远胜后面进厂的大学生、研究生。但人家加工资快的很,升职也快得很。他就一直都不行。

    他父亲在他入厂的第一年去世,他跟母亲一起生活,婚姻上有些不顺利。因为工作也不太好,赚得也不多,好不容易结了婚,却是一地鸡毛。儿子倒是学习很好,却看不起父亲。

    老电厂搬家,他就一直留在原来的老电厂里,直到老电厂彻底全搬到新厂去了,他的职位却消失了。虽然当时一共八个组一百多号人都被清退了,但厂里对他们这些人也不算扔下不管,给他们都加了一波工资,又努力往上提了提才劝他们退休。

    “退休”后,同组的人都去汽车修理厂了,有的转了行。郑经难却没办法找到工作,最后去当了保安,给人看车。

    妻子因此离婚,儿子也嫌他的工作太丢人,没办法跟人说父亲是当保安的,离婚后连个电话都不愿意给他打。他母亲做了饭想让孙子来吃,他儿子三推四推不肯来。

    这些郑经难都经历过。

    后来他遇上航空意外,飞机掉到了大西洋里,一块铁皮都没找到。他事先买好了保险,他的母亲获得了高额的赔付,他的妻子遇上了漏电意外,也去世了,结果他的儿子就回到他母亲身边,由他母亲养育,现在祖孙两人相依为命,他的儿子也变得孝顺多了。

    同时,郑海南出现在印度。他由印度回到中国,开始在中国北方的城市里活动。

    谢霖看到了现在的郑海南和郑经难的儿子的对比,两人在穿着打扮上非常相似。郑经难的儿子虽然失去了父母,但因为奶奶宠爱,还有他父亲留下的大笔赔偿金,穿着打扮比以前更潮了。郑海南的很多衣服都跟这个男孩是同款。

    谢霖跟简青林联系,两人约在外面见面。

    她不太想去简家别墅。

    上回听到那个吸血鬼的声音就让她想去战长沙那里养的猪。

    她把df给简青林。

    “我怀疑他的妻子也是他杀的。”她吸着饮料,坐在公园长椅上说。

    简青林滑动着df“是啊”

    “但他是怎么找到我的呢”她说,“当时电线漏电是他干的,这也是他的本行。可他是怎么找到我的呢我怀疑他有帮手。可我没找出来。”

    简青林也告诉了她一个新消息“张东海被海关拘留了。”

    谢霖嘴里的吸管滑出来“什么他被发现了”

    这些异能者手上都有好几条人命终于被发现了吗

    简青林摇头“不是,他在海关的系统里的资料变了。海关的系统显示他是加拿大人,持回加拿大护照入境。现在海关怀疑他是间谍。”他看谢霖。

    谢霖也懂了,其实早在她被郑海南发现时就有怀疑。

    “他那边有一个人,跟我一样,可以操纵电脑。”她说。

    简青林点头“虽然不确定是什么异能,但看起来跟你的异能很像。”

    谢霖咬着吸管皱眉“我的异能是漫画。但如果说电脑异能,我觉得黑客帝国的影响力更大。”

    简青林点头“我想了很多,也觉得这个很有可能。”

    如果是黑客帝国中的里奥,那她也不知道她和他的异能哪一个更强。

    “我可以改掉张东海在海关中的资料”可是现在已经没用了吧

    资料再次发生改变,海关肯定不会像电脑程序设定一样把张东海放了,而是更加怀疑他是间谍了。

    简青林“是的。其实现在我怀疑,郑海南真的想杀张东海吗”

    谢霖一愣“他不想杀他那干嘛把张东海的资料改了张东海不是被拘留了吗”

    “是啊。可郑海南不能闯进海关拘留所里杀人啊。”简青林说。

    “要么,他能办到。这样一来我们也可以发现谁是他的帮手,还有他用了什么样的异能。”他比出一个二来,“要么,他根本没打算现在杀掉张东海,只是需要避免他被别人杀掉。”

    所以才把人往拘留所里一扔,等于让国家机关替他保住人。

    “我有点糊涂。”谢霖说。

    她听懂了,可为什么她想不出郑海南这么做的原因。

    简青林“我怀疑,对战有时间限制。郑海南不是无的放矢。相反,他是个聪明人。他想试探对战的潜规则。”

    目前异能者对战给出的规则就是一对一打。

    简青林和谢霖跟上去当帮手,虚拟屏也并没有禁止。

    那如果对战双方一直没有打呢

    会不会强迫他们打呢

    还是会有什么惩罚

    所以,郑海南把张东海放在一个地方。保证张东海跑不掉。

    “可能性第三,有另一个人杀掉了对战者之一。”简青林又举出一个可能,“那对剩下的对战者有没有惩罚他需要跟第三个插进来的人打吗还是会直接认定他输”

    “总之,张东海被人当成实验小白鼠了。”谢霖说。

    “对。”简青林点头。

    “那你还想帮他吗”她问,心不由得提了起来。

    这些问题的答案是什么,简青林肯定也想知道。

    现在已经有人开始做实验了,只要他在旁边看着,就能看到实验结果。

    他会去救张东海这个“熟人”吗

    简青林突然笑起来“霖霖,我没有那么坏吧”他说,“那当然会去救海哥啊”

    谢霖真实的松了一口气。

    看到她放松下来,简青林喝起了自己的咖啡。

    如果谢霖不知道这件事,那他应该是会在旁边看着张东海去死。

    他们的“情谊”没有那么深厚。

    他相信异地而处,张东海也能看着他去死。

    只要能得到更多异能战的信息就是值得的

    不过,谢霖已经知道了。他就不能当着她的面这么做。

    有时被人看着,坏事就真的做不下去了。

    良心这东西就会冒头了呢。

    张东海被拘留,简青林通过张东海的小弟得到了消息,但他没有去看他,他连头都没冒。

    他和张东海都有很多不能被发现的事。张东海的小弟倒是无所谓。

    不过这几天张东海的小弟也进去了几个,现在不但怀疑张东海是间谍,还怀疑他涉黑。

    “海哥这回是逃不了牢狱之灾了。”简青林笑着说。

    谢霖正在坐在电脑们中间。

    他们又住了酒店。

    虽然简青林有别墅,她也有。但她不想去他家,也不想让他来她家。

    结果只剩下酒店了。

    简青林熟门熟路的包了三层,谢霖也熟练的开始使唤生活秘书接送。

    九尾狐每天回别墅吃活鸡活鸭,吃完再回来。他还让生活秘书给他买来了几头羊,时不时的来一顿大餐。

    虽然谢霖帐户中的钱已经可以说只是一串数字了,但养这么一只能造的九尾狐还是让她有一点心疼钱

    因为她记得以前简青林养狐狸时好像不喂它吃的

    简青林也很惊讶“它以前没跟我要过吃的。”

    谢霖“所以你就不喂”

    简青林“他是个异能啊,我也没想过还要喂他。你怎么会想起喂他的”

    谢霖“”

    她就是顺口提了一句“你要吃点啥”

    跳过狐狸的问题,她现在每天用电脑监视着海关的拘留所里的动静。

    不过因为海关的拘留所是内网,不跟外网联通。所以她的电脑们还辛辛苦苦的先做个病毒,找机会感染了几个手机,通过蓝牙想方设法把病毒种到了拘留所的内网里,这才能看到张东海了。

    张东海看起来挺好的。因为身份独特,所以独得恩宠,自己一个人住一间不说,整个一片就关了两个人,一个他,一个毒王,两人中间还隔上十个房间,平时出门放饭都要一个走左边,一个走右边,还有一个狱警跟着,关注他的一切需要。

    “这很容易就能制造漏电意外把他一个人干掉了。”她看到牢房设计后竟然有一丝庆幸,这里这么空就不会牵连到无辜的人了,不像郑经难坐的那架飞机,那么多无辜的乘客。

    简青林点点头“你说的没错。”

    他一直在看谢霖和围在她身边的电脑,以及电脑缠到她身上的线。

    他总觉得这些电线有些色。

    不过电线不是九尾狐,应该是他的错觉。她说过这是漫画中的异能,那可能是漫画媚宅吧。

    “你找到其他可疑的人了吗”他问。

    谢霖摇头“没有。”

    张东海的监控录像是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不过由于内网的关系,每回病毒都只能把这二十四个小时的视频分成几千分找空隙发出来,没办法实时传输,所以她这里看到的视频都有延迟,每个视频至少延迟六到八个小时。

    拘留所旁边的马路上的监控视频倒是实时的,但也只能拍一拍经过的车辆。到现在也没有发现可疑的人。

    没有看到郑海南。

    也没有看到他的同伴。

    又是没有任何收获的一天。

    看完视频,简青林礼貌的告辞了“我回隔壁去了。”

    谢霖身上的电线们正在拔出来,闻言只是抬头说了一句“慢走。”

    简青林有些失望因为谢霖从来没有主动请他留下。他当然也不能强行要留下来。

    看来她真的不再留恋了。

    这让他心里有一点空落落的。

    “好了哦。你们要轮流休息,不要一直炒股。也不能一直赚钱,不要引人注意。”谢霖再三叮嘱电脑们“不能引人注意,这是最重要的。”

    677号电脑的音箱发声了。

    “霖霖,有一封邮件。没有毒。”

    “邮件是谁寄的”她以为是以前的朋友或同学,转过头来看。

    677号邮件打开邮件,说“是史密斯。”

    史密斯

    邮件打开,是一个视频。

    一个戴着墨镜的男人出现在视频中央他看起来很眼熟。

    她马上想起来了

    这就是电影黑客帝国中的病毒史密斯

    “你好。你可以叫我史密斯。”男人说,“我是一个异能。你可以把我理解为活着的病毒。我完全遵照我的主人的命令行动。我的主人希望能和你有一次和平的交流,只在你与他之间,而不会牵扯上其他无关的人。如果你同意,请单击y,不同意请单击n。但在你按键之前,我想告诉你,我随时可以令你的电脑全部死机,所有的信息全部丢失,无法恢复。”

    谢霖愣住了。

    电脑中的男人已经开始倒数“你有三十秒的思考时间。30、29”

    谢霖按下了y。

    电脑中的男人“你只用7秒就做出了决定,你的果断令人惊喜。接下来是我的主人对你说的话你必须服从我的主人,听从他的一切指示。接下来你还有三十秒的思考时间,30、29”

    谢霖再次按下y。

    电脑中的男人“这次你只用了三秒就做出了决定。我的主人希望你能表现出诚意请对着摄像头脱下你的衣服。”

    谢霖第一次出声了,她皱眉说“你的主人是个阳吗他需要用这种方式才能兴奋”

    电脑中的男人平静一如往常“你这是侮辱,我会报复。”

    谢霖瞪大眼睛“竟然是真的我还没见过异能者会有这种毛病。是心因性的吗因为如果是病理性的,有很多异能都能治”

    她没说完,电脑中的男人就消失了。

    但同时所有开着的电脑都受到了攻击,无数的视频弹出来,都是同一张脸“我会报复”

    “我会报复。”

    “我会报复。”

    谢霖“阳。”

    无数的页面层出不穷的弹出来,电脑们的风扇都疯狂转动。

    很快就有电脑卡死机了。

    一台又一台电脑卡死机了。

    谢霖走到电源线前,直接切断电源。

    所有的电脑屏幕都暗下去了。

    谢霖从格子里搬出另一个电脑,接通电源后就立刻告诉它“不要联网。”

    这台089听话的没有联网。

    “刚才它们都被攻击了。是通过网络攻击的。有一个异能者得到了一个病毒的异能。我想知道有什么办法能克制病毒”

    089的音箱传出来的声音是个女声“经过计算,可以除掉那个异能者来消灭病毒。”

    谢霖“那怎么找到异能者”

    089给出一个成功率最高的办法“悬赏。”

    谢霖思考片刻后,找简青林说“我想在报纸和电视台做一则广告。”

    简青林“登什么广告”

    谢霖“我要找一个全世界最厉害的黑客帮我解决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