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修真小说 > 正辞(启邪) > 第386章 炼狱
    “我只是好奇,如果火灾电梯不能用了,这帮子高位者要怎么活下去。”玺白。

    “他们自然有他们的办法,对吧张大伯。”吴二白在中间来了这么一句。

    “…二叔这不是你的风格,你的感情还是别太充沛,让人怪渗得唠的。”玺白一脚差点踩空,挂在一边儿看着低下的吴二白。

    “过两天就好了。”吴二白难得笑了笑。他一直在压抑自己某些角度上面的欲望,那种欲望被满足了一部分,却并未全然消解。他用了一种类似于催眠的方式一直再告诉自己的大脑那部分欲望已经被满足,副作用就是让他的多巴胺激素迅速上升,整个人一直保持在虽然疲累却诡异的幸福感中。

    “呵呵,性欲还是别太压抑,你看把你二叔憋得跟个神经病一样。”张启山像是和吴邪窃窃私语却每个人都能听得到。

    “到了。”吴邪看着通风口下窗,下面刚好是爱德华一行人和马克斯的对峙。

    奥德丽被割开了手腕在沙发上放血,马克斯犹如品酒一般的拿着大高脚杯喝着粘稠的血液。

    【玺白:现在下去?】

    【张启山:等一下。】

    【玺白:哦,你说他们怎么吃一百个豆不嫌腥呢?上次大白他们从通风口逃走的他们怎么不注意一下。】

    【吴邪:你仔细看一下旁边这几个大兵耳朵尖都是三角形的,代表血液早就开始告罄。即使是对于身边的保卫者马克斯也并没有给什么福利,还能有多少人真的为他卖命。】

    【玺白:他们作为吸血鬼难道不能闻到属于我们的味道嘛?太不敏感了吧,我们在通风口里哎。】

    【吴二白:咱们谁的血液能比下面那个已经被割腕的女人更纯?现在你我都不算传统意义上的人类了。】

    【吴邪:奥德丽的味道足以充斥这个房间,比咱们这些混血的味道厉害的多。】

    爱德华是一个很好的表演者,他成功地演出了一个经过逆转化而害怕的人、一个想马克斯求助的人。他言语间要用增加人类血液的方法去交换奥德丽活命的机会,以及自己再次被转化的机会。

    爱德华连奥德丽都骗过了更别说马克斯。

    只是即使骗过了马克斯也没有任何意义,因为马克斯手下已经研究出了血液替代品,爱德华对于马克思来说并没有食物以外的作用。不过这正是爱德华想要的,无论用什么办法他要马克斯喝他的血。

    弗兰基已经被制服,被几个守卫反身压在一边儿,可见那几个吸血鬼对弗兰基也是蠢蠢欲动,似乎随时都能扑到他的脖颈处一般。

    【吴二白:血液替代品…】

    【风煌:拿,知道。】

    风煌在心锁里说完就被吴二白摸了摸脑袋。

    就在马克斯说完那些反派应说的华丽台词后就被爱德华彻底激怒,原来爱德华弟弟弗兰基转化的那个不愿意成为吸血鬼的女人是面前马克斯的女儿。

    “谁才是个懦夫?你的女儿也是你让我弟弟咬的。你他妈才是个懦夫…”爱德华。

    马克斯看了一眼弗兰基,“所以你愧疚到要变回人类,即使你变回去也无法改变你做过什么。”

    “但至少我没有女儿…”弗兰基撑了一下又被压在墙面之上,他的这句话压垮了马克斯的高傲与表演。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马克斯咬住爱德华脖子时警报声响起。

    玺白直接掀开通风口跳了下去,她跳下去之后发现并没有人跟着,屋里的其他人看到她均是一愣。

    “你…跳下去干嘛?”解语臣下意识就问。

    “警报不是响了吗?我们不是被发现了吗?”玺白挠了挠头直接干翻了一个冲过来的吸血鬼。

    【解语臣:你弱智啊!楼下还有一组、你神经病啊!】

    张启山无语的拍了拍吴邪的背,其他人也陆陆续续跳了下去。吴邪第二次用自己的方式把入门口给堵上,独留电梯口。

    把屋里着五六个已经没有完全攻击力的吸血鬼给控制住是件很容易的事儿,更何况已经有两个吸血鬼在马克斯咬住爱德华的同时就叼住了弗兰基的脖子,未造成过深伤害时被张启山吴邪两人阻止。

    他们刚把这几个吸血鬼的手臂扯脱臼、就看马克斯咕哝了几个单字还来不及说些什么完整的话倒在地上抽搐着,接连有两个大兵跟着在地上翻滚,须臾间几个人的眼眸已经变回原来的颜色。

    解语臣拿蝴蝶刀把奥德丽手腕上的束缚给切割开,用弹力绷带两下就缠绕好。

    外面不断有人敲着门喊着马克斯的名字,然而他们却无法破开吴邪和玺白迅速做出的冻土防卫。

    “治愈吸血鬼的血,这就是解药。”爱德华站起来捂着满是鲜血的肩头,“欢迎变回人类,现在你可以去死了。”

    “卧槽这句话赞爆了!”玺白跳了一下表示自己的赞许。

    “你就像是个弱智。”解语臣对刚才玺白的判断错误依旧抱持看一个弱智的态度。

    张启山他们亲眼看着爱德华弗兰基和奥德丽把这三个完成逆转化的马克斯与大兵绑着送进电梯里,他们没有准备阻止。

    又不是圣母圣父剧情人物的选择就让剧情人物做完。

    他们跟着进入电梯,在快停在负一层时如白发儿他们上次一般的破开顶棚进入上层。张启山最后一个离开电梯顶,他离开时刚好看到很多歌吸血鬼犹如蝗虫见到粮食一般的层叠涌入电梯把那马克斯几人撕成了碎片,血液都从电梯里溅出来溅了张启山一靴子面。

    “怎么?”吴邪听到了声音正好回头看到张启山脚步一顿的样子。

    “没事,去一层。”张启山把吴邪直接托起来,被风煌给拽出一层电梯口,张启山一跃也来到了一层。

    爱德华和奥德丽在他们几人中间,与面前持枪的吸血鬼形成了短暂的对峙。饥饿让这些吸血鬼判断力和反应能力下降,一个个脸上都出现斑驳的伤口就像是一块一块皮肤自然脱落。

    “拿着血清,去注射!”张启山音量正常说完所有人都朝着最近的吸血鬼弹射出去,他们的速度远远快于吸血鬼,未等对方反应就已经纷纷把血清推进了这些吸血鬼的脖子。

    他们还是判断错了一点,越来越多的军人涌进他们所在的位置,他们再快也没办法用有限的血清对每一个所见吸血鬼完成逆转化。不断有后进入的吸血鬼扑到前面已经成为人类的士兵身上,这一切就像是瘟疫一样一圈一圈的蔓延。

    “卧槽,我之前看电影的时候还没觉得这么夸张,”玺白他们已经完全停手,面前与地狱无差别。

    “你说什么?”奥德丽整个人都被面前画面冲击的恍惚了随口问着。

    “呃…没事儿,至少弗兰基小弟还活着。”玺白知道自己今儿没干别的只是卖蠢了说完这句闭口不言了。

    一圈一圈的人扑上来又倒下,吴邪他们竟不知从什么地方才能插进去脚,不管是把已经叠在一起的吸血鬼给扯开或者是…

    “说什么都没用了,血清用光了。”张启山。

    “想那么多也没有用,这就是属于它应有的画面。”吴二白听玺白说过这部分,犹如炼狱。

    只消很短的时间他们就看到只剩下最外围被完成逆转化的吸血鬼一面颤抖一面回归了人类的眸色。那些人的表情非常难以形容,像是作呕又像是不能接受这一切的连腿都打着摆子。

    不知道他们所不能接受的是变成人类,还是不能接受自己作为一个人类看到在食用产生的一地残骸血色。

    张启山突然动了,转瞬间手里拿着一把冲锋枪,人们这才发现旁边有个试图攻击他们或者说是要攻击面前已经带有解药血液大兵们的男人。

    “他们…他们不能成为解药!我不能让你们这样做…”一个眼睛依旧是金褐色的男人说着。

    爱德华叫了个名字其他人也没听清,“我真没想到你竟然…”

    “爱德华,对不起。”那男人说着手就背到身后,他们就看到一把箭穿过了他的胸膛瞬间引起了血晶的震动他整个人炸成金色的飞沫。

    猫王出现在火光之后,“我就怕你们搞不定。”

    猫王走过去抱住奥德丽,对张启山说,“他们应该已经出城了,没想到参与一次这样大的事件还能有机会来救一下我的恩人。”

    张启山挑眉算是回应。

    【轮回之灵(光脑19号):剧情任务已完成,三小时后传送。】

    “必然剧情已经推动完毕。”吴二白低声的呓语,风煌从后面把脑袋搭在吴二白肩头蹭了一下,“我没事儿,只是这画面太有冲击了。”

    一切就像是赶丁赶卯,阳光刚好从门口照射进来,清晨的阳光突然显得那样暖和。

    “三小时还需要我们做什么???”玺白还是忍不住不说话,“那边怎么样?”

    “确实已经出城了,”解语臣说着乞颜告知他的内容。

    “把我收起来吧,”主教。

    “不用,一起出去吧。”吴邪不太喜欢把主教收进空间臂环,应该说识海空间内,他们都习惯了长久以来的叫法。

    “战斗来的很快,走的也很虚无。”玺白靠在轻型装甲车舱一侧,其他几个人都坐在车里也不知想着什么。

    吴邪听到车辆收音机里面传来威斯康纳议员的声音,“我们有解药了,我们能把你们变回来,现在还不是太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