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修真小说 > 钻石星球 > 第14章 第十四章
    回家之前,林谙和夏律谌先开车去了躺超市。

    因为在夏律谌问她晚上想吃什么的时候,林谙说晚上她可以自己做饭,问夏律谌想不想吃。

    小夏总毫不犹豫地点头说想。

    但关键是家里没有任何食材。

    上次林谙煮泡面时,就发现夏律谌家偌大的橱柜中,只有一壶未开封的油,一瓶胡椒粉,和一罐黄豆酱。

    其余酱油醋盐白糖之类的佐料,一样都没有。

    林谙估计平时夏律谌用到厨房,也就是早上烤个吐司,煎个鸡蛋。

    平白浪费了那么好的厨具配置。

    所以在做晚饭之前,他们还得先去超市把基本的食材给买好。

    其实平时林谙买菜,都是在嘈杂的平民菜市场买的。

    就在医院附近,东西便宜,时不时还能讲讲价啊什么的。

    但环境非常一般。

    其实但凡菜场,都不可能太干净,地上散着碎菜叶,空气中充满了鱼腥和血腥味,随处可见膀大腰粗的肉贩子挥刀断肉去鳞。

    尤其是下过雨之后,无数人来来往往,把地板弄得湿漉漉的,脏污很容易就沾到鞋面上。

    以前林谙或许不介意,可今天身边跟着个家财万贯的富豪,身上一件衬衫的价格就够她买几个月的菜了,万一在菜市场人来人往的弄脏了,怕是还要亏本。

    所以她想了想,还是选择了去超市。

    毕竟夏律谌给的伙食费有五十万呢。

    小林情妇是个有原则的人,金主爸爸说五十万拿来当伙食费,她就绝对不会私下吞没拿去买衣服买包。

    五十万呀,顿顿吃金箔都够了。

    ......

    夏律谌开车去的是他家附近的一个大型蔬果生鲜超市。

    因为他这种宅男,和世界接触不多,基本也认识这儿。

    但其实这个超市在本市还挺有名的——因为价格很贵。

    它面向的是高消费水准的人群,号称所有食材都经过了精心挑选,保证新鲜和安全,连一把小葱都给你包装的整整齐齐漂漂亮亮。

    而且确实品类丰富,但凡你能想到的任何水产肉类、蔬菜水果、佐料调料,几乎都能在里面找到。

    只不过现在这个点,大部分高收入人群都还在上班,超市里空空荡荡,一眼望去售货员比顾客还要多。

    林谙捡起一盒山竹,好奇地问:“你平时都在这里买菜吗?”

    “差不多吧。”

    夏律谌在她旁边推着推车,挠挠头,“其实我也不知道这里的菜好不好,只是因为离家近,你如果觉得质量一般的话,我们可以换家超市。”

    “不用啦,这质量已经远远超乎我的想象了。”

    ——难怪。

    一盒凤梨58,一根香蕉12块,长年累月地在这种地方买菜,怕是要对这个世界的物价都失去基本认知。

    但如果不看价格的话,在这种市场里逛也是真的很舒心。

    菜的种类丰富至极,要什么都能找到,而且弄的干干净净,也不用在各个摊位间互相对比,四处讲价。

    有钱人的快乐,真的是你想象不到的。

    林谙往车里放青椒,一边和身旁的夏律谌商量:“你会吃青椒吗?就不辣的这种。”

    “会吃,我什么都会吃。”

    “那我们晚上做一个虎皮青椒吧,你多拿一点青椒,我去找海鲜。”

    反正这里的菜,看上去也不需要怎么挑选。

    夏律谌点点头,视线落在货架上,迟疑了一下:“哪一种是虎皮青椒?”

    女生愣了愣,片刻后忍不住弯唇笑起来:“虎皮青椒是菜名,不是青椒的品种呀。”

    “是吗。”

    男生略微有些好奇:“那为什么叫虎皮青椒?”

    “唔,因为青椒表面炒的有点焦之后,上面的焦糊花纹很像老虎皮的花纹,所以叫虎皮青椒。”

    夏律谌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而后郑重道:“我记住了。”

    也不知道这么认真地记住这个是为了什么。

    林谙已经走到了水产区,继续问:“巴沙鱼你喜欢什么口味的呀?番茄还是酸菜?”

    “番茄吧。”

    夏律谌看着她从冷冻区拎出一包鱼肉,为了展示自己也不是那么没常识,很主动地分享经验:“番茄龙利鱼也好吃,下次你可以换一种鱼肉试试看。”

    “我知道呀,因为巴沙鱼就是龙利鱼的替代品嘛。”

    “嗯?”

    “巴沙鱼是淡水养殖,土腥味稍微重一些,龙利鱼是海鲜,营养价值更高,所以价格会高很多。但是它们味道很相似,肉质鲜嫩,刺都不多,都很好吃。”

    “哦。”

    男生想了想,语气听上去有些困惑,“那为什么我们不买龙利鱼?”

    林谙拿鱼肉的动作顿了一下。

    ......对哦。

    味道差不多,龙利鱼营养价值还更高,为什么她不买龙利鱼?

    反正他们那么有钱。

    林谙把巴沙鱼放了回去,语气又软又沉痛:“对不起噢,穷人乍富,心态没调整好。”

    “下次你想吃什么就买什么,挑好的买。”

    小夏总看着她纤细的身材,蹙蹙眉,语气不能真挚,“吃是人生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只要吃的好了,人才会有安全感,会开心。所以你千万不要委屈自己,伙食费要是不够,就跟我说,我多打一些到卡里......我的意思是,我对吃的要求很高,为了我,你要多买好吃的,往好了买。”

    “......好。”

    静默片刻,女生笑起来,“为了你的饮食健康,我以后一定往品质好的食材挑。”

    .

    夏律谌很少逛超市。

    别说超市,他就不爱逛世界上的任何一个公共场所。

    因为哪怕是公司的办公区,他都嫌吵。

    所以,像这样推着购物车,和女孩子一起肩并着肩逛超市,对着货架上的商品指点江山的体验,是他人生中第一次。

    他觉得有点新奇。

    新奇到逛完了蔬果区,还主动提出要不要去楼上的零食区买零食。

    林谙看着满满一车的东西,有些犹豫:“一下子买这么多,带的回去吗?”

    “带的回去,我后备箱里没有放东西,非常空。”

    夏律谌又拎了两大盒鸡蛋放进购物车内,颇有一点购物上瘾的趋势,“再买两车都放的下。”

    “......你很喜欢吃鸡蛋吗?”

    之前已经买了五盒了,他又放进去两盒,这么多蛋,一个月也吃不完呀。

    但男生丝毫不觉得自己囤货过多,无辜地抿着唇:“很不喜欢,但是健身的时候得补充蛋白质。”

    林谙眨眨眼睛,是真的惊讶了:“你还健身呀?”

    在她的印象中,热爱健身的男孩子都是古铜色皮肤,黑色汗衫,露出健硕的肌肉,喜欢在朋友圈里发自己的腹肌胸肌肱二头肌。

    而夏律谌呢,肤色白皙,打扮清爽,乍一眼看去就像是青春电影里骑着单车飞扬的少年,休闲时候就缩在沙发里,抱着电脑敲敲打打,完全不像是会健身的人。

    可是——

    “我健身的。”

    他拉了拉帽檐,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因为我不怎么出门,所以就去健身房运动,不然好像......身体不健康。”

    “所以你有腹肌吗?”

    林谙弯弯唇,“六块还是八块呀”

    男生明显犹豫了一下。

    就在林谙觉得自己的问题是不是伤到了他的自尊心想要开口补救的时候,他忽然牵过她的手,放到自己的皮带上方。

    “......”

    “你可以摸一下。”

    他的嗓音很清澈,不带一丝暧昧和烟火气,“好像有七块。”

    “......七块是怎么数出来的?”

    “因为最上面那两块比较小,所以算半块。”

    “.....噢。”

    林谙觉得自己现在有点紧张。

    说实话,虽然她从小到大身边都不缺追求献殷勤的异性。

    高中时代,有个很讨厌她的女生,还在背后给她取了个外号,叫做:绿茶交际花。

    但实际上,她内心里是有点反感异性自来熟的身体接触的。

    别说是摸腹肌了,就连她上一次和男孩子牵手,也要追溯回小学合唱排练时。

    这一刻,她的手指就搭在男生的腹肌上,微一用力,还能感受到皮肤的温热。

    形状很规整,触感很硬,一摸就知道是好腹肌。

    时下流行的“漫撕男”和“穿衣显瘦,脱衣有肉”,完美结合在了夏律谌身上。

    而且他还不爱出门,不爱逛夜店,不抽烟不赌博不酗酒。还有钱。

    就像是恋爱番里,那种忽然从天而降到女主角身边的完美机器人。

    .....

    就在林谙觉得自己停留的时间过长,想收回手随便夸两句的时候,前方忽然响起了一个尖利震惊的女声:

    “你们在干什么?!”

    林谙手指下意识一缩,抬起眼眸。

    就在身前不远处,那筐紫甘蓝和那筐糯玉米的中间,站着两个妆容精致,全身名牌的女孩。

    其中一个女孩,正皱眉盯着他们,目光震惊,神情愤怒,明显就是刚才那个出声质问的人。

    林谙并不认识她们。

    那就只能是......

    男生在身旁挑了挑眉:“嵇佳惠?”

    ......只能是夏律谌认识了。

    林谙根据夏律谌的反应,在心里静静判断:

    嵇佳惠,连名带姓的称呼,说明关系并不亲密。

    神情平静,语气随意,没有上前攀谈闲聊的意思,说明关系很不亲密。

    看来是单相思啊。

    她睫毛轻轻一颤,什么也没说,垂眸往后退了几步。

    一副受到惊吓不知所措无辜弱小又可怜的模样。

    夏律谌果然蹙眉了,声音变得有些冷淡:“我们先走了,再见。”

    “等一下!”

    那个女生果然追了上来,挡在夏律谌面前,目光灼灼地盯着他,“夏律谌,你和这个女人是什么关系?”

    林谙忽然觉得有些今天真是个好日子。

    先是她遇上了难缠的追求者,现在又是夏律谌遇上了难躲的桃花。

    这算不算也是一种默契?

    不过身为一个有职业操守的情妇,除非雇主有需要,否则她绝对不会掺和进他的感情纠纷里。

    更何况,这种连正主都没兴趣多聊的追求者,林谙也懒得去应对。

    但没想到,就在夏律谌开口介绍了自己是他的“女朋友”身份之后,对方开口说的话,却彻底出乎了她的意料。

    女生的眼睛里流露出浓浓的失望:“你的女朋友?夏律谌,我真是看错你了!安安姐为了你,宁愿放弃理想,和霍叔叔大吵一架也要回国,结果你这么快就喜新厌旧找好下家了?”

    夏律谌微微拧眉:“我跟霍安两年前就分手了,本来当时就不是认真谈的,这种陈年旧事,你们还要提一辈子吗?”

    “什么叫不是认真谈的?你们那个时候明明那么相爱!”

    嵇佳惠的目光微微一转,落在了他身旁的林谙身上,上下扫视一番,面上就带出了几分嘲讽,“那么你跟这个女人呢?是认真谈的吗?”

    “夏律谌,被安安姐甩了之后,你就自暴自弃到要找一个穿盗版阿迪的女人?”

    “安安姐果然没说错,你什么都好,就是眼光不行。”

    林谙挑西红柿的手一顿,抬起头来,和她对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