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修真小说 > [综英美]植物系女友 > 第35章 第三十五章
    天启的事情已经告一段落了,我和彼得回到了皇后区,生活逐渐迈入正轨。

    我辞掉之前的两个兼职,一个高中生是很难找到有技术含量的兼职的,先前我一直在饭店里洗盘子,偶尔去商场做促销,薪水不错,但很辛苦,特别是冬天正在来临。

    现在我给花店提供各类花卉,这对我来说很简单,只要有种子就可以轻松做到。

    每天晚上自家的小花园里,我会用变种能力促进花卉植株长出新鲜的花朵,等到清晨的时候,我会叫上简,我们一起把花朵摘下,一起到附近的花店卖掉。这样下来得到的报酬远比我之前干体力活赚得要多。

    没过几天,我的卖花事业规模就扩大了,与我合作的花店不止一家了。所以早上我把彼得和内德也叫上了。

    是的,经过一段时间的考察,我们把我是变种人,而彼得是新出现的蜘蛛侠这件事告诉了内德了,他是我们的朋友,总归是瞒不了多久的。至于内德是什么反应,我不想多做描述,反正彼得有整整两天,一见到内德就生无可恋。

    对于他们三个的帮忙,我非常感谢,提出把获得的酬劳分给他们一部分,但他们都拒绝了。我知道他们是在为我着想,他们的家庭情况经济情况都还不错,只有我是一个人,大学的费用都需要自己筹备。

    他们的好意我心领了,却不可能真的好不作为,所以每当获得报酬的时候,我们就会出去大吃一顿,作为庆祝。

    这天晚上,我们四个结伴从饭店出来,商量着要不要去看看电影再回家,气氛很活跃。

    正路过一个巷子口,我有些紧张,尽管都是面对过天启的人了,我还是忘不了之前被抢劫的阴影,总觉得漆黑的小巷里会有什么坏蛋藏在里面。

    我握着彼得的手紧了紧,他感觉到了,停下脚步,眼睛关切地看向我:“怎么了?”

    “没什么,这里有点像我被抢劫的地方。”我又看了看那个巷子,黑漆漆的。

    顺着我的视线,彼得也看了过去,视线猛的一凝。

    “那里躺了个人!还有血腥味!我去看看!”说着,他三步两步地跑了过去。

    我们赶紧跟上。

    我打开手机的手电筒照了照。

    确实有个男人晕倒在那里,一个看起来很危险的男人。男人脸上带着半张面具,看不清模样,还有一条手臂是金属质的。他全身多处中弹,血流得满地都是,然而他的手上还紧紧握着一把□□……

    我有些惊疑不定,怎么感觉又要摊上麻烦了呢?

    彼得伸手试了试他的鼻息。

    “还活着!不过呼吸很微弱!”彼得抬起头看向我。

    我知道他的意思,中了这么多子弹,再加上失血,那个男人看起来撑不了多久了,放任不管的话可能会死。

    我犹豫,我无法确定那是个好人还是坏人,他晕倒的时候周身都有一股危险的气息,更像一个反派……

    但如果他是好人呢?算了吧,起码不能让他死在这。

    我叫简和内德先打报警电话和救护车,然后马上离开,他们两毕竟是普通人,我担心这个男人中途醒来会伤害到他们,虽然男人醒来的可能性不大。

    我蹲下身,首先给男人处理了他身上比较致命的几个伤口,彼得在一旁警戒着,以防有什么意外发生。

    治疗接近尾声的时候,我们听到了几个街区外的警笛声。我决定停手了,我不打算把他全身的伤口都治好,一来,我们叫了救护车,没伤口不好说,二来如果男人是坏人的话,至少能让他没有攻击的能力,方便警察们接手。

    我收回手,下意识地看了男人的脸一眼,突然我对上了一双蓦然睁开的双眼,那眼里尽是凌厉的杀气,我大惊,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与此同时黑洞洞的枪口抵在了我的脑袋上。

    我吓得闭上眼睛,一只手捞起我的腰朝旁边一滚。是彼得!我反应过来,没有听到枪响,男人没有开枪,我回头看,男人躺着的地方已经失去了踪影。

    我们追出巷口,只看到男人上了一辆黑色的汽车,然后车子以一种飞快的速度消失在夜色之中。

    整个过程不过十秒,如果不是巷子里还有一滩血迹,我会怀疑我是否有救过一个不知名的男人。

    应付完来晚了的警察和救护车已经到了十一点,彼得把我送回家的。

    路上我和彼得讨论这件事情,但没有讨论出什么结果。这个男人一定有接应的人,只是意外被我们发现了。他最后没有朝我们开枪,也不好判断他到底是好是坏。

    这件事只是我们生活中的一个小插曲,我们也没有多过在意,除了内德偶尔提起,他觉得这很酷,像是精彩动作片的开头。对此,我只想说,得了吧,生活还是越简单越好。

    没过多久就到了圣诞节,冬天也彻底到来了,具体表现是,我把自己包成了个球。

    于是彼得每次抱着我的时候,我都觉得特别滑稽。他变异后身体素质特别好,穿多了还觉得热,所以哪怕天空飘着小雪,他也只穿了一件长袖一件外套,外套还是细心的梅姨硬要他加上的。

    我就不同了,穿越前我生活在一个四季如春的城市,在皇后区生活了七年也依旧没法适应这里的冬天,里三层,外三层,裹得严严实实。不看身高的话,他抱着我就像小孩子抱着他心爱的小熊。哦,这是梅姨调侃时说的。

    往年的圣诞节,都是简一家邀请我和他们一起过的,今年本叔梅姨和查尔斯也都邀请了我,而且梅姨他们邀请得比较早,所以今年我决定去帕克家过。我发誓,我绝对不是因为重色轻友。

    这是我第二次郑重地去彼得家拜访,我带了一束鲜花和一对红酒,红酒是用我最近赚的钱买的,不算便宜,这让我很有成就感。

    彼得家很明显地装扮过了,客厅里有一棵挂满礼物的圣诞树,桌子上已经摆好了丰富的美食,浓郁的香味钻进我鼻孔,一看就是本叔的手艺。

    我宣布,我现在非常的饿。

    上桌的时候,我和彼得坐在一起,梅姨拿来两顶高高圣诞帽戴在我们头顶,这才开始用餐。

    餐桌上氛围很好,我和彼得甚至喝了小半杯的红酒,我以为这没什么,没过一会儿,我感觉脸上有点发热,脑袋也有点晕乎乎的。

    醉了的人是不会觉得自己醉了的。我听见彼得在和我说话,面朝他的方向,感觉他的脑袋一直在晃动,晃得我头都晕了,连忙用两只手固定住他的脸颊。

    “嗯?你刚刚在说什么?”

    “我说,明天你还要去卖花吗?要不要休息一天?”

    我的手还放在他脸上,像个女流氓,“不,我明天还要卖的。我要赚很多很多钱,这样就可以……”我说了一半,吃了口盘子里的火鸡肉,很美味,于是忘了刚才还在说话,专心致志地吃了起来。

    “要赚很多钱干什么呢?”说话的是一个女声。

    “赚很多钱当然是为了养彼得啊,这样他就不会太辛苦啦!”我完全忘了这是什么场合,把自己的真心话说了出来。在我眼中,彼得未来的主要职业是蜘蛛侠,如果还要工作赚钱的话,那样太累了。

    话音刚落,愉快的笑声传入我的耳朵,我疑惑不解地抬起头,对面的梅姨笑的东倒西歪,本叔也捂着嘴巴,眼睛里满是笑意。

    此时我大概是个智障,一点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笑,转头向彼得求助,然后惊讶地发现彼得的脸通红通红的。我傻傻地笑了起来,指着彼得的脸:

    “彼得你太没用了,才喝了这么一点就醉了!”

    彼得捂脸,对面又响起一阵响亮的笑声。

    ……

    吃过饭,我觉得可以自己回家,彼得却坚持要送我,我觉得这非常没有必要,彼得应该陪陪梅姨他们。

    离开彼得家的大门,彼得扶着我走了几步,冷风一吹,我清醒了……

    我宁愿不要清醒。

    我到底做了些什么啊啊啊啊!我竟然在本叔和梅姨面前说以后要养他们的侄子,太羞耻了。

    我觉得在本叔他们面前,我已经彻底没有形象这种东西了!

    一路上,我走得像个鸵鸟,看都不敢看彼得一眼,他一定会嘲笑我。

    路再长也到了要分别的时候,我飞快地和彼得说了一声再见就要走,谁料他一把抓住我的手把我拉了回来。

    “你说你要养我算话吗?”

    我:“额……额……”我的舌头仿佛被猫叼走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彼得“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然后是“哈哈哈”的一串大笑。

    我惊呆了,他居然真的嘲笑我,还笑得这么明目张胆,他刚刚肯定是故意问我的。我气得扑上去要打他。

    他一个闪身躲过了,一边笑,一边往回跑!

    “再见!玛格丽!我今天才发现,You are so sweet!我等你来养我!”

    我追了几步就没追了,我跑不过他的。

    在原地站了片刻,我也笑了。

    这时的我不会知道,以后的一段时间,我再不会有这么开心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