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网游小说 > 宝儿的六零年代 > 第5章 05
    “我们兄弟几个既然敢来,就不怕你第五大队。解放了又如何,欠粮还粮天经地义。田大丘,你自己和你爹说,别再让咱兄弟几个动手,到时候就不是卸条胳膊的事了。”先前说话的寸头又开口了,还甩了甩健壮的臂膀,握了握拳头,发出威胁人的噼里啪啦骨节声。

    田大丘吓得缩了缩脖子,不敢再隐瞒,转身给田老头两口子磕了个响头哭道:“爹,娘,儿子不孝!儿子一大把年纪了,每天看着爹娘孩子饿得呱呱叫,实在憋不住了,这才去镇上借了胡老大的粮食!胡老大明明跟我说好宽限到秋收的,没想到他居然出尔反尔。爹,您别给他们粮食,咱家最后那五斤玉米面是给你们二老和孩子吃的啊!让儿子跟他们走,大不了一死!儿子走后,你们就让秀芹改嫁吧,别在咱家受苦了!”

    徐宝注意到,寸头旁边的男青年,脸上的冷笑变成了讥笑。他身后有个浓眉大眼的汉子表情很不耐烦,几次想出声打断田大丘说废话,但那个男青年没表态,他动了动嘴,到底什么话都没说出来。

    而田大丘的老娘和媳妇听到他那番话,都上前抱住他,哭得那个肝肠寸断哟。

    田老头心头一沉,狠狠盯着男青年道:“钱和粮我们还不上,你们要打要杀,冲着我这把老骨头来。”

    “那可不行。”男青年嘴角微勾,脸上的讥讽之意深浓,声音低沉飘缈,“一人做事一人当,你儿子借了我们胡老大的粮食,他还不上,就得由他拿命偿还。你这把老骨头,一只脚都踏进黄土包里,要你何用?”

    田老头脸色铁青,想说什么,又什么都说不出口。

    旁边的田婆子抬起头,眼泪婆娑的看田老头一眼,她生了四个儿子,两个女儿都已结婚成家。

    四个儿子都住在一起没分家,家里的钱财工分都是她管着。她就跟村里大部分当婆婆的妇人一样,一切都以节约为主,能省则省,能抠则抠,恨不得一分钱掰成两分钱用,一份粮食能吃上一天!

    老三田大丘的媳妇儿一连生了三个女儿,她嫌弃老三媳妇生不出儿子来,平时对她们娘几个十分刻薄,吃穿不饱是常事儿,有点好吃好喝的都先紧着家里几个大孙子。

    老三家的三个闺女便饿得黄皮寡瘦,经常头晕目眩,四处找野果野菜吃。

    可这年代大家都饿,但凡有点吃的,都会想尽办法搞来吃,那些个野果子也不是那么好找的。

    去年秋天,老三家的大闺女儿大妮儿,为给两个妹妹找野果儿,跑去大队背后山一处悬崖峭壁,想摘那里的酸枣子,没想到从山上滚了下去。

    好在悬崖草木众多,大妮儿只掉下去十米,就被一颗松树枝给挂着,老三两口子赶紧用草绳把她弄了上来。

    待确定大妮儿只是惊吓过度,有些擦伤,没有其他问题后,两口子后怕得哭的撕心裂肺。老三便自作主张的跑去镇上借粮食。

    当时说好的是秋收后就还粮食,可去年的收成并不好,上缴了公粮后,大队里的米粮,仅仅供队上的人在大食堂吃,根本没办法用工分换大斤数粮拿走。

    田大丘借债的利息也就越滚越大,从最开始借得十斤玉米面,十斤富强粉,变成现在的五十斤玉米面,五十斤富强粉。

    一个吃公家饭的工人们,每个月才两斤精细粮食指标,且不一定吃得上。他们农村社员是没有任何粮食指标的,地里有啥就吃啥,要还近一百斤的精细粮食,无疑要他们的命啊!

    胡老大派人催了几次债,他们实在还不上,这才有了今日的局面。

    田婆子手里其实是有钱的,解放前田家地里藏了好几块银子,如果拿到黑当铺去兑,凑个四五十块钱儿不是问题。

    问题是现在那群二流子要一斤粮食还十块钱,一百斤粮食就是一千块钱!如此天文数字,就算把他们全家人都卖了,也凑不上那个数啊!

    可摊上这么大的事儿,田婆子也不能不管儿子的死活,只能眼泪婆娑的向那男青年磕头求饶:“小哥行行好,给我儿宽限一段时间,我保证让我儿如数还粮!”

    男青年也不发话,任由田婆子狠磕了几个响头,只把头磕得头破血流,这才挥了挥手臂,吩咐道:“把人带走,什么时候交钱,我们什么时候放人,超过三天,就每天卸掉一根指头。想让你儿子活命,自己掂量着办。”

    他身后的五个大汉得令,上前去架田大丘,田婆子和潭秀芹哭嚎一片,想去拉人,被那寸头一人一脚狠狠踹开,而后一行人扬长而去。

    他们走后,田婆子婆媳俩哭了半天,田老头听得心烦,不耐烦道:“哭什么哭!早知今日,何必当初!要不是你当初苛待老四,他至于去借粮食闹到今日这个地步?事到如今哭有用吗,有时间在这里哭,还不如赶紧想办法筹钱买粮!”

    后面的话儿徐宝没接着听,因为她隐约听到田婆子提起二嫂田金花,想来是要找二嫂借钱了。

    可徐家也跟田家一样没分家,家里的财政大权都捏在她娘的手里,要借那么大笔钱出去,她娘铁定不会借。

    不过这些事情都与徐宝无关,她只想着那个男青年果然是狠厉角色,以后遇上他,她得躲远点,免得召来一身骚。

    而且她又不是圣母,谁的死活都去管。她现在都是泥菩萨过桥,自身难保,哪有心思管别人。

    一路急急忙忙跑回到家里,徐宝躺在炕上,歇了一小会儿,闭目召唤系统:“系统,系统在吗?”

    “劳动最光荣!懒人改造系统正在载入,请稍等......载入成功,系统007号暂时为您服务......”

    “滴!007号系统为您服务,请问1960-438号宿主有何指示?”

    死三八号.....特么逗她玩?徐宝嘴抽了抽,没好气的翻了个大白眼:“查询勤奋金手指奖励。”

    “滴——正在查询……查询成功,勤奋金手指奖励为零,积分为零。”

    “??”徐宝内心不淡定了,脑海里咆哮道:“为什么是零?!我明明插了大半天的秧苗,腰杆都要弯断了,你特么居然说勤奋积分为零?”

    “由于宿主并未从头到尾完成活计,系统不予奖励或积累积分。”

    “这是什么意思?”徐宝出离愤怒了,“我插了半天秧,累得要死不活的,居然不算干活了?”

    “是的宿主。根据本系统的规定,宿主每做一件事,比如从头到尾,全须完成,才能得到奖励或积分。”

    “这是什么鬼畜设定?”徐宝无语了,“也就说,我必须要完成春种,才能得到奖励?”

    “是的宿主。”

    “那要种多久啊?种完系统会给我什么奖励?”

    “一切随机。”

    “那我洗衣、扫地、做饭、打扫、叠被子这些算不算干活儿?有没有奖励?”

    “这些都包含勤奋活计行例,奖励随机。”

    “不早说!”徐宝这下彻底无语了。

    早知道干这些轻松的活计就能得到奖励,她做啥去做那些吃力不讨好的活儿。

    要知道她在现代也是个彻头彻脑的宅女大懒人,吃饭靠外卖,行走靠车辆,吃住不打扫,衣裳遍地扔,碗筷堆满池,只靠老娘洗。

    若是老娘不来打扫,她的屋子就一直处于垃圾堆的状态。

    曾经她的朋友来她家玩,看见她屋里满地的衣裳垃圾,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满头黑线的帮她打扫干净,结果不到一个星期又变成原样。

    从此她再也不来她家里玩了,甚至还给她取了个“地耗子”的称号。因为老鼠就喜欢生活在脏乱差的环境里。

    徐宝为此伤心了两天,也勤快收拾了家里两天,但两天后又打回了原样。因为每天收拾做家务实在太麻烦了,她还年轻,还有大把事情做。每天上班就够累了,下班回到家里为啥还要做家务?看看电影,玩玩游戏,刷刷朋友圈,水水群不好吗?

    可她现在身处在饥/荒60年代里,这里没有电脑,没有手机,没有网络,连电都没有。乡下基本没通电,到晚上就点煤油灯,一点娱乐活动都没有,不给自己找点事做,她怕自己会无聊死。

    想着她赶紧爬起身,把床上乱糟糟的被子和衣服叠起来,放在床尾的五斗橱里,就听见系统叮的一声:“你已收到系统勤奋奖励。”

    她连忙点开系统页面一看,

    勤奋奖励:0

    勤奋积分:1

    新手神秘勤奋大礼包:需要一百积分兑换,可无限兑换

    中级神秘勤奋大礼包:需要一千积分兑换,仅兑换一次

    高级神秘勤奋大礼包:需要一万积分兑换,仅兑换一次

    终极神秘勤奋大礼包:需要十万积分兑换,仅兑换一次

    空间:每扩大十平方米,需要一百积分兑换,可无限兑换

    徐宝:.......就知道勤奋积分积累的不容易。不过这些神秘大礼包是啥玩意儿?

    搞得这么神神秘秘,她一点兴趣都没有好吗!叠一次被子她都觉得困难,要做一百次活儿,甚至十万次活儿才能兑换奖励,她宁可不要。

    叹了口气,徐宝又凝神进了空间。

    空间非常小,整个面积就一百平方米,相当于现代的一套三房子。里面十分空旷,除了一口干枯的近五十平米的水池泉眼,旁边啥都没有。

    徐宝猜测,那个干枯的泉眼,应该是传说中的空间灵泉,不知道是不是系统特意把它弄干枯,目的就是让她勤奋干活,等积累到一定积分再去兑换来用。

    后来一问007,果然如此。只不过灵泉要用积分兑换中级以上的神秘勤奋大礼包,才有一定几率恢复。

    注意!是有一定几率!不是兑换了就能得到灵泉,而是跟中彩/票一样,兑换打开礼包,有可能会拿到其他意想不到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