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网游小说 > 宝儿的六零年代 > 第16章 16
    随着夏天的来临,往年常见的雷阵雨依旧没有踪影,火辣辣的太阳烤的让人心焦。

    大兴村外的溪流已经干枯的只剩下河底,水源不足,灌溉不了大片的田地,原本该抽葶的麦子稻谷丝毫没有动静,叶子还开始干枯,田地里漏出稀拉拉的绿色,山地上的大片麦苗更是呈现即将枯死的状态。

    “这可怎么办啊!”

    大队长李建国和一众社员们愁的嘴巴长满燎泡,皮肤黝黑的老社员更是跪在地里,望着那些枯黄即将死去的麦苗抱头痛哭!

    十多年前榨鼓市经历的饥/荒历历在目,老社员几乎能想象得到接下来大兴村即将面临的灾难,那是颗粒预收,饿得吃草吃树皮,到最后发展成吃人肉,饿死很多人啊!

    眼瞅着地里的稻谷麦苗是不成了,有社员就提议把麦苗和稻谷都拔了,换成稍微抗旱点的玉米和红薯补种上去,遭到了很多人的反对。

    虽然麦苗呈现了即将枯死的状态,但辛辛苦苦种植了三个多月,眼看要挂麦穗谷穗了,这关头把麦苗拔了,任谁都会心疼。他们觉得麦苗还能抢救,想按照往年的种植经验,看看能不能把麦苗稻谷救活。

    在李建国的号召下,全村男女老少都动了起来,拎着水桶往本就水不多的溪流沟渠里打水,没日没夜地来回地里给小麦稻谷灌溉。

    这样的确缓解了秧苗们枯死的速度,但溪流却不再有水,水面日渐减少消失,到最后只剩一个有又一个一两米大的浅水坑。

    水没了,社员们急得都快哭了,水是生命的源泉,没有水,秧苗活不下去,就没有粮食,他们就会饿肚子,到时候可怎么活啊!

    村里为了继续灌溉和拔苗两种意见,一天开两回会,社员们各抒己见,眼见同意补种的人越来越多,徐宝坐不住了。

    她空间里种的麦苗和稻谷经过她的实验,一个月就能成熟收一茬。到现在为止,她已经收了三茬麦子谷子,屯了至少五十斤麦子和一百斤谷子在空间里,这就证明灵泉灌溉植物有多神效。

    经过三个多月的累积,空间的灵泉池已经积累了小半池,徐宝想着,灵泉既然有拔苗助长的功效,那是不是也有助水功能呢?

    正好强子几个拎着小木桶,要去干枯的河床水坑里抓鱼,徐宝就拿照看他们的理由,也跟了去。

    一行人到了溪流边,干枯的河底已经有很多孩子在。

    大兴村的溪流是从后背山后的深山老林里,一座长年积雪的雪山上,融化下来的雪水流下来形成溪流,贯穿整个大兴村,再往小兴村方向流去。

    往年这条溪流的水本就不多,一遇到干旱季节又不下雨,雪山融化完就没水可流。但雨水过多的话,又会形成山洪,夹着大个大个的鹅卵石,往溪流里冲发泛滥。

    于是水一干,溪流的河底全是比盆还大的鹅卵石,形状各异,大小不一,上面有许多青苔,一踩上去滑叽叽的,很容易摔倒。

    很多没穿鞋,光脚行走在石头上的孩子们,走不了几步就会摔跤,然后跟个没事人儿一样,继续爬起来,继续四处寻找水坑,抓挤在水坑里拼命呼吸的小鱼们。

    徐宝一个半大的姑娘,要跟他们一样摔跤的话实在有损形象,河底鹅卵石上有青苔的实在太多,踩在上面湿哒哒的。怕把鞋子打湿,她和孩子们一样,都把鞋脱了,一手拎着鞋子,一面踩着比较干燥的石头行走。

    这会儿正是太阳毒辣的时候,那些干燥点的鹅卵石经过暴烈的太阳一晒,一踩上去,就像被铁板烧一样,烫得徐宝龇牙咧嘴,双脚连忙换去青苔石头上,脚底踩滑没稳住,摔了个狗啃/屎。

    “哈哈,姑姑真笨!”瞧着她烫脚跳跑摔倒的模样,小天才墩子毫不客气的取笑她:“叫你大夏天不赤脚走路,非要穿鞋子走,现在脚经不住石头磨吧?活该!”

    这时代的孩子们吃穿不饱,鞋子是比较金贵的,大多穿得是草鞋,少部分家境稍微好的,穿得是布鞋。

    草鞋是用稻草编织的,平时穿还好,一下雨,一踩到粘粘的湿泥土,一拉一扯间,那草鞋就得报废。

    所以很多孩子一到下雨天,不管是冬天夏日,都把草鞋脱下来,赤着双脚走路。

    这么长年累月下来,孩子们的脚底被沙石路磨出一层厚厚的老茧,踩在尖锐的石头上都感觉不到疼,实在是老茧太厚了,刺不穿脚底!

    徐家的家境不错,家里的孩子都穿的是布鞋。那布鞋不是买的,是自家裁的布,鞋面裁好后,千层鞋底儿用毛竹笋壳裁成鞋底状,前后夹着往年家里剩的破布烂布,一层又一层,至少二十层起步的摆放好,再拿粗针穿着麻藤揉搓出来的粗线,一针又一阵,密密麻麻的缝制好,把鞋面儿合在一起缝合好,封上鞋带扣仔,一双布鞋才算完成。

    因为鞋底太厚,缝制鞋底是个力气活儿,平时家里的女人白天要下地干活儿,晚上又心疼灯油,每天纳鞋底的时间都是挤出来的,做一双布鞋出来,最少要一月之久。

    因此,布鞋一般都做的比较长,孩子们穿着不大合脚,却能穿上两三年。等大一点,做了新鞋子后,旧鞋子没穿得彻底不能穿,就拿给家里小点的孩子穿。

    村里的人家大多如此,做衣服都做的比较大,孩子一穿就是几年,等彻底不能穿了,就把旧衣服给小的孩子穿,一个传一个,一家老小的衣服鞋子问题就这么解决。

    徐家的孩子知道做一双鞋子有多不容易,都很珍惜布鞋,下雨天也和穿草鞋的孩子们一样,把鞋子脱掉赤着脚走。等到了目的地,走到草丛边,把脚上的泥巴擦刮干净后,这才穿上鞋子。

    不过徐宝是个例外,方如凤偏心到极致,强子几个,两年有一双布鞋都算不错。她却雷打不动的每年一双布鞋,一双回力鞋,和一双棉鞋。

    村里很多穿草鞋的女孩儿羡慕她,就拿回力鞋来说,它是这时代的全民品牌,价格不便宜,一双最少要十块钱以上,穿上它是一件备有面子,特装逼,特能吹的事儿。

    很多城里的年轻人,宁愿花掉三分之一的工资也要买它,乡下人都渴望能穿上它。

    徐宝不仅有,还每年一双,就算是城里商品粮的姑娘,她们父母也没那个闲钱每年一买。一个乡下丫头被宠到这个地步,比城里女孩还过得好,如何不让其他贫穷的乡下女孩儿羡慕讨厌呢。

    徐宝望着小小年纪,却不知道什么原因,头发稀疏,露出光秃秃脑袋的墩子。心里想着,果然是聪明‘绝顶’!这小子自从跟她坦白自己的高智商,她又随时给他洗脑,天才要露出来,才能得到更好的资源待遇后。他就整个人就换了个画风,看谁三分讽,一副拽的二八五的样子,也不知道跟谁学的。

    好在墩子只是嘴上说说,心眼儿并不坏,徐宝也不跟他一个小孩子家家的计较。

    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沙土,瞧见强子三个蹲在一个小小的浅水坑边发出一声惊呼,徐宝问了声怎么了,连忙走去一看——

    好家伙!不到一米宽,二十厘米深的水坑里,密密麻麻囤满近百来条,半指长大小的小鱼儿,全都张大着小嘴巴挤在水面拼命呼吸,有密集恐惧症的看见,怕是会吓一大跳。

    “这么多鱼啊!”徐宝惊讶不已。溪河没断流干枯之前,河里的鱼儿也不少,但大多都是不足一指长宽的小鱼儿,十分机警灵敏,一听到动静就跑得无影无踪,十分难抓。

    大人没那个闲功夫去抓,小孩儿倒是有时间下各种陷阱。但弄一下午,也最多抓个十来条,还不够一家人塞牙,一般都拿去喂猫狗了,或者小孩子自己用树枝什么的把鱼穿成一小串,用火烤了过过肉瘾。

    现下这么小的水坑,居然藏有这么多小鱼儿,凑成一碗绝对不成问题,强子几个高兴的用手疯狂把鱼儿抓进水桶里。不多时,那个小小的木桶就装了小半桶,数目委实不少。

    徐宝瞧着那木桶里,鱼的品类有很多,除了常见的鲫鱼鲤鱼,草鱼白鲢,泥鳅河虾外,还有三花小鱼、菜板鱼、麻鱼,小肚鱼儿等。后面的四种小鱼都是长不大的纯正野生河鱼,生炒或用油炸了放辣椒面吃,或放点猪油,辣椒花椒粉上锅蒸上十来分钟,好吃的舌头都能吞掉!

    这么好吃的野生鱼长不大,真是可惜了。

    徐宝刚冒出这个想法,忽然想着空间的灵泉池子空着也是空的,不如捉几条鱼进去养着。按照灵泉能助长的功效,说不定这些鱼儿能长成大鱼,那她不是天天有鱼肉吃了?

    一向爱吃鱼的徐宝激动起来,趁强子几个不注意,把每种鱼都转移了两条进灵泉池里,又把泥鳅河虾也弄点进去。这才慢悠悠的走到溪流靠近背后山的源头除,试着把灵泉指引了一点出来,倒进一个不到一米深宽的水坑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