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修真小说 > 角色扮演 > 第17章 设定十七
    设定十七:囚犯与监狱(八)

    【设定9:你仇恨强.奸犯,会杀死所有见到的强.奸犯。(00:10:00)】

    单子魏下意识地去寻找米粒爱的身影,他只觉得心脏跳得越来越快,而身体却感到止不住的寒颤。自从遇到塞壬后,系统就没有再给设定了,现在一出现就让他们自相残杀。单子魏不知道是不是只有他收到这条设定,还是其他人都收到了,巨大的车库分散了四人,单子魏根本看不到其他人的情况。

    “啊!”

    单子魏听到米粒爱发出了惊叫,他心中一紧,本能地向声音的方向跑去。

    拐过好几个大大小小的集装箱,单子魏终于在一个偏僻的角落里找到米粒爱了。他似乎是最后一个到场的,龙帝无双和host站在米粒爱的身边,单子魏有些迟疑地停下了脚步,他先是不着痕迹地扫视着在场的两个雄性,两人的神态都很正常,看不出是否被系统追加了设定9。

    单子魏最后看向米粒爱,妹子一张小脸兴奋得发红,见他过来,指着身边的汽油瓶开心地说:“我找到汽油了!”

    单子魏说不清是不是松了一口气,他又瞄了一眼设定9,还有9分多钟。

    没事的,他对自己说,汽油已经找到了,只要在10分钟之内逃出监狱,就不用遵循设定9了。

    “我们快点把汽油带过去吧,再晚容易出岔子。”单子魏催促道。

    “嗯!”

    米粒爱拿起一只汽油瓶,似乎想放进什么东西里,却蓦地愣住了。

    “这是特殊道具,不能放入玩具盒。”

    听到米粒爱的话,单子魏深吸一口气,压下喉间的“卧槽”。这游戏简直了,越是紧急的时候越是拖时间为难他们。不能放入玩具盒,意味着他们必须用双手把汽油瓶带到装甲车。最坑爹的是汽油瓶非常小,看装甲车那分量,他们必须把所有的汽油瓶用上才堪堪可以上路。

    二十瓶汽油光四个人就要往返三次,单子魏不敢浪费时间,迅速召唤出了镜像。

    “拿两瓶,跟上我!”

    单子魏对所有人说,然后一手拿着一个汽油瓶,争分夺秒地向武装车跑去。汽油瓶距装甲车有一段距离,单子魏简直是掐着秒表在计算了,他带着汽油瓶抵达装甲车时又过了半分钟,回头看到host也带着两瓶汽油跟在后方,再后面依次是龙帝无双、米粒爱。

    “我来加油,你们再去拿!”

    host点点头,放下汽油瓶没有丝毫废话地往回跑。龙帝无双嘟喃了一句,也和米粒爱一同返回了。单子魏望着红发青年有些不紧不慢的背影很是拙计,要不是他的MP不够了,他绝逼跑在第一个。

    不过这样也让单子魏稍稍放下了心,感觉龙帝无双他们并没有接到类似达摩克利斯之剑的设定9,被系统如此特殊照顾的单子魏开始回想他是不是进游戏之前没洗手,一个两个设定都快要了他的老命。

    8:00、7:50、7:40、7:30……

    在单子魏的千呼万唤之中,host三人回来了,此时离设定9激活还剩7分钟多一点。

    “我、我的MP只剩8点了……”

    米粒爱喘着气说,所有人起始都是100MP,两次奔波足以让他们的MP见底。单子魏由于一直站在原地加油回复了一些MP,虽然不足以支撑跑完全程,但比其他人要好上太多。

    “我去。”

    “哎!我和你一起去!”龙帝无双叫住了正打算走的单子魏。

    “你还有MP?”

    龙帝无双有些得意地笑了:“我的等级比你们高,MP当然和你们不在同一个水平线!”

    单子魏差点忘了龙帝无双是经过5轮棋盘的老手,主要因为龙帝无双总是去挑衅host,然而host太过无懈可击,于是龙帝无双就显得特别二。

    “太好了,我们快走吧!”

    单子魏真心实意地感到高兴,镜像的MP只有他的一半,即使回复了一些,也只比米粒爱他们好上那么一点,根本无法跟着他继续跑,现在龙帝无双正好填补了空缺,他们这一来回就可以把最后的4瓶汽油接回来。

    于是单子魏将镜像留下,和龙帝无双一同跑向汽油瓶所在地。路上单子魏盘算了一下,他们这次来回应该会用掉2分钟左右,这样一来就还剩5分钟——5分钟足够他们开车冲出监狱了。

    想到可以完美地避开设定9完成棋盘,单子魏的情绪越发高涨,他被系统坑了这么久,总算可以小小地反抗一把。

    汽油瓶已经近在眼前,单子魏两步做一步,弯腰去拿,却感到背上猛地一疼。

    他为数不多的红心SP瞬间就全污染了。

    “你……!”

    单子魏又惊又怒地转身去看袭击他的龙帝无双,却被红发青年埋头狠狠撞进怀中,顷刻就摔在地上被压制着无法动弹。

    龙帝无双怕单子魏大叫引来其他两人,直接用手捂住白发青年的嘴巴。他死死将单子魏压在地上,利用自己的体重压制住单子魏的双手,以防身下的人挣扎甩开他。因此,他与单子魏的贴得十分近,近得可以看到白发青年漆黑的眸子中写满了不可置信和愤怒,还有一丝难以言状的恐慌。

    不知为何,龙帝无双感觉他被那丝恐慌蛊惑了,那丝恐慌放大了他的强大和青年的弱小,让他的虚荣心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

    “不要怪我,要怪就怪系统给出了一个‘杀死所有杀人犯’的设定。”

    单子魏呆了一瞬,他急切地想要说些什么,却被捂住了嘴只能发出模糊的“呜呜”声。

    龙帝无双误解了单子魏的意思,他露出得意的笑容。

    “你想说设定还没有激活是吧?所以说你是个菜鸟,作为前辈,我好心给你上一课,这可是很少人知道的绝密。”龙帝无双一副单子魏占了大便宜的样子:“角色扮演,这游戏玩的就是角色扮演,扮演的角色越好,遵循的设定越多,棋盘评价的分值就会越高,即使是没有激活的设定也算在内。”

    白发青年睁大眼睛,似乎更急更怒了,白皙的脸铺上了一层绯红,看着龙帝无双的目光又热又粘。龙帝无双偏过头,莫名有点不敢与单子魏对视。然而即使不看了,龙帝无双依然感觉不对劲,因为两人贴合得没有丝毫缝隙,所以他能感觉到身下人不断起伏的胸膛和越来越高的体温,就连捂着对方嘴巴的手掌,也被喷上了温热的吐息,从手心一直挠到心底,异样得让他整个人跳起,后退了好几步。

    “啊哈……”

    一松手单子魏就大喘了一口气,龙帝无双无端地听出了淫.靡,他愣了一下,暗骂自己一声脑子坏了,赶紧闭上一只眼去侦查单子魏的红桃SP。侦查反馈回来的信息显示单子魏污黑的红心SP只剩1%,龙帝无双知道单子魏是个新手,绝对没有药剂可以消除心灵污染,也就是说下一秒对面的白发青年就会挂了。他心头微松,那一刻说不清涌上心头的是放松还是失望。

    然而,一秒钟却可以改变很多事情,比如说一句话,又或者是一个技能。

    “净化。”

    龙帝无双眼睁睁地看着单子魏那只剩1%的红心SP变回了正常的红色,不再减少。这显然有人对单子魏使用了回血技能,龙帝无双刚想回头怒骂那个妨碍他的人,却感觉后脖一疼——这次,轮到他被人从后方袭击了。

    龙帝无双踉踉跄跄地向前冲了几步,连忙转身看向来者。

    “……是你?!”

    最开始看到那双金色的眼睛时,龙帝无双还没反应过来是谁。等看清黑发青年那张最让他讨厌的俊脸,龙帝无双整个声音都拔高了:“你居然会治疗——”

    host的十字短剑直接抹掉了龙帝无双的声音,龙帝无双整个人都被吓傻了,他愣愣地捂着自己的脖子,虽然是游戏,但像刚刚那样被人直接用剑割过脖子的滋味他完全不想再回忆第二次。

    回过神的龙帝无双彻底爆发了,疯了一样地攻向host。

    “去死去死去死吧!!!”

    龙帝无双连药都不喝了,即使自己中一剑也要在host身上抹一刀,完全是自杀性地打法。host的攻击很稳很准,但伤害并不高,因此两人几乎是前后进入了红心SP完全污染状态,而且host的红心SP在龙帝无双的攻击下削减得更快。

    一想到host会死在他手中,龙帝无双就兴奋得双眼发红,他从这棋盘开始时就非常讨厌host,在棋盘中处处和他作对的host更是将他的仇恨值刷到满值,之前看到设定9是“杀掉杀人犯”时他甚至很遗憾为什么是G扇子而不是host……对了,host的身份是什么来着……?

    就在这时,host收起了十字剑,让十字武器变回最初的模样。

    而这时,在场人才发现,那把十字武器最初的模样其实就是一把十字架。host拿着十字架,非常平静地说了两个字:“净化。”

    微白的光环绕着黑发青年,为他添上数分神圣感。几乎是一瞬间,龙帝无双就看到他辛辛苦苦污黑的红心SP全红了。

    “你居然是个奶……”龙帝无双声音不可置信得近乎虚弱。(PS:奶=治疗,游戏用语。)

    看这治愈量完全就是个红桃奶啊!可之前这货的表现哪有一丝奶的样子!打怪什么的比他个输出还要积极!

    host对此的回应只是微微抬起头,露出那双金色眼睛。近距离地对视那双金眸,即使知道这是某一个技能的特效,龙帝无双依然忍不住打了个颤,那根本不是人的眼神,在金色的渲染下,就像是神祗在俯视蝼蚁般的凡人。

    “——”

    单子魏咬着自己的手,努力用疼痛平息体内的情.欲,他好不容易被人从死亡线上拉出来,如果一个控制不好因为兴奋过度而挂,这简直比之前死在龙帝无双手下还要憋屈。

    所以单子魏咬得特别狠,即使满口血腥MP掉了也不肯松口。在他的自我摧残下,他的红心SP最终□□地维持在1%,没有掉到0。

    确定欲望已经完全被疼痛取代,单子魏终于松了口气,他放下手,开始关注龙帝无双和host那边的情况。

    那边的战斗已经接近尾声,单子魏看见host对龙帝无双说了一句话,只见龙帝无双脸色青了又白,像是见鬼一样瞪着host,然后竟然扭头看向了他,满脸的控诉和崩溃。

    唉……?

    单子魏还没来得及想,就见host趁着龙帝无双走神的时候,几剑了结了红发青年的红桃SP,再用一把死之粉将心灵崩坏的龙帝无双变成了尸体。

    单子魏都看呆了,host的动作实在太利落,等他干掉人后单子魏才反应过来他杀掉的不是棋子而是玩家。单子魏盯着龙帝无双的尸体,玩家死亡和棋子死亡好像没什么区别,单子魏刚想说唯一的差异是玩家死亡后不掉落西洋棋,就见龙帝无双的尸体上同样溢出了蓝点,聚合成一颗骑士棋,却是白色的。

    ……白色西洋棋?

    此时此刻单子魏突然想到,西洋棋确实是黑白二色的,表示一种对立关系,确实很符合棋子和玩家的关系。

    单子魏并没有为自己的发现而高兴,而是感到一种寒意。

    在“角色扮演”中,电脑操控的棋子掉落黑色西洋棋,玩家掉落白色西洋棋。就仿佛在说即使是玩家,也不过是一枚棋子。

    ——所有人都是棋子,谁是棋手?

    单子魏看到host将白色的骑士棋捡起,然后向他走来。

    “谢谢你……又救了我一次。”

    单子魏对host道谢,他非常感谢host,算上这一次,这局棋盘他起码接受了三次host的帮助。

    host只是点点头,没有说话,但单子魏不知为何像是听到他在说不客气。

    “龙帝无双……”单子魏起了个头就不知道怎么说下去,他被龙帝无双偷袭非常生气,但这件事从头到尾就是个乌龙,如果不是他最开始撒谎,龙帝无双也不会来弄他,这完全是理不清的一笔账。单子魏只能转移话题:“你刚刚和他说了什么?就是最后那一下,他好像很动摇的样子。”

    host闻言微微抬起头,露出了总是被碎发遮挡的眼睛。那双眼睛就像是幽静的一座古潭,仿佛要将所有倒映其中的人深深地吸进去。

    “我告诉他杀错人了。”

    单子魏愣住了,大脑“轰”的一声完全空白,巨大的信息量充斥他脑袋,反而让他一时间什么都没想到,只能瞠目结舌地看着黑发青年轻声道:“我是杀人犯。”

    host的声音非常轻,他似乎也意识到这一点似的主动凑上去,一瞬间近得无论他说什么都能钻进单子魏近在咫尺的耳朵。

    “我仇恨诈骗犯。”

    单子魏猛地推开host,这一刻他已经管不了动不动手的问题了。白发青年近乎机械地低头,不可置信看着黑发青年刺入他心脏的十字剑。

    【红桃SP:0%】

    一霎间,单子魏的视野铺上了一层血红。整个世界都像是泡在血水中,漫天遍地的血红扭曲了场景,扭曲了黑发青年的表情,扭曲了一切。在这片扭曲的猩红中,唯有host的声音传进来,却近乎诡谲地温柔。

    “只有我能杀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