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玄幻小说 > 全世界最好的暗恋 > 第1章 第1章
    “Cheers!”

    “Cheers!”

    阮星沉和苏沫拿着各自的饮料朝对方碰了碰,然后笑着歪靠在了沙发上。

    两人是大学同学,有一段日子没见面,自然有说不完的话,不过阮星沉是个话少的,大多还是苏沫说,她就安安静静得抱着抱枕坐在一边,笑着听人吐槽。

    半个小时后,苏沫把该吐得槽都吐完了,又开始说,“前几天同学聚会,莉莉她们还问起你了,这么多年没见,好不容易有个聚会,你也没能出现。”边说边又喝了口可乐,“就连老徐也说起你了。”

    听到老徐这个称呼,阮星沉也抬起了头,笑着问了一句,“徐老师说什么了?”

    “老徐说你要是毕业选择做媒体,现在混得肯定比我们都要好,你以前可是咱们专业第一,更是老徐的心头宝……”苏沫看了一眼公寓的环境,叹了口气,她就没见过混得比星星还要惨的艺人了,娱乐圈三年,不仅没能攒下多少家当就连房子都还是租的。

    好在——

    她笑了笑,“不过你现在也混出头了,以后我就等着抱你的大腿了。”

    这话自然是玩笑话,苏沫现在在新娱公司做二把手,银行卡的资产已经高达八位数,在A市最繁华的地段还拥有两套房子,比起阮星沉这个没房没车还没钱的人来说,她混得实在是太好了。

    不过阮星沉还是很认真得点了点头,笑着说了声“好”,跟时下娱乐圈流行的蛇精脸不同得是,她长了一张好看的鹅蛋脸,柳叶眉,桃花眼,眼下还有一颗泪痣,笑起来得时候,眼睛弯弯得跟个月牙似得。

    苏沫在这个圈子这么多年,看过的美人数不胜数,可没有一个人能比阮星沉还要让人过目不忘。

    这样的脸没能在娱乐圈火起来,其实是一件很稀奇的事。

    不过苏沫知道她的性子,不圆滑也不会做人,更加不喜欢应酬,可就是这样的性子,眼前这个女孩子当初还是义无反顾进了娱乐圈,想起那个原因……她重新换了个坐姿,斟酌着开了口,“星星,你和顾影帝怎么样?”

    阮星沉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握着饮料的手一顿。

    不过也没过多久,她就笑着回道,“顾老师人挺好的,在剧组里的时候也挺照顾我们的。”

    苏沫听着她的语气就知道这两人估计到现在还处于“拍戏之外就是陌生人”的阶段,叹了口气,当初星星知道顾影帝要息影,义无反顾得进了娱乐圈,说是要等他回来。

    这三年什么戏都接,有片酬没片酬的,一次次得磨砺演技就是为了有一天能靠自己的实力能让那个人看见。

    现在顾影帝回来了,两个人也终于有机会合作了。

    可偏偏还是这幅样子。

    阮星沉倒是一点也不失落,能够和顾煦合作已经是意外之喜了,至于别的,她根本不敢奢求,笑着喝了一口蜂蜜水,没再说这个话题,等到看了一眼时间才开口,“这么晚了,你要不今天就在我这睡吧?”

    “几点了?”

    苏沫顺着她的话看了一眼手机,十一点了。

    她倒是想留下,不过明早还得去开个会,烦躁得抓了抓头发,说了句“等下次吧”,然后就穿着尖细的高跟鞋起来了,看见阮星沉要去送她忙拦了一把,“别送了,外面风大,再说你这小区不安全。”

    “我让你跟我去住,你又不肯,等这次赚钱了就买套房子吧。”

    阮星沉就跟在她后面,时不时说一声“好”。

    苏沫要出门得时候看见站在身后的阮星沉,灯光下的她没了在荧幕里那副冷冰冰的样子,看起来整个人小小的,就跟当初两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一样,忍不住上前用力抱了抱她,“星星,好好照顾自己。”

    “好。”

    阮星沉笑着回抱了她下,“你也是。”

    苏沫走后,原本还有些人气的屋子突然又变得安静了下来,阮星沉习惯了也没什么感觉,收拾了下屋子,然后关了客房的灯就朝卧室走去。

    落地窗外的夜早已深了下来。

    这个小区在A市算老小区了,住得都是些老人家,这会大部分住户都已经睡了。

    她把窗帘没留缝隙的合上,又把床头柜的夜灯打开,上床的时候,她也没睡,先是打开手机翻了一遍微博,翻到顾煦最新的照片,看了好一会,然后又把放在枕头底下的钱包取了出来。

    钱包里只放了身份证和银行卡,夹层里没放现金,只有一张照片。

    照片里是一个18.9岁的少年,少年穿着一件白衬衫,双手抱肩斜倚在一株柳树下,风拂过他眼前的碎发,而他睁着一双斜长的凤眼望着前方。

    阮星沉就这样抱着钱包,弯着唇进入了梦乡。

    ***

    而位于A市最繁华的一处会所里。

    烟雾云绕,酒香色浓,整个包厢都萦绕着欢声笑语,只有一个身穿黑色衬衫的男人远离人群,靠坐在沙发上,神色淡淡得,始终都没说什么话。

    他衬衫的扣子解了三颗,袖子也挽起了些,露出一截肌肉线条分明的手臂,一手握着玻璃酒杯,有一下没一下得轻晃着,酒水混着冰块发出好听的声响,一手随意架在沙发的扶手,长腿交叠,即便不说话也透着掩不住的气势。

    有人说话的时候往他这处看了眼,察觉到他皱起的眉,声音就不自觉得小了下去。

    “哎,顾煦……”

    庄周搂着一个女人走了过来,他是顾煦的发小,二十多年的交情,这会坐到他的边上就和人说道,“哥们知道你从C市那个鬼地方拍摄回来,特地给你开了这个局,你倒好,坐了一晚上连句话都没有。”

    身边的美人不愿被冷落,娇笑着倚在他的怀里,还顺手给他点上了一根烟。

    庄周笑着捏了把她的腰,就想把拿烟的手撘到顾煦的肩膀上,只是还没碰到就看到人扫过来的眼神,冷冰冰得,没有丝毫情绪,手一顿,到底还是没放上去,嘴里倒是说了一句:“事多。”

    边说。

    边把手里的烟放进烟灰缸里按灭了,又推了下怀中人的腰让她先离开,美人识趣,知道两人有话要说就扭着腰离开了。

    “怎么了?”

    庄周又给人倒了点酒,自己也握着酒杯,笑道,“难不成跟你家老爷子住了三年,还真学会修身养性了?”

    顾煦握着酒杯朝人那处一点,算是谢了,然后抿了口酒,随便扫了眼四周,淡淡道,“就这么些货色,你也有脸说‘特地’?”边说,边看了眼跟庄周抛媚眼的女明星,啧一声,“几年不见,你这口味是越来越不行了。”

    “我的顾少,你这眼光就算天仙放在你面前,估计你都能给人挑出一堆毛病。”庄周语带夸张得说了一句,说完,想起一个人,朝人靠近了些,“说起天仙,我记得这次和你搭档的那个女明星叫阮星沉吧?那可是你们圈子里出了名的美人,你觉得她怎么样?”

    “那个小姑娘啊……”

    顾煦握着酒杯的手一顿,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突然笑了下,“她啊,还不错。”

    庄周一听这话,眼睛都亮了,能从这尊佛里听到这三个字,还真是稀奇,忙递了根烟过去,打听起来,“怎么不错,你跟她……”

    “把你脑子里的那些废料收起来。”顾煦收了脸上的笑,他知道庄周的性子,要是不说个清楚,估计明天他们这个圈子就得乱传了,他倒是无所谓,不过那个小姑娘脸皮薄,跟这个圈子里的人不一样。

    接过烟也没抽,漫不经心地夹着,随口说道,“有礼貌,有演技,性格也好。”见他还要再问,顾煦已经把烟按灭起身了,“行了,都这个点了,我也得走了。”

    知道顾煦明天还得拍摄。

    庄周也只能按捺了心思,送人离开,走得路上还说了一句,“下个月东子的生日,你可得参加,这三年你跑到那个地方,连咱们这几个兄弟的面都没怎么见,太没义气了。”

    “知道了。”车子已经到楼下,顾煦接过服务员递过来的大衣披上,朝庄周摆了摆手就走了。

    ***

    翌日。

    阮星沉一大早就去了剧组,之前他们是在C市拍摄外景,这次回了A市,环境好了不少,人也多了不少,一路走过去还有不少生面孔,她平时虽然不爱说话,不过脾气好,见到她的人不是喊她一声“阮姐”就是喊一声“阮老师”。

    她也都笑着回应了。

    走到半路就看见远远走来的两人,总导演夏鸿飞以及……顾煦。两个人不知道在说什么,看到阮星沉的时候,脚步也没停,只是快路过的时候,夏鸿飞倒是抽出时间对她说了一句,“来了,换好衣服化好妆过来一趟,我给你讲讲今天这场戏。”

    “知道了,导演。”阮星沉朝人点了点头,看见顾煦往她这边看了一眼,那颗心突然又陡然跳动了起来,“扑通扑通”得都快压过她说话的声音。

    “顾老师。”

    顾煦原本只是随意一瞥,不过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倒是认认真真看了她一眼,小姑娘的声音跟她冷艳的外貌不同,听起来有点软软得,尾调还有点微微蜷起,勾得人的心也有点痒痒的。

    他们在C市拍摄的时候都是各拍各得,对手戏不多,他又不喜欢片场的环境,很多时候拍完就走,这还是第一次在不是拍戏的时间这么认真看人,想起昨天庄周说得“天仙”。

    几天不见,小姑娘好像又好看了点?

    不过旁边夏鸿飞已经在催他,顾煦也没有多看,“嗯”了一声之后就收回视线离开了。

    阮星沉看着两人离开,松气之余还是有些失落,进组一个多月,她跟顾煦除了拍戏之外就再也没有多余的接触了。

    “星姐,我们也走吧。”

    林夏知道她的心思,低声提醒道,“你还得化妆换衣服。”

    “嗯,走吧。”阮星沉收了心思,重新扬了个笑,刚说完,手机就响了,来电人是苏沫,她接了起来,还没开口电话那头就传来苏沫压低的声音,“星星,你知不知道你经纪人给你买通稿了?我这边收到你和顾煦的照片,其他几个认识的朋友那边也都收到了,估计你经纪人想拿你和顾煦炒一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