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玄幻小说 > 她只想恋爱[综] > 第21章 第21章
    伸在窝金眼下的这只小胳膊白皙赛雪,如珠如玉,光滑细腻地看不出一点的瑕疵。

    不是人体收藏家,窝金都有了想把它收藏起来,不叫别人看到的冲动。

    “你这家伙,我没事咬你做什么?”

    窝金一挥手,把摆在他眼下这只诱人的小胳膊拨到一旁,来了个眼不见为净。

    再这么盯着看下去,他担心他真的会一口上去。

    未来没想到窝金会把她推开,她怔了怔。

    这家伙,他是不好意思咬吗?未来在心里想。

    想到这,未来放下胳膊问:“你有刀吗?”

    呃?刀?窝金不解。但他还是回了一句。

    “有。”说着,他从腰间拿出来一把寒光闪闪地匕首。

    未来抬起手,从他手中拿过了那把匕首。接着,她又抬起了胳膊。

    “等下我划破以后,你要快点喝。只要一口,你身上的伤就能痊愈了。”

    未来看着窝金,像推销员推销手上的产品似的推销着她自己的———血。

    窝金都被她的行为给弄得无语了。

    “信长,你来吧。”他实在是不擅长应付这样的事情。

    不曾想,信长却掀起眼皮说了一句。

    “不要啰嗦,窝金。”

    “哈?信长,你说什么?”窝金瞪眼看向信长。

    什么叫不要啰嗦?他从来都不啰嗦的好不好!钢铁直男窝金不高兴了。

    信长微微掀起眼皮,神色淡淡的看着他。

    “窝金,不要无视她的想法。”

    不高兴的窝金一怔。他随着转过头去看未来的表情。当他清楚看到未来眼中的认真执着之意后,窝金瞬间就明白了信长说这句话的意思。

    这样一双清澈纯粹,不含任何杂质的眼睛。只想着尽自己所能去帮助对方的眼神。真挚的让人生不出一点无视她意愿,不按照她所想去做的想法。

    窝金盯着未来看了一会儿后,他龇牙笑了。

    “小丫头,这一刀划下去可是很疼的,等下你可不要哭啊。”

    哭?未来在心里笑了。她的眼泪之于毫无武力,体质特殊的她而言是一种武器。除非是为了活着,或别有目的,她才会选择性的哭。其他情况下,她是不会流一滴眼泪的。

    “我是不会哭的。”未来眉眼微弯,精致美丽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可爱乖软的笑容。

    这家伙……

    窝金眼神一凝,他伸手抓住了伸在他面前的小胳膊。

    女孩白皙柔嫩的胳膊在他宽厚的大手中像件小巧精致的工艺品似的,给人造成强烈视觉冲击的同时,还令人爱不释手。

    想到那把匕首要在这么细腻白嫩的手臂上划一下,窝金总有种于心不忍的感觉。

    生存至今,窝金从来都没有过这么奇特的感受。

    未来可没管他现在是种什么感受。她拿着匕首,没有任何犹豫地在她的手臂上划了一下。

    随着她的动作,透明的血液瞬间就从她的手臂涌了出来。在血液涌出来时,窝金低头贴了上去。

    只吸了一口,窝金就抬起了头。

    他刚抬起头不过数秒,未来胳膊上的划伤就好了。而窝金身上的伤也随着愈合,恢复到了没受伤之前的样子。

    纵然已经看过这样的画面,切身体会这种瞬间痊愈的感觉时,窝金的脸上仍然出现了震惊之色。

    治愈程度百分百。体力恢复百分百。念力恢复百分百,还稍有增长!这种匪夷所思的治愈效果!它已不是玛琪的念线缝合可以比较的存在了。

    以他的目光和了解来看。抛却她,这世界上绝对再也找不出另外一个跟她一模一样的人。

    未来没去刻意的注意窝金的表情。伤口愈合后,她站起来走到信长身边,跪坐在他的身侧,举起她的胳膊,把它送到了信长的眼下。

    “信长,我要开始了。”

    柔软的嗓音,纯粹真挚的眼神,她专注地看着一个人时,像个全身心依赖大人的孩子一样。

    在信长的眼中,他就是那个大人,而她是想要把最好的东西送给大人的孩子。

    她是怎么做到可以用如此纯粹的态度对他的呢?难道,身为流星街人的她不知道她之于他们只是一个谁都可以随时取用享用的收藏品吗?

    信长的眼神充满了不解和探究的意味。

    “信长?”

    仿佛没看出信长眼中的探究似的,未来眼带疑惑的又喊了他一声。

    “为什么?”信长开了口。

    “为什么你可以这样毫无怨言的主动让我们吸你的血?”

    强化系,做什么都直来直去的信长把他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

    未来先是一怔,紧接她眉眼弯弯地笑起来。

    “因为信长帮过我啊。”未来笑容灿烂的说。

    “在我被飞坦带到基地,最无助害怕,不安的不知道要怎么做才能在陌生的地方生存下来,需要人帮助的时候,是信长给我指了一条路。”

    “信长是我的恩人呢。”说这句话时,未来的目光看起来无比的柔软。

    “比飞坦还要重要的恩人。”未来着重重复这点。

    这是一个出乎信长和窝金意料的回答。

    “就因为这个?”信长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嗯。”未来笑容柔软的点头。

    “就是因为这个。”

    她的笑容看起来像是盛开的樱花的一样,芳香粉嫩,轻柔动人,美到了极致。

    信长的心因着这抹笑容不受控制地跳动起来。

    还真是单纯啊……

    信长在心里感慨。

    这么单纯的人竟然出身在流星街,是土生土长的流星街人。实在是让人难以置信。

    她是怎么活下来的呢?

    念头闪现时,信长的脑海中浮现了他看过的那些记忆。

    她的过去跟他们差不多。都是从垃圾堆里长大的孩子。她也见过不少的黑暗血腥事件。

    经历过那么多事情,她竟然还能如此的天真。这家伙,她真是一个让人难以理解的存在。

    心下想着,信长没有就这个他已经知晓原因的问题继续啰嗦下去。他抓住他眼前这只白皙柔嫩的胳膊。

    他抓住她的胳膊后,未来像刚才那样快速的在自己的手臂上划了一下。

    信长动作迅速地吸了一口血后,就放开了未来的胳膊。

    跟之前窝金遭遇的状况一样,在未来胳膊上的伤愈合时,信长身上所有的伤也恢复了。

    真的是好神奇。信长在心里说。

    信长于心中惊叹时,未来把手中的匕首放下,侧头看着他问了一句。

    “那个……信长,你可以跟我说说为什么你们会受这么重的伤吗?”

    强化系的人身体一般都很强壮。尤其是信长和窝金还出身流星街,身经百战。未来想象不出来什么样的人才能把他们伤到这种地步。

    “出来找你们的时候被人暗算了。”

    信长没有任何隐瞒的说出了未来想要知道的事情。

    未来瞬间瞪大了眼睛。

    “知道是谁干的吗?”

    信长打开啤酒仰头灌了几口。

    “是跟流星街一个比较厉害的组织有合作关系的赏金集团。之前我们抢过他们的东西。杀了他们一批人。他们一直怀恨在心,抓住机会寻仇了。”

    “他们毁了我们在流星街的基地,打伤了克尔、奥斯顿、芬克斯之后,又半路拦截了我跟窝金。”

    说到这里,信长略微停顿,一口喝干了罐里的啤酒。

    把啤酒罐捏成一坨后,他又说:“打斗中,我和窝金把他们全都杀了。然后,我把这件事告诉了侠客。侠客带着飞坦回去处理后续事宜,查找跟这件事有关联的人。”

    噢,原来飞坦和侠客就是因为这个才消失的啊,未来在心里道。

    “我和窝金会在这里待上一段时间。等侠客查出那些人是谁后。我们再带你回去。”

    信长把他们的安排说出来时,又打开了一罐啤酒,仰脖喝起来。

    未来知道,他们带她回去时,就是他们报仇的时候。

    “这个给你。”

    信长一手拿着啤酒罐,一手从身上拿出一张卡片和一个红黑相加的本子递给未来。

    未来伸手接了过来。

    “这是侠客给你弄的身份卡。拿着它你可以在罗托共和国随便走动。也可以去别的国家旅游。那个本子是银行账户本,里面的钱是侠客的存款,你可以随便花。”信长边喝酒边向未来介绍这两样东西。

    听完了信长的介绍,未来看着手里的银行账户本和身份卡愣在了那里。

    侠客那家伙,他什么时候准备的这些东西的?她怎么不知道?

    仿佛知道她在疑惑似的,信长说:“不要想那么多。给你就是你的了。你跟我们不一样,你需要这些东西。”

    他们是盗贼,想要什么就用抢的。但她不行,她太弱了。

    虽说在库洛洛宣布她是整个旅团的收藏品的时候,他们所有人就都有照顾她,保护她的义务。

    但他们总有不能把她带在身边的时候。长远一点想,让她适应各种生活环境,这是必须的。

    未来不知道信长此刻的想法。听了信长说的那些话后,未来轻轻地眨了眨眼睛。

    “嗯,我知道了。”她说。

    这张身份卡和银行账户本来得很及时,能为她解决很多的东西。凭着它们,在侠客和飞坦不在她身边的这段时间里,她可以趁机去做一些事情,将她会的东西通过合理的方法展现出来,为她的将来铺垫出一条不一样的道路。

    心里想着,未来站了起来。

    “信长,我上楼去睡了。你们也早点休息。”

    “嗯。”信长懒洋洋的应了一声。

    “晚安,窝金。”她没把窝金落下来。

    “哈哈哈,晚安,小丫头。”窝金大笑着说。

    未来笑笑。她走到沙发跟前抱起她的被子上了楼。

    直到楼上传来关门声,信长和窝金这才开始交谈。

    “你为什么没提她救过你跟我的事情。”信长问窝金。

    说话间,他啪的一下又开了一罐啤酒。

    “既然她都已经忘了,就不用提了。我们自己记着就行。”

    窝金也打开一罐啤酒,咕咚咕咚的喝起来。

    信长垂下眼皮,微微勾起了唇。

    是啊,有些事情只有他们自己记得就行了。

    接下来他们两个谁都没在说话。

    一夜过后。

    第二天清晨。

    未来穿戴整齐,洗漱完毕,从楼上下来做早饭的时候,看到信长和窝金两个人一个在沙发上躺着睡觉,一个在地垫上躺着睡觉。

    在地垫上躺着睡的是窝金。他鼾声震天,听起来跟打雷一样。

    跟窝金的鼾声比较,信长发出的鼾声低的可以忽略不计。

    看他们睡得那么香,未来直接走进厨房,动作轻轻的准备起早餐来。

    她都把早饭做好,一个人吃完了,他们两个还没有醒来。

    未来在楼下坐了大约一个小时,看他们还没醒来的迹象后,她从楼下找出纸笔给他们写了一张字条。

    然后,她揣着身份卡和银行账户本,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她刚出去,信长和窝金就同时睁开了眼睛。

    “她出去了。”窝金说。

    “我知道。”信长应声。

    “你留在这,我去跟着她。”信长又道。

    窝金“嗯”了一声,表示知道。

    信长站起来走了出去。

    信长和窝金却不知道。早在出门的时候,未来就知道他们一定会跟在她后面离开。因此,未来一点都不担心她会遇到危险。

    未来安安心心地走到人流密集的街上拦了一辆出租车,让司机带她去了银行。

    从银行取完钱之后,她又让司机带她去了商场。

    在商场买了一些合身的贴身小衣服,还有一些别的衣物及背包后。未来接着又买了一部造型可爱的手机,办了一张手机卡,买了一台当今性能最好的笔记本电脑。

    然后,她坐车去了一家书店。从书店买了几本有关于怎么使用电脑的书籍。

    她会买这些书籍,是因为她十分精通电脑。早在跟着侠客接触它的时候,她就有找机会把她会电脑的事情展现出来的念头。

    只不过当时时间不是那么充足,也没有条件,她只让侠客教了她一些最基本的东西。

    按照她原来的想法,她是打算让侠客继续教她,她一点点的展现出她在电脑方面的天分的。但侠客的离开却打乱了她的计划。

    不过这也没什么要紧的。在侠客教过她的前提下,她现在再接触这些,从而自学成才也是可以的。

    要知道,在她设定的那些记忆中,她的妈妈,还有那个修可是教过她不少东西的。

    买完书,又逛街买了一些乱七八糟的小东西。未来就打车回到了住处。

    在她回家的前一刻,信长就先她一步进了屋。

    纵使知道他们已经知晓她做过什么。看到他们后,未来还是跟闲聊似的把她出去所做的事情跟他们全部讲了一遍。

    讲完,又跟他们聊了一会儿,未来就拎着她买的东西上了楼。

    接下来的一个月里。未来再也没有出过门。她一直都窝在家里看那些有关于电脑方面的书籍,摆弄她的手机,还有她买回来的电脑。

    她不出门时,家里吃的、喝的、用的、都是信长和窝金两个人出去带回来的。

    他们负责带生的回来,未来负责做熟,然后他们三个一起吃。

    又过了差不多一个月,感觉自己在窝金和信长面前表现出来的东西,已经足够支撑起她所会的一切后,未来又开始出门走动了。她去的地方不是商场,不是游乐城,不是电影院,也不是什么旅游景点,而是公共图书馆。

    未来每天出入图书馆的时间朝九晚五,简直比上班打卡都要准时。她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她看书的速度太快,而借阅有限制。

    今天又是未来按时去公共图书馆看书的一天。

    如常刷卡走进图书馆后,未来直接去了图书馆的三楼,她经常看书的区域,拿起她昨天没有看完的那本古籍,走到她天天看书的位置——悬浮楼梯下的地上,坐在那安安静静地看起她手中的书来。

    很快地,未来就沉溺在了书中。

    在未来沉迷于书中不可自拔时,一道听起来温文儒雅的声音从她身边响了起来。

    “你看得懂这种文字?”

    嗯?这个声音把未来从书中拉回到了现实。

    未来抬头去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