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都市小说 > 满级之后我重生了[电竞] > 第39章 三十九个队长
    邢冉昨晚的确没睡好,前半宿想师父想的睡不着,好不容易睡着了,又开始做梦。梦见的全都是和师父在一起的点点滴滴。

    先前还没认识师父时,邢冉自认为自己的性格并不太好。

    初进青训营时候,他总喜欢冷着一张脸,不爱理人。遇到问题也不去问,哪怕在某个问题上栽了跟头,也只是想凭借自己的力量去解决。到最后的结果就是,该解决的问题没能解决掉,又不断会有新的问题积压下来。

    长此以往,堆积的问题越来越多,再想去解决,却根本连解决的头绪都没有了。

    那段时间,邢冉的心理压力非常大,又端着不表现出来,简直要把自己憋成抑郁症。

    后来他遇到了师父。

    是师父毫不避讳的将他的问题指出,又将他带在身边,一面帮他解决自身问题,一面又逼着他去和人接触,与人交流。

    师父当时告诉他,想打职业,想上赛场,首先要学会怎么和人沟通。

    正式比赛上,任何一个细节都有可能会扭转战局,沟通不到位,信息交流跟不上,很有可能就会错失最佳进攻或开团时机,那个时候,没人有功夫去猜测别人在想什么,只能靠自己主动,把关键信息传递到位。

    一开始,邢冉主动开口非常困难,几乎每次都得要师父去点他名字,他才可以慌慌张张的开口。到后来,他咬着牙强迫自己说,但因为声音小,很快就被其他人的声音埋没。

    他师父见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于是每天训练结束,不论多晚,都要跟着他回房间,面对面陪他聊上半个小时以上。从师父抛出话题,引导他说,渐渐开始由他占据主导,主动倾诉。

    甚至不仅是训练后的面谈,吃饭、逛街,或是其他什么事,他师父都要将他带上,时时刻刻让他保持一种沟通的状态,让他习惯这种状态,把这种状态成为一种常态。

    时间久了,他便对师父形成一种依赖,哪怕后来他已经不惧怕交流,却仍然喜欢追着师父屁股后边跑,和他说一些自己的有趣见闻,也渴求从师父嘴里听到一些有关于他的好玩的事儿。

    依赖大概会上瘾。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邢冉习惯于粘着师父,习惯于自己的视野中有他的身影。

    以至于俱乐部放假,他也想跟在师父身后,陪他一起回家。

    但他知道自己不能。

    过分纠缠对方,不给对方空间,会让对方感觉到压力。

    邢冉不希望师父讨厌自己,于是努力克制,实在忍不住了,才会费劲脑筋,借着各种理由去和他联系,发一发消息,或是打通电话听一听他的声音,可以多少平复一些想念他的心。

    后来,邢冉发现,自己对师父的这种情感,似乎有些不太对劲。

    他曾尝试让自己转移注意力,也在夜深人静时偷偷浏览过各种午夜情感论坛,最终,他不得不接受自己喜欢上师父的真相。

    当邢冉认清自己的心后,他迷茫过,也害怕过,但更多的还是开心。

    喜欢一个人,对方身边又没有别的交往对象,哪怕对方暂时还不属于自己,但因为有那层特殊的师徒关系在,也可以享受到别人都没有的特殊待遇。

    邢冉心里是满足的。

    他以为自己可以揣着这个秘密,一直和师父保持着这样一种关系,却没想到……梦醒的这么猝不及防。

    得知师父出事的一瞬间,邢冉有一种强烈的想要随他而去的冲动。

    然而这一想法刚在脑中闪过,放有师父照片的相框却突然摔落。明明没有多高的距离,玻璃相框却拍在地上摔了个粉碎。

    邢冉当时想,这可能是师父给他的暗示,告诫他不要做傻事。

    昨晚的梦中,相框再一次掉到地上。梦里的邢冉却没有听从师父的指示,毅然用相框的玻璃碎片,割破了自己的手腕。

    鲜血很快涌出,滴到了照片上。

    邢冉立刻捧起相框,颤抖的想要抹去师父脸上的血迹,可惜越抹越糊。

    这时候他听到一声叹息自身后响起。

    邢冉猛地回头去看,却发现裴阳正站在他身后,身上穿的是照片中他师父的衣服,脸上写满了失望。

    他摇着头,对自己说:“我已经告诫你不要做傻事了,你为什么不听?现在我回来了,你却要走了……”

    邢冉猛然自梦中惊醒,就再也没能睡着。

    直到现在,他看到裴阳的脸,还有一些不太真实的恍惚。

    裴阳见邢冉眼睛有些发直,脑子的转速明显下降不少,干脆扳过他的肩膀,轻轻在他背上一推。

    “回去再睡个回笼觉吧,吃饭我叫你。”

    邢冉在力的作用下向前迈了两步,想了想又回头,看着裴阳眼底的乌青,说:“你昨天也没睡好,要不要一起睡?”

    裴阳对着他一扬眉,笑容慢慢在唇边浮现:“睡觉也组队?怎么这么粘人。”

    邢冉话说出口,脑子才反应过来自己在说什么,他心怦怦跳,脸上也有些发热。偏偏裴阳还用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对着他,顿时让他更不自在。

    “我是说……我们各回各屋睡!”

    “为什么还要特别解释一下?难道你本来是想邀请我去你屋里睡吗?”

    裴阳顺嘴儿说完,才想起来顾人跟他说过不要让他乱调戏人……可是调戏他家小朋友实在太好玩了,每一次他都是嘴巴快过脑子,调戏都调戏完了,才想起不该欺负人。

    眼见邢冉被他“欺负”的脸都红了,裴阳心里过意不去,咳了一声,说:“我开玩笑的,你别……”

    话没说完,已经被邢冉攥住手腕子往楼上拖。

    “忽然觉得你的这个提议也不错。”邢冉手劲儿奇大,脚底下的步子也越来越快,好像生怕他会半路跑了一样。

    裴阳还想再说什么,然而视线落在他明显变粉的耳朵上,到嘴的话又咽了回去。

    算了,什么保持距离,什么隐瞒身份,他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