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科幻小说 > 食物总想和我谈恋爱[快穿] > 第22章 818那个觊觎我美色的暴君(3)
    凌白下意识地抬头,顺着众人的目光望去,正好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往这边走来。

    宴席摆在庭院里,秋夜露寒,那人却穿得极为单薄。可能是常年练武的缘故,那人丝毫没有感到寒冷。行走间身姿挺拔,一袭薄软的玄色衣袍,两条袖口涤荡在朗月清风中,说不出的洒脱从容。

    走近了,才发现这个李将军其实是个极为英俊的年轻男子。

    李弈少年成名,今年也才十九岁。

    周身的气质磨炼得沉敛如水,眉宇间却还是少年的模样。一双明明澈澈的眼,常常是真诚的,仿佛一眼得窥内心。

    这是凌白第二次见到李弈。第一次在茶楼时走得太匆忙,他已经没什么印象了。

    而对方显然记得很熟。李弈解下腰间的佩剑交到随侍手上,因为来得太晚,他也只能在宴席末尾的角落里找位置坐下,应付完一众年轻皇子的调侃,李弈端着酒杯上前去跟太子表达歉意,同时也献上他准备好的寿礼和贺词。可看清坐在太子身旁的病弱少年时,李弈愣住了,他一下想起来,他是上次自己救过的少年。

    他跟太子是什么关系……为何坐得如此亲近。

    李弈只呆了一瞬,便转过头去,对着太子凤杨颔首低眉,从容流水地念出自己早就背好的贺词。

    凤杨不知道已经听了多少的贺词,不过李弈的却耳目一新。乍一听很平平无奇,不过藏了个巧,倒着读不仅格局更广,韵味也更甚。这一层,恐怕连送上贺词的本人都不知道。

    凤杨微笑着:“明妃娘娘果然文采斐然。”

    “殿下,您怎么知道是姐姐帮我写的。”李弈笑道,“我还让我姐姐特地写得平庸一些,没想到竟然一下就被殿下识破了,殿下,您可真是太厉害了。”

    “好了好了,别拍我马屁了。你肚子有多少墨水,我还不知道吗?”两人私交笃厚,凤杨没怪罪他,罚了他几杯酒,就让他下去了。

    李弈迟迟不走。

    凤杨:“怎么了?”

    李弈看着坐着的旁边的凌白,终于忍不住问道,“殿下,请问这位是……”

    凤杨:“我的七弟。”

    “原来是七皇子殿下。”

    听到对方的身份,李弈的竟然是舒了一口气。他曾听手下的部下说过,现在凤城的王公贵族尤其喜欢豢养一些面容俊美的公子。还好还好,他并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种人。

    李弈走前,深深地看了凌白一眼。

    凌白被他瞧得有些郁闷:“他这眼神又是什么意思?”

    系统:“大概就是……老母般的欣慰。”

    凌白:“。。。”不是很懂这个老母。

    距离明妃生产还有大半年的时间,凌白如今并不怎么担心李弈。

    刚刚他过来的时候,他已经看过了,李弈现在头上的进度条刚好是一半的粉色。暂时还没有出现任何黑化的迹象。

    宴会过半,底下的一众皇子早就闹成了一片。因为宴会主人的暂时离席,更是肆无忌惮。光是凌白看到的,就换了六七种找乐子的方法,席上更时不时传来女眷羞怯的惊叫。凌白只顾在旁小口小口地喝着果酒。挺甜的。

    他酒量本就不好,这点浓度对他来说刚刚好。香滑的酒液滚入喉中,带来阵阵暖意。喝得久了,那点暖意也开始有些烧人。

    凌白觉得有点热,便随手解下了肩头御寒的披风。凉风顺着脖颈灌进领口,吹拂着发烫的皮肤。他觉得整个人都很舒适。

    ……

    从入席到现在,李弈已经不知道被他们灌了多少杯。

    他喝惯了边关的辣喉烈酒,这点绵绵春雨对他来说根本算不了什么。

    可见识到他的海量之后,又一个个跳出来轮番地跟他比试酒量,最后更是嫌弃不够豪迈地让人找来了几只茶碗。再怎么海量也终究抵不住这样的架势。

    喝到最后,李弈的目光越发清澈透亮。可他知道自己已经有点醉了。

    “听说李将军的剑法天下无双,最为清逸灵秀,连圣上都很喜欢。今天这么难得机会,不如也让我们见识一下吧。”有人在地下起哄。

    还未来得及拒绝,已有人把他的佩剑递到了他的跟前。

    下意识的,他抽.出了剑。

    李弈的剑法确实不错,却早已不复当年的灵秀清逸。

    当年在圣上面前舞剑的,是还未去过沙场的他,真正无忧无虑的年纪,而现在的他,无论他愿不愿意承认,他手里已经满是杀戮。

    月色下衣袂翻飞的玄衣男子,不是不好看的,可一招一式,横绝凌厉,满满的尽是杀气。他如修罗一般踏着案宴而来,众人吓得四散逃去,嘴里连连喊着李将军醉酒发疯了,哪还有方才作乐时的胆大样子。

    整个宴席上,就只剩凌白还好好地坐在那里。他一瞬不瞬地盯着那个舞剑的身影,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人人都以为他是喝醉了,不如怎么会傻傻地呆在原地。

    系统:“小凌凌,怎么办,我总觉得你想要做什么蠢事_(:з」∠)_”

    凌白没有理他,他走下座位,还未走出几步。只是一个转身,李弈的剑已经指到了他的面前。

    他最终还是停了下来。

    李弈神色阴郁不明。他似乎是思考了许久,才想起自己是在做什么。

    “七皇子殿下,请……”他想要跟他赔罪。

    凌白对他笑了笑,伸手就摸走了他手里的剑。

    李弈骇然。

    李弈平时一向警觉,对于自身佩剑一类的东西格外敏.感。也不知怎么的,他手里的剑就被对方轻轻巧巧地夺了过去。他那样快。快到李弈都看不出他是什么时候出的手,像是幻觉一般,可这几乎是不可能的……又或许,他只是过于沉醉于那一笑的绝艳才会没注意到,李弈想。

    凌白拿到剑,很有些爱不释手。

    系统忽然意识到什么:“小凌凌,你该不会是……”

    凌白面无表情:“嗯。我也想玩。”

    系统:“Σ(っ°Д °;)っ”

    武器对男人来说总有着致命的吸引力,凌白还是第一次摸到剑。

    他模仿着李弈的动作,挥动了几下。感觉还算顺手。

    见有人阻止了发疯的李将军,众人正要回到席上,又见到病弱的七皇子竟然就拖着寒光烁烁的利剑挥动起来,骇然地站在原地动都不敢动。

    他使的都是李弈方才的招式。毫无差别。只是更快。迅疾如风。让人眼花缭乱的,只见月色下雪青色衣袍翻飞不歇,飘逸仿若谪仙。众人都看呆了。包括李弈。

    初次用剑的酣畅淋漓让凌白心情舒畅,这些日子的烦闷似乎也随之而消减了一些。只是,这具身体始终是太虚弱了一些,他不过是借着一点酒力在撑着。

    哐当——眼前黑了黑,凌白剑都没握住就倒了下来。

    喉咙一甜,又是一口血吐了出来。

    李弈站在旁边,正好一把将人接在怀里,抱了个满怀。明明都是男人,他却娇娇软软的一点没什么重量,大概是因为身体虚弱的缘故,李弈起了怜惜之情,把手臂又收紧了些。

    次奥,他不喜欢被男人抱着。

    虚弱的凌白推了把对方的胸口,没推动。反而让对方以为他是表示虚弱。

    “七皇子殿下,你放心,我现在就带你去找太医。”

    李弈一下把人拦腰抱起来,快步往自家侍从的方向走。

    没走出多远,一个身影拦在了两人面前。

    “给我吧。”

    一张阴晴不定的脸。

    是太子凤杨。

    凌白早就昏沉过去,迷迷糊糊中,也似乎嗅到了某个甘甜可口的食物气息。

    这个形状,是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