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网游小说 > 反派渣渣的洗白之路[穿书] > 第26章 第二十六章
    “她不会有事吧?”流星坐立不安,简直恨不得也跟着飞到派出所去。

    “你放心吧,本来就是轻伤,而且精神病人伤人,她这也算是见义勇为吧。”小房倒是一点也不在意,十分轻松地说。

    流星被他这语气听了心里不舒服,啧了一声说:“你也太冷血了。”

    “我要是对欧阳总裁关心地要命,你才要担心咧!”小房调皮地怼了一句,流星便不满地瞪了他一眼,“都这个时候了,你还说风凉话。”

    “好啦菲菲,我会帮你关注派出所那边的动向的,一旦有情况,一定第一时间告诉你,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不会有事的!”

    小房信誓旦旦地说着,流星心里虽然着急,却也想不到其他的办法,只好默认了。

    回家之后,流星不想一个人呆着,便一直拽着小房不让走,让他不断地打听医院和派出所的情况。

    “人怎么样了?醒了?小伤不要紧是吧?那就好。”

    流星虽然听到了小房和医院那边的对话,但还是免不住担心着又问了一遍:“怎么样怎么样,怎么说?”

    “没事啊,你刚刚不是听到我说的了吗?”小房诧异地看了一眼慌乱的流星,觉得她对欧阳玫真是中毒不轻。

    “我问的是医生怎么说,我要听医生的原话!”流星固执起来。

    小房没办法,只得无奈地重复医生的话:“他已经醒了,没有一点问题,只是小伤,都没到缝针的地步,就是醒来之后一直吵着说要找小菲,现在被送到精神科去查大脑了,如果查出来真的病很严重,我们会立刻给他安排~精神病医院。”

    “那就好……”流星这才松了口气。

    接下来要等的就是派出所那边的消息了,流星紧张地来回踱步,完全坐不住,她担心即便这样,欧阳玫也会被关个24小时。

    当小房手机铃声响起的那一瞬间,流星就冲了过去,激动地站在小房旁边等待着最后的消息。

    小房一脸凝重地挂了电话,满脸忧愁地对流星说:“完了完了,你的总裁这一次怕是要彻底完蛋了,张胜家里那边很有势力,他们知道这件事情之后……”

    流星屏住了呼吸,完全不敢喘气了,一双眼睛也直愣愣的,她甚至觉得自己的心脏都停止了跳动,她好害怕欧阳玫因为自己而出事了。

    “他们知道这件事情之后,说打算不追究欧阳玫啦,因为他们的家族企业快要倒闭了,想要借此和欧阳家族打个交道,你的总裁没事啦!啦啦啦!”

    看小房那起初那凝重的表情,流星还真以为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没想到居然是在恶作剧,气地流星一脚就踹在他屁~股上。

    “你还有没有良心了啊,枉我供你吃供你穿,你居然跟我开这种玩笑,你给我等着,今年的年终奖我是绝对不会给你的,红包也没有,给我滚出去!”

    “不不不,菲菲,你千万不要生气啊,我就是和你开个玩笑,我再给你说个好消息吧,欧阳玫已经被放出来了,她就是去派出所做了个口供,一点事也没有,这年终奖你还是的给我留着啊。”

    “你给我从家里滚出去!”

    流星气地手脚并用,终于把可恶的人从家里撵出去了。

    回想今天所发生过的一切,流星心里还是后怕不已,她觉得王小菲简直就是个宝藏炸~弹,动不动就送一些吓人的惊喜给自己。

    这样的日子是不可能继续下去的。

    流星看着紧闭的门想了一想,便去厨房开了几瓶红酒,大部分倒入厨房,小部分则倒在地毯上,又在嘴里含了一口。

    为了演戏逼真,又用热水袋在脸上捂了一会,做出深醉的样子,这才给小房打了电话:“你赶紧给我死回来,你要是不回来,我就扣你工资扣你年终奖。”

    工资果然是大多数人心里的一根刺,没过多久小房就回来了。

    他一进门就闻到一股熏天的酒味,又看到瘫倒在沙发上的流星,忍不住皱眉:“我才走没多久,怎么就喝成这样啊?”

    小房想把流星扶起来,还没有伸手过去扶人,倒在沙发上的人忽然转过身来,锐利的目光就这样直勾勾地盯着他。

    小房吓了一跳,往后退了一步:“姑奶奶,大半夜的扮僵尸啊,别闹了。”

    “说,你是不是我最好的朋友?”

    流星踉跄着站起来,小房边点头边说:“是啊,我是你最好的朋友,姑奶奶,进去睡觉吧!”

    “我不是你姑奶奶,我要你说,我的前男友是谁!”流星一副无理取闹的样子,非要面前的人回答自己的问题。

    “周荣啊!”

    流星当然知道周荣是谁,但为了不让自己假装喝醉而套话的意图看起来更明显,于是故意装作没听过的样子,一把掐住他的脖子:“周荣是谁?我不认识他,你在糊弄我!”

    “姑奶奶你什么记性啊,就前几天来给你补礼服的那个!”小房认识王小菲这么久,也看过几次她醉酒后的样子,却从来没有见过她这个样子,一时之间,惊恐万分。

    流星没有松手的意思,而是继续追问:“那我前前男友是谁!”

    “前前男友?”小房似乎是在回想,可一下子又回想不起来,流星便加了点力度,作势要去咬他的手,小房忙叫起来,“啊啊,我想起来了,你前前男友是大学里谈的,我只听你提过一次,说他是个懦弱的人,可我不认识他,连名字也不知道。”

    “那我前前前男友是谁!”流星不死心地继续问,非要问出个五脏六腑来。

    “不知道啊,这估计起码得高中吧,那时候我也不认识你啊!好了菲菲,不要闹了,我知道今天这个张胜吓到你了,好好去睡一觉吧,明天早上起来太阳还是圆的。”

    小房说着试图把脖子上的手移下来,流星却不肯放,继续问:“没错,这个世界上想打我主意的人太多了,你给我算算,有多少人想打我的主意。”

    “那这哪数的过来?很多人就是有贼心没贼胆。”小房无奈地从裤袋里拿出手机,悄悄发了一条短信。

    “不准玩手机,没收!”流星一把抢过他手里的手机扔到了沙发上,继续逼问,“那你就说有贼心又有贼胆的人!”

    “那就好数了,高晖地产的高老头,虽然他是一个做房地产生意的老头,却十分的抠门,你给你太多的房产,只想给你一层公寓,好用来金屋藏娇,被你给骂回去了,以后再也不会来打扰你了。文安广场的叶老头,年纪太大了,听说最近是得了什么治不好的毛病,估计也没有几年了,你也可以放心了。还有那卖酒的王老板,听说是卖假酒起家的,现在已经被抓了,据说要在牢里蹲个几十年,不可能再来骚扰你了。还有那拍《三金花》的周导,他强行潜规则十八线小花的事情被所有人知道了,早就被影视圈封杀了,他哪还有什么胆子来骚~扰你啊!”

    “什么乱七八糟的,你……你给我写下来!”流星完全是第一次听到这些人的名字,便要求小房写下来,以后好仔细提防。

    小房被流星这凶神恶煞的模样给震惊到了,觉得她实在疑心病太重,喝醉了还要管哪些人想害她。

    “不光这些,还有我得罪过谁,谁得罪过我,你都得给我写下来,我要挂到墙上去,以后~进门出门,每天观赏一遍!”流星说着生怕他看出自己没醉,便抡过一个抱枕,疯狂地砸在小房背上。

    “得嘞得嘞姑奶奶,我这就写,你快住手吧!”

    小房被流星逼得实在没有办法了,吓得赶紧拿了纸币,老老实实地一条一条写着。

    流星就在一旁监督着,时不时喝口酒,如果小房投了视线过来便发出嘿嘿嘿的奸笑声,登时吓得小房赶紧继续写。

    大门就是在这个时候猝不及防地打开的。

    流星看到欧阳玫的身影出现在面前,整个人都懵了,她万万没有想到欧阳玫居然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自己家里,而且还是在她做戏的时候。

    欧阳玫的到来可以说是打乱了流星的计划,她还清楚地记得自己上回喝醉了是怎么在欧阳玫面前出丑的,今天当然不能继续发疯了,可是该死的小房还在这里。

    令流星没想到的是——

    小房听到动静后回头,看到来人是欧阳玫,一下就激动坏了,他一下就跳了起来,一脸感激地冲到欧阳玫面前:“大佬你来的真及时,菲菲就拜托你了,小的就先退下了。”

    至此,流星才明白,小房居然醉酒背叛了自己,如今已经跟着欧阳玫姓了,简直是岂有此理!

    欧阳玫扫了一眼乱七八糟的房间,又看了一眼小房刚才默写的纸,伸手就要去拿,流星忙快手夺过来,仔细地藏在衣服里面。

    “不给你看!”

    欧阳玫笑笑没有说话,伸手把流星的头发整理利索,十分温柔地问她:“怎么喝了这么多酒啊?是不是不开心啊?”

    流星重重点头,可怜巴巴地张开手:“要抱抱。”

    欧阳玫愣了一下,但还是上前抱住了她,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不是跟你说了吗,以后不要随便喝酒,你一喝还喝这么多。”

    流星哪里听得进去欧阳玫的话,她紧紧地贴在欧阳玫的肩膀上,觉得装醉真爽啊,可以光明正大的占欧阳玫的便宜。

    她的头发可真香啊。

    “不早了,去睡觉吧。”欧阳玫试图推开流星,流星却乘机赖在她身上,学着小孩的声音说,“呜呜呜,我不要睡觉。”

    “听话,去睡觉,不然小心明天起来变丑哦!”欧阳玫打趣着,终于推开了黏在自己身上的树袋熊。

    两人的目光便是在这个时候对上的——

    流星看着欧阳玫这深不可测的眼睛,心里痒痒的,也乱乱的,她明明就喝了一口酒,可此刻的脑子却真的晕晕的,仿佛喝醉了一般。

    不,她觉得自己是被欧阳玫的美貌看醉的。

    “让你不乖。”

    欧阳玫忽然伸手在流星额头上一戳,嘴上虽然责怪着她,眼睛里却全是宠溺,流星的心猛然一动。

    她想着反正自己喝醉了,不管干了什么,第二天都能推了说喝断片了不知道,于是壮着胆子吻了上去。

    虽然只是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可对流星而言,足够了,她笑眯眯地站好,准备逃离现场。

    欧阳玫却紧紧盯着她的眼神,用力地抓着她的胳膊不放:“你没醉!”

    “我醉了我醉了!”流星吓了一跳,红着一张脸大声强调。

    可是面前的人没有反应,仍旧紧紧地盯着她,流星怯怯地站着,不去看她的眼睛,小声说:“我就是喝醉了……”

    面前的人却在这个时候扣住了她的脸,不管不顾地吻了下来,随即是她好听的声音从耳边传来:“我不管你喝没喝醉,明天还有重要的工作,赶紧睡。”

    “一起睡吧!”流星拉着她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