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网游小说 > 每晚穿到皇帝身上 > 第53章 你死我活
    如果说不会做, 显得自己不够专业, 皇上怎么信任她, 怎么觉得她可以做出好吃的

    如果说自己会做, 她确实不会做怎么办

    难道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跟海产失之交臂

    不,一定要弄来

    方姝捏紧了纸条,勉强稳住心神, 颤抖着在纸条上写下她要说的话。

    那什么, 我会做,你想吃吗你想吃的话,我可以做给你。

    千万不要答应, 我根本不会做,就是客气一下,先骗你把东西弄来而已

    好啊。

    回答的十分干脆。

    忙了一个上午, 到中午刚歇息就穿来的方姝拿到纸条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皇上一定瞧出来了,瞧出她虚张声势, 所以看她笑话一样答应

    方姝忍不住叹息, 这一个二个怎么都这么爱为难人。

    皇后是,皇上也是。

    不过已经箭在弦上, 不得不发,都跟皇上说好了,不来真的不像话, 到时候东西弄来后尝试一下吧。

    想想自己以往做饭的经验,只希望皇上吃了不要嫌弃。

    到时候一定让你满意。

    偷偷的加了一个双引号,勉强给自己找了个可以狡辩的借口。

    方姝轻叹一口气。

    总算晓得什么是撒了一个谎之后, 后面要用无数的谎言圆上了,她现在就是这样,开弓没有回头箭。

    殷绯摸着纸条,嘴角不由自主勾起。

    她只要一撒谎,语气就会变得不确定,过了这么久,这毛病还是这么明显。

    “长庆。”

    长庆匆匆进来。

    “去找几个买卖海货的商人过来。”

    海很大,想从里头捞商机的人不少,他们的货当地太多卖不出价格,所以辛苦带到四面八方去卖的人比比皆是,随便拉来几个便是。

    “顺便告诉新任都御史,三天后的拍卖朕会亲自去。”李斋已经打听到那套天下谋术的下落,三天后会在天宝斋拍卖。

    这么重要的东西交给别人处理总觉得不放心,他要亲自去。

    “是。”长庆行了一礼后退走。

    殷绯想了想,跟她说了一声。

    三天后朕会出宫一趟。

    晚上才收到纸条的方姝正在老老实实做眼保健操,和瑜伽,这两个可以同时做,不矛盾。

    她还能一心三用,顺便想想皇上出宫干什么

    又去见他几个哥们

    没有提醒她注意一点,很有可能不是,看来又是办正事,办正事他不会睡觉,穿成他的可能性很小,倒是不用担心,怕就怕意外,就跟上次似的,在路上不小心睡着。

    还好她机智,赶紧睡过去换成了他,否则跟刺客对峙的就会变成她。

    她那点三脚猫的功夫真不够看,几下就被秒了。

    总之当皇上是个高危的工作。

    特意告诉她会出宫一趟,是不是说明皇上自个儿也不确定会不会在外头过夜

    兴许是关系越来越铁,皇上现在一有大事就会告诉她一声,怕她闯祸,也是给她一个心理准备。

    方姝对现在很满意,这关系就好了,不用太近,也不会太远。

    她练完瑜伽,做好眼保健操,匆匆吃了饭去睡,再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清晨,还没来得及洗漱,木槿过来告诉她一个不好的消息,后院里的井干了,现在要打水浇花,必须去御花园的湖里。

    妈呀,御花园离这里老远了,来回一趟累死,夏天又那么热,很多花一天就干了,必须浇水。

    方姝爬起来,发现连洗脸的水都没有了,饭点也推迟了一些,因为没有水做饭,要去别的院里打水。

    兴许是天气太热,水蒸发的快,加上需求量大,浇花浇水,洗地洗衣裳之类的,消耗过多,最近又没有下雨,回水的速度赶不上用的速度,别的院里的水井也有些紧张,主要是挖的太浅了,每年都会这样。

    想想这些水井全靠手挖,口子又小,一次只能下去一个人,挖井工程太大,所以井都不怎么深,会干似乎也是理所应当。

    据说娘娘已经找人过来继续挖了,但是想用上最少也要十天半月的,这十天半月全靠湖水

    方姝登时有些后悔当初没有接受娘娘的好意,去屋里伺候,去屋里伺候夏天就不用出来晒太阳,也不用每天打水浇花了。

    这个时代真不方便,前世她顶楼安的有水管,水管冲一圈,只需要用几分钟就能浇完,这个时代最少半个时辰。

    虽然苦逼,还是要干,方姝和木槿一起,没有先去吃饭,因为饭没有做好,反而趁着太阳没有出来,去河边打水。

    御花园有个湖,边缘不怎么深,方姝掉下去实验过,她的身高可以站起来,正好能露出脑袋,前提是在惊慌失措的情况下冷静下来,并且快速站稳脚跟。

    很多人之所以溺水,是因为太慌,被吓的六神无主,不晓得站起来,就这么在没有自己高的水里溺死了。

    她上次就是这样,要不然也不会因此穿到皇上身上。

    其实那次挺蹊跷的,比如她刚滑下去,还没来得及站稳脚跟,水进入眼睛太难受,她只是闭了闭眼,就到了皇上体内。

    赶巧了,皇上在湖中心睡觉,周围就他一个人在睡,如果还有其他人,搞不好她会穿成其他人。

    还好还好,方姝现在想想才觉得自己幸运,穿到皇上体内简直太好了,每天晚上都可以吃吃喝喝

    方姝瞧了瞧木槿的身高,她只有一米五几,掉下去连个头都露不出来,很有可能就这么嗝屁了,所以下水的工作是她做,木槿接手。

    一共四个桶,想一鼓作气提完,接下来可以轻松些,所以方姝要下很久。

    一次不敢提太多,怕太沉把自己拽下去,每次大半桶放在河边,然后用另一个再捞大半桶兑进第一个桶里,两个桶装满就让木槿先回去了。

    木槿这两天接了个大单子,要绣几十条帕子,几乎所有空余时间都用来绣花,很辛苦,方姝想让她快点干完她那部分,好去绣帕子。

    木槿还有些担心,“你一个人没事吧”

    “没事。”方姝语气自信,“我会游泳,而且水不深,我可以站起来的,放心吧。”

    关键木槿留下来也没用,她不会游泳,而且个头不够,真掉进水里,木槿下来救她,她还要反救她。

    河边其实也挺安全,做了个梯子,是石头的那种,不会松动,只要她小心一点,一般情况下不会掉下去。

    上次是因为脚滑加上不自量力一口气提的水太多,沉的她提不动,这次吃了教训,半桶半桶的提,不会有问题的。

    木槿点点头,“那我先回去啦,你一个人小心点。”

    “嗯。”方姝边回应边继续提水,最后一桶提半桶可惜,提一桶又会出现上次那种情况,太重拉不上来,方姝带了个瓢,用瓢加水,加到满为止。

    有点耗时间,所以才想让木槿先走的。

    水加到大半,身后突然传来轻微的脚步声,她以为是木槿回来了,没有在意,等那脚步声无声无息停在她身后,她看到影子和木槿今天的发髻不一样时才发现不对。

    刚要站起来,身子猛地一轻,整个人被一股大力推了下去。

    砰

    方姝砸进水里,无孔不入的水当即从她的鼻子和嘴里涌进来。

    方姝没有防备,呛了一下,心里也瞬间慌了起来。

    她想上去,刚露出头,一块石头砸了下来,方姝本能退回水里,害怕的闭上眼睛,再睁开眼时,视线所及登时一片红色。

    她受伤了

    方姝太慌,快死的恐惧充斥心头,以至于掩盖了其它的东西,让她感觉不到疼,也不知道自己伤在哪里,只晓得有人要杀她,对方是个女的,具体容貌她没有看清楚。

    所以连成鬼之后报仇都不行了吗

    方姝心里一阵绝望。

    也后悔莫及,如果没有让木槿走该多好,或许就不会死了,敌人也没有机会下手。

    不,那人想杀人,什么都阻止不了,就算木槿在也于事无补,搞不好她会连同木槿一起推下去,如果地位高,会将木槿支开,怎么都逃不了。

    地位高

    方姝猛地猜到了推她下来的人是谁,很有可能是锦绣,只有她现在最讨厌她。

    原本以为只是看不惯她跟娘娘走的太近,抢了她的位置而已,没想到居然已经恨她恨到了这个地步。

    为什么

    为什么会上升到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地步

    曾经那么要好的关系,她帮她哄好娘娘,她喊人帮她伺弄花草,配合默契,为什么一夜之间变成了这样

    锦绣对她的恨来的太莫名其妙了。

    方姝委实想不明白,她死的太冤了。

    “方姝,不要怪我,要怪就怪你跟娘娘走的太近。”

    “你会害死娘娘的,还有整个宋家。”

    “与其以后看着娘娘死,不如现在弄死你。”

    “你去死吧,你死了娘娘和整个宋家就保住了。”

    果然是锦绣。

    她为什么会说她会害死娘娘和整个宋家

    她根本没有那么能力。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方姝嘴里的空气耗尽,眼前一阵阵发黑,好不甘啊

    “你好好去吧,每年我会给你烧纸的。”

    “你的家人”犹豫了一下继续道,“如果有可能的话我也会帮你照顾。”

    她又等了一会儿,确定人已经死透才站起来,转身想走,一只带着血的手陡然抓住她的脚腕。

    锦绣一惊,来不及做什么,那手已经用力,将她整个人拽了下去。

    方姝脸上混杂了水和血,从水里冒出来,拼了死劲去摁锦绣。

    这个人想要她死,她不想死,所以只能她去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