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穿越小说 > 全道门都欠我一个人情 > 第42章吓我一跳
    当时在川旁巡视、看守的弟子总共八名, 天明前均已审讯完毕。

    晨色初露的暮雪堂里,蒙着白布的尸首卧在房间正中,三家掌事按年龄资历分列次座, 祝明星坐在花若鸿上位,夫妻二人地位分明。

    封如故面对尸首,轻啜一口茶水, 满意地唔了一声“这沉水不仅可用来炼丹炼器,拿来泡茶, 风味也是不差。”

    花若鸿身体探近了, 颇有几分急切“云中君辛苦了一夜,可查出了些什么来”

    “我与如一大师去了一趟清平府。”封如故也学着他的样子探近了花若鸿的方向,“花掌事猜怎么着那封通知苏平父亲病情危急的家信,是伪造的。”

    严无复看他举止轻浮, 冷冷道“云中君, 这里是我弟子的灵堂, 而不是你静水流深的后院,请庄重些。”

    “伪造”

    一听到这个关键字, 花若鸿双眼雪亮,连喝止严无复不准对云中君无礼都忘了“好啊, 果真是这个苏平,里应外合,与那唐刀客勾结串通, 见封了川了, 他逃不了, 那唐刀客便想了这等招数,把他带了出去”

    封如故反问“若换做花掌事是那唐刀客,用了这等招数把他带出去,是当即宰了,就近扔进沉水里比较好,还是隔了一天再杀,且一定要张扬地将尸首放在剑川旁,等着大家来追杀他比较好”

    此话一出,在场几人的脸色不约而同地变了变。

    祝明星把已经抵到唇边的茶杯放下,取了手帕,擦一擦嘴。

    封如故倒是毫无芥蒂,又喝了一口茶。

    花若鸿期期艾艾“这这是示威啊,他对云中君,对剑川三家”

    “嗯。很是有理。”封如故突然道,“那花掌事在弟子被杀时,恰巧前去巡川,可曾见到过那示威之人”

    花若鸿的肢体一瞬紧绷起来,但很快便松弛下来“是,我那时曾出川巡视,但只是粗粗转了一圈,未曾深查。”

    封如故确认“路过林子时,也没进去看上一眼”

    花若鸿咳嗽一声“是。”

    严无复怒道“那你巡了个屁,你就是吃饱了撑的出去遛弯儿的。”

    不等花若鸿发怒怼回去,封如故便摆一摆手“哎,人家花掌事未必是吃饱了撑的,据那弟子交代,花掌事出川巡视之前,他还邀我赴晚宴呢。说来也怪,花掌事,人都说主随客便,昨天我调查了整整一日,劳累已极,且我为人向来不爱给人面子,您跟我一起用过午宴,该是知道的。我已告知弟子我不要去了,您却非要勉强我,真是热情。”

    花若鸿脸上渐渐不好看了“云中君,您这是何意”

    “我有何意”

    “您”花若鸿声调扬高,又觉出不妥,把声音放低了些,“这是人命官司,人命关天您为何要夹枪带棒,处处针对我有何事不需拐弯抹角,直说便好”

    谁想,封如故把茶盖合在茶盏上,边缘相击,发出一声清脆瓷响“好,既然花掌事这样要求,那我便直说了。”

    “尸体刚刚运回,我便下令,将所有当时在川外巡视的弟子分开关押,又晾着他们不管,一是为着叫他们胡思乱想,方便我问话;二是三家本就有仇,合并关押起来,在被的环境下,情绪压抑,又与仇人同处一室,难免激起他们护短之心,到时候各家护各家的短,怕是问不出实话来;三我是擎等着有人来探视的。”

    花若鸿勃然变色。

    封如故使一把轻罗软扇,轻轻敲打着手心“我说过,剑川此地甚妙,于外界而言,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封闭之地。且不提那唐刀客为何脑子进水,非要冒着千难万险在此地杀人,出入剑川的每个人都必须从桥上来往,雁过留痕,无可辩驳。”

    “我当时下令收押那些事发时在川边值事的弟子时,花掌事反应最大,先问我是不是怀疑弟子犯案,又示意我离开剑川、去追那名唐刀客。弟子收押过后,祝掌事派弟子前来查问,尚可理解;您竟然亲自来了,还问了人关在哪里,说想亲自问一问当时的情况。当然,我们借用的是飞花门地盘关押那些弟子,您亲自过来,以示重视,也无不可。但是,后来,我家浮春问花掌事想要找哪一位,而一听到所有弟子是分开关押,花掌事便道了几声辛苦,讪讪地去了。”

    封如故直视着花若鸿的眼睛“敢问花掌事,你去,是想找那名看到你过河的守桥弟子吗你找他,是为了什么”

    一旁祝明星见丈夫被问得冷汗盈额,露出一瞬的恨铁不成钢之色,开口道“云中君,我夫”

    封如故横扇一指,打断了祝明星的话“我要听的是花掌事说话。我知道夫人是花家明权主事之人,但闲杂人等请暂且闭嘴。”

    祝明星略一咬牙,面色也跟着差了几分。

    她根本不知这没用的东西是何时跑出川去的

    这不是平白招来麻烦吗

    花若鸿本就不擅于智,祝明星无法帮腔,又有祝明朝、严无复两人虎视眈眈,心焦难耐,强笑道“我当时的确出川了,怕在这关头祸及自身,便想去交代两句,让这弟子莫要招供出我来,就当那个时候没见过我。这是我做得不好,存了私心,还请云中君谅解。”

    说完这席话,他微微出了一口气,似是为这份急智而庆幸。

    封如故闭目“合情合理。那”

    他正要开口时,一旁的祝明朝淡淡地插了话进来“不止是他。那个时间,我也不在川内。”

    这女子果真懂得审时度势,见势不妙,立即坦诚自己也曾外出。

    也确有弟子目睹祝明朝外出,她一坦诚,反倒占了主动。

    封如故笑问“祝掌事和花掌事结伴去巡川”

    “不。我是特意出去等人的。”祝明朝语气淡淡,却一语惊人,“我猜到那封信可能有假,午后便出了川,在苏平的必经之路上等待,想要收买他,让他离开剑川,隐姓埋名,再不回来。”

    封如故挑眉,与身侧如一对视。

    这一招够毒的。

    若她所言是真,且出的价钱足够让苏平背叛青霜门,那么,这个与外人勾结的嫌疑人突然销声匿迹,私放他出川的严无复的黑锅便再也摘不下来了。

    严无复冷笑一声“你招得倒快。”

    祝明朝安之若素“我没什么可招的,人已死了,我的计划也没了用。当然,若他不允,执意要回去,我也不介意杀了他。”

    祝明星冷道“杀了他,你的目的会达成得更快。”

    祝明朝看着这个在关键时候胳膊肘永远向外拐的姐姐,眼皮都不眨一下“就像我方才说的,若是我动手,我会做得更加彻底,将他沉入剑川,叫他永不见天日。”

    封如故摆一摆手,示意其他人安静“祝掌事,后来如何”

    “后来,我在林中待了一段时间,觉得在此走动,目标颇大,再者说,苏平御剑之术也未必精通,脚程不济,要赶回来或许还得几个时辰。为避人耳目,我便赶去了最近的剑川城等候。谁想刚到剑川城内,一盏茶尚未饮罢,就见剑川方向放了示警烟花,我知川中有事,方才赶回。”

    “有谁能作证”

    “我当时在林中等人,有飞花门第三子花别霜作证,。”祝明朝对答如流,“城中,有茗趣阁小二作证,我在他被杀时,点了一壶永春佛手,未来得及喝上一口,便匆匆离去了。”

    一旁的桑落久暗笑一声。

    自家三弟年纪尚小,那点屏息隐藏的伎俩,在祝明朝眼里根本不够看,反倒被她拉为了自己的人证。

    轻描淡写地撇清了苏平之死与自己的关系后,祝明朝便开始维护自己的同盟“云中君为何如此笃定,人不是那唐刀客杀的此人心性毒辣,先前已滥杀十六条人命,无论做出什么事情,都是不可捉摸的。”

    她与飞花门利害相关,且他们已与青霜门签订协议,谁若是与此事相涉,与外人勾结,便带着各家门派滚出剑川。

    严无复严老头是嫌疑最小的一个,苏平被杀时,他正在青霜门内与众弟子一道操练晚课,当台演武,有不下三十双眼睛看到了他,做不得假。

    若不是唐刀客所为,那有能力一刀割断苏平喉咙、不添任何伤疤的,便只剩下剑川三家的各家掌事。

    尽管花若鸿看起来实在可疑,不到最后时刻,祝明朝还是要保他一保的。

    “这个么”封如故抬手一指面前的尸首,“是他告诉我的。”

    祝明朝微愕“苏平”

    “他颈间断口,确系唐刀所伤。然而,剑刀终究有别,许多用剑的习性,在刀路上是改不了的。”

    严无复很快明白过来了“云中君是说,我家弟子,死于一个擅剑之人的刀下”

    花若鸿有所怀疑,起身要去揭开白布查看。

    封如故刷地一声展开扇子,压在那片白布之上,笑得如沐春风“花掌事,提前看了,多没意思”

    花若鸿脸色惨白“云中君待要如何”

    “刀行剑路,剑走刀势,转换之间,难免存有纰漏。”封如故转着桑落久买给自己的一柄玉扇穗,站起身来,拍手召出早就候在堂外的罗浮春,叫他带入了三支刚刚削好的、与苏平身量相仿的木人来,“听说三家剑法截然不同、各有玄妙。封二见识短浅,还请三家掌事带头,在三支木人上各使上一套剑法,点到为止,叫封二见识见识,如何”

    严无复率先起身“如此,甚好。”

    他既然主动,其他两家也不能推脱了。

    严无复果然爽快,潇洒拔剑,一剑横空之后,招招沉实,剑光如澄,宛若明河翻雪,一招一式古朴异常却稳扎稳打。

    更可贵的是,他一套剑法下来,剑气落在木人之上,条条木疤清晰可见,但伤深不超过半厘,可见其用剑功力深厚。

    祝明朝第二个拔剑。

    她毕竟年轻,且百胜剑法难度极高,难以控制,木人有几处关节都在剑气扫荡下断裂开来,但论其威力,已有气吞云梦之韵。

    花若鸿最后一个起身,他明显有些紧张,一套剑法舞到最后,飞花剑法泠泠的轻盈之意只使出了七八分。

    封如故从这三个伤痕累累的木人身前一一行过,依次细细观察,也不知他在看些什么。

    走到花若鸿的木人前,封如故凝望许久,忽然笑了一声。

    他轻声道“百胜、青霜剑法,封二确实没有见识过。但这飞花剑法,我是日日见落久操练,从无一日懈怠。”

    花若鸿早就盼着封如故能当众夸赞一下他的儿子,以壮飞花门声势,但如今听到夸奖,他不仅不喜,反倒心尖一寒,直堕下了百丈深渊。

    封如故笑言“所以,可以请花掌事解释一下,为何你的飞花剑法里,少了一招名唤垂虹望极的拔剑斩法吗”

    花若鸿勉强笑道“是吗许是荒怠已久之故吧”

    封如故点一点头,退开半步“唔,那就请您把这缺漏的一招补上。”

    花若鸿凝起神来,跨前两步,侧身握住青锋,提气聚流,剑出如电

    然而,这一剑,不是对着木人,却是直奔着封如故的面门而去

    他晓得,封如故是道门中的剑中之魁,他本就不指望这一剑能伤到他,但若是不先将此地功力最高之人打退,他就再无逃走的胜算了

    孰料,封如故的反应是出乎他意料的迟缓,眼见剑锋扫来,他动也不动,反应宛如一个毫无灵力的正常人。

    他根本没动。

    花若鸿当然不会把封如故当做普通人。

    他本计划着他会仗剑相迎,或是侧身闪避,这样才好阻他一阻。

    难道他已看透自己的打算,又或者是

    这一迟疑,那道已快扫到封如故眼睫的剑灵之气被一声凄厉的鬼吟吞并,反手一挑,奔到堂门口的花若鸿发出一声尖锐惨叫。

    他持剑的右臂,被一只剑意化作的白色鬼首一口啃落,飞出了十丈开外。

    看着跌倒在地,抱肩惨嗥滚动的花若鸿,又看到护卫在自己身前、煞气凛凛的“众生相”,封如故这才回过神来,小声嘀咕道“吓我一跳。”

    他走到痛苦难耐的花若鸿跟前,抱膝蹲下,看着他满地翻滚、却无人敢扶的惨状,一脸抱歉地压低了声音“花掌事,实在不好意思,有件事我没跟你说。你久在剑川中,不知外界之事那名刀客啊,杀人割喉之时,也是刀行剑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