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穿越小说 > 偏执占有 > 第47章047
    “吃慢点”  他看她的目光漠然又阴郁, 声音阴沉而冰冷“走开。”

    她有些害怕,就听话地跑开了,可是没跑两步, 她的手腕忽然被人拽住。

    他死死地抓着她的手不放,“你想去哪里”

    梦里的小姑娘委屈极了,刚想指责他, 明明是他自己不让她接近他的,清脆的闹铃声倏地打散了梦境, 唤醒了向晚。

    睁开眼的那一刹那, 梦里小男生那张秀色可餐的脸只剩下一个模糊的轮廓。

    向晚抿了抿唇角,莫名觉得有点遗憾。

    她起身,下了床,走到窗前, 伸了一个懒腰后, 缓缓拉开窗幔。

    向晚习惯性地抬起头, 朝远处隐隐透着红光的云层看过去。

    盯着天际看了会儿,门外传来敲门声, 紧接着向丽华柔和的嗓音响起来“晚晚,再不起来要迟到了。”

    向晚刚想收回视线, 余光里却发现,对面同一层公寓窗前有个人影,正在朝她这边看。

    对方似乎察觉到被她发现了, 在她看过去之前, 已经将窗幔合上了。

    向晚还没来得及多想, 向丽华已经推开门进来了,看到她站在窗前,窗户还半开着,蹙了蹙眉“快把窗户关上,小心冻感冒。”

    向晚乖巧地点了点头,合上窗户后,转身走到衣柜前面,拿出一中的校服。

    她又朝向丽华看过去,弯唇笑了笑,撒娇似的软声说道“妈,你先出去吧,我马上就好。”

    向丽华宠溺地揉了揉她的头发,“好,妈妈出去,你自己换。”

    上午大课间,广播体操结束后,同学们陆陆续续地回了教室。

    向晚拿着她和江珊两个人的水杯打完水,回到座位上。

    江珊接过水杯,朝向晚抛了一个媚眼,“谢谢小妞。”

    向晚笑了一下,低头从抽屉里翻出自己的手账本,自高二开学起,她就忙着奥数竞赛,已经好久没碰过它了。

    她用黑色签字笔简单地勾勒出一个小男生的脸,空着眼睛没画。

    又修了一下细节,她开始写道

    九月二十二,早上梦见了一个小男生,醒来却不记得他长什么样子了,只隐隐觉得那双眼睛有些熟悉。

    另外,对面空了很久的公寓,有人搬进去住了。

    向晚想了想,刚要再补充一句关于竞赛的事情,就听到后面魏俊生在喊她“女神女神”

    她合上手账本,回过头去,“怎么了”

    魏俊生见向晚同桌不在,抓着一张数学卷子走过来坐下,手指着最后一道函数题问道“你能不能给我讲讲这道题怎么写啊”

    向晚仔细地看完题目,自己在草稿本上演算了一遍后,将草稿本推到两人中间,按步骤给魏俊生解释着。

    魏俊生听懂之后刚想道谢,忽然脊背一凉,他一回头就对上了男生阴寒的视线。

    霍珩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让开。”

    魏俊生无端有种自己不小心闯进了山林里百兽之王老窝的错觉,心里一阵发毛,他忙抓着自己的数学卷子站起身,慌乱之中都忘了跟向晚道谢。

    向晚察觉到霍珩不太高兴,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默了一会儿,她偏头朝他看过去,小声地问道“你是不是有洁癖呀”

    霍珩顿了顿,转过头,一言不发地看着她。

    面前的小姑娘唇色像刚沾了水的樱桃,皮肤泛着健康的瓷白色,日光从窗帘缝隙中漏进来,染上了金黄色的细小绒毛在她脸上跳着舞。

    她眉头轻蹙着,鹿眼一眨不眨地看着他,脖子还微微地缩着,看起来像一只瑟瑟发抖的白色鹌鹑。

    他吓到她了吗

    霍珩眯了下眼眸,收回视线,淡声回道“没有,我不喜欢别人坐我的位置。”

    也不喜欢那人跟你说话,更不喜欢你对那人笑,想让这些碍眼的人都消失。

    这难道不算洁癖的一种嘛。

    向晚忍住疑问,咽了咽口水,轻轻地点了下头,就从抽屉里抽出下一节课的课本,打开来预习。

    中午,太阳明晃晃地高挂在半空中,晒得路边的花草像是脱了水,叶片可怜巴巴地皱缩着。

    向晚和江珊一下课就去了学校外面新开的日式拉面馆尝鲜。

    吃完午饭,两人路过奶茶店又各买了一杯加了冰的草莓星冰乐,这才心满意足地回学校。

    江珊咬着吸管,余光瞥见向晚还拎着奶茶,提醒道“晚晚,你再不喝,上面的奶油就化了。”

    向晚无所谓地笑笑“没关系,我回教室再喝。”

    快到高二教学楼的时候,向晚正要往台阶上走,江珊忽然拉住了她。

    “快看,九班的班花在追你的同桌”

    向晚顺着江珊手指的方向看过去,这才发现江珊的话真的只是字面上的意思。

    霍珩在前面走,杨萌萌小跑着追在他后面。

    男生的腿长,步伐又大,走得又快,杨萌萌追了一段距离没追上。

    最后她咬了咬牙,不顾发型会乱的后果,以百米冲刺的速度一鼓作气地冲到了霍珩身前,挡住了他的路。

    杨萌萌理了理头发,深呼吸一口气,唇角弧度刻意弯的正好,露出两颗可爱的小虎牙,因为紧张她语速很快“霍珩同学,我是九班的杨萌萌,我很喜欢你,你能不能考虑”

    霍珩自始至终都没低头看她一眼,清隽的脸上带着几分不耐烦,声音没有一丝温度,像是淬了冰“滚。”

    杨萌萌话还没说完,就听到那声“滚”,她的脸立刻涨红了,她不可置信地睁大眼睛。

    隔了几秒,眼泪汹涌而出,她死死地咬住嘴唇,转过身,飞快地朝教学楼跑过来。

    江珊扯了扯向晚的校服衣角,低低地说道“我们也快走,你同桌刚刚好像发现咱俩在看戏了,我看他一点也不会怜香惜玉,搞不好还会打女生。”

    向晚听了江珊的话,又想起刚刚霍珩脸上一闪而过的凶狠表情,她眼睫颤了颤,胡乱地点了点头,跟着江珊往台阶上走。

    没走两步,突然有人从背后撞了她一下,她一个没抓稳,手里的草莓星冰乐“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

    紧接着,杨萌萌带着浓重鼻音的声音响起来“对不起我刚刚没有看路我赔你钱可不可以”

    向晚转过身,视线首先落到了不远处的霍珩身上,同一瞬间,他正好也朝她这边望过来。

    她连忙收回视线,又看了眼杨萌萌,轻轻地摇了摇头“没事,不用了,你先回教室吧。”

    杨萌萌闻言,低低说了声“谢谢”,红着眼睛飞快地跑走了。

    向晚将地上星冰乐的残骸捡起来丢进了垃圾桶里,又去一楼的工具间拿了拖把,将现场的卫生清理干净后,和江珊一起往教室走。

    江珊啧了两声,一脸痛心的模样“你路上把它喝了,刚刚就什么事都没有了。你看你现在不仅肉没吃到,你还负责洗了锅,简直不要太惨”

    向晚认真地想了想,点头“你形容得特别贴切。我觉得很对。”

    江珊得意洋洋地扬起下巴,刚想自夸,忽地想起什么来,她转头朝背后看了一眼,“咦,你同桌呢他刚刚从我们身边走过去了我怎么没发现”

    向晚“啊”了一声,她努力地回忆了一下,不确定地说道“没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