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网游小说 > 清穿之瑾妃(甲午) > 第8章 天子与诸侯
    两个人半夜哭了一宿,最后和衣而卧,玉瑾也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最后却被说话声惊醒。往身旁一摸,皇帝已不在榻上。

    “你不敢?”皇帝的声音冷冷的。

    “臣,臣……”她听到一个陌生的声音在犹犹豫豫。

    “你怕死”

    “你怕死是不是!”

    “臣,臣害,害怕……”

    “朕都不怕,你怕什么!”

    压抑的争执声传来,她从榻上爬起身,看往屏风那头,那里正是争执发生的地方。

    一个身穿官服的男子跪伏在地上,满脸泪痕,浑身颤抖,显然是害怕至极,一直在抽泣。而皇上面无表情的蹲在他对面,直直的看着他。

    “这是我的密诏,无论如何,你一定要帮我传出去!”皇帝不由分说的塞了一张帕子在他怀里。

    那个官员被吓到不能自已,想推据,又不敢推据,想奉旨,又不敢奉旨。

    “载沣,载沣!阿玛在世时,总夸你有志气,日后一定是咱们大清的巴图鲁。”

    “朕不会看错的。”

    皇帝双手捏住载沣的肩膀,指尖都用力到发白,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到。

    载沣一呆,然后泪流得更凶,抽噎不已,跪在地上磕了几个头,然后俯下身子悄悄的从偏门溜走了。

    皇帝这才站起身,走进内室对着屏风后面的玉瑾道:

    “吵醒你了?”

    玉瑾并不回答,反而微微一笑,对眼前的男人道:

    “皇上,臣妾为您说一段书吧。”

    说着她上前牵起皇上的手,将他带到桌前坐下,倒了一杯热水,然后站在他身后,为他捏起肩膀。

    “你说吧”

    “中平六年,灵帝病重。”话一落音,玉瑾明显感受到手下肌肉绷紧,但她仍是徐徐道:

    “弥留之际将皇位传给太子刘协,史称少帝。”

    “少帝年幼,便由何太后把持朝政。”这时皇帝全身蓄势待发,仿佛下一句再有冒犯,就要勃然大怒。

    玉瑾依旧不急不缓的揉捏他的肩膀,为他松弛疲惫的身躯:

    “太后封长兄何进为大将军,掌管十万大军。”

    “而汉朝积患已久,宫外有大将军,宫内却有十宦官掌管京城禁军。”

    “何进与太后妄图独揽朝政,因此这十宦官,乃是他们的眼中钉。”

    “于是何太后宣并州牧董卓进京,助大将军何进绞杀十宦官。”

    “却没想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何进和十宦官两败俱伤,董卓却挟少帝称霸天下。”

    这与如今的状况何其相似!同样是太后把持朝政,皇帝虽在其位,却只是个傀儡。

    这明显似有影射的话,让皇帝再也忍耐不住:

    “你到底想说什么?难道说我是少帝吗!”他眉毛拧在一起。

    玉瑾丝毫不惧他这怒气,蹲了下来,仰着脑袋,笑盈盈的望着皇帝,拉着皇帝的手轻轻摇了摇,说道:

    “皇上,您别急,您听我说完。”

    “世人都只叹董卓狼子野心,而少帝又羸弱无威仪,守不住权柄,”她望进元和帝的眼睛“但是却没看到,董卓赢了,少帝活着,而太后,死了啊!和她的外戚政党,一起灭亡了啊!”

    皇帝大为震动,她这样一说来,确实如此,在这场太后、皇帝、宦官、董卓的四方战役中,皇帝一直只是傀儡,但是他活着,而太后和宦官一方,都消亡了!

    “可……”皇帝有些迟疑。

    “可是董卓接着独揽朝政,又废了少帝另立少帝的弟弟为皇上,皇座上坐得是谁,永远没有皇上置喙的地方是吗?”

    “但是呀,我们不是少帝呀,而董卓他也为自己的自负付出了代价呀,董卓称霸后随即各方诸侯揭竿起义,纷纷讨伐于他,他不久后命丧长安。”

    “皇上,倘若当时少帝振臂一呼,在何进邀董卓进京时,也广邀天下诸侯进京勤王。”

    “您说,董卓还有机会权倾朝野吗?”

    这显然是天方夜谭,犹如儿戏,但是这纸上谈兵一样的说法,却真的让觉得无比绝望的皇帝感到一丝动摇。

    真的,是不是真的有那么一丝可能呢?

    “皇上,让我帮您好不好?”

    玉瑾拉住皇上的手,将它贴在自己脸上,让皇上感受到自己的体温,用一双眼睛执拗的看着年轻的帝王。

    皇帝嘴角微微往上一提,忍不住露出了一丝微笑,眼里却泛起一湖水光。

    “……好。”

    在这冰冷冷的皇宫里,也唯有她,此刻站在他身边了吧。

    她说的这些话儿,虽然是天真烂漫,犹如稚子一般,让人忍不住答应她,不想拂了她的意。但是转念一想,却好像真有些道理。

    何太后把持朝政,全凭亲兄长何进手握大兵,而如今的懿安太后能够号令朝臣,也凭的是兵权二字,当初先帝登基,太后第一次垂帘听政时,有顾命八大臣上书反对,当时的朝廷,远不如现在这般听话,全凭太后一人做主。

    那时的朝臣一部分以顾命大臣为首,一部分忠于天子,虽然天子尚幼,但毕竟是天子,而剩下的一部分,以军机大臣荣禄为首,这荣禄,就是懿安太后的底牌。

    懿安太后暗地里联络荣禄,号令大军在城外驻扎,在顾命大臣还未反应过来,未想到太后如此大胆狠毒之时,就将八大臣一一格杀,他们姻亲党派,门生弟子无一放过,京城当时是人人自危,血流成河。

    可以说,荣禄就是懿安的何进,懿安就是荣禄的何太后。

    而玉瑾假设的广邀天下诸侯,如果这真的发生,一旦将水搅浑,各方钳制,说不定那就没有人敢真的挟天子以令诸侯了,除非他有把握以一挡百,能同时抵抗其他所有诸侯。

    当时有十八路诸侯共伐董卓,南阳太守袁术、骁骑校尉曹操、渤海太守袁绍……

    人人都想登上那个位置,却又怕别人讨伐,所以只能扯着替天子清侧的大旗,去除掉更有野心的对手。

    但当每个人都在天子近侧,都想挟天子以令诸侯时,反倒会没有人敢挟天子了。

    皇帝想到这儿,不禁真的生出了一丝希望来。